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24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大神官……姜梵。

    碧城愣愣看着他青铜色的面甲,还有一袭华发,不知道为什么,慌乱的心平静下来几许。

    他落在船甲上,几乎没有停顿便在挣扎不已的司舞面前俯下了身,摘了她们脸上的面甲细细查看,一个看罢是另一个,到末了,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倾倒了一些东西在手掌之上,而后挥袖一掷——

    一股别样的清香弥漫开来。

    在船甲上痛苦打滚的司舞渐渐安静了下来,j□j声渐渐小了下去。

    碧城低头查看苏瑾,却发现她已经昏睡了过去。她颤抖着手摘下她的面甲,果然,在她的眼角发现了一点点绿色的痕迹。

    果然,和三年前如出一辙。

    姜梵扫视了一周,来到尹陵身旁,道:“此药只能暂时停滞她们身上的损伤,快让人把她们送去光亮处解毒吧。”

    尹陵面色凝重,沉道:“好。”

    船上总共有二十二人昏睡,守卫们一个个抱起她们下了船匆匆朝寝院走,不消片刻,船甲上就只剩下了八个未中毒之人,还有尹陵和姜梵。

    尹陵目送最后一个昏睡司舞离开,跟着走了几步,又回头:“小歆你……”

    碧城僵硬站起身来,缓缓摇头。

    她没事,恐怕是托了不爱用香料的福。倘若她也佩戴了,恐怕今时今日,她也会成为昏睡中的一员。

    尹陵松了一口气匆匆离去,碧城也想跟着他走,可是还没走几步,却被身后一阵清脆的铃声打断。

    姜梵的声音传来:“三载未见,公主可安好?”

正文 中毒(半章)

    《碧凰》最新章节。。。

    三载未见,公主可安好?

    碧城原本已经跟在离开的人身后想要下船,却被姜梵的声音阻止了前进的脚步。只是,她还不敢回头。

    三年之前,她其实并没有彻彻底底地与他摊牌,可是该来的恐怕这一次跑不掉了……

    她在船甲边缘静静伫立了一会儿,迟迟回头,对上姜梵的青铜面甲。

    沉默。

    夜风里,姜梵做了个请的姿势,绕过碧城下了船,来到岸边。碧城在原地犹豫了片刻乖乖跟了上去,趁着夜色,与他一起来到了当初初见时他落脚的院落中。

    院中花下有石桌,桌上有一壶茶,一张画,还有笔墨纸砚。

    姜梵飘然入座,在石桌上摆开了一个白玉杯,提袖斟了一杯茶,轻道:“三年时间,还是会害怕?”

    害怕么?碧城稍稍愣神,低下脑袋坐到桌边,双手捧起白玉杯灌了一口茶。悄悄喘气。

    事到如今,显然已经瞒不过去了,狡辩也没有多少意义。只是不知道他猜中了多少。

    姜梵嘴角微微上扬:“这几年,身体可有异状?”

    “……没有。”

    “夜晚是否难眠?”

    “也没有。”

    “可有梦魇?”

    梦魇……碧城捧着白玉杯低下脑袋,好久,抬头轻声开口:“有。”

    “是关于越家小姐,还是……”

    “是……”碧城用力喘了一口气,却无论如何说不出那两字。

    久久的寂静。

    姜梵静默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她带着神官府的面甲,瘦小的身体介于成人与孩童之间,埋着头的时候有点说不出的软糯。很难想象这样乖顺的少女,却是被人夺了舍的异类。

    这显然是一个上苍的意外。五年之前,他倾尽全力也未能阻止燕晗紫微星衰落,五年后那一颗紫微星却诡异地重新亮了起来,盛极而衰之后居然还有一丝渺茫生机。他连夜查看,不顾伤情再占卜而无所得,却在朝凤乐府中见着了那个叫小越的孩童。至此,一切有了解释。

    一个逆天道的意外。

    可是,却也是挽救燕晗国运唯一的生机。

    姜梵低下眉头,又斟一杯茶,道:“公主,可否摘下面甲容我一观?”

    面甲……

    碧城惶然抬起头,确定没有听错,僵持良久,才咬咬牙把心一横,解下耳边的面甲机关。

    面甲徐徐被摘下。

    她卯足勇气与姜梵对视,果不其然,在姜梵的眼里发现了震惊的颜色。

    越歆今年十三未满,身上流淌着是南华府尹越占德的血液。莫要说只是一面之缘的姜梵,恐怕如果先帝还在世,见着十三的越歆也会震惊如逢雷霆。

    因为,越歆长相几乎与公主碧城无二致。

    长久的沉默中,碧城站直了身子,问他:“大祭司,你会帮我吗?”

