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毁灭的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被毁灭的人- 第40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泰德昏过去了。鲍威尔可以察觉到他的每一条有意识的神经都在失去控制。他钻进泰德的低层意识:“坚持。坚持。坚持。抓住!抓住!抓住!”

毁灭阴森地逼近小个子透思士的无意识层,在那一瞬,鲍威尔发现没有任何行会的训练能够阻止泰德毁灭自己。死亡的下意识冲动侵袭而来。泰德的双手松开了,他落到地上。振动片刻后便停止了,但是在那一秒钟,鲍威尔听到了沉重的血肉爆裂的闷响,丘奇也听见了,开始尖叫。

“安静,杰瑞!还不到时候。坚持。”

“你、你没听见他吗?你没听见吗?”

“我听见了。我们还没有安全呢、坚持住!”

当铺的门推开一条缝。一线光射进来.在地板上搜索着。它找到了一大片红色和灰色的浆液:肌肉、血和骨头,光线盘旋了三秒钟,然后熄灭。门关上了。

“好了,杰瑞。他们又以为我已经死了。现在你可以开始歇斯底里大发作了。”

“我不能下去,鲍威尔。我不能踩在……”

“我不怪你。”鲍威尔单手悬挂支撑身体,腾出一只手抓住丘奇的手臂,把他向柜台方向摇去。丘奇落下来,战栗不停。鲍威尔在他之后也下来了,努力克制反胃的感觉。

“你是说那是奎扎德的一个杀手?”

“肯定。他手下有一大帮疯子。每一次我们逮住他们送进金斯敦,奎扎德就弄来另一帮。”

“但是他们为什么和你作对?我——”

“机灵点吧,杰瑞。他们是本的同伙。本已经方寸大乱了。”

“本?本·赖克?可这是在我的店里。我可能也会在这里的。”

“你确实在这里。那他妈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赖克不会想杀我的。他——”

“他不会?”一幅微笑的猫的图像。

丘奇猛吸了一口大气。突然间他发作了:“婊子养的!天杀的!”

“别那么想,杰瑞,赖克是在为自己的生命战斗。你不能期望他事事都那么周到。”

“好吧,我也一样在战斗。那个混蛋刚刚让我下定了决心。准备好,鲍威尔。我敞开头脑。我要把一切都告诉你。”

结束了丘奇的事、从总部和泰德的梦魇中回来时,鲍威尔很庆幸在自己家中能看见那个亚麻色头发的小淘气。芭芭拉·德考特尼右手握着一支黑色蜡笔,左手拿着一支红的,正精力充沛地在墙壁上乱涂乱抹,咬着舌头,眯起眼睛,全神贯注。

“芭芭!”他震惊地喊叫,“你在干什么?”

“花花,”她口齿不清地说,“给爸爸的漂两(亮)的花。”

“谢谢你,甜心,”他说,“真是个有趣的主意。现在过来和爸爸一起坐。”

“不。”她说,继续涂鸦。

“你是我的丫头吗?”

“是达(的)。”

“我的丫头不是一直都听爸爸的话吗?”

她考虑完了。“是达(的)。”她说。她把蜡笔放进口袋,坐在沙发上,身子靠着鲍威尔,脏兮兮的手掌放在他的手里。

“说真的,芭芭拉,”鲍威尔喃喃,“我真有点担心你口齿不清的毛病了。不知需不需要给你的牙齿整形。”

这想法只算半个笑话。很难想像坐在他身边的是个女人。他望进那双深邃的黑眼睛,眼睛里闪烁着空洞的光,就像等待被充满酒液的水晶玻璃杯。

慢慢的,他钻透她大脑空空洞洞的意识层,直到喧嚣骚动的前意识层,那里阴云密布,就像宇宙中一片广阔黑暗的星云。在那云层后面是孤零零一点微弱的闪光,天真烂漫,他已经开始逐渐喜欢上了。但继续深入之后便知道,那一星闪光原来是一颗炽烈咆哮的新星辉光的尖芒。

你好,芭芭拉。你好像——同应他的是一阵猛然爆发的激情,他立刻撤退。

“嘿,玛丽!”他喊,“快来!”

玛丽·诺亚斯从厨房里蹦出来,“你又有麻烦了?”

“还没有。也许马上就有了。咱们的病人正在好转。”

“我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同。”

“和我一起进去。她开始恢复自己的身份了。在最底层。几乎把我的脑子烧坏了。”

“你想要我做什么?一个年长女伴?保护者?”

“你开玩笑吧?我才是需要保护的人。来握住我的手。”

“你两只手都在她手里。”

“说得形象点罢了。”鲍威尔不自在地扫了一眼面前那张宁静的娃娃脸和他手中冰凉的、松弛的双手,“我们下去吧。”

他又一次走下黑色的走廊,走向姑娘头脑深处的熔炉……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熔炉……那是一个巨大的水库,储蓄着永恒的精神力量,无理性,凶猛,沸腾不已,永无休止地寻求满足。他可以感应到玛丽·诺亚斯踮着脚尖走在他身后。他隔着一段安全距离停了下来。

嗨,芭芭拉。

“滚出去!”

