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你的温柔_by_瞳微》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爱上你的温柔_by_瞳微- 第24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来年,每年过年过节回来看看他,有时候他也过去探她,她对他和君君的事情毫不知情,只道他是个重事业的男人,因此一直不娶,何况男人不怕老,她以为等他满足了收心了就会结婚生子,只是偶尔催催,谁知上次回来竟撞见他和君君在楼下拥吻,她目瞪口呆张皇失措,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她儿子是这种人,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教训他,于是她回去了,心神不定的过了半年,没有联系他,一直到过年前才回来。他以为她半年来一直不提是因为她已经接受了。 
   
  “我本来想找个时间慢慢跟你谈的,我甚至想过你有你的苦衷,但是我忍不住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再坐视不理!”施羽音多年来对儿子少有的强势。 
   
  “妈,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施蓝装傻。 
   
  “你给我跟那个男人分手!马上找个好女孩结婚成家。”施羽音说出半年来一直想说的话:“你都三十多了,再糊涂也有个底线了吧?!” 
   
  施蓝点了根烟,在母亲对面坐下,淡然答道:“我不能没有他,也不会分手。” 
   
  “一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简直就是变态!”施羽音愤怒了。 
   
  “她,这是感情的问题,跟性别没关系。”施蓝解释道。 
   
  “我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同性恋,有人是天生的,可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为什么我走了以后你就变成爱男人了?那个男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施羽音毕竟是个有文化有知识的大家闰秀,这半年来她翻了很多书看了很多资料,并不是对同性恋一无所知,她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儿子变成这样了。而且即使这个社会已经承认同性恋的合理存在,但是毕竟有违常理,既不能结婚生子,也不能公诸于众,而且总是受人歧视。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感情的事情谁也逼不了谁。妈,我对不起你,可是现在的我是绝对不可能去结婚生子的,希望你能理解。” 
   
  施羽音无法理解。但她不是一个会撒泼的女人。 
   
  卧室的门突然开了,张君青穿着睡衣从里面走了出来,直接走到施蓝旁边坐下了。 
   
  “阿姨好。”张君青打了声招呼,神色平常,似乎对前事不知。 
   
  施羽音盯着眼前的这个霸占着她儿子的男人,她是第一次好好看清楚他。五官清秀,皮肤白皙,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是个相当漂亮的男孩子。 
   
  但是男子毕竟是男子,即使漂亮也变不成女人,何况男人漂亮又不是什么好事。 
   
  “阿姨吃早餐没?”张君青微笑问道,随即又问施蓝:“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施蓝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他竟能安然处之,随即一笑,答道:“随便。” 
   
  张君青站起来,拿过一件衣服扔给他,叮嘱道:“天冷,不要感冒了。”随即进了厨房,对两母子的事情毫不关心。 
   
  施羽音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这仿佛就是一个普通家庭的行为,“妻子”早上起来为丈夫做早餐,叮嘱他记得穿衣,这个漂亮男人所做的一切都再自然不过。 
   
  “妈。”施蓝轻咳一声,唤醒发呆的母亲。 
   
  施羽音回过神来,如果这个男人是个女人的话,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你想让施家绝后吗?”她轻叹一声,尽是无奈和痛心。 
   
  “对不起,妈。”施蓝面露歉色。 
   
  她想闹,想抓住那个男人质问他为什么要招惹他儿子,想骂他变态,不知廉耻,甚至想扇他耳光,又或者自己以死要挟,要儿子回心转意。但是,她从来未做过这些事,这些行为是她向来不耻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天生的武器她从来不会。此刻她倒希望自己是个市井泼妇,她早已习惯知书达理,从不在人前失态。 
   
  她的心渐渐冷了,她知道,他决定的事向来不肯回头。 
   
  她失望的走了,一如半年前。 
   
  早餐很快就做好了,简单的三明治加果汁,两个人都不喜欢喝牛奶。 
   
  两片面包,中间先铺上一层蔬菜,然后是培根,荷包蛋,每层之间都抹上一些沙拉酱,做好之后切成三角形,放在盘里,端上桌子。 
   
  张君青咬了一口三明治,明知故问:“你妈走了?” 
   
