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化蛇- 第13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我并不气馁,继续道:“外面有一处地方,那里有好多好多的蒲公英球球!”我一边兴奋地叫着一边张臂比划着:“我们一起去吹吧!”
蝶莉娜沉默地望着我,唇角似乎动了一下,但依旧没有反应。
于是我拔腿跑出教室,采了一大把蒲公英球塞满衣袋,还采回了一束小野花。
一回到教室我便伸出小手给蝶莉娜一下飞吻。然后把那束小野花塞向她手中:“给你。”见她仍然没有反应我就将野花插在她裙子的腰带缝中。
我又取出衣袋中的小绒球在蝶莉娜的身边将它们吹得乱天飞舞。
刹那间,教室内沸腾了起来,所有的小学生都欢叫着去竞相抓吹那些小绒毛。
我边吹边欢兴地围着蝶莉娜又叫又跳。突然,我停了下来。因为蝶莉娜正抬头望着飞舞在她头顶上的绒毛,忧郁的双眼现出了一丝光彩。接着她又缓缓伸出双手,接住飘落在她跟前的细绒。
“喜欢吗?”我又从衣袋中掏出一团绒球塞到蝶莉娜手中。
蝶莉娜定定地望着手中的绒毛,许久,她才缓缓抬起头,眼角中竟流出一行清泪,她对着我点了一下头,以极其生硬的声音道:“喜……欢!”
她终于说话了!
我兴奋得搂着她的手臂欢蹦乱跳!
自此以后,我与蝶莉娜便用我们的友谊撑起了一片快乐的天空!
‘‘‘‘‘‘‘‘‘‘‘‘‘‘‘‘‘‘‘‘‘‘‘‘‘‘‘‘‘‘‘‘‘‘‘‘‘‘‘‘‘‘‘‘‘‘‘‘‘‘‘‘‘‘‘‘‘‘‘‘‘‘‘‘‘‘‘‘‘‘‘‘‘‘‘‘‘‘‘‘‘‘‘‘‘‘‘‘‘‘‘‘‘‘‘‘‘‘‘‘‘‘‘‘‘‘‘‘‘
不久,我便从蝶莉娜口中得知她自闭的原因。
蝶莉娜出生于一个异常富裕的家族。但自一出生便要进氧气箱去维持生命,还患有三种先天性疾病。因此,她自小身体素质便差得可怕,每个星期都要到医院去吸氧及打点滴。
在蝶莉娜一岁那年,蝶氏夫妇便聘请了许多有权威的医学专家为女儿治病,都徒劳无功。而且,专家们一致认为,以蝶莉娜的体质情况来断定,她的寿命最多只能活到十一岁。这对长年身处国外经商的蝶氏夫妇来说绝对是个不能接受的结论。
蝶莉娜四岁那年,本来蝶氏夫妇要将她带到国外去照顾的,但蝶老夫人(蝶莉娜的祖母)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一定要将自己最疼爱的、唯一的孙女留在身边。最后当然是老夫人赢了,而蝶氏夫妇亦只好又回到国外工作,每隔一年才回来一次。
自蝶氏夫妇走后,蝶老夫人便不让蝶莉娜踏出大宅半步,生怕她会有什么损伤。这对虽然年幼却已经懂事的蝶莉娜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因为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而且蝶老夫人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进入腾龙阁(蝶老夫人的书房)工作而禁止蝶莉娜作伴,这使蝶莉娜更感孤寂。在她的世界里,陪伴她的就只有自己的影子。没有朋友,永远地被软禁在大宅之中!
渐渐地,蝶莉娜开始怨恨她的祖母,还有父母。终于,她决定以行动来反抗。于是在五岁起她便开始封闭自己,不再与任何人说话。
至于蝶莉娜能够走出大宅、入读小学并能与我相识成为挚友,都是靠她自己争取回来的。
在蝶莉娜临近九岁的前几个月之中,她开始以绝食来表达心中的怨恨。她在自己的书房中贴满写有“我要出去!”“我要上学!”的字条。这种行为无疑加快了她生命衰竭的速度。最后,在蝶氏夫妇的痛哭跪求之下,专制的蝶老夫人终于答应让蝶莉娜就读距大宅最近的小学。
当我明白事情的原由后,年幼的我实在为蝶莉娜的遭遇感到既生气又伤心。
从此以后,我更是努力地为蝶莉娜营造快乐的空间。一到课余时间我便拉她到学校的后山去采野花,摘野果,赶蜻蜓、扑蝴蝶。到处到奔跑、追逐、嬉戏!
由于蝶莉娜的体质极差,绝对经不起剧烈运动的折磨。但她依然顺着我的意愿去配合我的玩耍,虽然每次都玩得虚汗淋漓,她却总是搂着我幸福地笑着。
蝶莉娜视我如宝贝一样,对我呵护极至。而我,则被她的温柔深深围绕着。在她身上,我找回了一种奢望已久的温情。
所谓“近朱者赤”,蝶莉娜自从被我这个好动宝宝每天缠着追逐奔跑,她的自闭症竟不治而愈,而且,她的身体素质也在不知不觉中缓缓增强起来。到医院去吸氧及打点滴的次数亦逐渐减少。
一年后,在蝶莉娜十岁生日那天,她终于肯开口向她的老祖母说自她自闭以来的第一句话。
这可不得了,蝶老夫人当时就兴奋得昏了过去。
同年,蝶老夫人大寿,我被邀请到蝶家参加她的寿宴。
大伯父得知情后便将我打扮得漂漂亮亮,抱着我亲了又亲,然后亲自带我到蝶家大宅。
当时,蝶家上下,所有的仆人均排成两列站在大道边迎接我们。大伯父抱着我,由福伯领着走向大宅,蝶莉娜一家三口及蝶老夫人则站在大门口迎接。
一见蝶莉娜,我便下地欢叫着跑向她怀中。蝶莉娜见我跑到她跟前,高兴得竟慢慢将我抱了起来!(由于我天生体重异常地轻,虽然当时我已差不多四岁,却才只有六、七斤重,所以即便是身体虚弱的蝶莉娜亦能够将我抱起来。)
当看到蝶莉娜将我抱起时,蝶氏夫妇及蝶老夫人都吓坏了!他们怕虚弱的蝶莉娜会吃不消。所以蝶先生一马当先,便将我从蝶莉娜怀中夺了过去。
由于我实在太轻,以致蝶先生将我抢过来时动作有些滑稽,身体亦惯性地往后仰了一下,险些失手。他定稳身体并霍然将我搂紧,口中还咕噜了一句:“这小娃娃真轻!”
