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殿下的少年男宠》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血族殿下的少年男宠- 第4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崭站谷话炎约旱谋潮┞对诹说腥嗣媲埃饩允且桓鼍薮蟮某苋韬褪蟆
  “你是谁!”话一出口,洛就反悔了,出现在这里的当然就是敌人,而且还是他要猎杀的目标!
  “吾是卫塞莎第一星球的安迪雷克家族的继承者——安瑟。安迪雷克。”撩起白色的袍子,安瑟行了一个完美的宫礼。猫一样的1字瞳孔泛着淡淡的红色。
  “你不是这里的将军?”洛讽刺着,这样一个华美的如花瓶的青年来战场打仗?想想都觉得不可能,转移他的注意力,洛按着注射枪的尾端的开关。现在有十成的把握一枪解决了眼前的美男子。
  “吾不是将军。但阁下一定是炎烈戈。洛殿下了。”
  “少废话,真正的将军去躲在什么地方!”洛道。
  “不好意思,他恐怕不能出现在你面前了。。。。。。”安瑟温柔的笑道,一头长短适中的金发遮住他的眉心,很漂亮。
  “为什么!?”洛一个甩手将注射枪亮出,还未等扑到那个男子,洛感到面前一凉,那个男子的脸就出现在了洛的面前,而握着枪的右手也被牵制住。
  “因为他被我拿去喂鱼了。。。。。。”安瑟一只手钳制住洛拿枪的右手,一只手掐住了洛的脖子。
  感到双脚离地,洛顾不上疼,左手快速的从腰间抽出匕首,动作快的如魔术师。连安瑟都来不及防备,脸上就狠狠挨了一刀。
  安瑟捂着脸倒退了几步,冷笑道“洛殿下,您是不是嫉妒吾比你英俊。”
  洛也倒退几步,同样的冷笑道“您的脸皮绝对够厚,不用担心会毁容吧。”
  安瑟不去捂脸上的伤口了,因为他的伤竟快速的愈合着。
  两个人的火药味‘兹兹’的接起火星子,马上身影如蛇,缠打在一起。
  就当两人打得如火朝天,洛的副官冲了进来,带着满身的未干的血。挡在两人的中间。
  “怎么了!?”洛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摇摇欲坠的身体,不好的感觉从心底窜起。
  “洛殿下,我们的小队受到埋伏,这是敌人的陷阱!我们中计了!”副官咬着牙,防守者安瑟的攻击。
  “怎么会这样!存活多少人!”洛猛地窜起身,眼睛冒出熊熊烈焰。
  “就剩下我们了!洛殿下您快走!沐殿下已经被带到了国会院的深蓝系统!”副官抱住安瑟的身体,死活不肯松开。
  趁机洛将手中的注射枪摔向了安瑟,稳稳地扎在了安瑟挥剑的手臂上,洛浑浑噩噩来不及思考,副官的叫嚷着他快走,洛却只记住了那句话,沐被带到了国会院。。。。。。洛一咬牙,最后看了副官一眼,冲了出去,光剑在黑夜中闪烁异常刺目,洛感受到了后背那火辣的疼和血快速流失的感觉、。
  安瑟白了一眼地上已经凉掉的副官的尸体,又将眼睛飘到拜在地上的众将领,冷嗤一声“让他逃了吗?一群无用了的垃圾!”
  众将领不敢抬头根本不敢反驳他——安迪雷克家族的继承人。
  不就一个尴尬的声音穿过众人“安瑟,不要那么严格嘛。。。。。。”顺着身影人们看到了身穿银色铠甲的维克将军。
  “维克,如果你不说话,我真当你是死的。”安瑟冷声嘲讽。
  “安瑟!我还没有追究你说我被喂鱼的事情呢!”维克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撇着嘴角。
  “像你这种只知道回避的将军,没有权利提出反抗。”
  “是你要主导这场计划的!”
  “但是我没有让你回避啊。”
  “。。。。。。”维克无语。
  “快说有什么事,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安瑟哼了一声,面色不善的优雅入座。
  “你们下去吧!我和安瑟殿下有事商讨!”维克挠挠脖子,弊了一眼怕得要死的将领。
  众将领听到可以下去的话,感动的泪流满面,马上鱼贯而出。
  “好了,什么话快说、”安瑟道。
  “我的手下已经毁了敌人的深蓝系统,并且俘虏的秘密武器。”维克小声的说道。
  “俘虏?他们的秘密武器是人?”安瑟皱眉。
  “没错!”
  “叫什么?”
  “炎烈戈。沐”
  “哦,已经带回去了吗?”安瑟起身。
  “恩,我们也明天起程!”维克兴奋的想着家里的美女们。
  安瑟慢慢走出去,回头望了一眼犯花痴的维克,摇摇头“维克,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的犯花痴的样子像是米多可。”
  、维克迷惑的眨眨眼,米多可不就是那种长得像猪的兽人吗?
  一个小时后,军营里传来咆哮声“安瑟,你敢说我长得像猪!!!”。。。。。。


☆、卫塞莎第一星球

  如果眼前没有刀子的话,沐一定认为他是被邀请来喝茶的,坐在如此贵美的餐桌前,周围是橘黄色的暖光映照的城堡墙壁,面前是一个爽朗有趣的敌国将军,只是。。。。。。可不可以麻烦事并把他脖子上的刀子稍微的挪挪,很可怕的!

