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的小嫂子(嫂子全集精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邻居的小嫂子(嫂子全集精文)- 第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有点不明白她的话,接着问,那你说还有什么不中,她说,什么不中,做事不中。这一下我心里好想懂了,她莫不是说的床上功夫不中吧。心想,要真是床上功夫不中,那他们这年青小夫妻的日子就真是难熬了,难怪她对他如此的怨忿。
  为把事情摸清楚,我故意还往这事上烧火,带着惋惜地口气对她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话我不好搭白,你的意思是说一朵鲜花别人想摘摘不到手,他是放到枝子只看不摘,对吧。我觉得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是够露骨了。她可能会就此打住没想到她竟接了下句:我在乡里没来的时候,晓得几多人想我的心事,到这个鬼地方,把人都关住了。听她这话中好像有点想偷人偷不到的味道,我觉得有点门了,就继续说,这话我信,乡里熟人多,来往也方便。再说,你人长得漂亮,奶又大,哪个男人都会想心思,换了我是你湾里的那个叔,决不会让煮熟的鸭子飞了。她笑道,他是怕我真叫起来脸没地方放。我故意问,他要是真做,你会不会喊。她说,这种事哪个敢喊,喊出去还不是丢自己的人。当时,他在我身上到处摸呀捏的,我心里直慌,身子都软了。我笑道,你那个叔是色心大胆子小,要是再坚持一下,用点强,这瘾肯定就过了。开了头说不定还有得继续过。她笑道,你们男人都不是个好东西,吃不饱,喂不足。俗话说,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听她这话,我的心真已到了蠢蠢欲动的地步,但此时她衣服已经洗好,正准备往外晒。单元门正开着,不是下手的好时机。经验告诉我,机不可失,这事决不能冷场,要趁打铁。于是,她晒衣服我帮忙,恨不能她马上就把衣服晒出去。趁帮忙她晒衣服的时机,还装着无意的在她奶上撞了一下。衣服晒完了,我回自己房里呆了一下,瞅那个她的最好时机,等她进到自己房里后,我趁机将单元门关上,这样做是以防万一,如果上了手,也好直接地长驱直入。上不了手,也可做到进退自如。
  她进自己屋里后,没出来,也没关房门。我想要趁热打铁,也只有进到她房里去,等她出来,怕黄花菜就此凉了。我手端一杯水,轻悄悄地走到她房门口,看她正坐在里屋的床上整理头发。我走到她里屋门口,看着她床头衣柜上的大衣镜上映出的影像,与她说话。我说,你真的蛮漂亮也,你小易真是要当心戴帽子。她说,他当个鬼的心,他哪把我放在心上。我说,不把你放在心上该他失悔。她说,他悔个屁。我说,他是放得下你的心,要不是放得下你的心,不把你照得紧紧的才怪。她说,他有那大的本事,东西照得住,有脚的大活人,他能照得住。我说,你也说得太玄乎了,真有人想搞你,你会答应?。她说,那说不倒,他又没得用,我心一烦,管他个舅子,女人总不是要让男人搞的。她的话真是说得邪,我心中的淫欲越来越炽,再也不想遮盖庐山真面目了,成不成都在一念之间。为保险起见,我心想,先文搞,文搞不成再想别的办法。我继续作着最后的试探,对她说,你这一说,我的心都快邪了,真是想把你的大奶子捏一下。她说,个吊奶有什么好捏的。话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决心一试,于是,走到她面前,真在她奶上摸了一把。她一下子把我的手推开。我说,你看,真有人想你就不肯了?她身子没动,沉默无言。我在她身边坐下来,轻声说,只玩一下,行不?她盯着我,说,乡下人有什么好玩的。我说,我可从来没有什么乡下人城里人的概念,只有漂亮人与不漂亮人的区别。她说,我哪点漂亮?我说,我看你眼睛、眉毛、鼻子哪里都漂亮,就是两个奶稍微太大了一点。她笑了。此时,我已经将手插进她的胸扣缝里了。她捉住我的手,不让往里伸,小声说,不行,说是说,你怎么来真的?我说,我只把你奶捏一下,舍不得了?她说,捏一下奶有什么舍不得的,只是有人看到不得了。我说,单元门我都关了,哪个看得到。她笑着说,你们男人都是个鬼。我说,不当这个鬼才不是男人了。她在我的手臂上狠狠捏了一把,说,便宜你,只准捏一下。我说,一下太少了,二
  二下吧。说完,就迅速将手摸到她胸前去了。她的两个奶子真是够大,哺过|乳的少妇,那奶与女孩子的绝然不同,抓握在手里软绵绵的,缺少弹性,但可以将它挤捏成各种形状。我将她轻轻的揽到怀里,手从她衣服底下摸到胸前,在她两只奶上滑来滑去,轮翻肆意地揉捏…………………。她微微闭着眼,身子娇软无力地靠在我的胸怀里。此时,我的荫茎已经硬胀得直挺挺的,装着要看她的奶,将她推倒在床上,扑上去,将她的身体压在身底下。她被我压得气直喘,不停地扭动着身子,颤声的说,只准摸奶啊,抱着摸不行?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她边说边挣扎。我说,只把你压一下,亲一下子。说完,就用自己的嘴堵住她的嘴。她脸不停的摆,要躲开我的嘴。此时我体内欲火旺旺,只管按住她的手,用嘴扯开她胸前衣服的纽,在她已经半露出来的大奶上不停的亲,咬住她已经竖挺的大奶头不停的吸……………………。过了小一会,她的身子就不再大幅扭动了,由着我嘴对嘴的与她亲,并将舌与我的舌搅缠在一起。
