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手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手心手背- 第1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姜云凡刚要说什么,却突然顿住,龙幽摇了摇他,“你怎么不说话。”他顺着姜云凡的眼光往下望,终于发现问题,猛得捂住蹭开的衣领含糊说,“看什么呢,晚上闹蚊子咬的。”

姜云凡似乎没有表现出太多震惊,摸了摸蹭他腿边的大黄狗哼一句,“我看不像蚊子,哪有咬成这样的,难不成这蚊子属狗的。”

龙幽仔细考虑现在是不是该给他一脚,姜云凡咕哝着,“其实我之前也不大清楚,但是你跟在他身边的时候,我总觉得……”

龙幽点点头,“继续说啊,我听着呢。”

“那我可说了,你别生气。”姜云凡深呼吸状。

龙幽‘嗯嗯’说,“说话不要大喘气,我不生气。”

“我……我总觉得你像个小媳妇。”

“滚!”


一路互损着,两人又回到落脚的地方,姜云凡在楼梯拐角又想什么,拉住了龙幽说,“对了,你不是和红姬在交往,我说你啊,你可不能脚踩两条船。”

龙幽有些不耐的说,“红姬现在的男朋友不是我,算了,我不和你说这个。”

姜云凡伸手指戳了戳他,“喂,我说,你是自愿的吧,哥们,要不我给你报警,你看我爹多方便。”

头顶突然幽幽冒出一句,“报什么警啊,小朋友们。”

哇!

姜云凡立马跳起来,看着龙溟,尴尬笑着往后退一步,“龙溟医生你好。”

又往后退了几步,“……龙溟医生再见。”


纸到底是包不住火的,更何况是情火。

龙溟撑着龙幽身边的墙,笑眯眯的说,“我就知道他是装傻,干脆毒死了灭口吧。”

龙幽伸手扶着他的肩往后推,“别闹了,吃完饭出去玩,吃饭吃饭,乖啊。”

龙溟一把搂住他,“你这么和哥哥说话,当心我先吃你。”


姜云凡回屋子里冒了一身汗,终于没忍住给自己姜世离打了个电话,颇含委屈的喊了一声“爸。”

姜世离本来就忙,自然在那头口气很烦,“又怎么了,什么事。”

姜云凡捧着电话真想说,你儿子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姜世离听儿子罗嗦了一堆,应付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刚要抬手敲眼前办公室的门,又停住了手,干脆直接踢了门进去。

魔翳从不锁门,他正在和镜丞商量事情,看到姜世离‘破门而入’也没生气,拍了拍镜丞的肩说,“麻烦去给姜队长泡个茶。”

镜丞立刻放下文件去找茶叶。

魔翳笑笑,“我说怎么一大清早就风雨满楼的,原来是有贵客。”

姜世离也笑笑,“我是来请搜查令的。”

魔翳挑了支圆珠笔,在文件上划了几笔说,“搜查令该去检察院批,我这可没有。”

镜丞找来茶叶泡茶,姜世离闭了闭眼又睁开说,“案子限批了不让查,你的身份比我方便,所以我才来找你去检察院。”

魔翳揉了一团纸说,“姜队长你查的案子我不能下手,我劝你也别下手,你当初就不该磕那个小混混一脑子,牵出一堆事,被别人盯上了都不知道!”

姜世离推开镜丞递过来的茶说,“我三天没好好睡了,儿子都给我遣出去旅游了。”

魔翳摔了手中的笔说,“你儿子是宝,我还有两个外甥呢!姜队长,我拜托你,你就别为难我了。”

姜世离目光沉沉,“所以这不是想方设法都让他们出去了,我没有为难你,而且该是我拜托你,拜托。”

魔翳靠椅背上看他几眼,“我这条老命,早晚死你手上。”
姜世离立刻拱手说,“日后定当重谢。”

镜丞又递上茶,笑着说,“雨前龙井,清热祛火。”

姜世离没再推脱,接过来喝了两口,魔翳瞅准空隙站起身,抬手狠狠拍了他几下,“什么谢不谢,真见外,我们老朋友了嘛!”

“咳咳咳!”

镜丞十分无辜的站在一边看着。


从小村庄到大峡谷,他们晃了一路的地方,姜云凡和司机好说歹说,才带上了大黄狗,唐雨柔眨眨眼睛问他,“取名字了吗。”

姜云凡挠挠头说,“找不到它的主人,就叫大黄吧。”

龙溟凑过来摸了摸大黄的脑袋,掰开下巴数了数牙齿说,“大概成年了,不过该打个针,我有个朋友是兽医,改天让他好好检查检查,有问题也方便处理,嗯,处理。”

姜云凡有些惊悚看着他,龙幽很温和的说,“我哥他就爱开玩笑。”

一点也不好笑,好不好!

一行人下车分开行动,龙溟舒了口气,心想,总算没有碍事的了,他拉着龙幽往一条溪涧边走说,“走吧。”

剪碎的流云在天上浮沉,龙幽问他,“去哪。”

龙溟碰了碰他的额头说,“我带你去天涯海角的流浪,好不好,就我们两个人。”

龙幽摇摇头,“你怎么说胡话了。”

龙溟拍拍的他的手说,“我总在想,我就这么绑着你到底是对是错。是,这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也有这个自信你不会从我身边离开,可是我不想你后悔,龙幽,你长大了,就算我再怎么想把你当小孩子,你也长大了。”

龙溟觉得自己很矛盾,他不想给龙幽任何一个犹豫的机会,又要逼着他肯定一切,魔翳的话,他不是没有触动,所以他问龙幽,就想问问清楚,你要不要就这么一辈子和哥哥走下去。

龙幽忽然一笑,倾身问他,“你敢不敢和我这么一辈子走下去。”

龙溟一怔,这孩子居然问自己敢不敢,真是挑衅,龙幽望着溪水动了动脚说,“你要是敢说不敢,我就……就把你一脚踢下去。”话才说完,龙溟已经一吻印了过来。

“你真是越大越要造反了!”

