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殿下的少年男宠》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血族殿下的少年男宠- 第15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安列特的口气淡淡的,就好像什么也不想问,只是无聊想说说话而已,但是,安瑟知道,安列特比谁都成熟,都快成精了,安列特可是说是他和维克尊敬的人,只是他突然地背叛让他们的关系变得僵硬。

维克更是恨死了安列特,安列特不离开,那么夏树就不必继承家族,一旦夏树继承了家族,维克于夏树的关系就会被重重阻碍到。

“值不值你不是最清楚,当初你为了一个平民女人背叛所有人时,我也问了你值不值得,你的回答呢。”安瑟冷声笑道。

“呵呵,值得。”安列特欣赏的看着安瑟,也笑了。

“你的回答就是我的回答,有问题么?”安瑟站起身,拍平身上的衣服褶皱,转身。

安列特耸耸肩,突然听到安瑟的声音,阴森的:“留言机里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安列特哈哈笑了,一头黑发垂到了脸侧“······哈哈,就是那么回事。”

安瑟黑着脸,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突然转身冷笑着对安列特说:“维克知道你还逍遥的活着会怎么样呢,呵呵。”

安列特僵住。

安瑟突然开心了,披上斗篷,遮住脸,走了。

安列特磨牙。

看来此地不宜久留!维克那个家伙可不是一般的狠。安瑟这招也太没有爱心了,亏他还收留了那个小东西。

······

安瑟推开了门,看到了让他想咬死的小东西。

沐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双手还压着那本书,那是伊莉雅给他的,沐没看一会就困了,内容确实很丰富,但是沐一个字也没看懂,因为他忘了,人类和血族的文字不同,即使语言一样,文字却是不一样的。

沐连书名都没看懂。

安瑟解下斗篷,看着沐安睡的样子,本来的愤怒都化为了心安,沐身上没有伤,主要是脸没有毁容,过的也好,一点也没有什么劫后余生的狼狈。

我为了你累死累活的,你却睡着这么香甜啊!

安瑟恨不得给他一拳打醒,这么久了,安瑟都没有尝到沐的血了,那美味的感觉让安瑟忍不住的露出獠牙,想咬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

安瑟总是遵从自己的欲-望,手指勾勒着沐颈部的线条,拨开垂落的头发,沐不舒服的哼哼了几声,安瑟笑了,狠狠地咬了一口。

沐当时就醒了,这种飘飘然的感觉,呃······我一定在做梦!

沐睡得迷迷糊的,没有起身,只是懒洋洋的伸出手去摸脖子,可是,摸到的是华润的脸颊,沐愣了一下,再摸,那是线条流畅的鼻子,沐的食指还触到了羽扇一样的东西——睫毛。

“啊!!!!!!”沐惊叫了,扑愣着身体就要站起来,安瑟的獠牙咬的又深了,还用力的允吸了一口,就像是婴儿在允吸母亲的乳-房。

沐浑身一软,无力的倒在桌子上,只能配合着发出呻吟。

“······安瑟?好疼······”沐的双手紧紧抓住手中的书,这种熟悉的感觉,沐缓缓叫出了作俑者的名字。

心情好了,肚子也饱了。

听着沐的求饶,安瑟弓着身体,双手抱着他的腰,獠牙也缩回了,伸出粉色的舌尖轻轻舔舐这两个淌着血的牙洞。

“嗯,不错,还记得你的主人啊,小东西,我还以为你忘了呢。”安瑟笑道。

低沉的声音,沐感受到了冰凉的气息,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

玩完了······死定了······

沐在心里内牛满面,宽带泪······神的!您偶尔可怜一下虔诚的我好不。

“呵呵,起不来了吗?难道是和安列特一起睡的时间太长了?”安瑟明明是笑着说的,却给人恐怖的感觉。

沐一愣,这家伙在说什么?“我······”

“什么也不必说了,,我们的帐稍后再算,一件一件的,慢慢的,算清楚!”安瑟抱起软趴趴的某人,笑的一个鬼哭狼嚎山崩地裂吓死人不偿命。

沐已经挺尸了。

沐满脑子只剩下那句算账,还一件件的算。如果安瑟不咬着牙额头上冒着青筋脸上覆着冰霜,明明不想笑却还硬要笑的样子的话,沐认为他求饶还是可以保住小命的,现在,估计不行了······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安瑟把自己和沐用斗篷包裹住,惩罚似的将斗篷缠紧,个子矮的沐只好贴着安瑟的前胸,呼吸的微薄的氧气。

安瑟走之前,瞄了一眼桌上的书——《强攻养成记》!

一个顺手,那本书就成了安瑟日后看得最多的书了,对此,伊莉雅为沐的不幸感到深深的悲哀,致敬!

