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尊重妖怪的身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请尊重妖怪的身份- 第29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被明沙救回来,织娘也没意识到自己得救了。她被卖来卖去惯了,不过是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不是挨揍就是挨饿,她都准备好的。

    所以她能吃就多吃,因为吃了这顿,下顿还不知道有没有呢。

    明沙说的话,她都没放在心上,没有区别的,人对妖怎么会有好心呢。

    可是明沙和那个可怕的道人真的没管她,道人早出晚归,正眼也不看她,织娘反而觉得安心。

    明沙和她说了一通话后也不再理她,但是每顿饭都不会忘了她。

    这么过了好几天,织娘已经敢自己去喝口水,还给自己换了一个舒服些的角落。

    这天明沙又画了一张新符,她特意控制了威力,想试一下效果,她前天央求青山给刻了一个小型的隔绝法力的阵法,用来试验自己的符。

    青山不想她出去捣蛋,就给她弄了一个。明沙甩出符文,星星点点的火苗从符上冒出来,不一会儿就充满了隔绝阵法,然后火苗开始组合,明沙认真的观看着。

    等符文威力散去,火苗也一朵朵熄灭,明沙一个不注意,一朵小火苗把她的衣服烧了一个大洞。

    这件衣服可是明沙最喜欢的一件,青山带她买了三套衣服,以后也没再买过。明沙心疼死了,这么大个洞,她也不会补,这衣服还没穿几天呢。

    哪知道第二天明沙起床,就发现衣服完好如初,没有半点破损的迹象,明沙仔仔细细看了半天。

    她拉着正要出门的青山道“你帮我补好的?好厉害啊!”

    青山白她一眼“白痴!”

    明沙看着青山离开,正在挠头,就见织娘眨巴着眼,渴望的看着她。

    明沙蠢的福至心灵“你给我补的?”织娘害羞的点点头。

    明沙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织娘“你好厉害啊!谢谢你。”

    织娘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嘴角却弯了起来。

    明沙看她比以前活泛了一些,就拉着她坐下说话,还让小二送了些水果蜜饯上来。

    织娘慢慢说了自己的经历,明沙唏嘘不已,加问一句道“那你给我补的,没有下毒吧?”

    织娘慌乱的摇头“没有,没有,上次也不是故意的。”

    明沙马上安慰她“和你开玩笑啦,别紧张,别紧张!”

    明沙接着道“你跟着我们,肯定不会挨打受骂,青山就是嘴巴臭,你不要理他就行了!”

    织娘细声细气道“那个道长法力很强的。”

    明沙随口道“是吗?我感觉不出来。你过来一点,我看看可不可以把你脖子上的圈去掉。”

    织娘听话的把脖子伸过来,明沙看了一会儿道“这上面也是个符阵,我要研究一下,扯是扯不下来的。”

    明沙把织娘脖子上和手脚上的项圈都查看了一遍,把符阵一一刻画道纸上,然后开始研究。

    织娘好奇的在一边看,轻轻拿了一个果子闻,看明沙没说话,就慢慢咬了一口。

    明沙头都没抬“喜欢吃啊,那你多吃点,没了再叫,别怕。”

    织娘低头嗯了一声,吃果子的速度明显快了。

    明沙研究了一忽儿,对织娘道“织娘,我有一些线索了,但是要做下试验,可能有些疼,你能忍一下吗?”

    织娘赶紧放下手里的果子“没事的,我忍得住。”

    明沙让她把手伸过来,想破坏上面的符文,她一刀下去,织娘闷哼一声,符文完好无损。

    明沙皱着眉头,在纸上又开始写写画画,间或让织娘过来试一下。

给织娘取项圈() 
一直没什么进展;明沙午饭都没心思好好吃。织娘过了刚开始的胆怯期;在这里一直没受到伤害;她渐渐开始活泼了。

    这也是对应她刚来时的样子;明沙一呼唤;她就屁颠屁颠的过来。

    一连三天;明沙对这个禁锢符文一筹莫展;既无法破坏,又取不下来。

    她去问青山“难道这个圈戴在妖身上就一直不取下来了?”

    青山反问“取下来干嘛?妖死了项圈自然会掉下来,你就是解开了项圈;她身上还有符文呢,别费力气了。”

    明沙还真倔强上了“我偏不信这个邪!”

    青山道“妖身上的符文是上钧尊者发明的,禁锢项圈是后来人添加的;这些符文刻画的时候就没想过取下来或是消失掉;而是防止这些事发生,你能破解尊者和整个修真界研发的符文?”

    明沙紧紧抿着嘴;又埋头进了符文堆里。青山摇摇头;也不去管她。

    一个星期后;明沙已经有些绝望了;对这些符文她毫无办法。

    她泄气的捧着头坐在客厅。织娘反过来安慰她“没关系的;我都习惯这些项圈了,戴着就戴着吧。”

    明沙扯一下嘴角问道“失去了内丹;你还能在修炼一颗出来吗?”

    织娘摇摇头“我现在这个样子是炼不起来的,要变成原型;养好伤;再慢慢修炼才有可能再结成内丹。”

    明沙道“那现在你不能变成原型?”

