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手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手心手背- 第7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龙溟轩了轩眉,手上缓缓动作,面不改色,“污蔑兄长,该罚。”

还好小区花园里很安静,没什么人经过,也不会知道车内这般胡搅蛮缠。

狭小的空间里,龙幽在他手中灵魂沉浮,挑出一两分残存的理智故意挑衅般回问,“你想怎么罚。”眼角眉梢满满的情动诱惑。

“当然是体罚。”龙溟眯眼,俯身吻住龙幽的脖颈,皮肤每一寸的战栗都让他满意。

龙幽看着车顶渐渐有些晕眩,陌生而不安的情爱体验,其实是不是非得做到这一步,他自己也不清楚,如果这是一种证明的话,他完全可以就这么随便龙溟摆布自己。

他从小就这样,太过贪心也太过容易满足,反正是哥哥,也没什么不好。

龙溟想着那些所谓的注意事项,他在脑海里搜罗了片刻,结果什么专业知识职业操守都靠边站,只有一个感觉,他要的就是龙幽,就是现在。

所以他一刻也不想再等。

偏偏实在很不巧,龙溟医生向来洁身自好,虽然情感经历并不缺乏,也是都规规矩矩,遵循水到渠成的原则,绝对没有拈花惹草和滥交的污点,也不会像那些公子哥动辄在外风流一夜。

可现在这个状态让他们晃晃悠悠下车,再晃晃悠悠回去解决的话,委实凶残了一点。

不过要龙溟对龙幽说,哥哥出门没准备“东西”,好弟弟你待会忍着一点,真是太不靠谱了,他这兄长的脸还往哪摆。


龙幽在他的爱抚中早已有了反应,抱着龙溟的肩不可遏止的溢出几句呻吟,龙溟吻住他溢出的呻吟,有些暗哑着声音对龙幽说,“放松身体。”

龙幽听从龙溟的引导自己,紧张中又带着兴奋,在龙溟手中欲望纾解的一刻,他慵懒而有些倦怠的望着龙溟,像只偷了腥的猫。

龙溟碰着他的额,龙幽额头早被汗湿,龙幽抬起修长的腿磨蹭着龙溟的腰,气息不稳却依旧笑道,“哥,你什么时候改姓柳了,定力变得这么好。”

龙溟掐着龙幽的下巴,蛊惑着在他耳边吹口气反问,“姓柳,哪个流氓姓柳。”说着分入龙幽两腿之间顶了顶,龙幽感觉碰到了什么,脸红下意识挣扎,早已一身凌乱而狼狈,龙溟却还是衣冠楚楚的禽兽样,看上去甚至还能娶参加一个上流舞会,实际早已蓄势待发并且流氓至极。

他扯着龙幽的手摸索下去,龙幽扛不住要缩回手,龙溟却按住他的手步步紧逼,“这么害羞。”

龙溟不要一场无意义的欢爱,他要龙幽和自己一样清醒,清醒的认知,他们属于彼此,不让龙幽有一丝犹疑逃脱。

龙幽终于有些恼,“你不做,那我就下去了,我累了。”

他才说完,龙溟却真的直接放开他说,“真笨,不会就算了,那上楼洗一下,待会我还要去医院值班。”

龙幽愣住,下一瞬间就按住龙溟,扯他的衣服,有些咬牙切齿的说,“混账,你以为我不会,来就来!”

这种艰难的摸索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龙幽手上其实谈不上什么技巧,生涩也没什么力道,龙溟还是自在的沉迷其中,龙幽一开始恨得想把龙溟踢下车,渐渐却也放开了自己,龙溟缠住龙幽的双腿,这样的欢爱比起真正结合,更有一种刺激,身体不断摩擦,直到彼此又都宣泄出来。

就像是捕到手的猎物,龙溟不知餍足,肆意寻找欢愉,却也怜惜宠着龙幽,所以才有心放他一马,没一路到底,结束的时候,龙幽倦极的蜷起身体,一根手指都不想再动,窒闷的车中都是散不去的情欲味道。

龙幽看着窗外,有些怔怔,龙溟替彼此整理好衣服,又在龙幽脖间顺走几个吻,说,“回家吧。”

“我走不动了。”龙幽整张脸埋着,腿间身下都是湿黏,即使穿着衣服看不见也有些尴尬。

龙溟推开车门,头顶月色如水,美的离了尘世,他转身对车内的龙幽笑着说,“哥哥背你,要不哥哥抱你,我们回去吧。”

龙溟刻意的调侃他,以为龙幽还会回嘴两句。

龙幽却是仰脸看龙溟在车外对自己张开怀抱,顿时眼神恍惚,似乎刚才一个梦里走出来,或者是要走进另一个梦中,他说,“我一定是魔怔了,老觉得这个场景很熟,也有一双眼睛就这么看着我。”

有人站在那里,和自己说,我在这里,我们回去吧。

这时候的龙幽就像是一湾清水,龙溟有了最干净的源头,便想一直继续下去,却又越来越渴,不够,远远不够,他要这每一滴水都属于自己。

隔了几天,龙幽和几个要好的哥们再去医院探望姜云凡,那人已经挨挨蹭蹭的能够摸桌上的苹果。

恰巧给陪护的姜妈妈欧阳倩逮住,敲了姜云凡头一下说,“伤肋骨了,咽这么硬的东西你就不怕疼。”

姜云凡撇撇嘴,“我是伤肋骨,又不是伤着胃,这两天全是汤汤水水,妈,我就咬一口。”

