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50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惺碌奶厝ǎ饧负趺挥邢壤嚓现乩窭郑欣指牍馍窆俑耸欠浅N⒚畹拇嬖冢指颂峁┕腥粘K栉枥种飧又匾闹霸鹗遣斡胱诿砑漓耄辉蛉菰趺锤颐叭挥庠秸饨缦蓿

    殿上一片寂静。

    少顷,苏瑾的声音冷冷清清响了起来,她道:“陛下旨意在此,怎么,你想亲自验一验?”

    苏瑾眼色一凛,她身旁的宫婢便捧着一卷锦步几步踏出,交到了步姨面前。步姨面露难色,好久,她才僵着手接过了那道旨意摊开看了一眼,最终颓然跪倒在了地上,道:“遵旨。”

    苏瑾巧笑:“日后可要劳烦步姨常常来我碌华宫走动啦。”

    步姨面色苍白,良久才面前挤出一句“是。”

    苏瑾道:“你们先退下,嗯……左边第二个跳得不太好,留下。其余人也下去吧。”

    左边第二个……司舞们面面相觑,最终目光都落在了排在左二的司舞身上,眼光里不免带了几分同情。

    碧城在目光中渐渐低垂了目光,缓缓跪倒在了殿上,余光中她周围司舞裙袂摇曳,不一会儿殿上跪着的就只剩下她冷冷清清一人。又片刻,殿上响起了一阵轱辘声,不一会儿一抹红锦在她视野中闪了闪,停在了她身前。

    “小越。”

    跳脱而又明媚的声音。

    碧城诧异地仰首,却对上苏瑾笑得快要裂到耳根的脸。

    她说:“哎呀吓死我了!要是那个步姨还不松口我就要冲上去咬她啦!这宫里人每个都那么凶,还好我爹说比她更凶就可以降服她。”

    “……”

    “嘿嘿,小越,我装得像不像?天还没亮我就起来练习了!”

    “……”

    “你还傻跪着做啥呀,快帮我脱了这衣裳,重死了热死了难受死了……”

    “……”

    “瑾妃娘娘”鬼鬼祟祟看了看殿上,确定没有人后相当洒脱地拔下头上步摇,解开身上繁琐的衣裳,吐出舌头直喘气。

    碧城愣愣看着传说中的蕙质兰心的苏相千金,呆愣了许久,终于没能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从昨天到今天实在是变故太快不容细想,她倒真是差点儿就被苏瑾先前那人模狗样的贵妃样给唬住了,不管是瑾妃还是苏相千金,都是苏瑾不是么?她怎么会怀疑她会变成陌生人呢?

    “瑾妃娘娘”在主殿脱衣总归是一件不太雅观的事情,碧城急急伸手拦下了苏瑾更加丢人现眼的举动,推着她的轮椅一路进了她的卧寝。卧寝里的一切都是新的,她推着她停在了梳妆镜前,把她脑袋上繁琐的饰品一样样取下来,又找了件轻薄的衣裳替她换上,一番忙碌好不容易一切就绪,却发现矮了一截的苏瑾正笑眯眯看着她。

    “你看什么?”

    苏瑾瘪瘪嘴:“我之前被爹爹塞进宫里的时候就知道我要当娘娘的,可我担心你不理我,好久没睡着觉了。”

    “……没关系。”

    碧城轻轻摇了摇头,替她整理最后一缕凌乱的发丝。其实她早该想到的,苏瑾身为相女却入朝凤乐府,自然不可能是为了日后可以寻一门好亲事。她恐怕从一开始就是被苏相安排要入宫为妃的,只是被木雅害得成了现在这幅模样再不能跳舞,才让苏相不得不换了捷径吧。

    “可是你看起来不开心。”

    碧城一愣,却不知从何讲起,只得沉默。她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不开心并非因为她做了贵妃。

    苏瑾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环住了她的腰,过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似的扬起了脑袋由下至上看着碧城,她道:“小越……那天在御花园里,你拿着瓷片是不是想刺下去的?”

    碧城骇然,想否认,看着苏瑾的眼却忽然有些犹豫。

    苏瑾却显然已经了然,她忽的露出一丝奇异的笑来,道:“小越,我其实特别害怕,戏折子里面好姐妹入宫到最后都要反目的。可是我又怕……怕对你说了后,我和爹爹……”

    “你想说什么?”

    “小越,我……”苏瑾咬咬牙,似乎豁出去似的开了口,“我入宫,是为爹爹做事。”

    “嗯?”

    “爹爹说,皇后久病无法诞下子嗣,谢则容终究是个外人。”

    碧城沉默。

    苏瑾的眼里却闪过一丝精光,她道:“既然不可能有皇嗣,那我爹爹也可以当这皇帝!”

    极轻的一句话,说的却是翻江倒海,翻天覆地之事。碧城震惊得瞪大了眼睛,却眼睁睁看着苏瑾一点点松开了她的腰,方才还自信满满的脸上一点一点露出彷徨来。

    到最后,归为了一片寂静。

    她说:“小越,爹爹让我拉拢朝凤乐府新晋司舞,因为她们很特别,很有用。”

    她说:“可是我不想。”

    她说:“小时候瞒着你偷偷去看先生跳舞,害你被冤枉杀人……那时候我发过誓的,不再瞒你。”

    一句一句,碧城静静听着,前所未有的心安。眼前的苏瑾坐在轮椅上矮了一大截,声音也带着一丝颤意,可是却让她有流泪的感觉。她缓缓在她的轮椅前蹲下了身,朝慌乱的苏瑾露出了个笑,告诉她:“谢谢你,苏瑾。”

    “小越……”

    “我……是想刺下去的。”她轻道,“所以你不用担心你与苏相会有性命之忧。”

    “嗯!”

