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51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许多不必要的情绪。她低头站在殿上等待着,可是等了好久却仍旧没有听到只言片语。

    于是,碧城悄悄抬头,却不想对上了谢则容探究的目光。

    “你知道孤为什么总是认得出你么?”终于,谢则容出了声,问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碧城略略思索,答:“不知。”

    谢则容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他道:“你很怕孤,你似乎非常害怕孤盯着你看,所以你见到孤第一反应通常是低头。”

    碧城沉默。

    谢则容缓步走近,细长的指尖落到了碧城的下巴上,轻挑起她的脸:“第一次见你时,你便举止反常,你真以为尹陵找的蹩脚理由孤会信?”

    碧城暗暗握紧了拳头却屏住呼吸忍耐着谢则容冰凉的指尖缓缓滑过脖颈,身上渐渐起了一身战栗。他只要再稍稍用一些力气就能扯下她的面甲,可是,她赌他不敢。

    “看,就是这样的眼神。”

    谢则容冰凉的指尖抠进她的脖颈,声音却轻柔得像柳枝,他轻声道:“孤曾经查过你父亲越占德,如果你是因为他试图偷梁换柱而入狱恨上了孤,于理不合。”

    他说:“你能否告诉孤,你究竟与孤有何过节?你入宫是为了什么?”

    寂静的殿堂内,谢则容的声音仿佛是飘在梁上的。

    碧城的呼吸有些不畅,脸上充血的胀感越来越明显,到最后,她干脆闭上了眼,任凭窒息的感觉一寸一寸袭进肺腑,然后蔓延到四肢……

    最后关头,谢则容却松了手。

    碧城忍不住弯下腰咳嗽了几声,新鲜的空气一瞬间涌入身体内的时候,身体连同思维一起渐渐活了过来。

    果然,他不敢。

    杀了她,如何唤醒碧城。

    杀了碧城,楚家江山恐怕就要能者居之了。

    他怎么敢赌?

    “你以为孤当真不会杀你?”

    “不,陛下……”碧城深深喘了口气,轻声道,“我并非为你而来。”

    “是么?”

    “是。”

    碧城轻轻应下,很奇异地发现一直以来纠缠在胸口的那一口郁结之气神奇地消散了。没错,她并非为了谢则容而来,重活一世不仅仅只是为了血债血偿。

    殿外阳光灿烂,碧城缓缓步出紫阙宫宫门的时候,第一眼见着的是在外头等候的苏瑾。

    “小越!你怎么样?他……”

    碧城摇摇头,俯身在她耳畔道:“苏瑾,你……能不能让我与苏相见一面?”

    “小越……”

    “告诉他,我知道皇后久病的秘密。”

    万千光芒落在紫阙宫宫门外的青石过道上,暖融融的日光下,碧城眯着眼睛抬头仰望蔚蓝的天际,前所未有的畅快感觉充斥着身体的每一小寸地方。

    x

    午后的封妃典照常举行,苏瑾身穿最妃位女姬最华贵的衣裳接受了谢则容的册封,册封仪式之后是盛大的百官群宴。彼时苏瑾正坐在乐府的后园中,听着丝竹喜乐声传遍每一个角落里,鬼使神差地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她自牢狱中出来后清醒的某个清晨,外头也是响彻着这样的喜乐。时隔四年,两生两世,那时候的绝望还深刻地铭刻在骨髓里,却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她怔神的时候,一抹红衣无声无息地停留在了她身后,久久没有动弹。

    到末了,还是碧城先回过了神发现了静立着的红衣,笑了:“先生在做什么?”

    “看你。”红衣的尹陵笑眯眯答。

    碧城投去疑惑的目光,不知道是该信他的话还是他的眼。

    尹陵却收敛了之前出神的表情,眼角绽开一丝明媚。他轻飘飘到她身旁,一只手按到她的脑袋上,另一只手在腰间笔画了下——

    “四年前,才到这儿。”他低笑,“捡回来的时候骨瘦如柴,养了几个月终于肉嘟嘟圆滚滚了,可是性子太不可爱,冷冰冰。”

    “……”

    倏地,按着碧城脑袋的手划过胸口:“不过,就算是现在,也只到这儿。跳绿腰的时候我都不忍看……实在是……太矮了。”

    “……”

    “感觉只有几天啊,”他低眉轻道,“长慢一点好不好?”

    “先生……”

    尹陵却不再笑了,水墨画一样眉眼中闪过一抹异样。他道:“长慢一点点吧,小歆。”

    碧城仰头看尹陵,却怎么都看不清的眉眼下压着的那抹神色。放在她脑袋上那只手带着几分凉意,把她之前仅有的一点暴躁一丝丝按压柔顺了。等到心情平静了,她低头稍稍挣扎结果却怎么都挣脱不开,一时火大一把抓住了那只手扯了下来,却不知道该不该甩开。

    指尖传来微凉的触感,让两人都愣了。

    碧城脸上有些发烫,犹豫半晌松开了他的手,结果手上也有些热了。

    “身上还疼吗?”片刻后,尹陵干咳一声开了口。

    “……疼。”碧城乱糟糟应了一声。那日剑舞她强行用力扯伤的筋肉经过几天静养其实已经好了许多,虽然还不能跳绿腰之类的舞,不过普通舞蹈是没有多大问题了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上他的眼,一个疼字还是委委屈屈出了口。

