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殿下的少年男宠》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血族殿下的少年男宠- 第2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沐斜视他一眼:“没事的,即使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问的,只不过是个游戏罢了。”
  女王一愣,随后又笑了,继续摆起棋子,那低沉的嗓音突然传来:“知道为什么他们都叫吾女王吗?吾明明是个男人的说。。。。。。”
  “咦?”沐诧异的看着他,这口气。。。。。。怎么那么落寞?
  “吾,告诉你哦,一开始的血族只有一个星球的领地,别族大肆的侵犯血族,几乎每天。。。。。。几乎每天吾都会听到哭喊声和血液迸溅的声音,真的很可怕。。。。。。”女王颤了一下声音,没有理会沐的一脸惊愕,继续道:“当时领导血族的人不是吾,是吾的王兄,吾和王兄都拥有着很强的力量,那股力量强大的可以以一敌万。但是。。。。。。血族的想要发展,想要反抗,靠吾和王兄是不够的。。。。。。最后。。。。。。”
  女王抬起头,一双眼无神。沐咽了口唾沫,心砰砰的跳着,忍不住问:“最后。。。。。。”
  “最后吾做了吾王兄的王后,成了吾王兄的妻子,还诞下了三子。”
  生子!女王是男的吧?怎样做到生子?
  “很好奇吧?男性生子?哈哈。。。。。。没有人做到的办法吾却可以做到,但是诞下的孩子不会具有吾的力量,但是有一个办法可以,想知道么?”
  沐就像一直好奇的猫,上了钩:“嗯。”
  “想要让吾和王兄的后代诞下是有同样的力量,在怀孕的时候,吾就要吃掉王兄的心脏。。。。。。”
  “。。。。。。”
  无言。
  静默可怕的环境,沐感到了心脏跳声就在耳边,跳的疼痛难忍,像是快要被剥开的。
  阳光洒在女王的半侧脸,洒在女王的眼底,泛着光,那一瞬间,沐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想要抹去女王眼底的泪水,可是女王却偏过头,将头垂下,沐只能看到女王的头顶,那一头鲜血染成的红发。
  沐又听到了,那似乎很快乐的声音:“哎呀!吾赢了一回呢!”
  貌似真的很开心。。。。。。
  “吾问你,你是真的爱着安瑟吗?”女王突然抬头,眼底一片冷清,沐突然愣住,女王,究竟是怎样的人?为什么可以这么悲伤?为什么可以那么冷静?为什么可以如此忍受?
  “吾再问一遍,你爱着安瑟么?”
  “是啊,很爱。”沐笑了,很温暖的笑了,反倒让女王有些不适应,不过,女王也笑了“记住,吾不需要可怜。”
  沐点头继续笑:“嗯,我知道的,女王您一直那么坚强。”
  庞大的房间只剩下了棋子跳动的声音‘铛铛铛’。只不过一会就可以听到三言两语的对话声。
  女王几乎惨败,在赢过一次后就没有在赢过。
  女王说了很多的往事,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女王他说:“直到现在的三大家族为什么没有力量吗,因为那股力量代代的被遗忘。即使还有存留也忘记了使用方法了。”
  女王他说:“吾是不会死的,因为还要守护着王兄深深爱着的血族。”
  女王在声音哽咽了以后,清笑着道:“吾的王兄就是个笨蛋啊~~~当初明明可以让他自己受孕,然后吃掉吾的心的,可是他却说什么也不肯,王兄他说不想让吾死,王兄他说亏欠吾的。。。。。。”
  最后女王说:“到点了,一会该用晚餐了。不知道安瑟是选了你还是选了家族,呵呵,沐,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吾有办法恢复你的样子哦,让你变得和正常人一样。。。。。。”
  。。。。。。。
  沐简直服了,这女王。。。。。。
  沐最后听到女王的声音飘散到门口:“忘告诉你了啊,吾上万年开始就玩这种游戏。。。。。。”
  “你是故意输的?!为什么。”
  沐喊道。
  “因为想告诉你啊!想告诉你秘密,你好像很傻!应该可以保密的。”
  女王最后,是这么回答了。。。。。。神的!气的沐牙根直痒痒!这丫的故意输给我的!


☆、不可兼得

  沉痛的抉择。

走到这一步只好做选择。如今的安瑟的房间里多了两个人——夏树和维克。

“别开玩笑了!我是绝对不会背叛女王的!”夏树在这场议事中首先急躁了起来,维克倒是冷静,看了一眼不可置信的夏树,试着将他安抚下来。

夏树的手冰凉的,维克握着都有些心疼的皱眉,狂野的眉一挑:“安瑟,你最后给我们一个彻底一点的解释!”

安瑟放下酒杯,酒杯中的血液是人类的血液,不知道女王是从那里弄来的。

但是安瑟没办法下咽,安瑟的毒还是没解,林克已经送来了解药,但是,安瑟没有服用,那食髓知味的感觉安瑟成了瘾,万一服用了以后在没办法尝到那种滋味,到最后就是折磨自己。

“解释?如果我给你们解释就等于选择了家族,放弃了沐。最后沐会死!这一次,我本来就没想到要和你们合作,所以根本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只要警惕女王一点就好了!”安瑟一副你们只能给我添乱的表情。

实在欠揍的很!所以维克就直接出拳了!

