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毁灭的人》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被毁灭的人- 第18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鲍威尔对下属:我和“帝王”的艾勒瑞·威斯特通了话,他证实了威格&小姐的说法。威斯特确实抱怨过赌博的事,赖克于是买了一首心理治疗歌来禁赌。从种种迹象看来,他只是出于偶然才听了那首能屏蔽思维的歌。赖克用在警卫身上的那种玩意儿查得怎么样了?还有那个姑娘的事呢?为了回应大众的恶意批评和恣意嘲笑,警察局长克拉比接受了一次独家新闻采访,采访中他透露警方实验室发明了一种新的调查技术,而这种技术将在二十四小时内破解德考特尼一案。这种技术涉及对尸体眼球的视紫红质的照相分析,从中得出凶手的照片。视紫红质的研究员将奉命协助警方的工作。

威尔森·乔丹——为帝王发明了视紫红质电离器的生理学家,可能会被警方找到并接受问讯。赖克不愿冒这个风险,他给科诺·奎扎德打电话,要他想办法将乔丹博士弄出这个星球。

“我在木卫四有个产业,”赖克说,“我会放弃所有权,交给法院扔出去让大家抢。我会事先作好局,确保乔丹拿到。”

“而我的工作就是告诉乔丹?”奎扎德用他不阴不阳的声音问。

“我们不能那么明显,科诺。我们不能留下线索。打电话给乔丹,引起他的疑心,剩下的事让他自己发现好了。”

作为这次谈话的结果,一个声音不阴不阳的匿名人士打电话给威尔森·乔丹,若无其事地提出要用一笔小钱购买乔丹博士手中木卫四德拉克不动产的收益。从来没有听说过德拉克不动产的乔丹博士觉得那个乖僻的声音听来很可疑,他叫来了一位律师。结果他被告知自己极有可能成为一份价值50万的资产的受益人。被惊呆的生理学家一个半小时后飞速赶往木卫四。

鲍威尔对下属:我们已经把赖克的人从藏身处轰到光天化日下了。视紫红质方面一定要紧紧抓住乔丹这条线索。他是惟一一个在克拉比的声明后失踪的视觉生理学家。传话给贝克:盯着他去木卫四,处理这件事。那姑娘怎么样了?同时,“粗人和机灵鬼”中的机灵鬼也在不声不响地取得进展。

当赖克的注意力被大喊大叫、仓皇逃窜的玛丽亚·博蒙特所吸引时,帝王公司法律部的一位聪明的年轻律师被轻车熟路地骗到木星,在那儿给他安了条罪状监禁起来(罪名倒确有其事,当然,这时才提出指控未免迟得过分了)。这位律师的一个经过面容改造、相似得让人吃惊的副本则接替了他在公司的工作。

泰德对赖克:查一查你的法律部。我不能透思出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些事情不大对,这很危险。

赖克找来一位效率专家,一级超感师,借口是例行检查。专家确认了冒名顶替者。赖克随即叫来科诺·奎扎德。瞎眼的赌场总管制造了一个原告,此人忽然跳出来指控这个聪明的年轻律师有诉讼欺诈行为,从而毫无痛苦、而且合法地结束了这位冒名顶替者和帝王的关系。

鲍威尔对下属:他娘的!我们被耍了一回。赖克砰砰砰关上了每一扇门,正冲着我们的脸……粗人和机灵鬼!找出谁为他跑腿干脏活,还有,找到那个姑娘。

前防暴警继续带着自己那张簇新的白痴面孔在帝王塔内上蹿下跳,就在这时,一个在实验室爆炸中受了重伤的帝王科学家突然提早一周离开医院,回公司报告,重回工作岗位。他裹着重重绷带,但却急于工作。这种工作态度正是帝王公司传统的企业文化的灵魂。

泰德对赖克:我终于弄明白了。鲍威尔并不愚蠢。他在两个层面上开展调查。别在意那些表现出来的,留心那些暗地里的活动。我透思到医院发生了一些事情。查一查。

赖克查了三天,然后再次叫来科诺·奎扎德。很快,有人闯进帝王公司,偷窃了价值五万信用币的实验室铂金,外人禁入的禁区也被毁了。这个新归来的科学家被揭露出来是个内应,是这起罪案的共犯。他被移送警察局。

鲍威尔对下属:那就意味着我们永远无法证明赖克从他自己的实验室里弄来了那种破坏视紫质的玩意儿。看在上帝份上,我们的计策他到底是怎么看透的?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束手无策了吗?那姑娘在哪儿?当赖克为那些机器人寻找马克斯·格雷厄姆的荒唐行径捧腹大笑时,他最好的铜管乐队正在隆重迎接大洲税务检察官,一位二级超感师,前来执行耽搁了很久的检查帝王实业与资源公司账目的工作。检察官领导的小组成员中新增加了一位担任代笔撰稿人的超感师,负责为上司准备报告。她是一位官方事务方面的专家……主要是警务工作方面。

泰德对赖克:我对那个检察官的随员有怀疑。别大意。

赖克带着冷酷的微笑把他的公开账目提交给检查组。然后他打发自己的密码部主任哈素普到太空岛去享用许诺给他的那次休假。哈素普听话地把一卷小小的已冲洗的胶卷装进自己普普通通的照相设备里。那个胶卷里是帝王的秘密账簿,如果不是用正常方法开启,它的铝热剂外封就会销毁胶卷里的所有记录。除此之外,帝王公司的秘密账簿只有惟一一份拷贝,锁在赖克家中那个同若金汤的保险柜里。