到了小城外,一辆豪华的飞行车被掩盖在了草丛。

摩德微笑着行了一个礼。

“欢迎回来,安瑟殿下,沐大人。”

·················

··········

接下来就吃好不?下一章就H!嘿嘿······作者抽风了,H啊H啊!!!!!!我想要写H,有没有人看?嘿嘿·



☆、没事虐你3

  回到了家后,沐被摩德带去洗了澡。
  沐无力的坐在浴池,看着门外闭着眼睛没声音的摩德老人家。狠狠地无奈了一下————老子都洗了三个小时了!!!皮都拔掉一层,摩德就是不让沐起来,永远的说着那句话“安瑟殿下让您洗干净点。”
  沐洗皮的时候,安瑟也没闲着。
  安瑟给维克打了个电话,内容如下:
  “维克,告诉你个好消息。”安瑟道。
  “什么好消息?能让安瑟殿下主动给我打电话。不会是你家的那宝贝又跑了吧,哈哈。”维克。
  “‘又’?你怎么知道他回来了,看来维克殿下在我身边的眼睛还是那么多啊,呵”安瑟冷笑道。
  “。。。。。。呵呵,不说这个了,找我什么事情?”维克在电话那头冒汗。
  “你和夏树的关系好了吗?呵呵,据我所知人家还在准备结婚呢。”安瑟调笑。
  “。。。。。。我准备绑了米朵儿。马弗丹顿(夏树的未婚妻),然后毁尸灭迹。。。。。。”维克道。
  “如果我说我见到了安列特呢,呵呵。。。。。。”安瑟。
  “靠!他在哪!老子秒了他!有他那么当大哥的吗?把家族丢给弟弟,和老婆浪迹天涯去了,把我老婆(夏树)赔进去了!”维克一改浪-荡的语调,差点把电话吼碎了。
  “他在某个小镇,可能已经逃了,不过逃不远,只要你抓到他,让他重新继承家族,你和夏树就有机会了。”安瑟笑道。
  “好!”维克道。
  “一会我把地图发给你。”安瑟。
  “嗯。”维克回了一声挂了电话。
  安瑟放下电话,阴森的笑了,依着真皮金文座椅,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永远是白茫茫的一片。
  一会,沐裹着滑滑的浴袍,光着脚和摩德一起进来了。
  沐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过分妖媚的男人,黄金一般的发丝干爽的贴在了脸颊,遮住了耳朵和眉角。慵懒的倚在华丽的座椅上,左手放在座椅的扶手支撑着下巴,发丝半遮住他的家徽戒指。双腿交叠,一本书放在上面,右手在翻页,一身的白衣金边的长袍,胸口还有许多的小细金链垂着。
  他的衣服就像是沐曾今看过的漫画里面的服饰。帅帅的,酷酷的。
  安瑟看到沐的时候,心里想的就一个字————呆。
  但是呆的可爱极了。
  宽大的浴袍包裹着较小的身体,窄窄的肩膀漏了出来,若不是有那个丝带系着,沐就走光了。
  安瑟看着沐,嘴角噙着笑,沐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嘴唇半张,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头发干松彭起,毛茸茸的,小身体大衣服,总是不寻常的可爱。
  安瑟‘啪’的合上书,沐看到那本书很熟悉,那不就是伊莉雅送给自己的那本吗?(名字是《强攻养成记》)
  沐看不懂上面得文字,连书名都没看懂。
  安瑟问道:“怎么了?离开的太久都不认识你主人了,呵呵,看来是我的家教太松了。”
  沐一个激灵,赶紧陪笑:“。。。。。。没忘没忘,我才走了四五天,呵呵。。。。。。”
  “过来。”安瑟向沐勾勾手指,把书放在桌子上。
  沐老老实实过去了,废话!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不老实点行么?!
  “还记得我说过算账的事情吗?”安瑟拉过沐,往身上一带,沐就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安瑟身上,沐浑身绷得溜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这个安瑟灭了自己。
  安瑟不理会,继续说:“上次你在医院打我了,没忘吧。”
  “我在拍蚊子!真。。。。。。真的。”沐咽了口口水,心虚的假笑。
  “和杀手一起逃了。”安瑟眯起眼,伏在沐耳朵边,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沐的汗毛已经全立起来了,豆大汗稀里哗啦的流:“。。。。。。他威胁我的。。。。。。嗯。。。。。。不要舔!”
  安瑟轻轻吹了口气,沐脖子上的头发被吹的分开。感受到了沐的颤抖,安瑟笑的更欢了。
  “说谎。”安瑟道。
  “没有,真的。。。。。。没,有!有有有,不要咬我了,呜呜。”沐可怜兮兮的点着头。
  安瑟满意的收回獠牙,笑的温暖无比:“你拿什么赔偿我?我可是很挑剔的。”
  沐愣住了,安瑟装出为难的样子,说:“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听我的。。。。。。”
  “。。。。。。”
  安瑟不顾某人的抗议声,抱着某小东西就走,经过摩德身边时。
  摩德很恭敬的道:“殿下,关于地球的会议明天晚上才会重新召开,所以您有27个小时。。。。。。”摩德又看了一眼沐,又说:“您可不要耽误了时间。”
  “嗯。”安瑟笑了。
  安瑟把沐放进自己的宽大的棺材(床)里,自己也躺了过来,沐浑身哆嗦着,不好的预感真的好强烈。。。。。。。沐翻个身,背对着安瑟,,偶尔回头,安瑟已经赤-裸了。
  沐的小脸,红了。
  安瑟笑的很迷人,双眼含着笑意,猫一样的眸子一闪一闪的,红的惑人,奶白的皮肤上没有一点瑕疵,只有胸口有一粒红色的小星星,很迷人。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