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手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手心手背- 第6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龙溟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点点头,比了个手势示意说,“理由。”

龙幽抿抿唇,“我们是男人。”

龙溟笑笑问他,“你反感?”

龙幽摇摇头,“没有。”他吸了口气说,“其实我说实话吧,感觉的确挺好的,就像过电一样,嗯,一定比喝同一杯果汁要好多了。”

龙溟继续笑得很亲切温柔,“其他理由呢?”

龙幽觉得防线在一步步坍塌,“我们是兄弟。”

龙溟眸色略沉,“这倒是个麻烦事,不过从遗传学上来说不会有近亲繁衍后代的弊端,还是说你觉得这是个问题。”

龙幽脸红的快要烧起来,他完全不敢想这一层,而且这种回答太取巧了,重点完全不对好不好!

龙溟却已经觉得要稳操胜券了,他站起身心想这么多年带孩子终于可以熬出头了,笑着缓缓说,“还有吗?”

龙幽闭上眼,等待命运判决一般说,“你,你不能始乱终弃,我,我不要做第三者。”

龙溟先是一愣,接下来就大骂,“放屁!通通放屁!”

龙幽显然没想到他会说脏话,已经真要傻了,龙溟气得好不容易缓过来,“我乱谁了,弃谁了,什么第三者,从来没有什么第三者!”


一个人的心事藏在心底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秘密,多一个人知道都不行。

龙溟笑自己,至少现在说出来了,虽然结果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可龙幽到底是知道了,怎么处理,怎么选择,这是应该对方的权利,他伸手拨开龙幽脸颊边的发,抵着龙幽的额头说,“你说,上辈子究竟是谁欠了谁。”

龙幽垂着眼,“你让我想想,我真有点乱……”

“我猜是我上辈子欠你的。”龙溟自顾自说下去,指尖捏起龙幽的优美的下颚,唇贴在龙幽唇上,龙幽还是不由自主闭上眼,心里默念第三次了,他有些紧张的伸手扶上龙溟的手,指尖微凉,听到龙溟轻声说,“别想了,有什么好想的,你本来,就是我的。”

你看,他那么轻巧的裁定你的命运,你却无法拒绝。

龙幽觉得自己真是太不争气了,他偏过脸,龙溟没放过他,更加贴紧龙幽的唇扣住他的后脑,就连剩下的手都没空下,扶住龙幽的腰往怀中带,龙溟的眼色很深,满满的欲念溢出来,觉得总有一块石头压在心上,不摞开的话就会被憋死。

稀里糊涂的龙幽就被抵在床边上,龙幽伸手掰住龙溟的肩,喘着气说,“我今天还要做任务,打副本。”

龙溟咬着牙,“堕落!”

龙幽心里恨恨,“陪你上床就不堕落了。”

龙溟闭上眼警告自己,我不能生气,上火啊真上火。

龙幽抬手抱住他的腰,肩膀发颤,他轻声说,“你别逼我。”他的口气不像是害怕,也不像是祈求,他只是不愿意。

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来面对一个个未知的未来,他没有这样的自信。

龙溟觉得自己是咬了一嘴的黄连,你这孩子,我放过你,谁来放过我。

他说,“我不逼你,不逼你,我哪舍得,是不是。”

龙幽背对着他打游戏,玩了一会坐立不安,感觉身后的视线都能把自己融化,他吸了口气,“我回学校了。”近乎顺着墙边逃一样的跑了出去。

龙溟有些心凉,最后只能安慰自己,至少我的定力被这小子练得越来越好了,可喜可贺。


龙幽回到宿舍整个人都魂不守舍,壶里一口水都没有,考试周刚过,宿舍里其他人都对着电脑杀游戏,一个个红着眼,盯着屏幕,满宿舍的方便面味,黑灯瞎火,氛围颓丧而堕落。

要是摆平时,龙幽肯定会带着欠揍的笑冷嘲热讽几句,今天回来异常安静,幽灵一般徘徊宿舍一圈,慢吞吞摸到姜云凡桌边,“有水吗?”

姜云凡正玩得带劲,头都没抬一下,直接推了听桌上的啤酒给他,龙幽拉了拉环还没开始灌,玩游戏的姜云凡瞬间返魂按住他的手,瞪着他说,“我靠!大少爷,你可吓死了我了!。”

龙幽捂着脸瘫坐在地上,宿舍里的人这回都吓到了,连忙弹起来亮了灯,个个重新回到人间,蹲在他身边,“这是怎么了,龙幽,有事你和兄弟说,你别这样啊,喂喂,说句话啊你!”


龙幽撤下手,那眼神看得众人直毛,他盯着众人笑了笑,恍恍惚惚的说,“其实……”

身边的人十分同情,这孩子没病吧,怎么回事,一大好青年出去还没一天呢,回来怎么就傻了。

龙幽继续恍恍惚惚的闭上眼,“我恋爱了。”

身边众人眼睛更红了,顿时暴怒“你大爷欠揍是吧!你怎么不去死!

