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毁灭的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被毁灭的人- 第28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生。”

“上帝啊!”地区检察官说,“百分之九十七!老天,我整个任期里办过九十桩案件,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超过七十我就觉得自己很幸运了。百分之九十七……针对本·赖克本人!老天!”他转头环顾他的下属,大胆玄想:“我们会创造他妈的历史!”

办公室的门开了,两个汗如雨下的人冲了进来,手中挥舞着手稿。

“现在密码来了。”鲍威尔说,“你们破译出来了?”

“破译出来了,”他们说,“现在你也完蛋了,鲍威尔。整个案子都完蛋了。”

“什么?你们在说什么鬼话?”

“赖克干掉了德考特尼因为德考特尼不愿意合并,是吗?他有一个又大又好的利益动机要杀德考特尼,不是吗?蠢猪才会这么认为。”

“哦,上帝!”贝克呻吟。

“赖克发了YYJITTEDRRCBUUFEAALKQQBA给德考特尼。意思是:建议以平等伙伴关系合并我们双方的产业。”

“妈的,我不是一直这么说的吗?而德考特尼同答:WWHG。那是拒绝。赖克告诉过泰德。泰德告诉了我。”

“德考特尼回答WWHG。意思是:接受建议。”

“是才见鬼!”

“不是才见鬼。WWHG,接受建议。这是赖克想要的回答。这个回答给赖克一切理南让德考特尼活着。你永远无法在太阳系的任何法庭里证明赖克有谋杀德考特尼的动机。你的案子完蛋了。”

鲍威尔像树干一样呆立了半分钟,他的拳头紧握,他的脸抽搐着。突然间,他转向模型,伸手进去抓出赖克的模型,一把扭下它的脑袋。他走向莫斯,猛拉出数据条,将它们揉成一团,扔到房间的另一头。他大跨步走到克拉比无法活动的躯体旁边,冲着椅子狠狠踢了一脚。房间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吓得目瞪口呆,望着椅子和局长一起翻倒在地。

“你他妈的!你永远坐在那张他妈的椅子上吧!”鲍威尔用颤抖的声音喊,暴风般冲出办公室。

第十四章

爆炸!震荡!牢门被猛然撞开,而在遥远的外面,自由正在黑暗的大氅中等待,飞入未知的……

谁在那儿?谁在牢房屏障外?哦上帝!没有面孔的男人!虎视眈眈。森然逼近。沉默无语。跑啊!逃啊!飞啊!飞啊!……

飞过宇宙。镶银边的游艇上只有我孤单一个人,这里是安全的,游艇飞向遥远深邃的未知……舱门!正在打开!不可能,没有人在游艇上,没有人打开舱门……哦上帝!没有面孔的男人!虎视眈眈。森然逼近。沉默无语……

但我是无辜的,法官大人。无辜。你永远无法证明我的罪过,而我永远不会停止辩护,虽然你重重擂打你的法槌直到你震聋了我的耳朵和……哦,老天!在长椅上。戴假发穿长袍。没有面孔的男人。虎视眈眈。森然逼近。代表着复仇……

重重的槌声化为指关节在谒见室门上轻轻叩击的声音。空中乘务员的声音:“即将飞抵纽约,赖克先生,一小时后着陆。即将飞抵纽约,赖克先生。”敲门声升级为捶击声。

赖克终于能出声了。“好的,”他嘶哑地说,“我听到了。”

乘务员退下了。赖克从水床上爬下来,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麻痹了。他扒住墙壁咒骂着让自己站直。他还在梦魇令人恐惧的掌握之中。他走进浴室,剃须、淋浴、蒸熏,然后做了大约十分钟的气流清洗。仍然步履蹒跚,他踏进按摩间,戳下“热盐”的选项。两磅湿润芳香的盐撒上他的皮肤。按摩器正要开始工作,赖克突然决定要咖啡。他踏出按摩间按铃叫人送来。

一声沉闷的爆炸,赖克被按摩间里迸出的冲击波面朝下猛掷在地。背部被飞舞的碎片扫中。他冲进卧室,抓过他的旅行箱,像一只走投无路的野兽一样转回身,双手自动打开箱子,摸索他总是随行携带的球形爆炸弹。没有。

赖克控制住自己,这才感到浴盐灼得背上的伤口火烧火燎般疼,鲜血一股股流下脊背。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发抖了。他回到浴室,关上按摩器,检查里面的残骸。有人乘夜晚从他的箱子里拿走了爆炸球,在每个按摩器里安上了一个。盛爆炸球的空弹药筒就藏在按摩间后。奇迹啊,只差几分之一秒,他才侥幸逃生……从谁手里逃生?他检查了自己的特等客舱舱门。门锁显然被过路的乘务员顺手带好了,没有留下任何做手脚的痕迹。是谁?为什么?“婊子养的!”赖克吼了一声。他的神经像钢铁一样坚强,再一次回到浴室,洗去盐和血,用凝血剂喷撒背部。他穿上衣服,喝完他的咖啡,然后下到出站大厅,和一个海关透思士激烈交锋一番之后,(紧张,忧惧,纷争从此开始!)登上了等待接他回城的帝王公司游艇。

他从游艇上给帝王塔打电话。秘书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有什么哈素普的消息吗?”赖克问。

“没有,赖克先生。自从你从太空岛打来电话之后还没有。”

“接娱乐部。”

屏幕中分,显出公司铬合金的休息室。蓄着胡须、颇具学者风范的威斯特正在小心地将一张张打印稿装订成塑胶册子。他抬头一看,咧嘴笑了。

“你好,本。”

“别那么高兴,艾勒瑞,”赖克低声吼叫,“哈素普到底去了什么鬼地方?我还以为你肯定会……”

“再也不是我的麻烦了,本。”

“你在说些什么?”