    织娘继续摇头“被禁锢住了,变不了。”

    明沙盯着头上的天花板,回想青山说过的话,妖死了项圈自然会掉下来妖死了妖死了!

    明沙忽然从椅子上蹦起来,对呀,既然不能对付这个符阵,那就想办法骗过这个符阵好了!明沙眼冒精光,站起来在屋里转圈。

    嘴里嘀咕道“装死怎么装呢一定要让阵法相信!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明沙需要知道妖死亡的特征是什么样的,然后符阵怎么确认这个妖算死了。她想了一会儿,看见织娘在吃烤花雀。

    这小妖知道明沙不禁止她吃喝,这两天敞开了肚子吃,肚子好像是个无底洞。

    明沙眼睛一亮,这客栈的厨房里肯定会杀妖兽做菜,自己可以去观察一下的!虽然经历可能很难过,总比什么也不做强!

    决定好的明沙叫来小二,说想要参观厨房,还给了些小费。小二满口答应,亲自把明沙带到了厨房。

    明沙吩咐织娘不要出门,织娘拼命点头,乖的不得了。

    到了厨房,明沙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儿厨师烧菜,就借口要去看看活的猎物。

    她出手大方,众人都以为她是个有着好奇心的大小姐,拿了银子也不拦她,让她自由观看。

    这里果然关押了很多作为食物的妖兽,甚至还有一两只妖。明沙对负责杀妖兽的人道“没见过刚死的妖兽是什么样的,你杀好了叫我看一下。”

    那人笑着点头,拿人家的手短,大小姐想看死的妖兽有什么大不了?有些大人物的癖好更怪呢!

    于是明沙强忍住恶心,一连看了好几天的死妖兽,那些妖兽在人眼里如同鸡鸭牲畜,在明沙眼里都是活生生的智慧生命!

    她第一天看了,回到房间吐的一塌糊涂,然后改吃素了,一点荤的都不能碰。青山还以为她病了,给她又是把脉,又是检查的,后来发现她只是口味变了。

    青山还笑道“这倒是省钱了,以后出门抓把草就能把你喂了!”

    明沙没心思搭理他,她也看出来了,青山不会无缘故的捉妖,却也不会站在妖的立场上去帮助妖。她只能自己想办法。

    她看到了很多妖兽死亡后,项圈会自动脱落,那些项圈自然会被回收利用,明沙也收集到了很多信息。

    她开始研究假死可以骗过项圈的阵法,经过很多的改进,明沙的阵法刻画出来了。

    总结一下,进入这个阵法的妖,生命力和身体大量的血都会被抽出来,像前世的血液体外循环系统一样,最后生命力和血液还是会回到身体里。就是在抽出返回的这段时间里,让项圈以为禁锢的妖已经死去,从而自动脱落。

    说起来很简单,实际操作却很困难,最重要的是,在生命力和血液离开身体的这段时间,不能让织娘真的死了,要不就是完全失败。

    而明沙又没有更多的试验对象,她要么成功,要么织娘死去。

    明沙叫来织娘,很郑重的告诉她这件事“我把风险都告诉你,你来决定要不要做,因为这关系到你的生命,并且你也知道,去掉项圈只是第一步,你身上还有符文,这个我目前没有办法解决。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织娘摸着手上的项圈,想起自己只是一只小蜘蛛时的快乐,后来她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差点也失去了生命——假如没遇见明沙的话。然后身体被刻上符文,脖子和四肢被套上项圈,她成了一个妖奴。

    织娘用力点点头“我要摘下它!”

    明沙深吸一口气“那就来吧!”

    她把自己制作的符阵刻画在青山给的隔离符阵里,这样有动静也不会外泄。

    织娘走进阵法,盘腿做好,明沙对她点点头,她拿起小刀,割开自己的手腕,鲜血带着生命力从手腕缓缓上升,在织娘的头顶凝成一个血团,血团中恍惚有一只小蜘蛛的影子。

    织娘的脸色越发苍白,她开始颤抖,已经不能维持盘腿的身形,她慢慢委顿在地上,眼睛也闭上了。

    明沙紧张的双手紧紧搅在一起,额头的汗也沁了出来。

    织娘身体大部分的血液都在阵法中央上空,微微漾着。织娘已经一动不动了,她脖子上和四肢上的项圈却纹丝不动。

    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阵法里没有丝毫动静,明沙脸色凝重,汗水湿了衣服,她一点都没察觉,心里默念,再过三十秒,血液一定要回流!三十、二十九等她默念道八、七的时候,轻微的咔嚓声传来,项圈全部脱离了织娘的身体!

    明沙精神一震,迅速操纵阵法,血液开始重新进入织娘的身体,等最后一滴回到织娘身体里,明沙迅速把她抱出来,给她裹好伤口。然后轻拍织娘的脸“织娘,醒醒,醒醒织娘!”

    明沙的声音里都带了一丝哭腔,要是织娘再也醒不过来,那就是自己害死她的呀!

    织娘的眼皮动了一下,慢慢张开,问了一句“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