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毁灭的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被毁灭的人- 第7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突然间,丘奇用力将饮料泼到鲍威尔脸上,随后转身逃跑了。

第三章

周一早晨九点,泰德那张模特脸出现在赖克的视像电话屏幕上。

“这条线路安全吗?”他直截了当地问。

作为回答,赖克指了指可以保证这一点的密闭装置。

“好吧,”泰德说,“我想我已经为你完成了任务,昨夜我透思了@金斯。但是在我汇报之前,我必须警告你。当你对一级人士进行深度透思时,你有可能犯错误。@金斯非常谨慎。”

“我理解。”

“克瑞恩·德考特尼乘坐阿斯特拉号从火星出发,周三早晨抵达地球。随后他将前往玛丽亚·博蒙特的别墅。晚上他将是那里秘不见人的客人,就一晚……不多耽搁。”

“一晚,”赖克轻声道,“然后呢?他的计划?”

“我不知道。显然德考特尼正在计划搞一个大动作……”

“就是对付我!”赖克咆哮道。

“也许。@金斯认为,德考特尼压力过大,过度紧张,他的自适应模式已经被打破了。生的本能与死的本能混淆起来。感情方面受了重大打击之后,他正迅速退缩回……”

“他妈的!我的身家性命都押上去了,”赖克勃然大怒,“你给我说清楚点。”

“这很简单。每个人都在两种原动力下保持平衡——生的本能和死的本能。两种冲动都有共同的目的:超脱生死的涅槃境界。生的本能通过扫除一切阻力来达到目的;死的本能则通过自我毁灭实现涅槃。处于能够自我调整的自适应模式下,两种本能融合在一起,维持着平衡。但在巨大压力之下,它们分解了,平衡被打破了。那正是德考特尼身上发生的情况。”

“半点不错!而且是冲我来的!”

“@金斯周四早上会和德考特尼见面,为了劝阻德考特尼实现某种企图。不管那是什么企图,@金斯很害怕这件事情,而且决心要制止它。他从金星飞过来就是为了阻止德考特尼。”

“他不必费心,我亲自替他阻止。他不需要来保护我,我会保护我自己。这是自卫。泰德……不是谋杀!自卫!你干得好。我需要的正是这些。”

“你还需要更多情报,赖克。比如时间。今天已经周一了。你必须在周二三之前准备完毕。”

“我会准备好的,”赖克喝道,“你最好也做好准备。”

“我们输不起,赖克。如果我们失败了……那就是毁灭。你懂吗?”

“我们两个人的毁灭。我明白。”赖克的声音变得干涩起来,“是的,泰德,这件事你我同上了一条船,而我既然干上了就要一直干到底……一直到毁灭为止。”

整个星期一他都在计划,敢于冒险,大胆果断,同时充满信心。他用铅笔写下大纲,仿佛一位画家在填色之前小心翼翼地在纸上打好精细的线描底稿。但他并未敲定最后的细节。那一部分全靠周三当日的“杀人者本能”指引。他把计划放在一边,周一晚上睡了一晚……又一次梦见了那个没有面孔的男人,尖叫着惊醒。

周二下午,赖克早早离开帝王塔,顺路拐进了希尔顿地区的世纪声频书店。那里以出售电子记忆水晶知名:像安放在优雅布景上的纤巧的珠宝。最近的时尚是“音乐女士”的歌剧胸针(“不管走到哪里,她都需要音乐。”①)。世纪书店还有成架的古旧印刷书籍。

“我想给一位冷落了许久的朋友选本特别的书。”赖克对店员说。

他被店员们用商品狂轰乱炸了一通。“都不够别致。”他抱怨说,“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不雇一位透思士替你们的顾客省省心呢?简直太落后于时代了。”他开始在店里漫步,一批不安的店员像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

赖克装腔作势地表演了一通,在那位焦急的经理找来超感营业员之前,他在书架前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他惊讶地询问。

“古董书,赖克先生。”营业员开始解释视觉古董书②的制作原理和阅渎方法,赖克则缓慢地寻找自己的目标——一本破烂的褐色书卷,他记得很清楚。五年前他匆匆浏览过,并在自己那小小的黑色“机会本”上作了记录。老杰佛瑞·赖克并不是赖克家族惟一笃信有备无患的人。

①“音乐女士”估计是那个世纪系列音乐商品的时尚广告人物,而引用的话是流行的广告词

②即我们现在普遍使用的纸制书籍

“有意思,不错。真有意思。这本是什么?”赖克取下那本褐色书卷,“《让我们一起玩派对》。上面的出版日期是?开玩笑吧。

这意思是说那么久以前就已经有派对了?”