    “别怕。”

    苏瑾深深吸气,忽的像是没了筋骨一样软软倚倒在轮椅上,眨了眨眼,哭了。

    碧城摸了摸她的脑袋,忽然明了了苏瑾刚才在做什么,谋逆之罪稍有一步错,便是株连九族之罪。就在刚刚,这个她自小牵着的女孩是把身家性命都当做筹码来赌她的信任了。

    x

    苏瑾的封妃殿在谢则容寿宴后的第三日举行,按照惯例,封妃典当日清晨新妃要去皇后宫中请安。碧城被苏瑾找了个理由从乐府中拎了出去,作为随行陪着她入了紫阙宫。

    紫阙宫中依旧没有多少变化,碧城跟着苏瑾跪在殿下。苏瑾规规矩矩献上了一盅茶,珠帘稍稍掀开了一丝缝隙,一个宫婢从里头接过了。隔着厚厚的遮障,外头的人可以看到宫婢把茶递到了“碧城”面前,“碧城”接过茶轻抿一口,柔柔道了句“起来吧”。

    这声音当然不是沉睡的“碧城”发出的。

    碧城冷冷看着珠帘中人的把戏,等苏瑾请完安奉过茶,便跟着她朝门外走。却不想还没走到门口便与一个熟悉的身影对了个正着。

    洛薇。

    洛薇端着轻装简行,身后只跟了两个端着托盘的宫婢,见着苏瑾神色一僵,倏地笑了:“瑾妃娘娘安好。”

    “公主有礼。”

    洛薇眉眼带笑,刚才的僵硬好像不复存在一样。她的目光匆匆略过苏瑾,却落在了她身后的碧城身上,神色稍稍一变。

    碧城暗暗心惊,面不改色朝洛薇行了个礼。她并不确定那一夜洛薇究竟有没有看到她的脸,看到了多少,只是这几日她并未到乐府滋事,她才放下了一些心,可现在看来她似乎并不是完全没看到?

    洛薇的目光却始终黏在她身上,良久才轻笑:“瑾妃娘娘莫非对舞乐之事也颇为喜欢?”

    苏瑾笑眯眯道:“是呀,我也曾在朝凤乐府待过三年,自然喜欢舞乐。”

    “哦?”洛薇诧异,“娘娘也曾经是乐府中人?”

    “是呀,”苏瑾恶劣道,“三年前我还见过公主呢,不知公主可学会绿腰了?尹先生也特别挂念公、主、呢。”

    洛薇脸色一变,最终黑了。

    碧城匆匆埋下头去才憋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笑,僵硬着肩膀推着苏瑾朝门外走。果然,有仇不报非苏瑾,她这一句话恐怕早就盘算了无数次,就等着这一天吧!

    “等等!”洛薇忽然出了声。

    碧城止步。

    洛薇道:“陛下寿宴,你乐府中有没有人是穿着白衣裳跳舞的?”

    碧城沉吟片刻,答:“那一日司舞有半数是穿白衣的。”

    洛薇终于不再开口。碧城松了一口气推着苏瑾朝门外走,却最终没能如愿离开。

    紫阙宫正殿上静静站着一个人,似乎是等待许久。

    谢则容。

    作者有话要说:【中国好闺蜜奖】荣誉获得者苏瑾。

正文 第45章 谋合

    紫阙宫正殿上静静站着一个人;似乎是等待许久。

    谢则容。

    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儿的,也许早就看完了一场戏;又或许他真是刚刚才到;他就像一尊雕像一样站在殿上,许久才绽开一抹笑来。

    碧城跟在苏瑾身后,可是谢则容的目光却越过苏瑾直直地落在了她的身上。她深深低头避开他的目光,可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却依然带来针扎一样的感觉。

    苏瑾显然也是有所察觉;她稍稍转动了几分轮椅的轱辘,仰头笑道:“陛下也来看皇后?”

    谢则容终于收回了目光,他道:“封妃典就在午后,你还是快些去准备吧。”

    “嗯!”苏瑾欢快地点头,扭头朝着碧城道;“我们走吧。”

    碧城硬着头皮推着苏瑾朝外走;却不想路过谢则容身旁的时候听到了他淡淡的声音。他道:“越歆留下。”

    帝王一言,没有人可以辩驳。苏瑾迟疑着回头看了碧城一眼,目光里满是担忧和疑虑。碧城轻轻松开了放在轮椅上的手,朝她缓缓地摇了摇头。事已至此,该来的始终躲不了。她当然没有忘记就在几天之前谢则容的寿宴上,她放手一搏已经彻彻底底地激怒了他,他隐而不发绝不代表他真的可以毫不计较……谢则容,他其实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

    片刻的僵持后,面带迟疑的苏瑾终于还是被宫婢推出了紫阙宫宫门,偌大的一个正殿中只剩下寂静和谢则容停留在碧城身边。好在,她还有一张面甲,可以遮盖住许多不必要的情绪。她低头站在殿上等待着,可是等了好久却仍旧没有听到只言片语。

    于是,碧城悄悄抬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