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化蛇- 第1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作者:幸之南
声明:本书由霸气 书库 (。。)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订阅购买正版。

作者的话

《化蛇》是第一个以司天瞳为总主角的科幻系列故事。故事中的主角其实是“披着人皮”的另一种生命体。而作为第一个故事,当然亦为将来围绕着总主角所发生的一系列奇幻故事埋下了众多的伏笔,因此,故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平实无华的描写及记叙,特别是在第六章的“追忆往事”;其叙述可能会略显沉闷。但值得注意的是:往往,越是平淡的记叙就越是隐藏着一些更重要的信息。而且,故事中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配角极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故事中的主角。好了,闲话少说,故事开始了!
幸之南
2007.12.15

前奏

最近,我一直被某件事烦扰着,这使我十分懊恼。我决定把这个烦恼讲出来,不然,我真怕自己会闷出病来。
我的一位挚友,在一个多月前发生了一次意外,那次意外导致她昏迷了一个多月。本来,她发生意外,只会使我担心而不足以令我懊恼的,毕竟她现在已经出院了。但烦就烦在:她出院后竟当着我的面说根本不认识我!
唉,她失忆了。可是不久后我便发现,她并不只是失忆那么简单…。

第1章好友的转变(壹)

开学已有半个月了。这天晚上,我又捧着资料到教室去阅读。可不久后我便再也无法专心学习了,因为我的隔座来了一位面目冰冷的女孩。
当然,我司天瞳是绝不会因为一个拥有一张酷脸的人坐在我身旁而放弃去干自己的事情的。但这次情况有点特殊,因为这位酷女孩正是我在前面所提及过的那位好友。她姓蝶,名莉娜。
此刻蝶莉娜正坐在我左边的隔座上冷冰冰地瞅着我。
又来了!又是这种眼神。我不禁在心中咕哝了一下,立即低头咽下小口唾液才小心地偷瞥了蝶莉娜一眼,发现她依然寒着脸瞅着我。这使我感到很不自在。
我马上合上眼睛避开她的目光,并暗暗呼了口气,心中委屈极了:都一个多月了,她用这种冰冷的态度待我已有一个多月了!我可是她相识超过十一年,情如姐妹的好友啊!
内心虽然觉得委屈,但她毕竟是被我视如亲姐的好友,即便是委屈也就算了。
于是我又缓缓睁开眼睛,以一个十分巧妙的角度再次偷看蝶莉娜,发现她竟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淡漠地瞅着我。
“够了!”我终于忍无可忍,一咬下唇,沉下脸低骂了一句,接着扭头瞪向她:“莉你瞪够了没有?!自你醒过来到现在,这一个多月期间你一直对我不理不睬。你因失忆而忘记我,我不怪你,但请你别净用这种眼神对着我!”
由于身处于教室内,我说话的声音不能太大,但我此刻的情绪却又十分激动,因此只好竭力压低自己的声音,握着双拳,剧烈的呼吸令得我的胸口一起一伏。
一想起我们这十一年多以来一起渡过的患难及欢乐时光便使我感到伤心,我实在受够了她这种毫无感情的漠视了。
与蝶莉娜相处那么久,在她意外发生之前,她从来未曾用过这种态度对待我。而我,也是第一次以这种语气待她。
因此,我倔强地翘起了下巴,绷着脸定定地瞪着她以表示自己的极度不满。
这个动作使我的眼睛与蝶莉娜的眼睛作最正面的相望(由于蝶莉娜康复后一直都对我采取漠视的态度,所以这一个多月来,实际上我是没有机会与她正眼相对的。)这使我终于有机会看清她的脸,亦使我猛然发现了她身上的又一个改变。
她瞳孔的颜色改变了!
蝶莉娜的眼睛向来都是黑白分明。一双妙目是一种清澈的茶棕色,这是她面貌亮丽的特征之一。可是现在,她瞳仁的颜色竟是阴幽幽的深绿色,连眼白亦隐隐透着一层红光!
我被这个发现吓得心头一窒,不禁又咽了一口唾液,并下意识睁大眼睛,更加聚精会神地盯着蝶莉娜的那双眼睛,希望可以把她那对眼珠的颜色看得更真切一些。
不错,那双瞳仁的确是一种深邃、阴沉且混浊的幽绿色,而且仿佛透出一种怪异的紫光!
为什么会这样?奇怪!
由于我已被自己的发现惊得发愣,只会僵着脖子一直维持着翘首的姿势,定定地盯着蝶莉娜的眼睛。
我的举动显然惹恼了她,只见她脸色一沉,双目骤然一闪,冷冷地道:“也请你别用这种目光对着我,司天瞳!”说罢便轻哼了一声陡然起立,转身离开教室。
司天瞳?这可是她清醒过来后到现在为止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她记起我来了?!
我立时回过神来,一手掠起桌上的资料并飞快地跟了出去。
“莉,等等我!”我边跑边在她身后兴奋地叫了起来。
蝶莉娜根本没有理会我,只顾沿着茂密的林荫校道径直向前走着。
“莉!你等我一下,我有话跟你说!”我又对着她叫了几声,但依旧徒然。这样,我兴奋的情绪又缓缓滑入到谷底。
真可恶,莉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一边急步跟在蝶莉娜身后,一边懊丧地在心中怨着,最后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紧握双拳对着她的背影激动地叫了起来:“假如你还认识我!还是蝶莉娜的话!请你给我站住!”(本来我当时是想说“假如你还记得我!还是以前的蝶莉娜的话!请你给我站住!”的。但由于当时的我过于激动,以致讲出的话有错漏亦没有发觉。)
我话音刚落,蝶莉娜已猝然收住了脚步,并霍地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双目蓦地向我迸射出两道精光,让人脊梁发麻。
接着她缓缓靠近我,瞳仁幽幽地泛着紫光,冷漠地低头瞪向我。在这僻静阴暗的校道衬托之下,她的样子竟犹如幽灵一样,给人一种无法忍受的诡异感!
“莉,你…。。想干……什么?!”我被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你不是要我站住的么?”蝶莉娜似笑非笑地冷哼出一句,眼珠闪幽幽的。
“我…。。是叫你站往……但我并没有叫你……用这种表情来吓唬我。”我低头咬着唇小声咕哝起来。
蝶莉娜此刻的样子虽然可怕,但她在我心目中毕竟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而且她亦终于停下脚步,并对我的话有所回应。这使我烦乱的心终于舒畅了一点。便下意识用往常与她相处的态度来对待她。
我刚咕噜完,蝶莉娜便又哼了一声,依旧维持着那种姿态对我道:“你向来都以这种态度待人?”
“我只会用这种态度对待我最好的朋友。”我抬头对她微笑道。
蝶莉娜待我说完,便吸了口气,才淡然道:“好,趁着现在我也想与你讲清楚:我,不认识你,你以后别再来烦我!”
不认识?好残酷的话!
蝶莉娜的话实在太过分,这使我已经趋向平伏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
我立时翘首瞪着她:“不认识?我们相识已超过十一年了!你回去问问蝶阿姨和蝶伯伯,问问福伯。问那些认识你的人!去看看你书房大书柜里第二层抽屉里所存放的那些照片!就算你失去了记忆,也不曾用过这种冷漠的态度去对待别人,唯独是我!这对我太不公平了。现在,你居然还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很过分!”说完我便垂下头轻泣起来。
“好!也许我们曾经相识过,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莫说我现在的记忆中没有你,而事实上我根本就不想找回有关你的任何记忆。也就是说,我不想与你再做朋友。我这样说你是否会更明白一些?”蝶莉娜冷冷地望着我,漠然地说完这一段话后便转身离去。
“你骗人!”我陡然对着她的背影大叫起来。

