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毁灭的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被毁灭的人- 第25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一的神……”停顿,语气稍稍变得就事论事了些,“由于这个展览的神圣与庄严的性质,惟有凭票方能入场。门票可至看门人处购买。”暂停。然后是另一个声音,受了伤害而且恳求的声音:“所有参加礼拜者注意。所有参加礼拜者注意。请勿大声说笑……请求您!”咔哒一声,然后另一个滴水嘴开始用另一种语言说话。鲍威尔放声大笑。

“你应该为自己感到害臊。”他身后的一个姑娘说。

鲍威尔头也不回地答:“对不起。‘请不要大声说笑’。难道你不觉得荒唐透顶……”他突然意识到了她的超感形象,猛一转身,和达菲·威格&面面相对。

“哦,达菲!”他说。

她蹙紧的面庞变得有些困惑,然后飞快地化为微笑。“鲍威尔先生,”她大声道,“小伙子大侦探,你还欠我一次舞呢。”

“我还该给你赔罪呢。”

“真开心。这种事怎么都不嫌多。这次道歉又为什么?”

“因为原来低估你了。”

“我这辈子总碰上这种事。”她将自己的手臂插进来拖着他沿小径走着,“告诉我,你怎么突然间义明白过来了?又好好捉摸了我一番?还是……”

“我知道你是为本·赖克工作的人当中最聪明的一个。”

“我确实聪明。我为本做过事……但是你的赞扬似乎另有深意。出了什么事?”

“我们盯住哈素普的尾巴。”

“请把句子说完整好吗?”

“你揪出了我们的尾巴,达菲。祝贺你。”

“啊哈!原来哈素普是你的宠物马,因为当小马时出了意外,所以再也不可能获得一匹赛马至高无上的桂冠。于是你用一个假货顶替……”

“别装糊涂,达菲。乱扯一气是混不过去的。”

“那么,问题男孩,你能打开天窗说亮话吗?”她抬起生气勃勃的脸蛋望着他,半正经半开玩笑,“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我会说清楚的。我们派了一个尾巴跟踪哈素普。尾巴就是跟踪者、密探,一个执行跟踪和监视嫌疑犯任务的警员……”

“解释够了。哈素普又是什么东西?”

“一个为本·赖克工作的人。他的密码主管。”

“那么我对你的密探做了什么?”

“你遵照本赖克的指示,迷住了那个男人,让他为你神魂颠倒,抛弃了自己的职责,终日把他拖在钢琴前面,一天又一天……”

“等等!”达菲厉声道,“我知道那个人。小贝姆。咱们把话说清楚。他是个条子?”

“现在,达菲,如果……”

“我提出了问题。”

“他以前是警察。”

“跟踪这个哈素普?”

“是的。”

“哈素普……皮肤白兮兮的?浅灰头发?灰蓝色的眼睛?”

鲍威尔点点头。

“那个骗子,”达菲喃喃,“那个下流的骗子!”她气急败坏地转向鲍威尔,“而你以为我是干脏活儿的,对吗?哼,你——你这个透思士!你好好听着,鲍威尔。赖克要我帮他一个忙,说这儿有个人在研究某种很有意思的音乐密码,想让我查查这个人。我怎么可能知道那是你雇的傻瓜?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手下的傻瓜会冒充音乐家?”

鲍威尔盯着她,“你是说赖克骗了你?”

“还能是什么?”她也直瞪着他,“来吧,透思我。不知赖克在不在保护区,你尽管从我脑子里透思那个骗子的……”

“别说话!”鲍威尔骤然打断她的话。他滑过她的自觉意识,精确而透彻地透思了她十秒钟。然后,他转身就跑。

“嘿!”达菲喊,“判决是什么?”

“荣誉勋章,”鲍威尔甩下一句,“只要我把一个男人活着带回来我就立刻把它给你别上。”

“我不要‘一个男人’。我要你。”

“那就是你的麻烦所在,达菲。你来者不拒。”

“什么?”

“来—者—不—拒。”

“请勿大声说笑……请求您!”

鲍威尔在太空岛球状剧院找到了他的警官,在那里,一位华丽的超感女演员正用她动人的表演感染几千位观众——表演的成功既有赖于她对于观众反应的超感感应力,同时也归功于她对舞台技巧的细腻把握。那位警察却对明星的吸引力无动于衷,正阴郁地检查这剧院里的人,巡视每一张面孔。鲍威尔拉住他的手臂将他带了出去。

“他在保护区,”鲍威尔告诉他,“把哈素普带在他身边,也带走了哈素普的行李。托辞无懈可击。他因为撞船事件元气大伤,所以需要休息,也需要有人陪伴。他比我们早走了八个小时。”

“保护区,啊?”那警官思忖着,“两千五百英里,还有多得要命的动物,各种地理现象,加上你三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的气候现象。”

“你估计哈素普发生一次致命意外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不是已经遭了意外的话?”