维克笑眯眯举起茶杯,抿了一口、道“炎烈戈。沐,是吧?欢迎你来到卫塞莎第一星球,我是这里的开国将军维克。米维斯多。”

“您好,维克将军。我。。。。。。”沐尴尬的歪歪脖子,身后的士兵马上把刀又贴了上去。

“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来是因为我的国家是绝对不会虐待俘虏的。”维克说到这里的时候,沐身后的士兵心虚的把刀子拿开了一点。

维克放下茶杯,笑眯眯的说“但是。。。。。。我的国家已经打败了你的国家,所以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你的利用价值就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抓到你的哥哥。”

“我的大哥!我的大哥在哪里!”沐捏紧了拳头,太好了!既然大哥没有被抓到就说明帝国还有救!想到这里。沐暗暗吐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维克看着面前的小家伙,柔软的银发在鹅黄色的暖灯下染上光晕,像蜜糖一样,更好看的是他的精致的五官,在男孩子中不显优势,但如果把这个小家伙放到精品店,一定很抢手。这个时候维克完全忽视了优待俘虏这么一说。

“炎烈戈。沐!”维克像个长官在呼唤适士兵一样的唤了沐一声。

“是!”几乎条件反射的沐随口答道,坐姿马上笔直优雅,这是常年被礼仪教师训练的成果。

维克很满意他的反应,对沐身后的士兵微笑了一下道“去将亚瑟殿下请来,就说我们的俘虏很配合调查。”

“是!”士兵赶忙的放下架在沐脖颈上的光刀,匆匆忙忙的离去了。

没有刀的威胁,沐轻松地缓了口气,看来卫塞莎确实很有礼貌,也没动什么刑法,目前也很安全,就是不知道洛怎么样了。沐开始悲叹,聋拉着脑袋,幽怨的眼神直逼向维克。

维克干干的笑两声,被这么看着可真不好受啊。

“维克将军。。。。。。”

“啊?怎么了?”维克愣愣神。

“厕所在哪里?”沐鼓着脸,幽怨的眼神生了一个级别。

“哦?!非奥,去带他去卫生间。”维克向后仰头,大声的呼唤了一声非奥。

“您不这么大声我也可以听见,所以请不要大喊,要随时注意您的身分和形象。”非奥抱着胸走了进来,沐眼前一亮,这个大叔不就是他遇到的那个吗!

“是是是。非奥,你怎么和我母亲似的。”维克打趣道。

“我很崇拜您的母亲,琳萝夫人。”非奥继续散步似的朝沐走。维克鄙了他一眼,又喝了一大口茶水,才开口“我会转告我的母亲的,想必她会很开心,有你这么一个军人肯向她学习。”

非奥自动无视掉维克的话带着沐去了厕所。

等两人的身影消失后,维克狠狠地要咬了咬牙“该死的家伙,总喜欢用我的母亲做挡箭牌!”

“维克将军,亚瑟殿下到了。”管家上前一步,行了个礼。

“嗯。”维克摸摸茶杯的杯沿,嘴角勾起。

卫生间门口。

“非奥?你叫菲奥对吧?你们真的不会虐待俘虏的对吧?”隔着卫生间的门,沐小声的试探。

“。。。。。。”非奥抱着胸不说话。

沐垂下头,把手放在水龙头下,哗哗的冲着手。现在哥哥失踪了,父王去世了,国家灭亡了,有谁比自己更惨?沐开始小声的抽噎。

“你掉到马桶里去了?!”非奥很不识时务的推门进来,鄙了一眼沐。

大步地走过来,大手轻轻的拍拍沐的肩膀。

沐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大叔“这算是。。。。。。安慰。”

“嗯,该出去了。”非奥面不改色带头先踏了出去。

沐赶紧小跑跟上,其实。。。。。。还不算最糟糕。。。。。。对吧。




☆、优待俘虏1

 
  门口一阵大风直袭向了喝茶的维克,维克握茶的手抖了抖。
  “我说。。。亲爱的安瑟殿下,您是不是吃了什么药了,这么兴奋。”
  安瑟狠狠地挑眉,把手里的林可教授抛到了沙发上,自己理了理有点凌乱的衣襟,优雅坐下,才开口道:“维克。米维斯多将军,你把人藏到哪里去了呢。”
  看着眼前黑着脸,咬着牙,硬是装着微笑的某人,维克觉得他笑得很阴,为了不失自己英俊潇洒的形象,维克还是笑了一下,道:“安瑟殿下,你这么着急的找我要人,到底是因为什么事?不会是你闲心大发了吧。”
  维克可不信安瑟让他留人只是为了吸引炎烈戈。洛,想在他们已经攻占了哪里,就不需要在担心了。但是安瑟这么着急,要说这里面没什么隐情,打死他他也不信。
  “维克,把人叫出了,快点!”安瑟的怒火蹭蹭的往上蹿,不解释也不想解释,一双拳紧紧地捏着,好像只要维克敢说个不字,他就揍人的样子。
  维克惊了惊,安瑟这个注重修养的小子也会有失分度的一天!这可比天上掉金子少见多啦!摄影戒指呢?!维克要把这一刻拍下来做纪念的冲动都有了。
  林克教授看到他们两个的气场越来越低不禁有些发抖,安瑟殿下的毒还没解,心情一直在负数,安瑟殿下英气逼人的俊脸越来越黑,维克则是一脸走神的样子。林可作为中间的炮灰,悲催啊。。。。。。
  好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