那职员向他保证古人有许多时髦得让人吃惊的习惯。

“看看内容。”赖克咯咯笑着,“‘蜜月桥’……‘普鲁士扑克’……‘邮局’……‘沙丁鱼’。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第九十六页。咱们瞧一瞧。”

赖克不停翻动纸页,找到一个粗体标题——欢闹的派对游戏。

“看这个,”他大笑道,假装很惊讶的样子,指指那个他记得清清楚楚的段落。

沙丁鱼挑出一个玩家扮演沙丁鱼的角色。所有的灯都关掉,沙丁鱼任意躲在屋中某处。几分钟后,其他玩家们开始分头搜索。第一个找到沙丁鱼的人并不说出来,而是静悄悄和它躲在一起,不管它在哪里。接下来,每一个找到这些沙丁鱼的玩家也加入它们,躲在同一个地方。而最后一人,也就是失败者,被独自留在外面的黑暗中。

‘我就买这一本,”赖克说,“它正是我需要的。”

那天傍晚,他花了三个钟头小心翼翼地破坏这部原本就残破不堪的书。加热,加酸,添加污点,甚至使用剪刀,就这样,他破坏了这本游戏说明。每一次烧灼、每一次砍杀,都是对德考特尼痛苦挣扎的身体的一记重击。当他的模拟谋杀结束时,每一个游戏都只剩下不完整的残片,只有“沙丁鱼”保持完整无缺。

赖克将书包裹起来,写上鉴定师格雷厄姆的地址,将它投进气递邮件系统的空气槽。噗的一声,接着是砰的一声,包裹不见了。一个钟头以后包裹重新返回,上头已经加上了格雷厄姆的密封官方鉴定。赖克搞的破坏没有被识破。

他把那本书按礼品的样式包装好,并附上了那个鉴定(这是惯例),然后把它投进空气槽,送往玛丽亚·博蒙特的宅邸。20分钟后他接到回复:“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我意(以)为你已经万(完)全忘记了迷人的我。多好啊。今弯(晚)到博蒙特的别墅来吧。我们要举行一个派对。我们将使用你这个甜蜜的礼物来做游戏(回条上的错别字表明它是玛丽亚亲手所写)。”玛丽亚送回的信息包里还有一颗人造红宝石星星,上面浮现出一幅玛丽亚的画像。自然,那是一幅裸体肖像。

赖克回答:“糟透了。今晚不行。我那些百万家财中有一笔不见了,我今晚得找找。”

她回答:“周三,你这个机灵鬼。我用我的资产弥补你那一百万。”

他回答:“乐意接受。会带客人来。我吻你的全部……”然后他回到床上。

然后冲那没有面孔的男人尖叫。

周三早晨,赖克探访了帝王公司的科学城,(“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有点家长式作风。”)和科学城里聪明的年轻人度过了激发灵感的一小时。他讨论了他们的工作,以及倘若他们对帝王忠心耿耿会有一个怎样光辉的未来。他还讲了一个古老的脏笑话:一位禁欲者当上了开拓宇宙的拓荒者。深入外太空后,此人来了个紧急迫降,正好落在一辆灵车上。尸体惊叫起来:“别搞我,我不是本地人,我只是个游客!”聪明的年轻人附和着笑起来,心中却有点瞧不起这位大老板。

既然是非正式的随便转转,赖克于是顺理成章地逛进禁区,拿起一枚视神经冲击炮。它是一小块铜质立方体,只有火帽的一半大,杀伤力却大一倍。只要一炸开,它会闪出一道让人目眩的蓝光,让视紫红质①——视网膜上的紫色视觉细胞——电离化,使受害者致盲,破坏他对时间和空间的感知。

①也叫视网膜受光蛋白,它是视网膜细胞中的感光物质,也是使眼睛产生视觉的最基本的物质

周三下午,赖克去了戏剧区中心地带的乐曲巷,拜访了“心理歌曲公司”。这家公司是一位聪明的年轻女人经营的,她为他的销售部门写了一些颇有才气的广告歌曲。去年当“帝王”想尽办法平复罢工运动时,她还创作了一批极有煽动性的反罢工歌曲以助宣传声势。她的名字是达菲·威格&。在赖克看来,她是现代职业女性的样板——诱惑男人的纯情女。

“喂,达菲?”他随便地吻了她一下。她极善察言观色,和销售曲线一样敏感,相貌也很漂亮,就是年轻了点。

“赖克先生?”她好奇地望着他,“总有一天我要雇一位透思士,为我弄明白你这个吻是什么意思。我一直在想,这个吻可能不单单出于礼仪。”

“说对了。”

“坏蛋。”

“吻一个姑娘,就是在和自己的钞票吻别。二者之中选哪一个,当男人的不得不早做选择呀,达菲。”

“你吻了我。”

“仅仅因为你和头像印在信用币上的那位女士长得很像。”

“匹普。”她说?“波普。”他说。

“比姆。”她说。

“巴姆。”他说。

“我想宰了那个发明这种风气①的混球。”达菲狠狠地说,“好吧,帅哥。你有什么麻烦?”

①“这种风气”指以上的绕口令,这是作者发明的一种未来的比较随意的招呼方式,这些词语本身没有意义。

“赌博。”赖克说,“我的娱乐部主管艾勒瑞·威斯特抱怨帝王公司内部赌博风行。说已经玩得太过火了。我个人倒并不在意。”

“让员工欠公司的债,他就不敢提出加薪。”

“你实在是太机灵了,年轻的女士。”

“这么说,你想要一种可以让人戒赌的歌?”

“类似的吧。琅琅上口,别太直接了,延时起效,不是直接的宣传调调。我希望这种影响作用于潜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