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23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喂……”

    琴声响起。

    碧城轻轻吐了口气,就着他的曲子徐徐拉开了新舞起势——

    三月的阳光和煦温和,树影斑驳中的沈七在曲中睁开了眼,目光透过稀稀疏疏的叶子落到了树下的少女身上。

    阳光下,少女婀娜初见身姿,鹅黄罗裙随着她伸展的姿态偶尔擦过地上的青绿,轻纱压得嫩草弯了尖尖。竟是骨子里的明媚。

    好在,树叶遮挡了大部分视线。

    沈七冷冷看着树下身影,好久,终于轻轻“哼”了一声。

    *

    一月悄然而逝,宫选之日在所有人的期盼中来临。宫选前一夜,所有人司舞都早早备好了第二日的衣裳后早早入睡。

    今夜过后,便有可能入宫了……碧城辗转难免,趴在窗棂上看外头的月亮,等到黑夜过去一半才勉强有了一些睡意,昏昏沉沉睡了过去——这一觉,其实很短,因为月过半央时分,天地一切归为寂静的时候,院落中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铃铛声——

    叮——叮——叮——

    寂静的沈夜,吵嚷的铃声。

    这真是……让人很熟悉的噩梦。

    所有人都睡眼惺忪地穿戴整齐下了床来到院中,果不其然发现院中已有一个吊儿郎当抬着灯笼笑吟吟的身影。

    “两年不曾与各位爱徒一起赏月,先生我委实心里不安呐。”那声音懒洋洋的,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缱绻。

    ……尹陵。

    碧城深吸一口气,忍。

    尹陵却抬头:“有月色。”

    他指自己:“有佳人。”

    “良辰美景,韶光不可负。此去山高路远,深宫相思难寄。”他微笑总结,“不如,先生送爱徒最后一份大礼。”

    碧城:“……”

正文 噩梦

    《碧凰》最新章节。。。

    先生送各位爱徒一份大礼,如何?

    夜风中,尹陵闲闲提着灯笼,话音未落人已经转身朝前走。司舞们面面相觑,一个接着一个跟了上去。

    碧城落在了最后,等所有人都快要走得差不多了才慢吞吞跟上,可悬着的心却依旧没有松懈。对于这只幺蛾子,不防也得防——夜半三更,春寒料峭,尹陵自个儿身上穿着的衣裳显然要比往常厚一些……这情景倒是与三年前刚到朝凤乐府的时候有些相像。

    月色中,前面的司舞走向的果然是湖泊的方向。

    碧城的脚步越发缓慢,等到快要落队的时候,却见着几步开外,一盏宫灯在月影下摇曳。

    “小歆。”宫灯的主人声音低柔。

    碧城神色一僵,加快脚步想要从那道坎穿过去,却不想提灯人手一挥,拦住了她去路。

    ……歹势。

    提灯人笑眯眯道:“两月不见,小歆怎么躲得那么远?”

    “您多虑了。”

    提着灯的尹陵不置可否,轻飘飘晃了晃灯:“手好酸。”

    “……”

    碧城沉默片刻,任命地伸出了手,接过了灯。

    一路走。

    夜风,月色。尹陵的步伐很轻,几乎没有任何脚步声,只是他的嗓音却一直低低地响着:

    “小歆,越占德上月出狱了,在南华买了片地,算是弃仕从商,可惜了你那一心想当娘娘的二姐,再没机会入乐府了。”

    “小歆,这一次的幼徒中,有个与你幼时像得很,眼睛是圆的。”

    “小歆,你啊,越大越不可爱了,为师有些失落。”

    “小歆啊……”

    “越小歆……”

    一路走,一路低语。碧城提着灯静静听着那一声声透着缱绻的小歆,胸口有一点点说不出的滋味儿。就像是春柳点点河面,难言的无奈。

    “先生。”在尹陵聒噪得要把小歆两个字念出花样来之前,她忍无可忍皱起了眉头。

    尹陵得偿所愿,缓缓笑开了。

    他说:“早点叫了,为师就不逗你了。”

    “……”

    沉默之中,漫长的队伍终于停了下来,总算抵达了目的地。碧城遥遥朝前望了一眼,有些意外地发现,朝凤乐府门口的大湖中停了一搜船。夜色中,那船上没有一丁点烛火,阴森森有些恐怖。

    所有人面面相觑,没有人开口。

    对于船只,不少人还是有些阴影的。当年入朝凤之时,尹陵用两条小船把通过选拔之人硬生生筛选了一拨打回远处,今时今日当年的幸运儿好不容易三年熬到宫选,今夜……居然又是船?莫非还是想再筛选掉一部分人吗?

    僵持中,尹陵的嗓音淡淡响起。他说:“上船去吧。”

    果然!

    所有人心中一凛,心跳狂乱地跃动起来——从没听说过司舞在宫选之日之前还有考验的,尹陵这一次是想做什么?

    既然一无所知,便没有人动身。

    尹陵取了宫灯懒洋洋走到最前面,低笑了一声道:“怎么,有人不愿意上?”

    这话一出,谁敢不上?

