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手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手心手背- 第11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想了很多年,他现在也没多大,你就好意思说你想了很多年,魔翳实在觉得没什么好和龙溟说,他有些烦躁的抬起杯子,灌了一整杯的咖啡,“我看你是真有病,改天给你介绍个心理医生。”

龙溟笑着站起来,拎起外套抖了抖搭在胳膊上,“我也觉得我是病入膏肓了。”

不光病入膏肓,还无药可医。

魔翳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这才踹了一脚桌腿,又气又闷地拧着眉,心想怎么犟得跟头牛一样,还是头疯牛!


龙溟回去的时候,想起冰箱里冰激凌快没了,顺带补了货拎回去,走到家门口掏钥匙,发现出来匆忙居然忘带了,这才按了门铃。

龙幽开了门,龙溟看他脸色不对,问他,“怎么了?”

龙幽扑过来,一手的泡沫全抹在龙溟脸上脖子上,龙溟没注意,冰淇淋盒子摔在地上,龙溟抱住龙幽的腰笑着问,“闹什么,又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卫生间里还有放水的声音,龙幽伏在他的肩上挣了挣没说话,龙溟似乎想到什么,拖着他的手进了卫生间,顿时明白过来,随手关了水,“怎么浪费水资源,哦,洗床单呀真勤快。”

龙幽抿着唇,灯光下,镜子里,全是他年轻漂亮的样子,龙溟心里有些痒,忍不住捧起他的脸一遍遍得看。

龙幽问他,“你刚才去哪了。”

龙溟眯眼笑,“出去给你买冰激凌了。”

呀!冰激凌!

化了一地的冰激凌散发着一阵阵甜香,龙幽拎着拖把一遍遍拖,龙溟伸手拦住说,“我来吧。”

龙幽躲开又问他,“你刚才到底去哪了。”

龙溟难得见他这般咄咄逼人的气势,心想,小家伙这是要把爪子亮出来了,龙幽回头看着他,眼光凛凛,龙溟叹了口气说,“我刚才去见了舅舅,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龙幽怔住,“他知道了。”说着有些脱力的扶住墙,他全身心的扑进去,太过忘我,险些都
已经忘了他们这样本不应该,龙溟扶住他的身体吻上去,一个又一个吻,龙幽的身体随同呼吸都发颤,他顺着墙滑下去,尽量平静的问龙溟,“然后呢……”

龙溟将他完全拥在怀里,“嗯,然后……他祝福我们,再然后我就回来了。”

龙幽眼角有些泛红,用力回抱住龙溟说,“你不准离开我。”龙溟顿时动情摩挲他的背脊,压低声音对龙幽说,“什么理由,什么人都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龙幽抬头,压住龙溟的手说,“我还要做事情。”

龙溟贴着他的耳边低笑亲吻,“我们先做点别的。”

龙幽撇过脸,“床单还没洗,还没换。”

龙溟笑出声指尖探入龙幽的衣内,“地上拖得很干净。”

龙幽低呼一声,龙溟看他眉间不适的模样,想起昨夜那番纠缠,终于压下欲望,安抚的吻了吻他说,“你还要冰激凌吗,我去买。”

龙幽凑上去,抱着他的肩,龙溟埋进他的发里,无声叹息,小幽。


龙幽说计划和同学一起出去玩,龙溟很干脆的答应说,行啊,没问题。

“去哪玩,我陪你去。”

龙幽很耐心的解释说,我是说我和同学去,我们打算凑一个小团,花销会更划算。

龙溟眨眨眼问他,“怎么,带着我很碍事,。”

龙幽有些尴尬,“不大方便吧。”

“你要干什么不方便的事,我更得跟去。”龙溟说就这么定了,地方可以他们选,又问他们打算往哪去。

龙幽说现在还没个准数,龙溟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你看让你们这些小孩子自己去,连个计划都没有,有个大人跟着不是更好照顾。

龙幽没办法点头,“都是你有理。”

龙溟长期加班,平时的休息天补全再凑上年假差不多有近半个月,一堆孩子玩心重,非要坐火车说觉得有情调。

结果一问下来,龙幽完全没想到那天会有这么多人,除了要好的哥们和姜云凡,还有唐雨柔,小蛮,红姬,加上自己和龙溟一大堆,好不热闹。

人流高峰期间,为了避免旅途疲劳,龙溟还是想尽办法搞到了卧铺票,车次舱位就没那么好了。

一堆人看着旅游交通地图摸索,说要南下,都是情绪兴奋高昂,龙溟半夜睡不着,躺着躺着就摸上了龙幽的上铺,火车进行的声音响在耳边,龙幽看他爬上来,惊了一下,“你干嘛,干嘛,床要塌了。”
说完才觉得话里歧义严重。

龙溟捂着他的嘴,把他往里面摞了摞,“别说话,大家差不多都睡了。”黑暗里只有几盏地灯和阅读灯亮着,车厢里都没什么人走动。

龙幽推了推他,龙溟得寸进尺般搂得更紧,“别推,别推,我快滚下去了。”龙幽有些犹疑的松手,又被压住,紧张的不敢再动,龙溟眼睛亮得快要把他吞下去。

龙幽看了一会,龙溟被他看得简直受不了,却听龙幽有些讷讷的说,“你眼睛真亮。”

“好看吧。”龙溟笑着问。

“谁要看你。”龙幽闭上眼往里缩了缩。

龙溟抱着他挤了挤,“没关系,你不看我,我看着你睡。”

