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毁灭的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被毁灭的人- 第26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超过他们,继续向前走。”

“我们还要这样旅行多久?”

“他们至少早出发了八小时。”

“不。更正,透思士们。他们已经出发了八小时,但是他们可能并没有领先八小时路程、”

“说明白点,行吗,林克?”

“赖克也许并没有直接向前跋涉。他也许在一个靠近大门的地方绕圈子,寻找最佳地点。”

“什么的最佳地点?”

“谋杀。”

“抱歉打扰一下。一个人如何才能劝一只猫不要吞掉另一只呢?”

“使用政治心理学。”

“用你的障碍屏,秘书先生。”

“前方有人,林克,第1区。”

“照张相,主管先生。”

“给你。”

“从他们身边走过去,先生。那是赖克和哈素普。”

“什么!”

“别打草惊蛇别让任何人起疑心。只要从他们旁边走过去就行。当你走出他们的视线以后,绕到第2区。所有人回到门口然后回家。感激不尽!从现在开始,我一个人来。”

“我们留下吧,一块儿干,林克。”

“不。这需要技巧,我不想让赖克知道我要劫持哈素普。这一切都必须看上去是合情合理,自然而然,无懈可击的。这一次得耍点骗术。”

“而你正是此中高手。”

“谁偷了天气,鲍成尔?”

他面红耳赤地催促透思士们离开了。

保护区中这一平方英里区域是丛林地带,潮湿,多沼泽,植物蔓生。夜幕降临了,鲍威尔朝一堆闪烁的篝火缓慢艰难地蠕动着,那是赖克在小湖边的空地上生的火。湖水中有大批河马、鳄鱼和沼泽蝙蝠出没,林小和地面上遍布生命。这片蛮荒丛林证明了保护区生物学家的聪明才智,他们在这样针尖大小的地方模仿自然,并能保持生态平衡。赖克将自己的保护屏开到最大功率,更证明了科学家们创造的自然的真实程度。

鲍威尔可以听到蚊子撞着保护屏外缘,发出阵阵哀鸣,不时传来更大号的虫豸撞上那面看不见的墙弹出来的声音。鲍威尔不敢冒险使用自己的保护屏。这种屏幕会发出低微的嗡嗡声,赖克的耳朵很机灵。他一英寸一英寸向前爬,同时进行超感透思。

哈素普很放松,无忧无虑,由于和自己的顶头上司亲密无间而有点飘飘然,还因为他的胶卷里藏着本·赖克的命脉而沾沾自喜。赖克正在全力制作一张粗糙原始的强弓,策划那场会消灭哈素普的意外事故。正是那把弓和那束用火烧硬尖头的箭吃掉了他领先鲍威尔的八个小时。如果不打猎,你是不可能借狩猎事故杀人的。

鲍威尔膝盖支地向前爬行,他的感官系统准确地定位了赖克发出的思维波的位置。突然间,赖克头脑中响起警报。鲍威尔赶紧一动不动。赖克一跃而起,强弓在手,一支无羽箭搭在半张的弓上,向黑暗中凝望着。

“怎么了,本?”哈素普嘟哝道。

“我不知道,有东西。”

“见鬼。你有保护屏,不是吗?”

“我总是忘记这个。”赖克重新坐下,照料篝火。他并没有忘记保护屏,但杀人者的警惕本能一直在向他报警,隐隐约约,持续不断。鲍威尔只能为人类机体复杂的求生结构而惊叹。他又一次透思赖克。赖克正机械化地求助于那首他一有困难就用上的韵律屏障:紧张再紧张;紧张再紧张。紧张,忧惧,纠纷从此开始。

思维屏障之后是一片躁动:不断上涨的尽快杀人的决心……凶狠地杀人……先毁灭,然后布置现场……

赖克探手去取弓,双眼小心地留意哈素普的动静。对方悸动的心脏是他脑子里设下的目标。鲍威尔急速前行。前进还不到十英尺,警报又一次在赖克的头脑中出现,这个大块头再一次站了起来。这一次,他从篝火堆里抽出一支燃烧的树枝,投向黑暗中鲍威尔潜伏的方向。想法付诸行动如此之快,鲍威尔没有时间预先行动。如果赖克没有忘记那道保护屏,他一定会被完全照出来。

那道屏障在中途挡住了火焰树枝,让它落在地上。

“老天!”赖克喊道,猛然转向哈素普。

“出什么事了,本?”

作为回答,赖克拉开弓,箭尾触到了他的耳垂,箭头对准哈素普的身体。哈素普慌忙爬了起来。

“本,当心!你瞄准的是我!”

就在赖克放箭的同时,哈素普出人意料地跳到一边。

“本!看在……”陡然间哈素普明白了他的意图。当赖克搭上另一支箭的时候,他发出一声窒息的尖叫,从火边逃开。哈素普绝望地跑着,撞上了保护屏,踉跄着倒退离开那面看不见的墙,就在这时,一支箭擦过他的肩膀,然后力尽而落。

“本!”他尖叫。

“你这婊子养的,”赖克低吼,又搭上了另一支箭。

鲍威尔扑上前去,碰到了屏障的边缘。他没有办法穿过它。在屏障里面,哈素普尖叫着逃到另一侧,而赖克则弓拉半满追逐着他,逐步逼近,准备那致命的一击。哈素普又一次撞上屏障。摔倒了,摸索着爬起来,又像一只被逼进死角的耗子一样狂奔乱蹿起来,赖克不屈不挠地跟着他。

