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殿下的少年男宠》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血族殿下的少年男宠- 第1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袷呛R谎采畹憔捅荒瞧┖M塘恕
  沐现在就是那片雪海,乖巧温顺,干净又坚强,眼睛中透着圣洁。
  所以安瑟才会留下他,因为渴望。
  所以安瑟才会用男宠的身份约束他,因为怕沉溺。
  人的的生命很短暂且脆弱,若安瑟自己完全爱上了,不留空隙的认定了沐,那么沐死以后呢?血族最怕的就是孤独,孤独可以消减吸血鬼的生命,到那时候安瑟怎么办,怎么一个人过完孤独的岁月?
  “安瑟殿下!”林克冲进来,带着一身的雪片。还穿着一身的白工作服。
  “怎么了?林克大人。”摩德急忙开口道,并伸出手拦截。
  林克的后面还有一大堆士兵,惊惊慌慌的追着林克。
  “摩德。”安瑟唤了一声。摩德马上收回手放林克过来,摩德也回退了士兵。
  林克的眼镜因为硬闯进来,跑步时掉了,那双漂亮的眼睛就露了出来,整个人都显得帅气多了,当然忽视掉他的慌张外。
  “安瑟殿下!沐被人劫走了!”林克喊道。
  。。。。。。。
  外面风平浪静,眼光和煦。
  沐坐在那个‘绑架’他的西布勒的车上,那是一个运货车,沐在思考要怎么出去,要怎么从这个家伙的手里在逃走,然后彻底解放自由,要不然他跟着这个家伙出来干什么,真以为他傻啊?!
  “西布勒,你带钱了吗?”沐笑的那叫一个天真无害,就差没插俩翅膀装天使了。
  “没有。”西布勒继续开车。
  “我饿了”沐虚弱道,沐想个办法支走他,或者想个办法让自己离开他一会。
  “后面的车厢都是食物。”西布勒冷冷道。
  沐尴尬的爬到后面的车厢,拿了一个青果,大口的啃了起来。
  车忽然一个大甩尾,沐那个果核没来得及吐,一撞,把果核吃进去了。沐一脸的黑线,猛咳着。
  “我说,西布勒大哥,你就不能。。。。。。”
  “闭嘴!有士兵!”西布勒赶紧把后车厢的一堆食物推开,那里露出了一个门,拉开,就可以钻到车底,车地和地面还有一个油箱一样的大箱子,沐钻进去刚好,在外人看,就是一个油箱。
  “你进去。”西布勒推了一把沐,沐也配合的把身体蜷成一个团,然后门就关上了,一片漆黑中,沐听到货车的后车门开了,然后有西布勒和士兵的对话。
  “出示你的身份戒指。”一个粗噶的声音,沐猜测是个士兵。
  “给。”西布勒伸出尾戒,士兵用自己的戒指一扫,没有异常。然后就放行了。
  沐被西布勒放了出来,继续行驶。
  “你手上拿的什么啊?”沐大口的吸了口气,看到西布勒手里的纸单。
  西布勒手一甩,那张纸就落到了沐旁边,沐拿起来,一看,呆了。
  那张纸上写着:
  安瑟。安迪雷克殿下的男宠被劫走,那名男宠是安瑟。安迪雷克殿下最宠爱的人,体貌特征:银发,十五岁,皮肤白皙,样貌精致,说话不讲礼仪。爱吃青果以及不食用鲜血,(他是人类)。姓名是,炎烈戈。沐。脖子上有专属项圈。
  最后还附带了一张彩色的全身照。
  “看来你还很被重视吗。哼。”西布勒轻蔑的嗤笑一声。
  沐只是咂咂嘴,心里不断的佩服安瑟,我才逃走几分钟啊,你就把我的全身照都发出来了,安瑟你个混蛋!还男宠?!我宠你全家!沐在心里把安瑟的全家都问候了一边,才算解气,把那张纸撕吧撕吧扔了。
  走到一片人迹荒芜的森林时。沐终于下定了决心,因为他看到了那块立在树林的牌子,上面写着‘第一禁区’底下那两个鲜红阴森的大字更明显————‘危险’!
  到了这种地方大多就是杀人弃尸,沐打了个哆嗦。
  看到西布勒的侧脸,沐哼哼了一声,心想:小子!我记住你了!那天我有权了,我第一个把你灭了!
  然后沐出其不意的,开了车门就跳了下去。
  西布勒脸色一变,握着手里的枪,对着那个背影就是几枪,隐约听到了惨叫声,之后那个人影就没入了森林,如果去追的话,西布勒马上就能追到,但是西布勒还不想进入这片森林,况且雇主只说了两个条件,要么杀了他,要么带回来。
  到时候他就说他死了,然后就跟他没关系了。
  西布勒摇摇头,看着森冷的森林,叹息道:“切!又失手了。”


☆、森林猎人1

 
  “靠!痛死我了、嘶~~~”沐倒抽了一口凉气,西布勒打出的那几枪,只有一枪打中了,不过这一枪打得也太不是地方了,差一点就让沐断子绝孙了!