对铺的姜云凡被对面的动静闹醒,看着两人有些奇怪的说,“龙溟医生,你怎么不睡在自己床上。”

龙溟笑笑说,“龙幽认床,睡不着,我搂着他就好了。”

姜云凡惊奇的说,“龙幽,在学校怎么没听说你认床呀。”

龙幽没办法,咬牙说,“最近认得不行啊,你们精神真好,睡觉,睡觉。”

姜云凡翻了个身撇撇嘴,“是你们自己动静那么大。”

龙溟眯眼想,这小学弟装傻的功夫挺好,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

做了一天的火车,又是一路长途巴士,丘陵山地绵延无尽,龙幽坐在最后不知怎么就有些晕车,光线在林间四处穿梭,如同无法挽住的光阴。

龙溟喂龙幽喝水,龙幽直接张嘴,等他喝完,龙溟就着同一个瓶子接着喝。

车里不知道谁在放歌,一句一句,慢慢悠悠,听不大清楚。

龙幽问,“唱得什么,怎么听都听不清。”

龙溟笑笑,“唱得不怎么样,词还是很好的,我唱给你听。”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

他一句句唱,字正腔圆,龙幽听得很仔细。
“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

一场爱恋,相知相许要经历多久,每一次坚持都偏偏要拼尽一生的力气。


 



第12章 (十二)
南来北往,本就是旅游高峰期,一群人为了新鲜,没有去多么有名的名山胜迹,循着公路,找了一处交通住宿都不错的度假小村做歇脚的地方,安顿下来,各有各的打算去活动,两三天碰一次头。

结果没想到落脚的第一天就碰上暴雨天气,这样的天不适合走远,大多数人都商量等雨停了再继续前行。

小蛮是艺术生,看着窗外的雨打芭蕉,游廊水帘,拎着小画板出去取景,唐雨柔撑着伞跟着她,淡色的伞面时不时转来转去,划开一道道水线,红姬则窝在屋子里一个人听歌。

姜云凡蹲在荷塘边上,趁着周围没人,冒着一串雨,揪了几支荷花,很小心的捧在怀里,结果被龙幽撞个正着。

龙幽笑眯眯的问,“怎么可以随便辣手摧花呢,姜云凡同学。”

姜云凡有些别扭的说,“摧摧摧,就你话多。”

龙幽眼神飘了飘,“多娇美的花,这是要送谁呢。”

姜云凡咬牙,一捧花全摔龙幽怀里,“孝敬你了!”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龙幽捧着花笑看了一会,龙溟走过来眼神疑惑问他,“抱着它站在这里干嘛。”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龙幽抬了抬手问他,“小姜摘的,好看不。”

龙溟摸了摸说,“挺新鲜的,可以做菜。”

龙幽推了他一把,“真煞风景,这是要送人的。”他转身把花放在唐雨柔房间门口,抬脸对龙溟说,“多般配,是不是。”


窗外的雨从白天到晚上还是淅淅沥沥的下着,龙幽开着窗伸手去接窗外的雨,看见龙溟开着一盏小灯靠着床角看书。

龙幽偷偷靠过去,一手的雨水就塞进他衣领,龙溟脖颈顿觉一凉,一个激灵,捉住龙幽乱摸的手说,“再乱摸就剁手。”

龙幽低低的笑,“这可是江南烟雨,一身风流。”

龙溟掐着他下巴说,“胡说八道什么呢。”

意志湮灭前,龙幽听他似笑非笑的说,“明明是巫山云雨。”


雨后新晨,一行人准备重新上路,龙溟在屋里打包东西,龙幽漫无目的在外兜转乱晃。

清晨的巷子里传来一阵狗吠声,看见姜云凡直直冲过来,抱着龙幽喊救命,一条大黄狗龇牙朝着两人奔过来,龙幽虽然没闹明白,但好歹知道保命,拖着姜云凡就跑,龙幽问他,“你怎么招惹它了,肯定是老想着采花,造孽了吧!”

姜云凡很是冤枉,“是它追着我跑,追我一巷子了!”

两个人七弯八拐的跑,龙幽气喘吁吁问姜云凡,“你认路嘛?”

“认路……喂!不是你带着我跑嘛!”姜云凡欲哭无泪。

终于山穷水尽,两个人冲进了一条死巷,龙幽往后退两步悲戚的说,“都怪你,临了,临了,居然和你死一块了,还是被狗咬死。”

姜云凡呼了两口气说,“大不了我拦着,待会你走。”

两个人正商讨着如何‘英勇就义’,就看见大黄狗很乖巧的蹲下来,冲着姜云凡“哈哈”吐舌头。

龙幽看了看说,“它好像不想咬我们,至少不想咬我。”

姜云凡斜他一眼,“你怎么说话呢。”

龙幽蹲着,冲大黄狗勾勾手指,大黄狗颠颠的跑过来围着姜云凡转圈,龙幽一拍巴掌说,“哎呦,我就说,它追着你,是喜欢你嘛。”

姜云凡一颗心落回去,敲了他一拳说,“我可没你有魅力。”

两个人顺原路绕回去,大黄狗很欢快的跟着,龙幽搭着姜云凡的肩说,“它好像追着你不丢了,怎么样考虑一下,当儿子养也挺好。”

姜云凡刚要说什么,却突然顿住,龙幽摇了摇他,“你怎么不说话。”他顺着姜云凡的眼光往下望,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