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尊重妖怪的身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请尊重妖怪的身份- 第96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明母冷笑着“你别说大话,先把男朋友领回来再说!”

    大龄剩女的悲哀,在父母眼里只有嫁出去这一条路可走!明沙耸着肩膀,回自己卧室睡觉。

    这一觉睡的也不安稳,梦里好像有很多事,朦胧中还有一个人在对自己说话,“等着我啊!”还有一个看不清脸的人喜欢摸自己的头发。

    明沙被自己的爸爸给喊醒了,“吃饭了明沙!”

    明沙朦朦胧胧的醒过来,梦里的一切又烟消云散。她看见自己的父亲,跳出来喊道“爸爸!见到你太高兴了!”

    明妈妈一边端着菜,一边给女儿白眼“马屁精,快去盛饭!”

    明爸爸笑呵呵的,“女儿喜欢我怎么了,来来来,爸爸买了你最爱吃的榴莲,吃完饭再吃啊!”

    明沙在爸爸脸上波一口,欢天喜地的去拿榴莲。明爸爸笑着去盛饭了。

    饭桌上明妈妈道“你姑姑给你介绍了个人,你抽时间去看一下,说是个海归,现在在你姑姑单位工作,家里听说也不错。你给我好好打扮,别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明沙一边扒饭一边点头,听妈妈说海龟,她脑子里浮现出一只桌面大的乌龟,好像还很可爱。她忍不住问道“确认是海龟,不是乌龟?”

    明爸爸差点没喷饭,赶紧转头去咳嗽。明妈妈快气死了,拿筷子抽女儿的手,”让你胡说八道!让你胡说八道!”

    明沙赶紧惨叫,“哎呀,哎呀,妈你别打了,我还是不是你亲生的!”

    明爸爸赶紧和稀泥,“好了好了,吃饭吃饭!”

    明妈妈还在生气,“都是你惯的!将来嫁不出去你给她养老啊!”

    明沙自己嘀咕,“遇到个吃软饭的,将来说不准谁养谁呢!”

    明妈妈瞪眼,“你还说!”

    明沙和明爸爸在明妈妈强大的气势下纷纷低头,表示臣服。

    第二天明沙上班,她恍惚的感觉还没消退呢,在自己办公桌前摸来摸去,什么东西都觉得仿佛好长时间没见到了。

    同事问她,“哎,你的图画好了吗?陈主任今天就要的。”

    明沙傻眼道“什么图?”

    同事惊奇的瞪着她,“你休息天过傻了?当然是你们小组那个项目图啊!陈主任很重视的!”

    明沙手忙脚乱的打开电脑,翻了好几个文件夹才理清了思路,她额头冒汗的开始找出画了一大半的图,然后慢慢摸索着画下去。

    临近中午,她才找到一些感觉,匆匆吃了饭,继续画,总算在下班前画完交给了小组负责人。

    晚上睡觉的时候又开始做梦,梦里好像进了一个动物园,有很多猛兽,这些猛兽都没关起来。恍恍惚惚又到了一个环境清幽的山庄,自己和一个人在面对面吃饭,那个人的相貌总也看不清。

    第二天醒来,明沙又想不起梦里究竟梦到了什么,她发了一会儿呆,在明妈妈的催促下起床去上班。

    渐渐地,明沙的日子回到了正规,上班下班,休息天窝在家里刷美剧打游戏,偶尔和朋友去逛逛街看看电影吃吃饭。那个海归暂时没空,明沙可以轻松一下。

    这天上班时,明沙正在逛淘宝,身边的女同事忽然尖叫出来“蜘蛛啊!好大一只蜘蛛!”

    一个男同事抽了一张纸巾要去碾死蜘蛛。明沙一下子蹦出来,“放下,我来!”

    这只蜘蛛在办公室的盆栽上,是一只花脚蜘蛛。明沙把手摊开,小心的把蜘蛛赶到手掌上,然后虚虚握着蜘蛛,在同事们呆滞的眼光中,特意下楼把蜘蛛放进了办公楼前的绿化带里。

    她还对小蜘蛛说,“小心些,这里虽然没有道士,人们一指头就能碾死你!”说完一呆,自己都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什么和尚道士的!

    回到办公室,女同事道“明沙,你不怕蜘蛛啊?”

    明沙道“蜘蛛有什么可怕的,我觉得挺可爱的。”

    女同事恶寒的打了一个哆嗦,“你好奇怪,蜘蛛都觉得可爱!”

    明沙在同事中的标签慢慢变成了一个女汉子,因为她不光不怕蜘蛛,连老鼠她也不怕!

    办公室里女孩子喜欢带零食,那就容易召老鼠,用捕鼠器抓到一只小老鼠,男同事兴奋的想要淹死它,明沙劈手夺过,把老鼠给放了,放了震惊的一干同事都不敢正眼看明沙!

合欢篇二() 
天气渐渐炎热;办公室里有空调吹;回到家;明妈妈因为看了养身栏目;客厅的空调不许明沙开;卧室里也不许开太低。明沙属于一热就出汗的体质。她吹不到空调就烦闷。

    星期天在家休息;她挥汗如雨;看着外头明晃晃的太阳,又懒的去商场蹭空调。看着家里雪白的墙壁,她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刻个符阵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鬼使神差的,明沙拿着颜料挑了一把趁手的刀,趁着明妈妈不在家;她就大刀阔斧的开始刻阵法了!