    尹陵眸光闪了闪,凉薄道:“活该。”

    “……”

    “免你半月舞,半月后你再喊疼,家法伺候。”

    “……嗯。”

    碧城勉勉强强应下,忍不住打量眼前红衣:别别扭扭的关怀不是尹陵的特色,他要是给点儿小恩惠不写张纸贴在乐府门口已经是低调而行……可是今时今日尹陵却透着一点儿古怪。

    谁知道尹陵却忽的移开了视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后园。

    真是古怪。

    x

    夕阳落下,百官群宴总算是到终了。碧城是在黄昏时分被苏瑾贴身的宫婢召进碌华宫的,她在乐府中其余人同情夹带复杂的目光中草草收拾了行装跟着宫婢出了乐府,一路都在想苏瑾此时召见究竟是为何。等到入了碌华宫到了苏瑾房外厅堂中,她才明了苏瑾的目的。

    厅中坐着一个身穿朝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苏瑾亲昵地坐在他身旁说着话儿,听见声响她扭过了头朝她眨眨眼。

    碧城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朝着厅中的男子行了个礼:“司舞越歆见过苏相。”

    男子扬起眉眼,锐利的目光仔仔细细略过碧城,忽的笑了。

    他道:“早就听闻瑾儿在乐府中有个肝胆相照的姑娘,老夫早就想见一见,却没想到是姑娘先见了老夫。”

    碧城一愣,笑了。其实苏相自称老夫着实有些怪异的,他看起来四十出头的模样,在朝野高官中绝对是属于年轻人了,更何况他两鬓乌黑精神抖擞,根本没有半点可以称“老夫”的地方。这样的年轻的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难怪……他有那样的心思。

    寒暄过后,苏相终究收敛了和蔼的神色,正色道:“听瑾儿讲,小越姑娘似乎有关于皇后的事想要告诉老夫?”

    “是。”

    “所为何事?”

    碧城略略思索,道:“前些日子我为皇后献舞,遇上刺客,我一时惊慌躲入皇后内寝,发现……皇后其实已经昏迷不醒了。”

    苏相微微怔神,良久才低眉抿了口茶,长叹一口气。

    他道:“果然如此。”

    “苏相早就知道?”

    苏相颔首:“自从陛下登基,皇后便再也没有露过脸,朝中上下早有疑云,只是陛下防范严密,百官虽有疑惑却无一人敢直言,即使有人不死心,也……”

    苏相的话没有说完,碧城却明白他的未完之意。初入宫闱的时候皇陵之中刺客,紫阙宫中第一次献舞的时候的黑衣人,这一波又一波口口声声喊谢则容“昏君”的,恐怕就是那些心不死的官员所派之人,是为了她楚家江山而丧命的忠臣良将。

    “老实说,老夫没想过瑾儿会如此冒失与姑娘言明。”

    碧城心中暗惊,警惕抬眼。

    苏相文雅的脸上浮现一丝奇异的神情,他周遭的苏瑾忽然一个转身转动轮椅挡在了碧城面前。

    “爹!”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

正文 第46章 帝王情谊(上)

    碧城从来没有想过那个一派文雅的苏相阴沉下脸会是这副模样;他目光锐利如同久经沙场的将军。被他盯着仿佛是兔子曝露在猎鹰的眼下……而苏瑾原本是坐在轮椅之上;这会儿却已然站起了身!

    “苏瑾……”碧城惊诧地瞪圆了眼;她……她的腿没事?

    “爹,小越可信。”苏瑾的额头上冒出硕大的汗珠;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从喉咙底挤出来的一样。

    “是么?” 苏相冷笑,“不知小越姑娘拿什么来证明?”

    “爹!”

    碧城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心神,良久,她才露出一抹笑来。她轻道:“苏丞相是想证明什么?”

    “小越姑娘以为呢?”

    “我以为苏丞相应该别无选择。”碧城轻声道;“苏相不过是想要一个心安理得,又何必做出这番声势来?”

    苏相眸光一闪,并不言语。

    碧城却点到即止,没有继续说下去;眼看着苏相眼里的冰冷一点点减少最终又蜕变成之前文雅的模样,她不着痕迹地松懈了些许。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即使他是一只猎鹰,如今却是在这宫闱深墙之内,苏瑾已经酿成了“打错”,此时说到底是他处于劣势,他如此虚张声势不过是欲盖弥彰想逼她自愿给出把柄好获取一个平衡而已……她若不给,他恐怕也无可奈何。

    果然,苏相静默了好久,忽的笑了。

    他道:“瑾儿莽撞,在宫中这些日子,还望小越姑娘多加提点。”

    “自然。”

    碧城点点头,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就见着苏瑾忽的矮了一截,噗通一声坐会了轮椅上——

    “苏瑾!”“瑾儿!”

    “没事……”苏瑾擦了擦汗笑嘻嘻抬头,“刚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