我是那个幽灵。

仇恨向他狂涌而至。

你不记得我?仇恨的波浪平息下来,一波热烈的渴望的浪涛又狂乱地涌起。

“林克,你最好快跑。如果你陷进那个痛苦与快乐的混沌里,你就完了。”

“我想找到一样东西。”

“在那里除了原初状态的爱与死亡你什么都找不到。”

“我想知道她和她父亲的关系。我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对她有罪恶感。”

“好了,我要走了。”

熔炉里的火焰又一次高涨。玛丽逃了。

鲍威尔在火坑边摇晃着、感觉着、探索着、用感官体味着。像一个电工,小心翼翼地触碰暴露的电线,探测它们中间哪一根没有带着把人电倒的电流。一道耀眼的闪电在他身边劈下。他碰到了它,差点被打晕,然后移步到一旁,他感应到了她本能的自我保护力量,他被这种力量捂得快窒息了。他松弛下来,任由自己卷入混沌的中心,开始仔细分辨其中的庞杂。尽管他竭力尝试,但却越来越无法保持自己旁观者的超然状态。

这里是肉体的信息,是这个大熔炉养料的来源;难以置信的亿兆细胞的反应、器官的喊叫、肌肉低低的嗡嗡的旋律、感官的潜流、血液的流动、血液PH值的起伏波动……这一切保持着动态平衡,旋转着,搅动着,构成了这个姑娘的心理、意识。突触神经永无休止地联接、断开,噼噼啪啪,庞杂之中自有其韵律。每一个空隙里都填满零乱的图像碎片、不成型的信号、零星信息。所有这些,都是电离化的思想内核。

鲍威尔发现了部分爆破音的图像,于是循迹追踪,找到了字母P①……然后是另一种感受,和吻有关,再兜回去,婴儿对乳房的吮吸反应……然后是婴儿的记忆……关于她母亲的?不。是奶妈,横插进与父母有关的回忆……没有。没有母亲……鲍威尔躲开婴儿的愤怒与仇恨交织的火焰,失去母亲的幼儿通常会有这种症状。他又一次从P开始,搜索与父亲相关的内容:爸……爸爸……父亲。

陡然间,他与自己的形象打了个照面。

他瞪着那个形象,差点彻底崩溃,好一阵挣扎才恢复正常。

你到底是谁?那个形象动人地微笑了一下,然后消失了。

P……爸……爸爸……父亲。热烈的爱,与什么有关?……他又一次与自己的形象正面相对。它是赤裸的,威武有力,被爱与渴望笼罩着,它的双臂张开。

滚开。你让我尴尬了。

那个形象消失了。该死的!她爱上我了吗?“嗨,幽灵。”

一幅图像,是她自己眼中的自己,扭曲到可悲的程度。亚麻色的头发像乱绳,黑色的眼睛像两块污斑,可爱的体形却成了扁平的毫不可人的平面……画面逐渐褪去。突然间,那个强有力的父亲——保护人鲍威尔的形象凶猛地向他冲来。他和这个形象纠缠在一起。它的后脑是德考特尼的脸。他跟随着这位加纽斯②,一直下沉到一条火焰熊熊的通道,这里充斥着形象,一对对,一双双,彼此牵连,是……赖克?不可能……没错,本·赖克和扭曲的芭芭拉的形象,并肩而立,像连体婴儿,腰以上分成兄妹,下面的腿弯来弯去,伸向下方的一片庞杂。B连接着B。B和B。芭芭拉和本①。血脉相连的,紧密……

①指PARENT(父母)的缩写

②古罗马的两面神,可以看见过去与将来

①两个名字都以字母B开头

“林克!”

喊声从远处传来,辨不出哪个方向。

“林肯!”

回答的事可以等等再说。必须先处理这个让人震惊不已的赖克的图像……

“林肯·鲍威尔!这边,你这傻瓜!”

“玛丽?”

“我找不到你。”

“再过几分钟就出来。”

“林克,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费大劲找到你了。如果你现在还不出来,你就陷在里面了。”

“第三次?”

“三小时之内的第三次。求求你,林克……趁我还有力气。”

他让自己向上方漫游。他无法找到上去的道路。无休无止无边无际的混沌在他周围吼叫。扭曲的芭芭拉·德考特尼的影像出现了,现在成了一个性感女妖。

“嗨,幽灵。”

“林肯,看在上帝的份上!”

他恐慌起来,毫无目的地乱冲乱闯,片刻之后,他接受的透思训练才重新发挥了效用,撤离技巧自行运用起来。思维屏障一个个依次砰然倒塌,每一次都是向光明更接近了一步。上升到一半时,他感到玛丽就在身边。她陪着他,直到他又一次回到自己的起居室,坐在那个顽童身边。她的手在他的手里。他急促地放开那双手,好像它们像火一样烫人似的。

“玛丽,我找到了她同本·赖克最不可思议的联系。那种关联……”

玛丽拿来一块冰毛巾。她用毛巾利索地拍打他的脸。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哆嗦。

“惟一的麻烦是……身份零零碎碎不成片断,想找出其中的含意,就像在太阳中心分析太阳的性质一样……”

毛巾又轻抚起来,“你处理的不是有系统的成分。你是在处理电离化的微粒……”

他躲开那毛巾,瞪着芭芭拉,“我的上帝,玛丽,我想这可怜的孩子是爱上我了。”

一只斜眼斑鸠的图像。

“真的。我在那里老是遇见我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