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长是黑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学生会长是黑道- 第53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楚谦张张嘴还是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到是耶萨像是看出来他心里想什么,“不要多想了,这不是你的问题,这种事情迟早会发生,只是早晚的问题。”说罢还冲楚谦笑了笑。
  
  说是探病,在里面呆了也就十分钟就被护士赶出来了,站在外面的走廊上西尔维娅看着楚谦,“谦,我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楚谦猛的抬起头。
  
  “耶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希望你能表个态,这里人太多了,我们换个地方。”
  
  西尔维娅所说的换个地方指的也就是离病房不远处的一个小花园,花园里有一条人工开凿出来的小河,在这初秋的季节里倒是显出几分婉转的姿态。
  
  两个人临河而立,“小谦,我想知道你对耶萨是什么感觉。”西尔维娅的声音缓缓的充斥在空气里感觉有些难以捉摸又有些压抑。
  
  “这就是你说的表态?”楚谦侧过头看着她。
  
  “你说是就是。”西尔维娅倒也够坦率。
  
  “我只是当他是表弟,其他的事情如果有违你的意愿,我只能说抱歉。”楚谦微微侧头。
  
  “还真是被我猜对了,果然是不会妥协的性子。”
  
  “西尔维娅……”楚谦有些不解。
  
  “从一开始你就在逃避,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不是吗?”西尔维娅偏过头,嘴角带笑,映着波光粼粼的小河,有一种意外的纯真的美,没错,从三年前她就一直知道。
  
  西尔维娅可以是热烈的、性感的也可以是强势的,这突来的惊艳让楚谦有些恍惚,这种感觉与看到姚段瑾的背影的时候是何其相似,但是明明是不同的两个人,这种感觉来的太离谱。
  
  “你的沉默我可以当做是默认吗?”西尔维娅看他不说话,又问。
  
  楚谦抬头看看太阳,“这根时间没有关系。”
  
  西尔维娅点点头,“这的确和时间没关系,那么那个苏澳辙呢,你是怎么看的?”
  
  “这和苏澳辙什么关系?”楚谦不解,现在的他和苏澳辙根本就太过遥远。
  
  “如果我没估计错误的话,过不了多长时间,苏澳辙就会出现在这里。”
  
  “他来意大利干什么?”
  
  “这我怎么知道,他来了之后你问他吧。”西尔维娅笑了笑往花园的另一边走去。楚谦跟上。
  
  “西尔维娅,你都知道些什么?”
  
  西尔维娅转过头,“谦,我知道的事情和你没关系,重要的是你自己想知道什么,我只想问你当我们的利益和苏澳辙出现冲突的时候, 
 50、第五十章 风云初始 。。。 
 
 
  你会选择哪一边?”
  
  “这怎么可能,苏澳辙根本就没有和你们抗衡的力量,不是吗。”
  
  “现在是,但是我不保证将来也是,在中国的这半年时间让我对这个人不得不慎重起来。”继而又对着楚谦笑了笑,“我只是开玩笑,你别放在心上。”抬手拍了拍楚谦的肩膀,往回走去,“时间也差不多,我们该回去了,要不然姨妈会担心。”
  
  “哦。”楚谦皱着眉,这种玩笑是可以随便开的吗?况且当时候我有至少有可以左右你们的能力才行。
  
  那不勒斯开始不断有人消失,某个小巷里会突然发现暴死多日的尸体,河流上也会时不时发现已经发肿腐烂的肉块,整个那不勒斯人心惶惶。楚谦知道耶萨已经开始动手了,不对,应该说是开始收网了。
  
  卡莫拉的势力已经开始重新洗牌。三个月后新年将至,耶萨基本康复,开始重新出现在共工场合,毫无疑问的在那次的事件中取得最终优势的还是他,地位也开始稳固。
  
  老安德莱奥的健康状况依旧处在水平线之下,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次数也开始减少,卡莫拉的势力斗争开始往白热化阶段发展,那不勒斯的血腥还在继续上演。
  
  楚谦开始参与耶萨一支的内部决议,在刚开始的时候这个决定遭到强烈排斥,原因很简单,楚谦是中国人,并且和上一次耶萨受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耶萨力排众议,只说了一句话,“他是凯勒的儿子。”
  
  众人反驳无效。
  
  楚谦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了解卡莫拉之间的内部势力分布,现存的对于家主地位还存在竞争力的除了耶萨之外还有另外三人,其中有两个是耶萨同父异母的兄弟,雷格尔和西蒙,还有一个来自于近几年在莫拉克逐渐兴起的库利亚一族的梅拉尔。
  
  这也就是说在这四队人马之中至少要有三队在未来半年之内消失,因为内部已经有消息开始流传,老安德莱奥的身体状况还可以撑到半年,半年之内谁是最后的赢了谁就可以活下去,人的野心本来就是不可估量的,尤其是以性命为筹码的情况下,唯有拼死一搏才有生还的可能,物竞天择的道理不管到哪都适用。
  