欧阳倩挑了根香蕉递过去说,“吃这个吧。”

姜云凡有点不高兴,姜世离瞪了一眼说,“听你妈的。”

姜云凡顿时缩起来,龙幽捧了一大束的花笑了笑,比怀里的花还惹眼,家长在场哥们一个个都十分装乖。

欧阳倩看姜世离气场渗人,干脆把人直接拖了出去,嘱咐下去买点营养品。

下楼就看见魔翳。

魔翳唇角挑了挑,半笑半不笑的样子打招呼,“老朋友,好啊。”

姜世离不想搭理,作势要去怀里掏烟才想起这里是医院,回答,“不好,停着职呢。”

龙溟刚从一间病房转出来,把值班记录本递给魔翳说,“这几个伤员情况都在上面,还有鉴定分级的参考意见,剩下的就是你们的警察的事了,哦,对了,你们可以去休息室谈,不要打扰病人休息。”

龙幽刚好也下来病房找龙溟,看见姜世离和魔翳便打了个招呼,龙溟揽过龙幽的肩,直接往走廊走,很是亲热,姜世离指了指说,“你那两外甥啊,感情不错嘛,亲兄弟?”

是挺亲热,而且亲热的过分。

魔翳嗯了一句,看着手里的表单说,“姜大队长,你这会麻烦了,ICU里那个到现在还没醒。”

姜世离神哉哉的样子依旧高高在上,不屑说,“活该!就是那家伙伤了我儿子,再说不就是头磕了一下,你外甥不是脑外科金手指,这个治不好。”

魔翳哼了一句,“你以为这么简单,我还有个外甥搞建筑呢,真这么简单,直接把那家伙脑子拆拆重建一遍怎么样。”

姜世离笑了笑,“好方法。”


 



第8章 (八)
赶上节日短假,龙幽投递的建筑设计图却进了小组赛,没日没夜的开始测算搞设计,一觉醒过来满脑子的结构图,平面剖面,忙起来连游戏都没时间开。

龙溟这两天却似乎空了下来,拎着龙幽的号,带着宠物,帮他升级练装备,公会里的人都知道龙溟把龙幽捧上了天,每次龙幽的号上了线都跟着一大批的追随者,接着捧。

龙溟托着下巴看了会十分心烦,看着几个最起哄的踢出了队,冷冰冰的在频道里说,我是龙溟。

有不怕死的继续凑上来多嘴,会长到现在都没有会长夫人,难不成是因为弟控,怎么老帮弟弟练号。

顿时刷屏成疯,齐齐的求真相,龙溟彻底一句话都不解释,大号上阵把不知死活的家伙摁着虐了无数遍。

世界终于清净了。



龙幽忙完一圈图,凑在他身边看了一会,龙溟笑笑,抬手把他揽进怀里揉了两把说,“困不困。”

龙幽很疲倦的眨眨眼说,“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龙溟贴着他的脸说,“早点休息吧,我再替你练会。”

龙幽想起什么来问道,“最近医院里不忙吗,难得看你这么空。”

龙溟敲着键盘说,“没有我要忙的当然空了。”

龙幽靠在他身上闭着眼说,“哦,对了,我同学最近还好吧,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他的专业课不能缺太多,否则就他那脑子恐怕会赶不上进度。”

龙溟应了一声,没说什么,龙幽忽然张开眼,很认真的看着他说,“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龙溟关了机阖了电脑答非所问,“作图费神,我去给你做个宵夜怎么样。”说完便要蹬鞋下床,龙幽想也没想拽住他的衣角,“不对,你肯定有事瞒着我,说。”

龙溟盯着龙幽的眼睛,终于说,“最近医院里有点事,处理起来比较麻烦,其实也没什么关系,过段时间就好了。”

龙幽拍拍身边的空位说,“说清楚。”

龙溟哭笑不得,他解释说,诊室里前一段时间接手了一个特殊病例,定好的手术方案没什么问题,可是昨天术后病人出现了极为严重的排异反应,病人到现在没有脱离危险期,其实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也和手术本身操作没有关系,不过病人家属现在明显不依不饶,再加上对方家属似乎还有些背景,毕竟一条人命,谁也说不清楚。


龙幽耐着性子听他说完,大概明白了事情经过,眼神十分柔软的看着他问,“那你是在医院受委屈了。”

龙溟仅有的一点心酸,也给龙幽一句话冲淡了,笑说,“没有委屈,哪有什么委屈。”

龙幽撇撇嘴,“放你大假,班都不上了,还说不委屈,没事,你要真没法工作了,到时候我养你。”

龙溟抱住他的腰,狠狠亲了一口,龙幽没躲开,听他说,“大不了换加医院,不行的话还能自己开个私人诊所。”

龙幽心里知道,哪有说的那么简单,龙溟一路爬到这个位置,其实背地里不知道多少人嫉妒他,恨不得他失手出事,好借机排挤他。

可是他明明发展的这么好,前程似锦,就这么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龙幽握着龙溟的手说,“没事的,一定没事的,我信你。”



龙溟闲得发慌,没事看看报纸准备找下家,没翻出什么名堂,反而看中了报纸上一堆的菜谱,很乐呵的研究起来。

以前家里有保姆,什么菜都是保姆端出来,兄弟上桌就开吃,龙溟后来去了国外,什么也都是自己凑活凑活就了事。

等到回国,龙溟就更没什么心思做菜了,平时一个人依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