    姜梵微微阖上眼。

    良久,他才道:“入宫之后,公主这面甲千万记着莫要摘下了。”

    他说:“否则,我也无能为力。”

    *

    一夜终于过去,第二天黎明到来。司舞的寝院之中,所有人都渐渐转醒。碧城一夜无眠,盯着灰不溜秋的双眼守着苏瑾,好不容易等到她睁开了眼睛,她却困得趴在她床头睡死了过去。再醒来,苏瑾正在床上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

    “别动!”她赶忙按住她。

    苏瑾张了张口,半天才挤出一句沙哑的嗓音:“小越……疼……没力气……”

    碧城眼里晦涩一闪,道:“疼就好好躺着,再睡会儿吧。”

    “可是……宫选……”

    “……苏瑾,”她深深吸气,却不知道从何讲起,良久才狠下心道,“苏瑾,中毒之人……已经不能参加宫选了。”

    苏瑾猛然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

    “因为……因为还需要调养吧……”

    碧城忍不住红了眼,片刻之后,轻轻揽过了苏瑾的脑袋到怀里。

    昨夜半夜她从姜梵院中回来,只见着司舞寝院灯火通明,无数人进进出出,十数个城中顶尖的大夫一个个查看昏睡之人,无一摇头晃脑出房门,黎明时分宫中御医快马加鞭赶到,一番仔细诊查之后,却无奈告知尹陵,这中毒的二十二人,只有五人中毒尚浅尚能恢复。其余人……

    御医只用了四个字,却让所有人的心从头凉透,他说:“有生之年无法再自如行走。”

    这五人之中,没有苏瑾。

    刁蛮跋扈的当朝丞相之女,明媚如三月天的苏瑾,此生此世恐怕再也无法跳完一支舞。

    而木雅……

    碧城搂着苏瑾,眼色暗沉如同黑夜。木雅在这可以恢复的五人之中,只是她并不打算让她得偿所愿。

正文 第28章 宫选(下)(补完)

    宫选毕,还有三日便是入宫之日。

    碧城自主殿出来回自家院落之时撞见了沈七,他冷冷抱琴站在道旁,见着她狠狠瞪了一眼,便转身朝道旁的树林中走。

    她理亏,默默跟在他身后。不知过了多久,他总算停下了脚步,冷道:“我以为你只是想夺魁。”

    碧城沉默。

    沈七的眼里的憎恶快要满溢出来了,他道:“性命之于你,当真这么像草芥?”

    碧城想了想,轻道:“三年前,映柳枉死,是她下得毒。”

    沈七目光一凌,双手握紧了琴身。

    “三年后,那么多人也差一点死了,虽然没死……但是很多人视舞高于性命,她们再也不能跳舞了。”

    “这些……你为什么不跟尹大人讲?”

    “她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我何必自己送上门去配合她……”

    “就算她罪有应得,可你也不该自己动手!”

    沈七的声音陡然提亮,一直撑着“本少高深莫测”的神色的脸上顷刻间被阴霾覆盖了。

    碧城愣愣看着,忽然觉得他像极了她以前养过的一只猫儿,那猫儿住在公主府,吃的是山珍海味,白毛蓝瞳漂亮极了,却不喜与人打交道。要是哪天被陌生人摸上一摸,一身的毛都会竖起来……

    此时此刻,沈七的毛显然是竖着的。如果不给一个解释,他好像随时会去拦住尹陵全盘告发一样……

    “可是……”她搜空心思,最终只能道,“万一失败呢。”

    她说:“我并没有要她性命,我只是……想让她尝一尝,那些现在躺在床上的司舞的心情。”

    她说:“夺之珍爱之物,是最残忍的事情。”

    沈七哑口无言,良久,他别过头去,显然是不打算搭理了。

    碧城轻轻叹了一口气,离开了树林。

    一朝宫选,入选的司舞与司乐再也不是住在原来的住处,在入宫之前那三日,府中的执事嬷嬷会讲一切的衣服首饰都置办好,等到司舞出了朝凤乐府,便是一名宫中舞姬,虽也受负责礼乐之事的乐官尹陵管教,却并不是以朝凤乐府司舞的身份。所以,这三日,是她们在朝凤乐府最后的自由时间。

    衣裳首饰嬷嬷会置办,入选的司舞与司乐几乎没有需要操心的。大部分选择了回家省亲,把入选的好消息告知父母,与家人同乐。当然,这其中并不包含碧城。

    她已经不用参加司舞日行的练习,大好的阳光被用作奢侈的休整,还有……照顾苏瑾。

    苏瑾已经没有前几日那样的激动,她静静靠在床上,目光交汇的时候甚至偶尔会露出一丝笑容来,只是不太爱讲话了。之前那个聒噪得像是麻雀的苏瑾再也回不来。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纠结良久,碧城终于还是狠狠心,开了口。

    苏瑾的神色稍稍凝滞,良久,她道:“回家。”

    “苏瑾……”

    苏瑾却不再说话。

    许久的沉默。

    “我们去看看木雅吧。”末了,是苏瑾轻轻的声音。

    阳光温煦,碧城迟疑地看着沐浴在阳光里的苏瑾,忽然觉得不过短短几日,苏瑾已经变得有些陌生了。昨夜为了安抚苏瑾,她已经把事实告诉了她,可是苏瑾却没有半点反应。要是往常,她恐怕早就一气之下回了丞相府,让她的丞相爹爹带人抓了木雅严刑拷打刀剜鞭抽,可是现在,她却眯着眼睛,像一只猫一样缩成一小团,声音淡得有些苍白。

    “好。”她想了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