    越刻越顺手;一边刻一边上颜料,心里还在想;没什么好用的材料;只能凑合;反正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符阵;降温保暖而已;小菜一碟!

    半天功夫,她把客厅和自己卧室的阵法全刻好了!颜料没了;其他地方就没刻,看着眼前完美的符阵;她满头是汗;心满意足。

    明妈妈回到家,差点尖叫出声,自己家怎么了?墙上这些鬼画符是什么鬼!怎么来的?

    明沙听见声响,她露出脑袋,对着妈妈笑“妈你回来了!”

    明妈妈按住自己狂跳的心,“明沙,这墙上是怎么回事啊?”

    明沙笑道“我画的符啊!我跟你说,这符可是冬暖夏凉的,还不用电,多环保啊!妈你不觉得屋里凉快多了吗?”

    看着女儿希冀的眼神,明妈妈没觉得屋里有多凉快,而是心开始发凉了。她忽然变得和颜悦色起来,“那个明沙啊,累了吧,累了你休息一下,吃饭了我叫你啊!”

    明沙觉得自己画这么多符确实是一个大功劳,所以心满意足的回卧室看美剧去了。

    明妈妈偷偷到阳台上,遮遮掩掩的给丈夫打电话,“老头子!你快回来,明沙有些不对劲啊!哎呀,不是啦,你别瞎问了,你回来就知道啦!”

    明妈妈放下电话,回到客厅看着墙上那凌乱中带着规律的线条,回想自己哪里刺激女儿了,就是让她去相亲,也没有新闻上说的以死相逼啊,女儿用不着就这么疯了吧!

    明妈妈在家焦急的等待丈夫,不时还要对明沙嘘寒问暖,就怕她一个想不开,跳楼啥的。

    明爸爸匆匆忙忙赶回家,连汗都来不及擦,小声且颤抖着问明妈妈“到底怎么回事?你电话里说的不清不楚的,明沙怎么啦?”

    明妈妈拉着明爸爸的手,指着墙上的符道“你看呀,这些都是她画的!还说这些是什么冬暖夏凉的什么东西来着,她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我让她去相亲,也没硬逼她呀,不至于就这么傻了吧?”

    明爸爸这才得空一边喝水一边擦汗,然后去看墙上明沙画的符文。一看之下,明爸爸先乐了,“嗨,我闺女画的不错啊,虽然看不懂,挺像那么回事的!”

    明妈妈急的直接去拧丈夫,“我都快急死了,你还在胡说八道!你见过哪家闺女在家里画这些玩意的!啊?”

    明爸爸道“你就别瞎想了,明沙才不会想不开呢,不明白就问好了,自家闺有什么遮遮掩掩的。”

    明爸爸一边说,一边就喊上了,“明沙,出来一下!”

    明沙甩着手走出自家房间,看见老爸也在,她笑嘻嘻道“老爸,你回来了,干嘛呀?”

    明爸爸指着墙道“你画的都是些什么呀,你妈以为你疯了呢。”明妈妈背后拧丈夫。

    明沙看着墙壁道“我画的符阵啊,保暖降温一体的,妈妈再也不用担心费电了!我画的不错吧。”明沙看着自己的“杰作”觉得非常满意。

    明妈妈拉着丈夫用眼神表示,“你看你看,这不是傻了吗?”

    明爸爸笑道“不错不错,不过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

    明沙一愣,对呀,自己什么时候学过画这玩意的?画的时候就是觉得很顺手,很简单,被爸爸一问,她也疑惑起来。

    她眨巴了半天眼,支支吾吾道“我好像是从网上看来的妈不是不让我开空调么,我就想着能不能给家里降个温啥的”她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明爸爸和明妈妈打着眼神官司,一个表示“你看你把孩子逼的!不就开个空调吗,至于心疼这些电费?”

    明妈妈眼神闪躲,她对明沙道“你想开空调就开呗,在墙上画什么画,你这一画,我还要请人来重新刷墙,这大热天的,折腾什么呀。”

    明沙还在纠结自己为什么会画这些玩意的问题上,她心不在焉道“干嘛刷掉,我好不容易画成的,你刷了我再画,那才叫麻烦呢。”

    明妈妈还想说什么,明爸爸拉了她一下,明妈妈只得低头,“好吧,不刷就不刷,天气这么热,也找不到工人,现就这么着吧。煮饭煮饭!”

    吃饭的时候,明妈妈迟疑道“明沙,你姑姑介绍的那个,你要是不想看,那就不看呗,让你爸爸和你姑姑打了招呼好了。”

    明沙道“姑姑也是一片好心,看看我又不少块肉,没事的。”

    要不是你忽然之间在墙上鬼画符,明妈妈才不会放任女儿不相亲呢。不过在女儿发疯和不结婚之间,明妈妈还是选择要一个正常的女儿。

    新闻上多少孩子为了相亲逼婚的事和父母翻脸啊!明妈妈以前一直觉得明沙肯定不是那种人。现在也不敢保证了。

    晚上两口子在被窝里抱怨。明爸爸道“你也别老看那些没用的养身栏目,看你把孩子给热的,脑子都糊涂了。”

    明妈妈接受批评,“我那不是不知道么,现在墙上怎么办?”

    明爸爸道“就这么办呗,看多了,还是很有感觉的,先别刷掉它,省的明沙又要动手。”

    明妈妈叹息道“这孩子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