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毁灭的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被毁灭的人- 第39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不,”鲍威尔尖锐地说,“我并不是来这里透思任何人的。我坚持开门见山地谈。你们两个透思士也许认为和你们用语言交谈是一种侮辱,我却以为这是证明自己的诚恳。当我谈话的时候,我并没有透思。”

“没有必要。”泰德回答,地精①般的脸撞进光亮里,“谁都知道你诡计多端,鲍威尔。”

①一种欧洲神话中的小精灵。

“现在不是,不信自己查好了。无论我想从你们这里得到什么,我都想客观公正地取得。我正在办的是一桩谋杀案。透思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好处。”

“你想要什么,鲍威尔?”丘奇插了进来。

“你卖了一把枪给古斯·泰德。”

“他卖了个鬼!”泰德说。

“那为什么你现在会在这儿?”

“难道我不应该制止如此离奇的指控吗?”

“丘奇叫你,是因为他把那把枪卖给了你,而且他知道那把枪用在了什么地方。”

丘奇的脸出现了,“我没有卖什么枪,透思士。用在什么地方当然也压根儿不知道。那就是我的客观证据。吞下去吧。”

“哦,我会吞下去的,”鲍威尔笑起来,“我知道你没有把枪卖给古斯。你把它卖给了本·赖克。”

泰德的脸回到了光圈中,“那你为什么……”

鲍威尔瞪着泰德的双眼,“为了把你弄到这里来谈话,古斯。

把这话题搁一下。我想和杰瑞说完。”他转向丘奇,“那把枪原来是你的,杰瑞。它正是你会有的那种东西。赖克到你这里买的,他只可能到你这儿来。你们以前曾经合伙过。我还没有忘记你们俩搞的那桩混乱的诈骗……”

“去你妈的!”丘奇大叫。

“骗来骗去,结果你被行会驱逐了。”鲍威尔继续说,“你冒了一次险,却因为赖克丧失了一切,就因为他要求你透思股票交易所的四个成员,再向他报告。他从那次诈骗中捞了一百万——仅仅靠要求一个愚蠢的透思士帮个小忙就成了。”

“帮那个忙他付了报酬的!”丘奇喊道。

“而现在,我的要求只是那把枪。”鲍威尔平静地回答。

“你也打算付我报酬?”

“你了解我,知道我不会,杰瑞?我把你从行会里扔出去,就因为我是说话藏藏掖掖的卫道士鲍威尔,对不对?我会搞见不得人的交易吗?”

“那你准备付什么代价要那把枪?”

“什么都没有,杰瑞。你只能信任我会公平行事;但是我不做任何允诺。”

“我已经得到一个允诺了。”丘奇喃喃。

“你得到了?多半是本·赖克。他长于许诺,有时却短于兑现。

你得下决心,相信我还是相信本·赖克。枪的事怎么说?”丘奇的脸从光亮中消失了。顿了顿,他在黑影中说:“我没有卖过枪,透思士,也不知道枪是怎么用的。这就是我给法庭的客观证词。”

“谢谢,杰瑞。”鲍威尔笑了笑,耸耸肩,然后转向泰德。“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古斯。跳过你是本·赖克的帮凶这[霸气 书库 ·JAR电子书下载乐园—WwW。QiSuu。Com]一条不谈——你从萨姆·@金斯那儿榨取了德考特尼的情报,又为他作好种种安排……你和赖克一起去参加博蒙特的派对,为他屏蔽思维以免他被透思,后来又一直替他做思维屏蔽,这些我们同样暂且不提……”

“等等,鲍威尔——”

“别惊惶失措啊,古斯。我只想知道我猜没猜对赖克给你的是什么贿赂。不可能用钱来贿赂你,你自己赚得太多了。也不能用地位。你是行会中最高级的透思士之一。他一定是用权力来贿赂你,嗯?是那个吗?”

泰德发疯般地竭力透思对手。他在鲍威尔脑子里只找到了冷静的确信、漠不关心地将泰德的堕落当成既成事实接受下来。这些发现让小个子透思士震动不已,来得太突然了,他无法适应。他的恐慌情绪也传染了丘奇。所有这些都是鲍威尔的精心安排,目的是下面即将来到的决定性关头。

“赖克无法在他的世界里给你提供权力,”鲍威尔继续用语言方式说,“他提供给你的不大可能是这种权力,属于自已的东西他是不会放弃的,你也不会想要他拥有的那种权力。所以他许诺给你的一定是超感世界的权力。究竟怎么做?对了,他是超感义士团的经济来源。我猜他许诺通过这个团体给你权力……来一场政变?在行会中的独裁权力?很可能你自己就是那个团体的一员。”

“听着,鲍威尔……”

“这就是我的猜测,古斯。”鲍威尔的声音变严厉了,“而且我有一种直觉,我猜得八九不离十。你想过没有,我们会让你和赖克如此轻易地打败行会吗?”

“你永远无法证明任何事。你将……”

“证明?证明什么?”