  沐捂住大腿内侧的伤,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可以包扎伤口的布,只有病人服。。。。。。看来只好牺牲了。
  “靠!怎么撕不开啊?!。。。。。。电影里的都是假的,衣服撕不开啊。。。。。。这衣服质量真好。。。。。。”太阳落到树尖上的时候就像是被挂住一样,没有再向下沉去。
  沐穿着两个无袖的病人装,倚在树干上大口的呼吸。
  大腿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沐用衣袖包扎的不是很好,现在身体里血液的流失,体力的不足,没有食物等等的问题让沐觉得大限已到了。
  一般,森林里总会有些野兽,而且还是被誉为禁区的森林,在这个鬼地方呆着不是被狼吃了就是被其他的野兽分尸。
  沐深呼一口气,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伤口的牵扯疼得他脸色惨白,嘴唇直抖。
  “神的!这个大森里哪有食物啊?!”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明明是冬天,这个森林里没有一点积雪,而且还很闷热,这太反常了。
  沐一步步的移动着脚步,扫视了一圈环境,很好,还没见到野兽。
  小时候,他和大哥才十三岁,那时候他很健康,母亲也没有死,父亲经常和他们一起玩,他们来过一片森林,那片森林和这里的差不多,森领的中央有一颗巨大‘生命树’,‘生命树’就像是真的有魔力一样,结满了诱人的果子,阳光洒在树上,绿色泛着光芒,他和哥哥,妈妈,爸爸在那颗大树下拍了照片。
  沐叹了口气,那张照片和他母亲的遗照一起存放在了沐的保险箱里,但是,他已经不在那个家了,那些照片可能没机会拿回来了。
  沐想着,走着,努力的回想跑进来的路线,希望可以按原路返回,但是转了几个圈子,又不知道转到哪里去了。
  沐脚向前一踏,一个白色了东西被踢了出来,露出一小截。
  沐好奇的蹲下身,那个白色的东西好像是一个背包,被埋在土里,但是布料很新,像是刚埋下去不久,沐避免牵扯伤口,就半卧到枯叶上,用手慢慢往下扒。
  越扒沐的眼睛就越亮,这叫什么?这叫天无绝人之路啊!沐差点就惊喜的叫出来了。
  这个大背包明显就是探险者的,或者是来这里探险的人藏下的,背包里面有一大瓶水,沐掂掂保暖水瓶的分量,很沉,还有很多水。里面还有食物(大部分是血液),看来还是个血族留下的。
  翻了半天,沐终于看到了最想要的东西————医疗药箱!
  沐赶紧扒开药箱,那里面大都是药剂针管,沐分不清那个是用来治疗枪伤的,但是沐可以清楚地认出那白白的一团是纱布。
  太阳消失后,沐背着大背包,腿上的伤口也处理过了,包着厚厚的纱布,也吃过东西了。
  沐看着背包,啃着青果,刚刚还在想,万一那个探险的人回来看到背包不见了怎么办,万一那个探险的人受伤了回来包扎,没有了药箱真的可以吗?最后沐耸耸肩,自己真是太善良了!那就去找那个人吧,最后大家一起回去,还能白捡个便宜。
  一路上,庞大的森林被风一吹就会沙沙的响个不停,还有几只不知道什么鸟时不时的叫唤两声,吓得沐的心通通的直跳。
  话说这一路上也没个野兽?真是太奇怪了,难道这里的野兽都被怪兽吃掉了?沐傻呵呵的笑了,怪兽?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呢。又不是拍电影啦。。。。。。
  “吼!!!!!!”一声像是拍电影里怪兽的吼叫声,震得地面都抖了三抖,大树惨痛的损失了一地的叶子,沐手里的果子‘啪’的掉在了地上,滚了又滚,滚了又滚,最后滚得远远的去了。。。。。。
  看到大前方的场景后,沐觉得有句话说的好————一切皆有可能!
  沐窜到一颗大树后面,拿出果子,一边啃一边看人怪大战。
  前面的人,发如水墨,轻柔黑亮的用布条绑起来垂到腰下,光是侧脸就让沐差点把果核情不自禁的吃下去,太帅了!安瑟那个就是一人妖,妖媚,变态,强大,自恋。这个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温柔,善良,绅士,博学。。。。。。简直就是男人学习的榜样!(很多年后沐又说:安瑟妖媚而温柔,细心又体贴,安列特就TM一个披着天使外表的恶魔!)
  那个怪兽,沐就觉得它长得太没品味了,整个一变大的蜥蜴,还是一只红色的变种蜥蜴,你看那个蜥蜴还有独角!哇靠!还流口水!
  沐恶心的看看手里的果子,看到那个玩应都没有胃口了。
  镜头继续给那个帅哥。只见那个帅哥从地上一弹而起,手中的短刀(大家想想日本短刀)猛地扎进了那只火蜥蜴的舌头上,只见那个帅哥眉头一皱,马上双腿一踹蜥蜴的头,手握着刀子也被带出来了,在空中旋转了一个弧度,可惜那怪物怒吼一声,舌头一甩,虽然没有打到帅哥,但是那有腐蚀性的毒液摔倒了帅哥身上,帅哥勉强的落地,向后趔趄了几步,左肩上的衣服腐蚀了个大洞,,帅哥一点也不怕疼,短刀一挥,衣服和血同时飞溅,但是帅哥没有把整个手砍下来,只是把沾了毒的皮销了下来。
  沐猛吞了口口水,天哪,这帅哥对自己可真够狠的!
  帅哥似乎化悲伤为力量了,速度快了一倍,刀子唰唰的甩的刀刀见血,那怪兽惨痛的吼叫了好几声,震得沐耳膜疼、真的知道那个帅哥怎么忍下来的,沐仔细一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