威斯特展示了一下那些册子。“我的工作刚刚结束。我在帝王实业与资源公司为你处理文件的工作已经成为历史了。上述工作在今天早晨九点钟结束了。”

“什么!”

“没错儿。我警告过你,本。行会中止了我与帝王公司的合同,商业间谍行为是不道德的。”

“听着,艾勒瑞,你现在不能不干。我正在困难时期,极度需要你。有人今早在船上给我设了个诡雷,我差点没逃出来。但我得找出他是谁。我需要一个透思士。”

“抱歉,本。”

“你无须为帝王公司工作。我和你签一份私人服务的个人合同。布瑞因以前签过的那种。”

“布瑞困?一个二级?那个精神分析大夫?”

“是的。我的精神分析大夫。”

“再也不是了。”

“什么!”

威斯特点点头,“今天早上下发的规定。再也没有专门针对个人的服务了。它限制了透思士的服务,我们必须为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服务。你失去布瑞因了。”

“是鲍威尔干的好事!”赖克大喊,“使用每一个他能从烂泥塘里挖出来的肮脏的透思诡计来收拾我。他一心要把我钉在德考特尼的十字架上,那个鬼鬼祟祟的透思士!他……”

“算了吧,本。鲍威尔和新规定没有一点关系。让我们友好地分手吧,好吗?我们一直合作得很愉快,让我们也愉快地散伙。你说怎样?”

“下地狱去吧!”赖克怒吼着切断联系,用同样语气对游艇的飞行员说,“送我回家!”

赖克冲进自己的顶楼公寓,又一次将他的属下们吓得神魂出窍,又恨又怕。他将旅行箱抛给仆从,立刻冲进布瑞因的套房。里面空空如也。桌上简洁的字条重复了威斯特告诉他的消息。赖克大跨步走回他自己的房间,来到电话旁边给古斯·泰德打电话。屏幕清屏,出现一条信息:服务永久性中止。

赖克目瞪口呆,切断联系,然后拨通杰瑞·丘奇。清屏,出现一条信息:服务永久性中止。

赖克“啪”地断开通讯键,犹豫不决地在书房来回踱步。接着,他走向房间角落里那片闪烁的微光,他的保险柜。他将保险柜调到临时模式,露出蜂窝式文件架,然后伸手去拿上层左手边的鸽洞里那只小小的红色信封。他刚刚碰到信封,便听见微弱的滴答声。他猛一弯腰,急旋回身,面孔埋进双臂中。

一道耀眼的白光,一声沉重的爆炸。什么东西狠狠打在赖克的左侧身体,将他横穿书房抛了出去,重重撞在墙上,跟着是一阵碎片纷纷落下。他挣扎着站起来,存混乱与狂怒中痛嗥叫起来,一边从自己的左侧扯下被撕裂的衣服检查伤势。他被严重地割伤了,特别是那阵阵钻髓透骨的痛楚显示至少断了一根肋骨。

他听到佣人们从走廊跑来,吼道:“别进来!你们听到了吗?别进来!你们所有人!”

他趔趄地穿过废墟,开始翻找保险柜的残骸。他找到了他从库卡·弗茹德手下那个红眼睛女人那里弄来的神经元干扰枪,找到了那朵致命的钢花——杀掉德考特尼的匕首枪。它依然带着四个没有开过火的药筒,里面装着用软糖胶封着的水。他把两样东西都塞进新外套的口袋里,从桌上拿了一个新的爆炸球,夺门而出,全然不顾走廊里惊愕地瞪着他的仆人。

赖克一路激烈地地咒骂着,从塔楼公寓走下地下室的停车场。

他把自己的私人跳跃器的钥匙投进车库命令孔,然后等着那辆小车开出来。它从车库里开出来了。钥匙插在车门上,另一个房客正在靠近,甚至隔着一段距离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赖克转动钥匙,猛拉开车门想跳进去。一阵低压产生的回流。赖克猛然扑倒在地。跳跃器的油箱爆炸了,不知出了什么问题,却并没有着火,只喷溅出一阵致人死命的燃油和扭曲的钢铁碎片的喷泉。赖克拼命爬到出口坡道,逃了出去。

到了街面,衣衫褴褛,流着血,一身碳酸燃料的臭味,赖克疯了一般寻找公共跳跃器。他找不到投币式自动驾驶跳跃器,但总算招了一辆有人驾驶的机器。

“去哪儿?”驾驶员问。

赖克茫然地拭着脸上的血和油污。“库卡·弗茹德!”他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嘶哑地说。

出租车跃到西堡99号。

赖克冲过抗议的门房、愤慨的接待员和库卡·弗茹德高薪聘请的代理人,冲进她的私人办公室——一间维多利亚风格的房间,装饰着彩色玻璃灯、厚垫沙发和拉盖式书桌。库卡坐在桌边,穿着一件邋遢的罩衫,她那无精打采的表情在赖克从口袋里猛拉出干扰枪的时候变成了警惕。

“看在上帝份上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