姜云凡恨不得真给他两脚,“靠!你显摆什么,要不给你校园广播啊,你这鬼样子还以为你失恋了呢。”

有人呸了一句,继续摞回电脑前,“失恋,我TM还以为他失身了呢。”

龙幽坐在地上团成一团,头都缩了下去,龙溟一剂猛药太戳血值,真的,差一点,就差一点。


城市最大的流莺区发生械斗,救护车担架全部出动,人手不够,龙溟被拖过去做外援。

现场一片混乱,警戒线封了马路,哭泣咒骂还有吵闹混在一片,有个小警察包扎伤口的时候闭着眼脸色苍白,缝完线才知道他有点晕针,龙溟笑着看他开口安慰了两句。

夜晚车灯都打在一起,还有不断的鸣笛声,有警员带着一两个人走过来,絮絮叨叨的教育着,“我说你们还是大学生,这么乱七八糟的地方以后少来,做完笔录就回去吧。”

龙溟抬头,看到其中一人,手里的针管差点给扔了。


背着人群,龙溟忍着一肚子的火问龙幽,“你怎么在这里。”

龙幽也有些惊魂未定,“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那就长话短说。”龙溟耐心实在有限,现场稳定后,就盯着龙幽,不敢保证下一秒是不是就把人塞进哪个角落里教训一顿或者怎么怎么。

龙幽说,“我同学的父亲管着这里一片地方,今天晚上这边闹出了事,他不放心。”

“那关你什么事!”龙溟走上前揭他衣服,龙幽缩着退了两步,神色别扭,龙溟气道,“我看你有没有伤。”

龙幽咕哝一句,“我好的很。”

“你同学呢?”

“那家伙不安分,闯来闯去的,刚才躺担架上,好像是肋骨断了……”


龙溟闭眼,“你们强。”他转身又看到那个晕针的小警员,那个小警员拉住另外一个穿警服的,囧囧的听对方正趴在救护车前吼着“那是我儿子,我儿子!”

“小姜!”龙幽连忙跑过去,龙溟恨不得当场把龙幽生吞活剥,姜世离指着小警员的鼻子骂,“哪个区的!叫什么!敢拦着我!你上级是谁!我回去就撤了你!”

那人老老实实的回答,“镜丞,城北七区,工作号XXXXXX,姜队长我认识你,你不要太激动。”

姜世离看他还敢答话,卷袖子要揍上去,身边有的警员已经准备拔枪。

龙幽蹲在姜云凡身边眯眼故意说,“还有气说话吗,你爹要吃人了。”

姜云凡有气无力,“没死呢。”

龙溟检查一遍,大声说,“没事,年轻人底子好,养两个星期又是一条好汉。”

姜世离这才冷静下来,怔了半天有些哽着声音说,“小兔崽子,吓得我差点以为以后再没脸见你妈了。”


 



第7章 (七)
龙溟送龙幽回家,一路红灯让人觉得格外不顺,车里放着绵软的曲调,慵懒而绕人,听得容易让人疲倦,龙幽指尖拨过去说,“换首歌吧。”

他刚要调频,龙溟却直接伸手关了音响,音乐声戛然而止,突然安静下来有些突兀,龙幽没来得及抽回的手被龙溟紧紧攥住,龙幽努力了一会还是没法让龙溟松手,抿了抿唇说,“开车不专心容易出车祸。”

龙溟仅空的一只手打了方向盘,“一心一意和一心多用我都同样擅长。”

龙幽侧脸看过去,不知道为什么,黑暗中那人的五官轮廓反而显得更加清晰分明。

手心渐渐发热,握在一起的手都腻出了汗,从手心到指尖都是黏腻的,龙溟顺着龙幽的指缝间扣下去,十指相叠,彼此的指尖都摩挲在一起,这个动作,说不出的暧昧,隐隐约约有些情|色。

热,真的很热。

龙幽呼了口气,就像是溺水汲取空气一般,他闭上眼,感觉有呼吸停在自己耳边,所有感官都变得更加敏感而脆弱。

他跟着在外面折腾了一天,早就疲惫不堪,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发生什么都随便了。

“到了。”龙溟什么也没做,只是在龙幽耳边轻轻说了这样一句。


心上的缝隙彻底被打开缺口,龙幽无由的感动,他伸手扶上龙溟的肩,没有睁眼,直接亲了上去,胡乱而急促,没有固定的落点,从呼吸里已经透出情动,其实龙溟早已在忍耐,他又不是老和尚,在濒临爆发的边缘被点了一簇火,谁都会瞬间燃着。

龙溟直接攫住龙幽的唇,激烈而细致的索取,龙幽睁开眼看他,又被他吻上眼角,唇下的长睫不断颤动,龙溟控制不住,或者说是控制太久,现在只想真正掌控龙幽。

好好‘爱’他,从他的灵魂一直‘爱’到骨头里。

龙溟扣住龙幽的腰,伸手探进龙幽的衣服里,轻笑着问,“你不是说要好好想想,想好没,怎么样来和哥哥说说你想的。”

龙幽感觉自己真的要缺氧了,他偏过头正好靠近龙溟怀中,咕哝着,“我不想了,随便你吧。”


“随便,什么叫随便。”龙溟稍稍掐起龙幽的下巴,看他泛红的脸色,放在龙幽衣服里的手又探了出来,龙幽也笑了起来,“我都听你的,怎么,我这么听话,你不高兴。”

龙幽身体突然下沉,随着座椅向后倒去,龙溟不多二话的解开龙幽的衣服扣子和皮带,动作如同演练了千百遍一般,十分熟练。

龙幽思维跟不上他的节奏,反应过来之后红着脸低骂了一句,“流氓!”说完呜咽一声被龙溟握住最脆弱的地方。

龙溟轩了轩眉,手上缓缓动作,面不改色,“污蔑兄长,该罚。”

还好小区花园里很安静,没什么人经过,也不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