  “嗯。”施蓝点点头。 
   
  一时间两人无话。 
   
  “嘴角。”张君青突然说道。 
   
  “什么?”施蓝愕然。 
   
  “这里,沾到沙拉酱了。”张君青指指自己的嘴唇斜上方。 
   
  施蓝用手去擦,却没有。 
   
  “不是那里。”张君青笑道:“再左边一点。” 
   
  施蓝依他的描述再去擦,还是没有。 
   
  “笨蛋。”张君青忍无可忍,站起来,走过去。 
   
  “是这里……”张君青捧住他的脸,低下头伸舌舔去,然后舔上他的唇。 
   
  两人的唇舌淫靡的交合在一起,啃咬吸吮,他含住他的舌,细细品尝。 
   
  施蓝搂住他的腰,顺势一拉,他跌入他怀中。 
   
  情欲在瞬间蔓延。 
   
  手指一寸寸的探进去,抚摸掌下光滑细腻的肌肤,然后撩起衣摆,含住他的乳尖,享受他轻喘慢吟的表现。 
   
  张君青放松全身,只搂紧了胸前的头,低下眼惬意的看着施蓝的表演,性感挑逗的舌一下下的划过自己的乳尖,那享受着爱抚的红润坚挺的乳尖说不出的诱惑和淫荡。 
   
  施蓝抱起怀中的人,放上餐桌,剥下那层碍事的衣服和裤子,欣赏着他纤细美丽的身体。 
   
  张君青微微蜷曲着,冰凉的玻璃让他的肌肤一阵收缩,引诱的双眼斜斜的看着施蓝。 
   
  “冷吗?”施蓝坏坏的笑了。 
   
  “冷……”张君青翻过身,仰躺在玻璃上,缓缓张开双腿,让他看个够。 
   
  “妖精。”施蓝口干舌燥,扑了上去。 
   
  张君青却一个翻身躲了过去。 
   
  施蓝“怒目而视”。 
   
  “大清早的,昨晚才做过呢。”张君青坐起来,拿过那杯没喝完的果汁继续吸了起来。 
   
  “你……”施蓝为之气结。 
   
  张君青跃下桌子,全身赤裸,毫不在意的走向厨房,他要给果汁再加点冰块。 
   
  打开冰箱,一阵冷气迎面扑来,拉开冷冻箱,正要取出盛冰块的容器时,一个强硬的怀抱从后面贴了上来。 
   
  “妖精,别想逃!”施蓝咬牙切齿道,坚硬的下体隔着裤子顶着他的臀,诉说不满。 
   
  张君青暗笑,每次掌握主动权的都是他,今次也不例外。 
   
  施蓝不再管他,扣住他的腰,拉下拉链,准备直接上。 
   
  “等一下。”张君青叫道。 
   
  施蓝一顿,不理,继续上。 
   
  “你这样进去我会痛……”张君青使出绝招,楚楚可怜的求饶。 
   
  施蓝停住了,恨恨的看着他,毕竟他不舍得他痛。 
   
  张君青转过身抱住他的脖子,望着他:“别生气,弄湿一下就好了。” 
   
  张君青跪了下去,眼前是一根肉色的,涨满青筋的粗大肉棒,从裤裆处猥亵的伸出来,诉说着它的急切和不满。 
   
  伸手握住,熟悉的尺寸和形状,张嘴吐舌,爱怜的舔了上去,如同对待珍品。 
   
  施蓝低下头,只见他灵滑湿软的小舌在自己的肉棒上缠绕嬉戏,他偶尔抬起脸看他,温柔多情。 
   
  这个男人,总有本事叫他沦陷。 
   
  不久,肉棒和红唇上都已是一层水光,张君青抬起头,问他:“还要吗?” 
   
  妖精,真是妖精!这次不再上他的当,一把拉起他,压在冰箱上,直直的一插到底。 
   
  “啊……”张君青叫道,不知道是痛苦还是高兴。 
   
  “你就喜欢我这样狠狠干你,是不是?”施蓝压住他的腰,挺腰摆臀,用力抽插。 
   
  张君青毫不压抑的喘息着,尖叫着,这个男人,在他体内肆虐的男人,让他爱之入骨,恨不得将他永远牢牢嵌在体内,成为他的一部分。 
   
  情与欲,原本是一体。 
   
  疯狂也好,变态也好,甚至淫荡无耻,皆只因为这一个人。 
   
  所以他舔去他嘴角并不存在的沙拉酱,避开他的扑击,引诱着他,终于忍不住追上来将他压在冰箱上狠狠的爱他。 
   
  他讨厌他的母亲,讨厌一切妨碍他们的东西,过去十年他不动声色,将障碍一一清除,这次也不例外,他要让他记得他的好,忘记母亲的恳求和遗憾。 
   
  当做爱完毕,他会缠着他,一起商量怎么对付他的母亲。 
   
  快感渐渐攀上顶峰,施蓝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他适时的收缩了后穴,一阵白光自两人眼前闪过,两个人一起射了。 
   
  施蓝怜爱的抱着眼前因高潮而虚脱的男人,抱着这个美丽的身体,再一次深深的吻他。 
   
  全文完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