“老天!”鲍威尔轻声道。他退回黑暗中,拼命地想主意。哈素普的尖叫惊扰了丛林,他的耳中充塞着丛林中传来的吼叫声和隆隆的回音。他用思维波探测、体会、接触、感受。围绕在他身边的只有盲目的恐惧、盲目的愤怒、盲目的本能。那些河马,又湿又黏……鳄鱼,耳聋,生气,饥肠辘辘……沼泽蝙蝠,像体积比它们大两倍的犀牛一样喧嚣……四分之一英里外,是微弱的大象、赤鹿和巨猫的微弱的脑波频率……“值得一试,”鲍威尔对自己说,“必须打破那面屏障,这是惟一的办法。”·他屏蔽了自己的高级思维层,除了情绪传输之外的一切都掩藏起来,然后发射传播:害怕,害怕,恐惧,害怕……让感情落到它原初的级别——害怕,害怕,恐惧,害怕,恐惧……害怕——逃跑——恐惧——害怕——逃跑——恐惧——逃跑!

每一只鸟窝里的每一只鸟都尖叫起来,惊惶地拍翅而起。猴子以尖叫回应,它们的陡然逃窜让千千万万根树枝晃动起来。河马群在盲目的恐惧中从浅水区掀起波涛,发出密集的爆炸似的水声。大象在大声吼叫,声音几乎要撕裂耳膜,吼声和仓皇逃窜的脚步声摇撼着整片丛林。正在追逐的赖克听见动静,愣住了,不再理会尖叫哽咽着在屏障的四壁间疲于奔命的哈素普。

河马最早撞上屏障,它们盲目、笨拙地冲了上来。后面跟着沼泽蝙蛹和鳄鱼。然后是大象。然后是马鹿、斑马、牛羚……沉重的兽群的冲击声。保护区的历史中从未有过这样的大潮,保护屏的发明者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应对这样一致的大规模进攻。赖克的屏障发出玻璃破碎的声音,倒下了。

河马践踏着篝火,将它踢得到处都是,然后踩灭了。鲍威尔在黑暗中箭一般蹿了出去,拽住哈素普的手臂,拖着这个发狂的家伙穿过空地,奔向堆放行李的地方。一只疯狂的蹄子把他踢得转了一圈,但他依然紧抓住哈素普。他找到了珍贵的胶卷筒。在狂乱的黑暗中,鲍威尔可以分辨这些逃窜的动物所发出的疯狂的脑波。他拖着哈素普在动物群中觅路前进。在一棵粗壮的树干后面,鲍威尔暂停了一下歇口气,将胶卷罐安全地放进自己的口袋。

哈素普还在抽泣。鲍威尔感到了赖克的存在,他在一百码外,背靠着一棵发烧树,无力的双手里仍然握着弓和箭。他迷惑、狂怒、害怕……但是依然是安全的。最重要的是,鲍威尔不想让他毁灭。

鲍威尔解下自己的防护障碍屏,把它抛过空地,抛向赖克肯定能发现的篝火灰烬处。他这才转过身,领着那个麻木的、毫不反抗的密码部主管朝保护区门口走去。

第十三章

赖克案件已经准备好最后呈交地方检察官办公室。鲍威尔希望这份材料同样能够呈交那个冷血、不近人情、不顾其他只看事实与证据的怪物——老家伙莫斯。

鲍威尔和他的下属们聚集在莫斯的办公室里。一张圆桌放在办公室中央,上面建了一个博蒙特别墅主要房间的透明模型,里而是扮演各个角色的迷你机器人。实验室模型组的工作做得极其出色,主要角色的个性栩栩如生。小小的赖克、泰德、博蒙特和其他人都以他们原型特有的步态移动着。桌子旁边堆放着大批下属们预备好的文件,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提交给那台机器。

老家伙莫斯占据了臣大的办公室一整面弧形墙壁。它的无数双眼睛眨巴着,冷冰冰地凝望着。大量集成的记忆系统发出“呼呼”、“嗡嗡”的声音。它的嘴巴——一只麦克风,悬着空中,仿佛震惊于人类的愚蠢。它的手是随意屈伸的键盘,悬在一卷磁带上方,准备敲出它的逻辑推理。莫斯(MOSE)是地区检察官办公室MOSAC式多路通讯检举电脑的简称,拥有让人肃然起敬的决定权,控制着每一桩刑事案件准备、陈述和执行的全过程。

“一开始我们不用麻烦莫斯。”鲍威尔告诉地区检察官,“让我们看一看模型,用它们与犯罪步骤作比对,你的下属手里有时间表,玩偶行动起来以后对照着看就可以了。如果你发现了任何我的人忽略的问题,记录下来,我们再查。”

他向心烦意乱的实验室主管德·塞安提斯点点头,此君用劳累过度的声音问:“一比一?”

“太快了点。设置成一比二。二分之一速度的慢动作。”

“那个拍子机器人看上去会失真。”德·塞安提斯哀叫道,“对它们不公平。我们拼了两星期的老命你现在却……”

“没关系。我们之后再来欣赏它们。”

德·塞安提斯的反抗声闷了下去,他碰了一下按钮。刹那间模型被照亮了,玩偶们都有了生命。音响营造出仿真的背景声,有隐约的音乐、大笑声、谈话声。在博蒙特别墅的主厅,一个玛丽亚·博蒙特的充气模型慢慢爬上讲台,手中有一本小小的书。

“这时是十一点零九分,”鲍威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