当蝶老夫人与蝶夫人看清我的样子后,不禁异口同声地道:“多可爱的小娃娃!”然后便争着要抱我、逗我。
我被他们逗得又叫又笑,忽然瞥眼看见大伯父正独自站在一旁发愣,便张开双臂要他抱。
此时,众人才注意到大伯父的存在。当时,蝶老夫人的神色显得十分特别,而大伯父看蝶老夫人时的脸色亦非常奇怪。
进入大厅后,蝶莉娜便与我一起吃糕点。而蝶老夫人则已经与大伯父谈得非常投契了。
自此以后,每当蝶家有什么喜庆事及宴会,都一定会邀请我的大伯父一起参加。而我,只要喜欢,则随时可以到蝶家作客,甚至住宿。
虽然蝶老夫人口中没有承认,但从她的行为中可以发现,她已将我视作亲孙女一般了。而蝶家的下人亦下意识地将我当作是半个蝶家小姐,我几乎可以在蝶家自出自入了。
在认识蝶莉娜以后的几年当中,我们的友谊几乎已经到了“焦不离孟”的亲密程度。在这段日子里,真是无忧无虑,幸福之极!

第18章追忆往事(贰)

可就在我七岁那年,大伯父突然因急病去世了,而更让我悲伤的就是:一年后,最疼爱我的另一位亲人———云豪哥哥(大伯父的儿子)也在一次意外中身亡。这对于年幼的我来说无疑是两个极大的打击!幸好当时有蝶莉娜无微不至的爱护及关怀,才使我从伤心的世界中重新振作。
自大伯父离世后,蝶老夫人便开始郁郁寡欢,两年后亦与世长辞了。
因此,在小学五年级到初二这几年当中,我与蝶莉娜都是在互相扶持及勉励中渡过的。然而,死者已已,在初二后期,我们终于可以将伤心的往事藏锁于心,重拾昔日的快乐。
本来,蝶老夫人去世后,蝶氏夫妇便打算将蝶莉娜移民到国外与他们一起生活的,但蝶莉娜无论如何也不肯,他们亦只好作罢。
在往后的日子里,蝶家大宅就只剩蝶莉娜一位主人,当然,还有我。我几乎将大宅当成是自已的另一个家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我们便一起升上高中,我们的感情亦亲得胜似姊妹。
虽然蝶莉娜的体质依然较弱,但她的生命已经推翻了那些医学家们预言的“活不过十一岁”的结论了。
而且,在我们读上高中的一段日子里,我偶然发现蝶莉娜的神色变得有些不正常,时常对我欲言又止,且双眼又总是洋溢着阵阵激动及兴奋。
某日,我终于忍不住了,趁着课余在后山坡游玩的时候便开门见山地问她:“莉,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了?”
蝶莉娜一听,立即双目放彩:“小瞳,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抽出嚼在口中的草茎笑道:“我们已经相识了这么多年了,只要稍稍留意一下,就不难发现。”
蝶莉娜听后随即含笑点头。
“可是,你为什么要隐瞒着我呢?”我皱着眉问她。因为我们二人之间几乎已经没有秘密了。
“嗯,是因为……”蝶莉娜腼腆地低下头迟疑了一会才望着我微笑道:“因为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甚至近乎荒谬。所以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向你讲述这件事……”
我一听见是件奇异的事情便马上来了兴致:“那你是不打算将事情的始末告诉我了吗?”我咯带失望地看着她。
蝶莉娜马上摇了一下头:“当然不是!我没理由不告诉你的……”说着她突然跃了起来,对我道:“你先来看看我的身体状况!”说罢她竟在我面前快速跳起了高抬腿!
“啊!莉快停止!”我被她的举动吓得叫了起来。因为以蝶莉娜的体质而言是绝对不能做剧烈运动的,这样会诱发她的先天性心脏病与哮喘而导致她猝死!
但蝶莉娜并不理会我的劝阻,依然在我面前兴奋地做着剧烈运动,一直做了十几分钟才停下来。
她喘着气,擦着脸上的汗珠,激动地望着我。
这次轮到我激动起来了:“莉!你……”
蝶莉娜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我没有发病对不对?!”
我再细心地观察蝶莉娜的脸色,发现她双颊泛红如花瓣般娇嫩,跟以往因剧烈运动发病而变得苍白不堪的脸色截然不同。
蝶莉娜坐了下来,说:“这段日子我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病似乎被治好了!”
“真的?!”一时之间我确实很难相信这是事实。
“对!”蝶莉娜又肯定地点了一下头。
“那你到医院去证实过了么?”我依然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那倒没有。”蝶莉娜温柔地道。
“那还等什么?!快去医院验证一下呀!”我马上跳了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