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化蛇- 第8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一个身高一百八十几公分的男生竟哭得比一个小女生还要伤心,实在让人心生鄙视。于是我厌恶地对他叫道:“好好的你哭什么呀?”
“救我,小瞳,他/她……他/她要杀我!”李辉向我伸出一只手绝望地叫道。
刹那间我心如电闪:李辉发疯的背后果然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在!
我立刻问:“谁要杀你?他/她为什么要杀你?”
“我杀了他/她……他/她死了……他/她要杀我……”李辉一边说一边露出恐惧的神情。
听了李辉这句话,我终于失望地摇了摇头,继而对成教授他们摊了摊手:“看来他从来没有清醒过,讲的几乎全是疯话。
“至少他叫对了你的称呼。”王博士不置可否地道。
“不,我一直都是清醒的!他/她今天傍晚就要来杀我!”李辉又哭叫起来:“小瞳,你要相信我!救我!”
一时间我真有点被弄糊涂了,因为李辉的话听起来居然有一定的条理,不像是疯言。
我只好说:“你口口声声说有人要杀你,除非你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否则没有人会相信你说的!”
“他/她叫……”李辉马上张嘴叫了起来,可是才叫出一半,他便神色惊愕地喃道:“为什么会这样!他/她叫,叫……!为什么会这样!”李辉突然绝望地痛哭起来:“他/她不让我说出来!他/她不让……!”
听着李辉喋喋不休的重复,我不禁心烦意乱地道:“你嚷够了没有!就算是真有人要杀你也是你活该!”
我说的只是冲口而出的气话,对我而言并无任何意义。可是我的话居然有特殊作用,竟使李辉的言行陡然停止。只见他霍地住了声,然后双目突现,面部肌肉在倾刻间收缩绷紧,脸色泛灰,半张着嘴并伸出一根指头指着我,整个人犹如石像一样。
这种情形持续了将近一分钟,李辉才哆嗦着指着我道:“你!你……你……”说了N个“你”字依然说不出个究竟,而他瞪着我的眼神则有如遇见了鬼魅一样!
哼,他这算是什么意思!我长得很可怕吗!?
越想越气,我不由得对着他叫了一声:“‘你’什么个鬼呀?!”
我话一出口,竟又把李辉吓了一大跳。他猛地浑身颤了一下,接着整个人弹了起来,飞身跃回床上,并缓缓退向墙角那边。
汗水如浆一样顺着他的额顶淌下。他脸上的那层皮肤正在簌簌发抖,双唇颤得几乎可以听见牙齿打交的声音:“你,你……是他/她的同类!?”他神色惧栗地望着我。
我真想冲过去给这个疯子中的疯子掴上两个巴掌!什么叫“你是它的同类”!分明在骂我不是人!
“变态!我们走吧!”我怒瞪了李辉一眼,将拳头握得发热才不至于口出脏言。
“不!不要走!求求你们!王博士救我!救我!”李辉忽然对着王博士哭号。
这又使我感到愕然,因为此刻的李辉分明是脑筋正常,否则他没可能认出王博士来的。奇怪!
一时间我竟决定不下究竟是离去还是留下。
王博士显然被李辉的清醒表现弄得兴奋起来。他立即走到李辉跟前安慰他:“小辉别怕,没有人要杀你,这里会很安全,你看,关上门后便连个苍蝇也进不来。”
怎知李辉一下子抓住王博士的手臂,就像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且冷汗涟涟:“不不不!这里不安全!我们杀了他/她!他/她可以来去自如……他/她已经死了……怪物!”继而又一把推开王博士自己缩到一边去。
李辉说着不禁缓缓扭着头惊惧地环视着每个角落:“哪里也不安全!他/她,他/她已经杀了两个了!今天轮到我……他/她说要把我们通通杀光!他/她是妖怪!妖怪……”
李辉越说神情越是显得凄凉;身体也抖得犹如筛糠一样;面上豆大的汗珠簌簌落下。
然而,李辉这句话又显得匪夷所思、极疯之至。可是,假如这句话是他头脑清醒的前提下讲出来的,那么表现出的意义就非同小可了!
一个模糊的概念立刻在我的脑海间一闪而过,我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兴奋,并下意识向李辉走过去,希望可以从他的话中得出更多的信息。
就在这时,我偶然发现李辉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难以形容。他的双唇不断地抽畜着,喉咙处发出一连串“咯咯”的古怪声,双眼睁得甚为吓人,一对眼珠仿佛要从眼眶中胀爆出来一样!
只见他硬绷绷地伸出一根手指,慢慢地指向我。不对,正确来说,他的手是指向我的左肩上方(从逻辑角度来判断他应该指着我的背后)。
果然,李辉的目光正死死地瞪着向自己所指的方向———我的背后!
当我得出这个结论时,我绝不敢想象自己的背后会有什么可怖的东西!

第11章初现端倪(壹)

因为李辉此刻的神情正告诉别人,他在我的背后看见了极可怕的东西。
但我的背后只有成教授站着,难不成李辉将他当成了怪物?
于是我扭头望向成教授,发现他脸上也充满了疑惑。
与此同时,李辉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不要!别过来!求你别杀……!”
