《化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化蛇- 第7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驶埃骸坝醒郑⊙忠蔽遥》盼页鋈ィ⊙帧。 辈偶ざ匕醋《浯蠛鹱欧杩衿鹄础
李辉在住院期间的表现就是上述那些,我都看过了。
成教授将画面关闭后问我:“你对李辉的病症有什么看法?”
我道:“从表面上看他是将空气当成了一只实体化的怪物并时刻在缠杀着他。”
“能不能说得具体及专门一些?”
“就是李辉的意识中已主观地产生了一种幻觉并完全被自身创造的幻觉所控制了。但我发现了一点,就是每当李辉一醒来,总会叫着黄强这个名字,我想,这是否与他的病因有着某些关连?”我认真地将自己的观点说出来。
成教授点了一下头:“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但不可能是由于黄强的死状导致的,而可能是与黄强有关的别的事情。”
“对,我也有这种想法。”我不禁点头。
“我还有一个更传统的看法。从李辉的说话内容让我觉得,他大有做了专心事而怕被恶鬼缠身的心理。这当然只是我的玩笑猜想罢了!”成教授呵呵地笑着。
“那爷爷,你对李辉疯症的最终结论是什么?”
成教授听后不禁缓缓地道:“没有,我还没有能力下最终结论。”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奈。
我疑惑地望着他,希望他作进一步的解释。
成教授沉默了一会才道:“你先看一下这些脑电波图组。”他说着便从抽屉内取出一筒纸卷。
成教授将纸卷展开铺贴在白板上,然后对我说:“这些都是人类的脑电波图组,上面这张是正常人的脑电波图,下面的都是精神病患者的脑电波图。”
我不禁仔细地看了起来,最后我指着最下方的一列脑电波图道:“咦,怎么这列脑电波断断续续的?上面的图例都是连绵不断的呀。”
成教授立时沉声说:“这,就是李辉的脑电波……”
“啊!?”我不由得惊叫了一声并直指着那列脑电波图半张着嘴再也叫不出声来。
房内的气氛顿时凝固起来。
我持续闭了目至少有一分钟,重重地咽着唾液才能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这,表明了什么?”我依然指着那组脑电波并凝重地问。
“我想先听你的意见。”成教授呼了一口气道。
我的精神开始有点恍惚:“据说人类只要被戴上脑电波探测仪,其脑电波就会在显示屏上被连续而不间断地显示出来。我想,李辉的脑电波有这样的反映……这是否意味着他的基因,已经发生突变,已经,已经……超出了人类的界限?!”虽然“李辉已不是人类”这个结论连我自己也觉得荒谬,但我还是说了出来。
怎知成教授听了我的结论后,竟自咽喉处发出了一阵浓重的咕咕声———每当他的情绪处于极度的激动及兴奋时便会表现如此。
成教授重重而急促地呼吸了好一会才道:“因此,我还不曾打算将这个发现对外公开。但这种间断式的脑电波反映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我也是压抑了许久,才有勇气将这个发现趁机告诉你。”
原来成教授的结论与我的结论相一致。这使我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兴奋,同时又伴着一丝凉幽幽的阴冷感。
而成教授的反应则是双目泛炽,面色潮红。我知道他一定是因为自己这个惊世大发现而感到心潮狂涌!
‘有人要杀李辉!’
一句虚无飘渺的话又猝然从我的脑中央直冲出来!
我再度被惊得叫了一声,瞠目结舌地望着成教授,且我的神情一定流露出恐惧,以致成教授马上拍着我的肩背安抚我:“别怕,唉,爷爷真糊涂。你毕竟还是个十四岁的小孩子,这种怪现象一定把你吓着了。”
成教授的话讲到这里,我便知道他误会了我的反应了。我亦不想向他解释,便说:“爷爷,我想见李辉。”
“见他?在屏幕上还是在观察窗外?”
“不不。我的意思是:直接到病房里去见他…。。”
我的话只说到一半便被成教授打断了:“不行!这太危险了,我不允许!”
“爷爷,我一定要见他!”我毅然地望着成教授。
“瞳瞳!”成教授亦坚决地望着我:“那李辉是个诡异的病人。再说这个男孩的身份背景我也很清楚,他绝对不具备成为你朋友的条件。这样一个与你毫无关系的人你为何如此执着要直接见他?我绝不会让你冒险的!”
是的,李辉的确与我毫无关系,而且我还极讨厌及鄙视他那种人。可是当我发现他致疯的原因极有可能与黄强的死有关时,我便决心要弄清这两件事的原委及我所产生的一切疑问。其实,在我内心更深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去驱使我作出这个决定的。只是我不愿提出来罢了。
“爷爷,我是一定要去见李辉的……”我砍钉截铁地说了一句,才坚定地望着成教授,后面半句话我没说出来,但我相信成教授一定知道,那就是: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背着你,用尽一切办法去达到这个目的!
果然,成教授沉默地望了我至少有两分钟,才终于点头:“好吧,我可以安排你去看他,但你必须听从我的一切指挥。”
我立即答应了他的要求。
成教授接通了通讯器问:“XX号王博士,你的主诊病人今天情况如何?是否适宜去进行直接接触?”