“这事没人敢赌。”

“要想把哈素普弄出来,我们只能搞一部直升机,尽快搜索。”

“呃,保护区里不允许使用任何机械化交通工具。”

“这是紧急情况。一定要让老家伙莫斯得到哈素普。”

“去太空岛董事会吧,请他们讨论研究这个见鬼的机器问题,三四个星期以后你大约可以得到许可。”

“而到那时哈素普已经死掉、埋了。雷达和声纳怎么样?我们可以下功夫寻找哈素普的思维图形……”

“这个,保护区不能使用照相机以外的机械设备。”

“保护区到底在搞什么鬼?”

“确保百分之百的纯自然状态,专供最积极的探险者享用。一旦进入,风险自负。危险的因素更增旅行趣昧。明门了吗?你和环境做斗争,和野生动物作战,重新体味原始和清新。广告是这么说的。”

“他们在那里十什么?钻木取火?”

“当然了。你用自己的双脚跋涉,自己背食物。你要随身携带一个保护屏,那样你才不会被熊吃掉。如果想要火,你得自己制造出来。如果想猎野兽,你得自己制造工具。想抓鱼,也一样。你和自然作战。他们还会要求你签一份免责书,以防出现自然是胜方的情况。”

“那我们怎么找哈素普?”

“签署一份免责书,然后步行进去找他。”

“就我们俩?要覆盖两千五百平方英里的自然地区?你能抽调出多少行动队员?”

“也许十个。”

“算起来也就是每二百五十平方公里一个警员。不可能。”

“也许你可以劝说太空岛董事会……不。即使你可以,我们也不可能在一星期内集合所有的董事会成员。等一下!你能用透思他们的办法让他们‘在一起吗’?发送我们的紧急信息什么的?你们透思士到底是怎么干的?”

“我们只能弄到你的想法,不能把信息传给另一个人,除非他也是透思士,所以……嘿!哈!有主意了!”

“什么主意?”

“人算机械装置吗?”

“不。”

“人是科技文明的发明创造吗?”

“到现在为止还不是。”

“那么,我要搞点快速合作,然后带着我自已的雷达进入保护区。”

所以,太空岛奢华的会议室里,一位声名卓著的律师忽然在审慎的契约谈判过程中涌起了对自然的渴望,致使他放弃了手头的工作。同样的渴望也突然袭击了一位名作家的秘书、一位审理家庭案件的法官、一位为饭店联合协会筛选应聘人的职业分析师、一位工业没计师、一位效率工程师、一位工会联盟的投诉委员会主席、土卫六的自动化主管、一个政治心理学秘书、两位内阁成员、五位国会领袖,还有其他一大群正在太空岛上工作或娱乐的超感师。

他们排着队穿过保护区的大门,全都带着节日的欢乐气氛,携带着五花八门的装备。那些收到小道消息比较早的人还有时间换上扎扎实实的野营服装,其他人则没有。目瞪口呆的门卫们在探测检查违禁行李的时候居然发现一个疯子穿着全套外交礼服、背着行李包大踏步走了进来。但是所有这些自然爱好者们都带着详细的保护区地图,图上仔细地划分了区域。

他们迅速移动、分散,披荆斩棘地穿过各个地理环境各异、气候多变的迷你大洲。思维信号来往传递,意见与信息迅疾地在活人组成的雷达网中上下传送。鲍威尔占据着这个网络的中心位置。

“嘿。不公平,我的正前方就是一座大山。”

“这里在下雪。暴暴风风雪①。”

“我这个区是沼泽,(啊!)还有蚊子。”

“等等。前面有些人,林克。21区。”

“照一张照片②发过来。”

①发信号者因为太冷连思维都迟钝了。

②透思士发照相只需要定睛一看,再把大脑得到的视像传出去即可

“给你……”

“抱歉。不是。”

“前面有派对,林克。9区。”

“让我们看看照片。”

“来了……”

“不。不是。”

“前面有人,林克。17区。”

“照张相。”

“嘿!那是一只该死的熊!”

“别跑!慢慢溜过去!”

“前面有人,林克。12区。”

“照张相。”

“相片来了……”

“不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嚏!”

“你是遇上暴风雪那个?”

“不。我这里大雨倾盆¨‘’“前方有人,林克。41区。”

“照张相。”

“给你。”

“不是他们。”

“怎么爬棕榈树?”

“攀上去就行。”

“不是爬上去,是爬下来。”

“你是怎么上去的呢,阁下?”

“我不知道。一只麋鹿帮我上来的①。”

①指因为被麋鹿追赶,情急之中上了树。

“前方有人,林克。37区。”

“让我们看看照片。”

“就是这张。”

“不对。”

“前方有人,林克。60区。”

“发过来。”

“这是照片。”

“超过他们,继续向前走。”

“我们还要这样旅行多久?”

“他们至少早出发了八小时。”

“不。更正,透思士们。他们已经出发了八小时,但是他们可能并没有领先八小时路程、”

“说明白点,行吗,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