我霍然回过头去,只见李辉抱着头在床上乱窜乱撞,口中不断发着凄厉的号叫。
成教授立时将我拉到他身边,并向王博士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取出麻醉枪作准备。
此时,李辉又发出了一声令人心颤得几乎要窒息的惨叫声!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情景。唉!
我还未来得及取出麻醉枪,便被李辉那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引得精神及视线都高度集中到他的身上,因此,可以说,我是眼睁睁地看见李辉惨死的全过程的。
“啪!啪!”只见两支麻醉枪相继落地,接着,自李辉头颅处发出几声类似人手掰开石榴时发出的那种声音,仿佛有一双无形的魔爪正当着我们的面将李辉的头活生生地掰开!
那几声掰裂声过后,便见李辉的头颅自头顶中央向下裂开,伴随着一篷腥红的液体迸涌而出!李辉的头颅一直裂开至下巴部分才停止,且两半边头颅由于重力的作用呈钝角张开,所有的脑浆、血水及体液的混合物正如泉一样自裂口处涌出!
李辉的一双眼珠已不知掉到哪里去了,眼眶处只留两个冒着浓稠浆液的阴森洞口!他的口正极限性地撑开(两半边头颅各只有一半嘴唇),露出四半边可怖的牙齿及牙龈。
暗红色的血自李辉裸露的喉管处涌出,他的身体亦在不断地夸张地痉挛着直至停止!
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得浑身发麻及僵直,而眼睛却只能狠狠地盯着那个五官扭曲,血肉模糊的可怖尸体!
神哪!求你把我的眼皮合上吧!
‘‘‘‘‘‘‘‘‘‘‘‘‘‘‘‘‘‘‘‘‘‘‘‘‘‘‘‘‘‘‘‘‘‘‘‘‘‘‘‘‘‘‘‘‘‘‘‘‘‘‘‘‘‘‘‘‘‘‘‘‘‘‘‘‘‘‘‘‘‘‘‘‘‘‘‘‘‘‘‘‘‘‘‘‘‘‘‘‘‘‘‘‘‘‘‘‘‘‘‘‘‘‘‘‘‘‘
我不知道自己瞪着李辉的尸首有多长时间,反正静止过后我便陡然尖叫起来,而且头昏眼花,接着地面亦开始旋转,意识也逐渐消失,但我竟不能控制自己的眼睛让它闭上!
脑内依然存在着一种摇荡的感觉,犹如坐着旋转木马……迷糊之中,仿佛有人把我抱进了一个房间,我只知道自己眼睁睁地对着天花板,眼前明明一片模糊,却又分明呈现出李辉死时的阵阵惨叫及片段。
我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脑中的惨叫声迅速变成了异常强大的心跳声。刹那间,全世界只剩下一片暗红以及阵阵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我恐惧得张大了嘴要呼救,却听不到自己的叫声!我的一切感官及触觉正在消失!
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怖感犹如龙卷风一样向我直袭过来,罩遍全身,让我欲罢不能!
就在我要嘶叫及挣扎的一瞬间,一把如梦似幻的声音,犹如春天里最温柔的微风及细雨,缓缓渗进这片包围着我的死寂空间。
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了,自空间的深处散发出来,柔柔地安慰着我:
‘不用怕,我会守护着你的……’
我的主意识似乎恢复了,因为我听到那句天籁般的妙语后便仿佛感到有人正为我轻轻地拍着胸口,而且我还感到一股很特别的温暖自胸口处一直蔓延至全身。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自内心升起,使我的心绪渐渐缓和下来。
我不禁长长地舒了口气,累极了!眼皮一重便睡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发现自己正睡在成教授办公厅的休息室内。
睡房中没有别人,我坐了起来,回忆起昨日发生的事情,当想到李辉被杀的过程,不由得直打嗝。
不久,成教授敲门进来,一看见我便立时道:“丫头儿!你醒了!”
“怎样?身体哪里感到不舒服?”成教授马上坐到我身边询问起来。
我摇了一下有点发胀的头:“我现在好多了,只是胸口还有点发闷,头有点胀。”
成教授听后便为我检查了一下身体,然后细心地喂我喝了几口温开水。
喝过水,我感到精神多了,便问成教授:“你们呢?有没有被李辉那恐怖的死状吓倒?”
成教授听后不禁略带惊讶地望着我,接着说:“看来你的心理素质极强!”
“当然,而且类似的情况我见过不止一次……”对了!我脑间忽然灵光一闪,因为我找到两件事的关连了!
“……丫头儿?”待成教授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才回过神来:“啊?”我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我说,王博士正在休养,四名护士中有两名依然处于昏迷状态,另外两名正在接受心理辅导。”成教授说着,连自己也打起嗝来。
“您的心理素质也不差呀!”我不失时机地开了个玩笑。
成教授不禁苦笑了一下:“李辉死得实在太怪异。我才从警方那边作完口录回来。”
“那我也要被警方传去问话么?”我立即皱眉道。
“我已经利用自己在医学界的权力及证明,使你可以拒绝与警方接触。”成教授拍拍我的手道。
既然不用被那些警务人员烦扰,那我该抓紧时间回校,把脑中所得的一连串假设及推论整理出来。
“爷爷,我没事了,我想回学校去。”我便笑着对成教授说。
“你刚醒来不久,就要回校?在这里多休息半天再走吧。”成教授关切地讲。
“您就放心好了,虽然李辉的确死得很恶心,但那也只不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