通讯器那边回答:“院长,病人今天的情绪十分稳定,苏醒后一直缩在床角,没发生过任何行为。只要带上足够的安全装备,要直接探访绝对没有问题。”

第10章去精神病院(肆)

“好!”成教授满意地叫了一声。
不久,那位王博士带了四名体格极强壮的男护士走进了办公室,各人手中还执着一把麻醉枪。
其中一名男护士从自身的两只大口袋中取出两把麻醉枪分别交给我们。
“我也要用吗?”我不禁将手中的麻醉枪扬了扬。
“以防万一。”成教授说完便教我使用的方法。
然后,我与成教授,王博士等人坐着疗养院的专用小车向着特级病房楼驶去。十分钟后到达目的地。
虽然特级病房楼走廊上灯火通明,却依然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两边的病房均自内里传出阵阵恐怖的叫声,让人听了毛骨耸然。
我下意识把身体向走廊边靠了靠,身后却陡然传来一声怒吼,随即转变成凄绝的号叫及撞门声,把我吓得惊呼着弹了开去(霸气 书库 |。。),身体亦因为失去平衡而差点倒在地上。
走在前面的王博士立时扶住我道:“别怕,这些人都只会乱嚷,扑不出来的。”
我不禁瞪了他一眼并含糊地咕噜了一句,按了按胸口,舒了口气才跟他们来到李辉的所在病房门口。
我垫起脚吃力地朝观察窗内望去,只见房内放着一张床,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正屈卷着身体,硬绷绷地缩在靠墙的床角上。
成教授让四名护士守在门口,他则与我及王博士一起进去。
缓缓走进病房,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眼前这个卷缩在墙角的病人应该就是李辉了。我立即抢在成教授及王博士二人的前面并尽量以温柔的声音叫着他。
成教授马上做了个手势示意我别靠得李辉太近,而他们则静静地守在房内的一个角落看着我的举动。
我在距离李辉大约三米远的地方站着,对他说:“李辉,我是你的同班同学司天瞳,你还好吧?”
李辉本来是头手均埋在双膝之中的,待我叫的几声后,他的身体终于霍地抖动了一下。
上半学年,在整个学系中,我一直被谣传是李辉的秘密情人。真该死!他居然见人便说我是他的老婆并警告其他男生不准碰我。为此,几乎整个学系的学生都把我视作女混混,几乎有三分之二的女生直接冷眼看我。简直就是哑巴吃黄莲!
李辉的言行举止可称得上是一个现代典型的社会混混,我对他的印象,用我们的本土方言来形容,就是:看他前面就讨厌他的后面,望他的左边就憎恨他的右边!
幸好他从没对我怎样。望着他那缩在墙角的可怜相,我居然对他产生了一丝同情。于是又向他讲:“李辉,我是司天瞳,你还好吧。”
李辉的身体又抖动了一下,终于缓缓抬起头来。可当他完全抬起头的一刹那,我着实被他的样子吓了一惊。
李辉的身材一向十分高大健硕而且面色红润。可如今,我实在不能说我眼前那个卷缩着身体的是一个人,倒不如说只是一个人形的生物还来得确切。
因为此时的李辉,他那死灰色的脸上泛着一层可怕的苍绿色,眼睛深深陷了下去。眼皮紧绷,使得双眼看上去仿佛是石制的一样,毫无生气。眼白间缠满了或粗或细的血丝,瞳孔上蒙着一层令人近乎窒息的灰雾,而他的两片嘴唇则是蓝灰色的,头发凌乱。最让我咽不下的就是:李辉此刻的身体只剩一层皮包骨,在骨架粗大的他身上显得更加诡异可怖!
几天下来,一个健康的人竟成了一具活骷髅!
我原本平伏下来的心情又因李辉的恐怖样子而显得紧张起来。我甚至惊望着李辉那张僵尸般的脸(我想僵尸的脸会比他好看得多),只能半张着嘴而吐不出半个字来。
李辉望了我半晌,才抖动着双唇:“小瞳……”声音小得犹如蚊子叫。
我的心不禁猛然收缩了一下:李辉认出我来了!难道他的思想清醒了?!
假如我的判断正确,那这正是引导他说话的好机会!
就在我思考着如何引导李辉讲话时,他居然伸出一只手,跌跌撞撞地向我走过来。
我被他的举动弄得后退了一步。成教授亦示意我离开却被我拒绝了。
只见李辉用一种极凄凉的目光望着我,口中不断地道:“小瞳,救我……小瞳,救救我……”声音虽小,却着实让人同情。
“站住!”由于李辉的举动犹如行尸,我不得不出声阻止他靠近我。
出乎意料,李辉竟然顺从地站住了。这使我更加肯定,李辉的脑筋是清醒的!
李辉站定后接着又双手抱着头蹲下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一个身高一百八十几公分的男生竟哭得比一个小女生还要伤心,实在让人心生鄙视。于是我厌恶地对他叫道:“好好的你哭什么呀?”
“救我,小瞳,他/她……他/她要杀我!”李辉向我伸出一只手绝望地叫道。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