鲍威尔对下属:做完这次之后,我们能做的就差不多了。给哈素普安上两条尾巴,粗人加机灵鬼。他或许随身带着至关重要的证据,所以赖克很可能把他保护得周全到极点。去他妈的,我们输了。我这么说,老家伙莫斯也会这么说。你知道的。老天,老天!那个天杀的失踪女孩到底在哪儿?就像一张解剖学的图示,红色是动脉,蓝色是静脉,下层世界和上层世界各有自己的网络。从超感行会总部传出的话传递给教师和学生,他们的家人、朋友、朋友的朋友,直到一般的熟人、生意场合结识的陌生人。从奎扎德的赌场传出的消息则从赌场管理者传给赌徒、信得过的人、敲诈勒索者,传给小贼、皮条客、当家老大和小跟班,一直传到半欺骗、半诚实的体面世界和地下世界交汇处的灰色地带。

星期五清早,三级超感师弗雷德·狄尔醒来,起身,洗澡,用早餐,然后离家去做他的日常工作。他是少女街火星交易银行的首席保安。他在气铁站停了片刻,购买新的交通车票,顺便和在信息台值班的另一位三级超感师闲聊了一会儿。对方把有关芭芭拉·德考特尼的那些话告诉了弗雷德。弗雷德记下了对方发给自己的思维图像,这个图像的边缘是一圈圈信用币标志。

星期五清早,斯尼姆·阿斯基被他的女房东库卡·弗茹德讨房租的叫嚷声吵醒。

“行行好吧,库卡,”斯尼姆嘟哝道,“你靠着那个你捡来的疯疯癫癫的黄头发妞已经赚了一笔了,地下室里还有个靠鬼把戏挣大钱的金矿。还找我要钱?”

库卡·弗茹德对斯尼姆指出:A)那个黄头发姑娘并非疯疯癫癫,而是个真正的通灵者。B)她(库卡)并不是骗子,而是一位合法的算命师。c)如果他(斯尼姆)拿不出六星期的食宿费,她库卡不须掐指就能替他准准地算上一卦:斯尼姆将滚到大街上去。

斯尼姆起床,穿好衣服,准备到城里去弄几个钱。这会儿去奎扎德那里找两个走运的客人骗钱是太早了点,斯尼姆打算偷乘一次气铁,却被透思收费员扔了出去,只好自己开步走。到杰瑞·丘奇的当铺可真够走的,但是斯尼姆在那里抵押了一个镶金嵌宝的袖珍钢琴,他希望丘奇能再多押给他一个金币。

丘奇有事出去了,店员帮不了斯尼姆的忙。他们在消磨时间。

斯尼姆唠唠叨叨地诉苦:他那个泼妇女房东怎样靠着一个诱人的托儿每天给人看手相骗钱,大赚特赚。自己发了,却还要挤他的钱。职员却不为所动,这一番诉苦连杯咖啡都没讨到。斯尼姆只得走了。

整日搜寻芭芭拉·德考特尼的杰瑞·丘奇回来喘口气时,店员向他报告了斯尼姆的拜访和他说的话。店员没有说的,丘奇透思到了。他几乎晕了过去,踉跄着走到电话前向赖克报告。赖克不在。丘奇深吸一口气,然后给科诺·奎扎德打了电话。

与此同时,斯尼姆有点绝望了。绝望之下,他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打算玩那套假冒银行出纳员的骗术。他辛辛苦苦走进商业区,到了少女街,查看这条愉快的步行街上的银行,打算在这里动手。他不太聪明,犯了个错误,选择了看上去既寒酸又土气的火星交易银行作为自己的战场。斯尼姆不懂,只有实力雄厚而且有效率的机构才敢于采用二流的外部形式。

斯尼姆进了银行,穿过拥挤的人流来到出纳员对面的那排桌子,偷了一把业务单和一支钢笔。斯尼姆离开银行的时候,弗雷德·迪尔看了他一眼,然后不胜其烦地向他的下属做了个手势。

“看到那个小无赖了吗?”他指指正消失在前门外的斯尼姆,“他准备玩那个‘纠错’的老把戏了。”

“要我们抓住他吗,弗雷德?”

“有什么见鬼的用处?他会在别人身上重新尝试的。让他接着干吧。我们在他得到钱以后抓住他,然后才能给他定罪。金斯敦①那儿,空位子多的是。”

①指金斯敦医院,用来修正犯罪者思想的地方

懵然不觉的斯尼姆鬼鬼祟祟躲在银行门外一点,密切观察出纳员的窗口。一位诚实市民正在Z号窗口提款,出纳员递出一扎扎现钞。就钓这条鱼。斯尼姆急忙脱下外套,卷起衬衣衣袖,把那支钢笔夹到耳后。

大鱼走出银行,数着自己的钱。斯尼姆溜到他身后,抢上一步,拍拍这个人的肩膀。

“对不起,先生。”他轻快地说,“我是从Z号窗来的。恐怕我们的出纳员犯了个错误,少给你钱了。能不能请你回去纠正一下?”斯尼姆晃晃自己手里的业务单,优雅地从那条大鱼鳍下扫出钞票,转身进了银行。“这边走,先生,”他愉快地说,“还有一百块等着您呢。”

惊讶的诚实市民跟在他身后,斯尼姆急匆匆穿过一楼大厅,溜进人群中,直奔另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