    月色下,即将参与宫选的司舞们一个接着一个忐忑地走上船去。碧城默默跟在她们身后,在踏上船甲的时候悄悄看了他一眼。

    船只渐渐离开了岸边。

    尹陵原本低着头,却仿佛有先知似的,在她上船的一瞬间倏地抬了头。

    目光交汇。

    月光下,不知道何时落在了舒和手上的宫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映衬着尹陵身上的红衣鲜艳欲滴。他遥遥站在岸边,忽而站直了一直松垮倚着树干的身子,缓步到岸边后止了步。

    倏地,尹陵低垂下身躯,右手抚胸,三千发丝垂顺在身侧,红色宽袖在夜色中划过了美丽的弧度。他整个身体静止在了风里,唯有红衣与长发拂动如流云。

    整个世界静止在这一瞬间。

    就连风都没有办法撼动半分。

    这是一个舞礼,最最正式的舞礼。

    来自朝凤乐府执事乐官,天下第一舞师的舞礼。

    它并非君臣之礼,却是一个司舞所能表达的,最高礼仪。

    尹陵……

    碧城呆呆看着岸边保持静止姿势的尹陵,不知为何,眼睛干涩得厉害。船渐渐远去,他的身影却始终没有一丝动弹,她摸了摸胸口快要停止的心跳,眼里终于有了一些湿润。

    三年寒暑,多少血泪,多少次摔倒,多少次痛得再也支撑不起身体……在这一切,尽数归为了虚无。

    三年前,上得小舟之人拜入朝凤乐府门下;

    而今夜,所有人出师了。

    也不知是谁一个啜泣出了声,寂静的船上渐渐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哭泣声。

    变故,出现在一瞬间。

    啜泣声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沉闷的声响,继而响起一声尖锐的j□j!

    船上一瞬间乱作了一团,没有烛火,只有月色,一片阴影中人头攒动,所有人都在摸索,却无论如何也摸不着那个尖叫的主人,紧接着是第二人,第三人——

    怎么回事?

    碧城定下神来细细听,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一只袖子忽而被拉住了——

    “小越……”苏瑾发颤的声音,她还来不及再吐出只言片语,忽然像是被掐住了喉咙一般嘶哑叫嚷出声——“啊——”

    “苏瑾!”

    碧城慌乱接住她顷刻间倒下的身体,却陡然发现她正在一阵阵地抽搐!

    船甲上混乱成了一团,一阵浓郁的香味如鬼魅一般地弥漫着。

    碧城用力按住了胡乱挣扎的苏瑾,恐慌之中忽然怔住:这香味……是木雅送上的西域香料?

    不,不对!不仅仅是前几天闻到的那种,这是……

    她用力捶了捶脑袋,忽然浑身凉了个透彻。她终于记起来在哪里闻到过着香味,不是前几天,是三年前!三年之前……在沈七的琴阵中,她浑浑噩噩中被人递上差点儿喝了的那杯东西,就是这味道!

    今夜,是宫选前夜。

    如同……三年前一样!

    “苏瑾!”

    “小越……疼……”

    苏瑾的喘息声痛苦无比,碧城的慌不择路地在她身上摸索,终于摸到她腰间系着的小囊,用力一扯,狠狠掷向湖心。她深吸一口气,厉声高喊:“身体完好的,快把她们身上的香囊解下来!”

    人群中一阵骚乱,一个个小囊被丢到了湖中,可是暗夜中的j□j却没有丝毫减少。

    混乱之中,船只渐渐靠了岸。

    闻声而来的守卫一下子冲到了船上,无数烛火终于把船只彻彻底底地照亮。

    碧城抱着苏瑾蹲在甲板上,直到此时此刻,终于看清了船甲上的惨状——上船的司舞一共有三十人,此时此刻完整地站着的不足十人,大部分人已经蜷缩在了地上。她们的神色狰狞,身体痛苦地抽搐着,在烛火下,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木雅!

    碧城死死抱着苏瑾,目光在人群中搜索,却意外地发现木雅自己也在抽搐的人群中,不有一怔。

    ……难道不是她?

    嘈杂的j□j声中,尹陵匆匆上了船甲。他神色凝重,扫视一周后目光落在了碧城身上,凝重问:“怎么回事?”

    碧城皱眉回眸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发抖的木雅,咬牙道:“三年前的毒。”

    尹陵脸色陡然白了许多,在场守卫脸上无不瞬间写满震惊神色——

    三年前,那一场噩梦,在几乎要沉淀成为过往的时候,重临。

    气氛冰寒到了极点,黑夜也遮挡不了的阴霾气息笼盖在船甲之上。不知过了多久,舒和气喘吁吁的声音在岸边响彻——“大人!大神官到了!”

    所有健全的人抬起了头看向岸边。

    碧城艰难地扶起苏瑾朝岸边看,在一片迷蒙中,只见着一抹白影自很远的地方而来,足下几点越过湖面,如蹁跹浮云一般落在了船甲之上。伴随着一声极轻的“叮”声,雕琢繁复的权杖轻轻磕在地上,随之响起的还有几声清越的铃声。

    大神官……姜梵。

    碧城愣愣看着他青铜色的面甲,还有一袭华发,不知道为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