  她的身子真是丰腴,我一手撑在床上,在与她交颈亲嘴的同时,一手从她圆滚滚的胳膊开始往下摸,摸过前胸,滑到后背,又从她裤子后腰插进去,摸向她的肥臀……………………,我已久旷男女人事,只觉得她浑身上下的肤肌十分的柔软滑腻,又抽回手抓揉挤捏她的两只大|乳…………………。肆掠中,感觉她的手好似无意的在我的荫茎上撞了一下,我趁势解开裤前拉练,将那早已热似火,硬如铁的小弟弟放出来。我将她的手拉过来,她手一触碰到那里就赶快抽了回去。我小声对她说,捏一下。她通红着脸,说,想得美,不捏。我也不勉强她,伸过手去解她的裤带。她用手挥拦抵挡,说,你这个人不知足。我说,让我把下面看一下。她说,那地方有什么好看的撒,但终究还是让我把她的长裤与裤子头都拉了下来。我用舌在她的荫部去舔,开始她用手紧紧的捂住,慌急地说,不行,怎么能用嘴。我说,能行。她的荫唇已经肿胀充血,我用舌将她的阴Di舔弄得大似碗豆一般,里面已经沁出水来。我盯着她水汪汪的眼睛,小声说,让我搞一回。她说,不行。我说,我已经受不了,不信,你看,说着又将她的手拉放在我的荫茎上。这回,她没有松手,按我的意思,用手指头轻轻的捏住慢慢套揉,嘴里细声细气说了句,唬死人,这大个东西。我说,大还不好,我要放进去搞了。此时,她再没有拒绝,只是娇声的说,让你搞了,你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啊。我说,那当然,这个我知道的。于是她就彻底地放松了身子。我的荫茎早已经热似火,硬如铁了,很容易的就进到了她那滑滑的荫道中。我将她的腿架在肩上,挺着屁股时急时缓地将荫茎送进她的荫道之中,隔几下,就用力地顶向最深处,每当抵住她的花心,她喉中都会发出轻轻呻吟。当时的那旖旎风情,深入骨髓的快活,真是难以用语言形容。时间过得飞快,我也是久未Zuo爱,体力旺盛,大约在半小时里,连搞了二次,第二次抽插的时间比第一次还长,感觉比第一次还要好。可惜,她就只给了我这一次机会。大约一个月后,她就搬走了。她老公单位分了新房,也给她临时安排了一份工作。她走后,那间房一直空了半年才来人住,是个单身,有时半夜来睡觉,白天很少见他的人影。
  这半年里,单元里实际上就只住两家。慢慢的,我与隔壁这一家的两口子也混熟了。这一家的女主人姓蒋,男的姓周。说实话,这两口子除了不大拘小节外,人还是蛮好的。我这人有个大大咧咧的毛病,厨房里的油盐酱醋等用过了就随手一放。他俩不拘小节之处,就是常常的将我的东西共了产。我之提起这些,并不是因为我小气,而是我要说的故事与此多少有点关系。年青人本来就好相处,同在厨房做饭的时候总是说说笑笑,对她两口子谈情说爱的一些事也就知道清楚了。女邻居的姐姐原来就住我这间房,她与老公交往就是她姐姐撮合的。她老公人挺勤快,长得还帅。这就是她两人结合的原因。但我与小易来了之后,就显出她老公的不足之处了,她老公虽然勤快,但不勤奋,肚子里没有什么墨水,说话间的谈吐言辞,就有点相形见拙了。有一次,与她闲话时,扯提到这事,她说,我老公要是有一点像你这样用功学习就好了。我说,也不一定,罗卜白菜各人喜爱。我老婆对我说是你家小周好,家务事都包干净了。我是回家就看书,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家务事不做。她说,男人嘛,一天到晚做家务事算什么出息?我姐夫将他从大集体调到了工商局几年了,他要是有出息,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一个大男人,成天做家务,像个姨娘。他要是肯在学习上下功夫,我那里会让他去洗衣服、买菜、做饭。你当是他勤快,他是日子闲得不好过,你没看见他,吃了饭就是往外跑,在家,要么就是坐到睁磕睡,要么就是早早的上床睡大觉。看他这样人就心烦。以后,不会说,不会写,到那里都难站住脚。这山望立脚点那山高,真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也许是因为这,还有其它的原因吧,在我趁机轻薄她的时候,她竟然是没有怎么反抗。那一天的晚上,他老公不知玩到什么地方去了(当时没有呼机与手机),半夜,她小孩忽然发起烧来,她急得把我从睡梦里叫醒,让我陪她送小孩到医院去。我急急忙忙穿好衣服,骑上自行车将她与小孩送到医院看急疹,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才回家。回家后,小孩睡着了,她披着衣服靠在床上看着她。我劝她别着急。她说,我不是着急,我是心里烦。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