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你的温柔_by_瞳微》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爱上你的温柔_by_瞳微- 第9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一行三人打了部车直奔G医院而去,路上,哥哥握住了他的手对他说:“爸爸快死了。” 
   
  “你说什么?!”他吃惊的看着哥哥,又看看坐在副驾驶位的阿姨。 
   
  “妈妈回来就是因为这件事。”哥哥镇定的说道:“爸爸得了癌症,今早又接到了病危通知,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爸爸……”央央机械的重复着这个单词,那个抛弃他的父亲?他和哥哥共同的父亲?他好不容易忘记了这个叫“爸爸”的男人了,没想到……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澈伸手搂住他,却不发一言。 
   
  下了车,直奔重症病房而去,当他们推开门的时候,里面已站了三个人。 
   
  一个是一位年约四十的女人,气质典雅,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另外两人竟赫然是施蓝和上次在麦当劳见过的坐在施蓝旁边的男生!“施蓝?!”央央惊叫道。 
   
  “你们认识?!”澈也惊讶道。 
   
  “皓央,澈,阿姨,你们来了。”施蓝像是熟悉他们每一个人一样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央央迷惑了,他看看施蓝,又看看哥哥和阿姨。 
   
  “等下跟你们解释,你们先过来见见爸爸吧。”施蓝示意他们过来,然后又俯下身对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说道:“爸爸,他们都来看你了。” 
   
  央央走了过去,印象中年轻健康的父亲如今脸如死灰的躺在床上,脸颊深深的凹了进去,花白的头发暗淡无光。 
   
  “央央……”躺在床上的男人认出了他,嘴角一阵牵动,似乎是想笑:“你来看我了……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淑芸到现在都不肯原谅我。” 
   
  男人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手捂着嘴,身体剧烈的颤动着,脸上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 
   
  “爸爸,你小心点,慢慢说。”施蓝见状马上上前扶起他,端了一杯水,喂他喝下。 
   
  那个男人感激的看了施蓝一眼,拍了拍施蓝的手:“没事的……” 
   
  “澈……如玉……你们也来了……”那个男人转过头,看向澈和前妻。 
   
  澈表情复杂的看着这个垂死的男人,而妈妈在听到“如玉”之后,身体一颤,两行眼泪便流了下来。 
   
  “我对不起你们……我负了如玉,负了澈……负了淑芸,负了央央……最终又累了羽音和小蓝……我满身罪孽……所以不得好死……” 
   
  男人的眼光从他们身上一个一个的溜过,最后停留在施蓝身上:“我不是小蓝的亲生父亲……他却待我如同生父……我最亏欠的就是小蓝……” 
   
  那个叫羽音的女人闻言突然哭了起来:“海风,当初若不是你,我们母子又哪还有命到今日。” 
   
  一种反感从心底窜了上来,澈愤怒了!这个男人两次抛弃妻子竟然是为了这个女人和一个不是他亲生的儿子,还在这里假惺惺的说什么负了他们,死到临头最挂念的还是那个女人和施蓝,那他和央央,妈妈和淑芸,到底算什么?!央央也愣住了,他突然觉得爸爸把他们叫来不是为了他们。 
   
  那个男人却犹自喃喃说个不停:“小蓝对我最好……我死后所有的一切都是小蓝的……你们不可以争……羽音……你一定要照顾好这孩子……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心太善……我担心他……” 
   
  够了!澈差点想冲上去揍那个他曾经叫过爸爸的人!他把他们当什么了?!腻了就扔掉,完了还特意叫他们来不可争他的家产,因为那全都是要给他最爱的“小蓝”!他还真他*的犯贱为他难过了一晚上,以为是他临死的心愿才带央央来看他。 
   
  “央央!我们走!”澈忍无可忍。 
   
  央央的脸上也是一副奇怪的表情,他看看施蓝又看看“爸爸”,突然笑了:“爸爸,我绝对不会争你的财产,哥哥也是。你爱给谁就给谁好了,我们不打扰你休息了,再见!” 
   
  而如玉,妈妈,却突然像疯了一样扑上去打男人的耳光:“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原来你真正喜欢的是这个婊子和小王八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施蓝和羽音马上冲上去把妈妈拉开了,施蓝说道:“你冷静点!”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妈妈表情扭曲的盯着施蓝:“我辛辛苦苦养大了他两个亲生儿子,以为他总有一天看在儿子的份上会回来找我,没想到他在乎的竟然是你这个野种!早知道我就该掐死他两个儿子!让他凌家无后!” 
   