安瑟早有预料,歪过头,拳头带起的劲风撩起了安瑟黄金的发。

“不要动手!维克!”夏树拦住维克,用眼神警告的瞪了他一眼,维克只好作罢,夏树拉着维克坐下,既然关系到了沐,夏树大概可以理解安瑟的反应,但是夏树忽然认为如果现在他们袖手旁观的静看事态发展绝对不会是一种好的选择。

“安瑟,我们可以相信你吗?”

挑弄手上戒指的安瑟回过头来:“你们只能选择相信。”

“呵呵!把我们的性命放在什么也不肯说的你的手上?你觉得可能吗?安瑟。”

夏树眼睛依然温柔,维克符合的点头。

“安瑟,你要是不肯说我们也可以猜出来,安瑟你想要推翻女王对么?但你又没有想过女王对血族是怎样的存在,如果女王死了,那么血族一定会大乱,血族是以女王为精神支柱存在的,这点我们都清楚,杀了女王,罪名是如何的沉重?那时候你安迪雷克家族将会被推翻的!”

“夏树说的不错,安瑟你突然的想法让我们简直不可以理解。”维克叹息道。

到了这种时刻,安瑟早就不可以退步了,就算退步,女王也不会退,女王自从安瑟父亲一代就有意识的打算统领三大家族,但是女王想让三大家族完全的回到自己的手里,如果三大家族起了内讧是绝对不可行的!

说到底,女王还是很在乎血族的,但是,出于什么目的,安瑟也不清楚。

“夏树,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想法?”安瑟问。

夏树一顿,又转手在怀中拿出一张对折的纸,递给安瑟。

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安瑟的想法,那笔迹安瑟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该死的安列特!

“安列特是什么时候和你联系的?”安瑟皱着眉头问向夏树,夏树无奈的摇摇头。

维克看过来,和夏树一样摆出无奈的样子。

然后夏树说:“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刚来的时候吧。。。。。。反正我今天才发现这纸放在我的电脑下。”

“唉。。。。。。”安瑟扶额。

安列特,你这个混蛋,竟敢在最后的时刻算计我!

如今恐怕是想隐瞒也不行了吧,安列特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安瑟选择家族,安瑟选择和维克夏树一起的话,战胜女王的机会就大了,安瑟和维克夏树能活下来的机会也大了!

但是。。。。。。沐怎么办?!

安列特!如果沐受伤了,我就要你偿命!

夏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便说:“安瑟,安列特还留下过语言简讯,不过是一次性的,所以只有我听到了,他说‘我会随时帮你盯着的,你家可爱的小东西。’”

安瑟一愣。

“呦,安列特有没有说回来重新继承家族?然后好让我们远走和高飞!”维克打趣道。结果被夏树狠狠地剜了一眼!

事到如今,只好说了。

安瑟又饮了口茶,放下茶杯后轻轻地开始叙述。

······




☆、引火索

  在吃饭的时候。
  女王时不时的向沐看一眼,那满含笑意意义深远的45°笑。。。。。。
  看的沐一阵阵的发毛,尽管这里的食物出现了少见的人类食物,但是沐觉得他的胃似乎今天休息了。
  “曼斯丹,今天的蛋糕很甜哦。”女王食指轻轻戳进蛋糕里,伸出来已经占满了红色果酱和奶油的手指,伸向曼斯丹,曼斯丹托着乘着酒的玻璃容器,一愣,随即马上弯腰将那根手指含在嘴里。
  沐脸‘腾’的红了,从沐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曼斯丹粉红的舌头卷住女王的纤指,将上面的奶油舔下来,还有曼斯丹垂眉深情的样子,女王惹人怜爱的尖细的下巴轻轻上扬,‘痴迷’的看着曼斯丹。。。。。。【痴迷是不可能的,妖孽是必须的!】
  沐觉得鼻子痒痒的,呃。。。。。。不会是流鼻血了吧?沐伸手蹭蹭,见女王冲他挑-逗的笑。。。。。。
  妖孽啊妖孽。。。。。。女王啊女王。【请在省略号上加‘是’】
  “曼斯丹,你去准备一下吧。”女王这样说。
  曼斯丹拿来餐巾包裹住女王的那根手指,轻轻擦拭,擦好后默不作声的倒退一步转身走了。
  现在,餐桌上只留下一个妖孽,一个兔子。
  沐咽着口水,低着头,小声地嘀咕:“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我看不见你我看不见你。。。。。。”
  女王突然出现在了沐的背后。“嘀咕什么呢?小沐。”
  沐一口气卡在脖子上,神的!女王和安瑟一样,刚见面就吓人!
  “干嘛。”沐好像和这个女王混熟了似的,毫不客气的毫不畏惧的大喊过去。
  女王无辜的掏掏耳朵:“小沐,不要吵,你听吾说啊,你可不可以先躲一躲呢?”
  “为什么。”沐问。
  “没什么。。。。。一会打起来打到你就不好了。”女王笑了。随即在沐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给沐下了禁锢,拎起沐,就像是拎兔子似的,随后女王跺跺脚,地板就空出来一个圆形的洞,女王随后一扔,沐哇哇几声消失在了洞口。
  女王蹲在洞口,像个孩子似的伸出手指指着洞口嘀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