“证明你刚才对我的诽谤。我……”

“你这个愚蠢的小家伙。你从来没有参加过透思审讯吗?我们的审讯不像法庭。法庭上你发誓然后我发誓,再由陪审团试着弄清撒谎的是谁。不,小古斯。你站在那里,站在委员会面前,所有的一级开始钻探。你是个一级,古斯。也许你可以阻挡两个……也可能三个……但不是所有人。我告诉你,你已经完了。”

“等等,鲍威尔。等等!”那张精致的小脸因为恐惧抽搐起来,“行会要考虑自首行为,在真相大白之前自首。我现在就把每一件事情都告诉你。每一件。这是一次心理失常。我现在恢复理智了。你告诉行会。当你和赖克那种天杀的精神病患者搅在一块儿的时候,你自己也会跟着他的思路走,你自己也会感同身受。但是我现在脱离那种状态了。告诉行会。整个情况是这样的……他到我这里来,他在做一个关于没有面孔的男人的噩梦。他——”

“他是你的病人?”

“是的。他就是这样让我上当的。他胁迫我!但是我现在已经和他脱离关系了。告诉行会我是合作的。我已经打消原来的念头了。我主动交代一切。丘奇是我的证人……”

“我不是证人,”丘奇大喊,“你这肮脏的告密者。在本·赖克许诺……”

“闭嘴。你以为我想永远放逐吗?像你一样?你是因为疯狂才相信赖克。我可不像你,谢谢你。我还没有那么疯。”

“哭哭啼啼的透思士,胆小鬼。你以为你能脱罪吗?你以为你会……”

“老子他妈的不在乎!”泰德喊叫,“我不能为赖克吞下这种苦药。我要先把他弄垮。我会走进法庭坐在证人席上尽我所能地帮助鲍威尔。把这话告诉行会,林克。告诉他们……”

“你不能那么做。”鲍威尔断然说。

“什么?”

“你是行会培养的。你还是行会的一员。什么时候透思士开始告发他的病人了?”

“你抓赖克需要这种证据,不是吗?”

“当然,但是我不能从你这里拿。我不会让任何透思士走进法庭,泄露他人隐密,让我们全体蒙羞。”

“如果你不抓到他你的工作可就完了。”

“让我的工作见鬼去吧。我想保住自己的工作,也想抓住赖克……但不能付出违背我们誓言的代价。处理日常生活小事,任何透思士都可以不出错,重要关头却需要勇气才能坚持超感誓言。

这你最清楚不过,你没有那种勇气。看看你现在吧……”

“但是我想帮助你,鲍威尔。”

“你不能帮助我。不能以道德为代价。”

“但这样一来我就成了帮凶!”泰德大喊,“你在让我完蛋。那是道德的吗?算什么……”

“看看他的样子,”鲍威尔大笑,“他在乞求毁灭。不,古斯。我们抓到赖克的同时也就抓住了你。但我却不能通过你去抓他。我要按照誓言办事。”他转过身,离开灯光照射的范围。他穿过黑暗走向前门,等着丘奇吞下这个诱饵。演这一整出戏就是为了这一刻……可是直到此刻,他的鱼钩上依然毫无动静。

鲍威尔打开门,冷冷的银白色路灯光涌进当铺。丘奇突然喊道:“等一下。”

鲍威尔停了下来,路灯的光线将他映照成一个剪影。“什么事?”

“你到底是怎么摆弄泰德的?”

“超感誓言。杰瑞。你应当记得它的。”

“让我透思你一下。”

“来吧。我敞开大门让你透思。”鲍威尔的大部分屏障都打开了。不该让丘奇发现的都小心地混在一起,组成切线组合与万花筒图案。丘奇不会发现任何可疑的思维屏障。

“我不知道,”丘奇最后说,“我下不了决心。”

“关于什么的决心,杰瑞?我没有透思你。”

“关于你和赖克还有那把枪。天知道,你是个嘴里不吐真话的道学家,但是我想,我最好还是相信你。”

“很好,杰瑞。我告诉过你,我不能做出允诺。”

“也许你是那种不必做出许诺的人。也许我的麻烦就在于我总是在寻求允诺而非……”

就在这时,鲍威尔永不休息的雷达搜索到了街上的死亡气息。

他一个急转身,重重关上门。“下楼。快。”他三步便跨近光球,跳上柜台。“跟我上来。杰瑞,古斯。快,你们这些傻瓜!”

一阵动荡的震颤将整个当铺攫在手中,可怕地摇晃着。鲍威尔踢灭了那盏光球。

“跳,抓住天花板上的灯架,吊在上面。是谐波枪。快跳!”

丘奇喘息着在黑暗中跳了起来。鲍威尔紧抓住泰德颤抖的手臂。

“太矮了,古斯?伸出手。我把你抛起来。”他将泰德向上一挥,随后自己张开五指抓住灯架那钢蜘蛛似的铁臂。三个人悬挂在空中,缓冲了包围着整个商店的制人于死命的振动。振动在每一种和地板相联的东西内部制造出粉碎性的谐波:玻璃、钢铁、石头、塑料……全都发出尖厉的声音炸开了。他们可以听到地板喀喀叫着,天花板雷鸣阵阵。泰德呻吟起来。

“坚持住,古斯。是奎扎德的杀手。一伙没脑子的粗坯,上一次就没打中我。”

泰德昏过去了。鲍威尔可以察觉到他的每一条有意识的神经都在失去控制。他钻进泰德的低层意识:“坚持。坚持。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