第2章好友的转变(贰)

我的叫声虽然可怜,却未能使蝶莉娜停下脚步。渐渐地,她的身影便消失在灰暗的灯光下,只剩下我僵立在无人校道上。
许久,我才回过神来,并擦干脸上的泪痕,缓缓走回宿舍。
‘‘‘‘‘‘‘‘‘‘‘‘‘‘‘‘‘‘‘‘‘‘‘‘‘‘‘‘‘‘‘‘‘‘‘‘‘‘‘‘‘‘‘‘‘‘‘‘‘‘‘‘‘‘‘‘‘‘‘‘‘‘‘‘‘‘‘‘‘‘‘‘‘‘‘‘‘‘‘‘‘‘‘‘‘‘‘‘‘‘‘‘‘‘‘‘‘‘‘‘‘‘‘‘‘
躺在床上,我静静地望着头上的纱帐,思绪杂乱之极。
实在不公平!莉竟然这样对待我!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不禁又委屈起来,那段往事以及重重疑问又再度涌上心头。
那次意外就发生在去年的平安夜到圣诞节的期间。
去年的平安夜刚巧是蝶莉娜的二十岁生日。为表庆祝她就在蝶家大宅的茉莉花园中举行了一个盛大的生日派对,并宴请了几乎全校的师生参加。但恰巧从去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到一月二十二日这段期间,我应本城“青年联会”的邀请去参加一项大学冬营活动,因此没机会参加蝶莉娜的生日派对。而蝶莉娜举行派对当天的情景以及她发生意外的情形都是从管家福伯的口中了解得知的。
去年平安夜的下午,蝶莉娜携同她的爱侣关伯仁,在派对中出双入对,纷纷向各席敬酒。当时的气势相当热闹。可是到傍晚六点半过后,蝶莉娜便在不经意的情况下离开了各人的视线变得不知所踪。一直到次日凌晨两点,宾客渐散时,管家才发现大小姐不见了。于是才发散仆人去找,终于在上午八点才发现蝶莉娜倒卧在大宅后山的竹明园中。
在我参加完活动归来,收到蝶莉娜发生意外的坏消息而火速赶到她所在的医院时,她已经昏迷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而且,她依然没有一点苏醒过来的迹象。
在探望蝶莉娜的期间,我从蝶夫人(蝶莉娜的母亲)口中大概了解到她昏迷的一些情况:综合检查报告指出,她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或类似伤痕的表面及内部创伤。但在入院后的三天内她的脑电波曾一度出现过异常反映。
所有人都无能为力,只好祈求上天让蝶莉娜早日苏醒过来。
一直到今年的一月二十八日下午,蝶莉娜竟忽然张开了眼睛!使我们惊喜万分。可是她醒来以后,竟对眼前的亲友毫无反应,她失忆了。而导致她昏迷的原因,医生推测是因为那次意外,至于她为何会突然昏迷并持续一个多月,则无从考究了。
苏醒后的蝶莉娜又被按排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