不就是一辈子吗,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已经命中注定。



 



第13章 (十三)
龙溟和龙幽疯了好几天,玩得脱了形才回去集合,山涧林溪,翠鸟衔鸣,这样的心情全都曝露在旷野晴空之下,太容易让人忘乎所以。

龙幽蹲在屋子里整理行李,龙溟捧着一堆东西进了厨房,开始烤蛋糕,烤到一半接了个电话,信号不大好,他推开窗,清晨窗外荷叶田田。

厨房里的蛋糕香味引来了龙幽,龙溟把奶油递给他,示意他自己涂,转个身又继续接电话,龙幽涂到一半,有些忍不住拿着叉子就戳了过去,正好看见龙溟回头看他,连忙说,“我没想偷吃,我就是尝尝。”

龙溟笑笑,“味道怎么样。”

龙幽托起蛋糕,笑得十分灿烂,“当然棒极了,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见龙溟变了脸色立刻往外跑,又被龙溟抱住。

两个人玩闹着吃蛋糕,吃着吃着就一起扭在沙发上,龙幽唇角脸上全是甜香,目光润润的看着龙溟,龙溟就着那一点点的香吻过去,绕手绕脚两人又纠缠在一起,龙幽使坏翻身摁住龙溟的肩,一头的发顺着脖颈肩膀垂着。

龙溟眼光递上去,顿时十分心醉,他反手撩起龙幽的衣背,龙幽缩了缩手说,“谁让你乱动了。”

龙溟有些无辜的问,“不是你在邀请我。”

龙幽躲开他在自己腰上背上流连摩挲的手,故作语调不善,“是我压着你呢,别乱动。”

龙溟顿时笑出了声,捧住他的脸说,“你脸都红了。”

龙幽一愣,反应过来后脸红得更厉害,急忙辩解,“你脸也是红的,你少在我们面前总是运筹帷幄的样子。”

龙溟眯了眯眼说,“我没说我不红啊。”

龙幽压着他抿了抿唇不再说话,终究俯身落下一个个吻,轻得像落下的羽毛,让人心痒,龙溟揽着他刚要翻身。

忽然听见窗外‘轰隆’一声,有个人扶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姜云凡晃悠悠撑着窗台说,“我替小妹妹上树够个风筝,那个,呵呵,原来龙幽是在上面的呀……”

龙幽脸色就像刚烤出炉的蛋糕,他看着姜云凡直翻白眼,龙溟捂脸,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原来是这个意思。


姜云凡问龙幽,你说你喜欢他,你喜欢他到底是什么感觉。

龙幽说,就像是一个人对你张开怀抱,你心里砰砰跳,恨不得立刻扑过去,也可以抱着他,却又怕这个怀抱不再属于你。

姜云凡歪着脑袋看他一会,“我虽然并不十分懂,但是我是希望你开心的,你自己喜欢就好,如果别人敢啰嗦二句,你只管告诉我,我替你去教训。”

龙幽攥了攥姜云凡的手,“多谢。”

姜云凡笑意明亮,“呵,被别人看见又要误会了。”

龙幽看他一眼说,“所有的误会都是来自于人心底的阴暗。”

姜云凡问,“哎呦,那你哥呢?”

龙幽低低的笑,“他那不是误会,是吃醋,有事没事,飞来横醋。”

情字当头,万念俱空,他怎么不明白,就像当初看见龙溟车里的凌波,虽然知道他们并没有什么,却依旧满脑子电闪雷鸣,尽管那时候自己还没有完全陷下去。

说到底爱情从来最是无私也最是自私。

姜云凡哼一句,“我看你们挺乐在其中的。”


其实摊牌就是这么回事,龙幽心想龙溟去见舅舅的时候又是什么情况,姜云凡是因为人单纯,那魔翳呢,他们两个兄弟在这唯一的长辈眼皮子底下长大,天雷地火勾了一路,不知道自己都烧了些什么人。

龙溟虽然说不上像星星月亮围着龙幽转,但的确是宠得龙溟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宠了。

龙幽拿着手里的书拍拍自己的脑袋,怎么脑子里越想越乱。

龙溟看到,连忙摁住他的手,“怎么傻了,拿书敲头。”

龙幽看着他想,可不是傻了。

旅行快要结束,一群人又重新凑在一起,他们是订的是最简单的农家宿舍,住宿基本条件之外,一切都得自己来,红姬拎了两副牌来说斗地主,输的最惨得去刷晚餐盘子。

龙溟连忙丢下整理的碗筷,坐下来,“外加把地拖了。”

众人不知深浅,不敢轻易入圈,毕竟刷盘子拖地都是体力活,终于战战兢兢地入围,龙溟凑在龙幽耳边说,“这就叫心理上先打垮对手。”

龙幽咕哝,“你运用的真熟练。”

龙溟心想那是,我就是靠这个排除万难,把你搞到手的。

玩了几圈,就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