  施蓝的表情变了,而澈和央央的表情更是痛苦。原来妈妈肯养他们是为了这个,原来他们本该被掐死的。澈和央央觉得心在流血,这样残酷的事实为什么要让他们知道。 
   
  “凌海风!你不要以为你死了就解脱了!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个贱人和这个野种!”妈妈继而冷笑着说道。 
   
  “你……你们不要伤害小蓝……不要伤害羽音……”那个男人一下子激动起来,刚才被打耳光的时候他还只是躲着而已。 
   
  澈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拉起央央的手,冲了出去。 
   
  施蓝追了出来,叫道:“你们听我解释!” 
   
  澈回过头,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不需要解释!麻烦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和央央,我们是毫不相关的人!” 
   
  施蓝的表情黯淡了下来,澈不再停留,带着央央扬长而去。 
   
  一个星期之后,央央在回家的路上被施蓝拦住了。央央瞪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有些事情我一定要跟你们解释清楚。”施蓝看着他的眼睛,真挚的说道。 
   
  “解不解释对我们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我不希望你们误解我和妈妈,我有义务要把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告诉你们。爸爸……已经死了……你们走后……” 
   
  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央央闻言一惊,说不清是难过还是高兴。毕竟他是他爸爸,但是那种人死了也是活该。 
   
  “你跟我来,我们找个地方说话,不会太久。”施蓝恳求道:“就算你们不肯原谅爸爸,但是至少你们应该多了解他一点。” 
   
  央央沉默了,然后问道:“去哪里?” 
   
  施蓝带他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找了一个靠里的偏僻位子坐下,开始说起爸爸离开后的事情。 
   
  “我妈妈本是个富家女,在我八岁那年外公生意失败公司倒闭,还欠了不少债,外公忧心之下突然中风卧床不起,我亲生父亲本是入赘进门的,看见家里这样就逼着妈妈离婚走了。那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我妈妈从小都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又带着我,外公躺在医院里交不出医药费就要被医院停止治疗了。妈妈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带着我一起去自杀……” 
   
  说到这里,施蓝露出痛苦的表情:“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那个晚上,我差点被我妈妈亲手杀掉。” 
   
  “妈妈带我去了海边,晚上很黑,海风又大,我又怕又冷,不知道妈妈要干什么。妈妈拖着我走进了海里,浪一阵一阵的打过来,呛得我很难受。妈妈说,乖孩子,你先走一步,妈妈马上就去陪你。然后就把我的头按进水里。我拼命的挣扎,妈妈却死死的按着我不放,后来我就失去了意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妈妈还有爸爸都在我身边。 
   
  原来是爸爸那晚连夜开车走沿海公路赶到临近的D市去谈生意,转弯的时候车灯刚好照到了我和妈妈,就救了我们。 
   
  妈妈很感激爸爸,爸爸听了我们的遭遇以后就说,不用担心,他会照顾我们的。当然,那时候我们是不知道爸爸以前的事情的。妈妈嫁给了爸爸,爸爸努力的做生意,帮我们还清了债,又医好了外公。 
   
  不仅如此,爸爸对我和妈妈都非常的好,我小时候常常觉得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这样的日子就这样一直的过下去,直到半年前爸爸被检查患了癌症,才把他以前的事情告诉了我们。我和妈妈一开始十分震惊,妈妈骂爸爸是个骗子,更是个负心薄幸之人。爸爸却说他是被逼的。” 
   
  施蓝停了下来:“我只是转述爸爸的原意,希望你听了不要生气。” 
   
  “爸爸说他第一个妻子如玉是一个疑心十分重的人,常常担心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每次回家都会检查他的衣服和东西,一有可疑就大吵大闹,有时候甚至是当着外人的面,让爸爸很没面子。长此以往,爸爸觉得十分压抑,连下班出去应酬一下都要考虑再三,如果有女同事或女客户出席的话更要小心。 
   
  爸爸忍无可忍提出离婚,如玉不同意,爸爸一气之下就真的在外面找了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你妈妈,淑芸。于是如玉就天天吵闹,爸爸更加不得安宁,干脆就一去不回了。” 
   
  施蓝看了一下央央的表情,继续说下去:“爸爸离家之后就正式跟淑芸你妈妈在一起了,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淑芸纯粹是为了他的钱而跟着他的。为了留住爸爸,她特意怀孕生了你,以免他一时想儿子心软又回到那个家去。 
   
  淑芸每天只是花钱,逛街购物打麻将,丝毫不关心爸爸的生活。有一次她学麻友偷偷拿了爸爸的钱去炒股,结果血本无归,爸爸的公司因此大受打击。 
   
  那是爸爸数年来辛辛苦苦一手创下来的事业,爸爸气愤不过,就跟淑芸分手了,又怕淑芸缠着他不放,就去了临近的D市重新开了一家公司从头打拼。一直到遇到我和妈妈,爸爸说他才过上了正常的家庭生活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