  新年的前一天,耶萨的别墅里来了位客人,是从中国过来的徐阚泽。
  
  “徐阚泽,你怎么在这个时候过来了?”楚谦有些奇怪的看着他,现在形势不明,他来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没办法啊,快过年了,你们都跑来意大利了,我一个人呆在那里也没什么意思,更何况就算是我不来别人也知道我是耶萨这边的人,到时候真的有牵连的话,还是一样逃不了。”
  
  紧接着徐阚泽又说“不过卡莫拉还是有规定的 
 50、第五十章 风云初始 。。。 
 
 
  ,兄弟之间不会相互伤害,这不是利益问题而是口碑,黑手党最根本的目标是保护家人的安全,所以,在已经有一个人破坏这个规矩的前提下不会再出现第二个,也就是说耶萨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会有什么危险。”徐阚泽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楚谦想了一下,“这应该是第三次了吧,耶萨在几年之前不是也遇到过一次吗?”
  
  楚谦当然不会认为徐阚泽会忘记那次,但是直觉告诉他当年的事情不简单,他是不知道具体日期,按照耶萨先前所说,徐阚泽的手臂中弹也是几年前的事情,很可能也是发生在同一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楚谦看着徐阚泽,企图从他的表情中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但是徐阚泽只是笑笑,“当年的耶萨并没有受伤不是吗,既然目的没有达成就不能构成犯罪,对方也只是得到了惩罚罢了。”
  
  “那个人也是耶萨的亲人?”
  
  “是他哥哥,以前和他感情很好,后来不知怎么了,忽然就做出那种事,只不过事情发生后已经从卡莫拉除名,并且也得到了实质性的惩罚;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谦,怎么会突然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徐阚泽若有所思的看着楚谦。楚谦知道徐阚泽不会对他做什么,但是看到那种表情;心还是不自主的凉了半截,在当时的情况下,因为受伤是不是耶萨本人所以对方并没有受到很严重的惩罚,也就是说现在危险的不是耶萨,而是他身边的这些人。
  
  “两个伤害自己的人都是自己的哥哥,任谁也不会很难过吧。”楚谦思考着措辞说道。
  
  “没错,两个人都是亲人,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或许是天大的打击,但是发生在卡莫拉,他就只能接受并且慢慢习惯,假如说第一次是震惊的话,那么第二次就是惊讶,第三次的时候就是意料之中,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残忍的,只是发生的次数不够罢了,况且,如果想要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甚至站在最高的地方,总要学会忍受,这是他的职责。”
  
  徐阚泽似乎也很感慨,昨夜的一场雪已经覆盖住了院子里大半的景物,现在看过去也只剩下白皑皑的一片。
  
  “你很了解他。”楚谦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耶萨正从大门外进来,手下正帮他套上外套,雪白的颜色让这里的几个黑色的人影显得越发冷酷。
  
  耶萨像是感觉到有人注视自己,皱着眉头往二楼的方向看过去,徐阚泽微笑的给他打了个招呼,耶萨也笑着朝他挥挥手,感觉是如此的和谐。耶萨加快脚步走进房间。
  
  “他还是个孩子,卡莫拉最小的继承人,更多的了解他现在也只是我唯一能为 
 50、第五十章 风云初始 。。。 
 
 
  他做的事情,如你所见,我的右手根本连枪都不能拿,我还能做什么?”徐阚泽笑了一声转身向楼下去迎接耶萨。 

作者有话要说:抹汗,俺是来请罪的,JQ神马的都在酝酿之中……母鸡母鸡……
俺感觉俺越来越忧伤了,都是乃们催的~~~~~




51

51、第五十一章 雪的期盼 。。。 
 
 
  老安德莱奥的身体状况已经开始有所好转,大概是受到春天气息的感染了吧,就连血腥的味道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意外的单薄。
  
  楚谦到后院去找姚段瑾,自从她来到之后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并不是很多,更多的时候是楚谦去找她,但总是找不到人。楚谦知道姚段瑾以前在意大利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所以才会有一个叫‘凯伦’的名字,他以前不怎么重视自己母亲的那段生活经历,但是他在那不勒斯才呆了半年就开始感觉沉重,当年的姚段瑾,又是怎么做的?
  
  他不可能直接就去问自己的母亲,但还有另一个人知道,西尔维娅。
  
  楚谦深信,那种突然流露出来的极其相似的气质绝对不是偶然,就算是她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也没什么,他只是想多了解一点,只是这样就好。
  
  西尔维娅穿着一身火红的毛皮大衣正坐在壁炉旁边看杂志,还是他一贯的姿势,腿高高的翘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只猫,不同的是现在身后被他倚着的是一个男人,赫本。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