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56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灯光都缱绻起来。

    谢则容的发丝散漫垂挂在了“碧城”的脸颊旁,而后被他的手缓缓拨开,那杯酒还留下一半,滚落在了床下,锦被之上也沾了几滴佳酿。

    微乱的呼吸只有谢则容一人的,却在寂静的房间中清晰可闻。

    酒香四溢。

    碧城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彻彻底底僵直了身子。她几乎本能地想冲上去扯开谢则容,可是在迈开步伐之前脑海中却陡然闪过姜梵的警告,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谢则容却忽然低笑起来,他捧着“碧城”的脸,整个身子伏在她身旁,边笑边替她拨弄几缕缠在一块儿的发丝,笑了几声又低头覆上她的唇,最后竟然跪在了床边亲吻她的发丝。

    “我的公主……”

    低哑的声音在静默的房间里响起。

    他说:“其实,我还是会醉的,不过那是等你醒来的时候,对不对?”

    其实,我还是会醉的,不过那是等你醒来的时候,对不对?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 tot 6000字章,这是第一次orz,佩服天天能够3更的作者们……还有2分钟就要“第二天”了……

正文 第50章 谋乱(中)

    其实;我还是会醉的;不过那是等你醒来的时候;对不对,

    碧城静静地站在宫灯昏暗的光芒里,渐渐镇定下来的心逐渐地成了一片荒芜。谢则容是什么模样;究竟想做什么她其实已经并不关心,真正地想要不顾一切弄清楚其中缘由的时代已经永远地死在暗无天日的牢里,今时今日对她来说已经没有意义。

    谢则容依旧贴在“碧城”的身旁轻声细语,她只在他们身旁待了一小会儿,便悄悄地退出了测殿。虽然紫阙宫中在明的守备她已经摸索标记得差不多,不过在暗的守备却仍然需要一次契机。而这次契机就在今夜。

    月亮渐渐高升,谢则容依旧没有回自己寝宫的意思。碧城站在门外看着窗口的月光;一点点估算着心里的时辰……等到月上柳梢时分,紫阙宫里忽然响起了一阵惊叫!

    “有刺客——”

    来了!

    碧城猛然加快了脚步朝出声的地方跑去,好不容易跑到了尖叫声所在的地点便匆忙四顾,把一个个守备为止悄悄记在心里——宫中树上,正殿屋顶之上,还有侧殿的房梁上……数不清的守卫一个接着一个从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闪身出现,刀枪剑戟全都对准了突然闯入的刺客。

    碧城罕少经历这样的状况,她闪身躲到了侧殿的圆柱后面,看着十数个刺客一个接着一个以非常惨烈的模样赴死。他们每一个人的死都能暴露一两处暗卫藏身之处,从紫阙宫宫门口到卧寝侧殿,竟有不下二十处!

    难怪这几年来没有人能够成功见到当今皇后,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活着接近她。

    这只是一次骚乱,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所有的刺客都被肃清。谢则容自内殿走出的时候面色如常,看着一地的尸体稍稍皱起了眉头,轻声道:“带走吧,皇后不喜欢血腥气。”

    暗卫得令,拖着那些尸体朝门外走,一步会儿又有几个禁卫带来绢布,把沾血的地面擦得一干二净,好像之前的屠杀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碧城的手脚冰凉,眼色却是沉静的。她看着谢则容面无表情的脸,好久,她轻轻吸气。

    空气中还留有一丝血腥的味道。

    谢则容说得对,她的确不喜欢血腥的气味,这气味让人想到许多黑暗的东西,比如死亡和地狱。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她更憎恶不把死亡当回事的人。

    夜晚时分,碧城躺在皇后榻上,闭眼之前把印刻入脑海里的暗卫位置记在心里。第二天天亮时分她便早早出了紫阙宫回到乐府,从隐蔽的抽屉底部掏出早有准备的紫阙宫地图,把暗卫的位置一个接着一个标注在上头。

    还有一月,就是苏相的计划实施的时候了。这份地图会是苏相决胜至关重要的用具。

    碧城小心地标注完记忆中每一处暗卫的为止,最后一笔刚刚提笔却听见门外响起了极轻的脚步声!

    她心中微乱,草草收拾了地图把它放回原处,眼疾手快地摊开了梳妆的用具——几乎是同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是谁?”

    “小歆。”慵懒的声音。

    尹陵?

    碧城稍稍舒了一口气,跑去拉开了木门,果然见着某个穿得轻飘飘亮闪闪的乐官懒散地端着一碟糕点一壶酒站在门外。

    ……酒?

    对于尹陵喝酒碧城是有阴影的,她迟疑地盯了尹陵的眉眼一眼,想要确定他现在还没有喝醉,结果却被尹陵狠狠瞪了眼。

    碧城:“……”

    尹陵道:“怎么,不欢迎先生?”

    “……欢迎。”

    碧城敞开房门,诡异地眼睁睁看着尹陵熟门熟路进屋,把糕点与酒放到了她的桌上,而后替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又斟一杯,又一饮而尽。

    在他快要连喝三杯之际,碧城忍无可忍叫住了他:“先生,酒多伤身……”

    尹陵却扬起了脸,眉眼亮晶晶的,他盯了她好久,才忽然笑了:“小越。”

    “嗯?”

    “越歆……”

    “先生?”

    尹陵低了头,这第三杯酒倒没有继续灌下去,只是欲言又止地迟疑了好几次,才终于道:“你恨不恨越占德?”

    “……啊?”

    碧城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尹陵这会儿忽然提起了她的便宜爹爹,只能愣愣看着他静观其变。

    片刻之后,尹陵自顾自接了下去,他轻道:“我带你离开之前其实打听过你,你因为母亲身份,身为越家庶出之女长至六岁连个名字都没有……不识诗书甚至无人教言语,连下人也常常觉得你是个痴儿……长姐更是试试羞辱……”

    尹陵说得极轻,碧城虽然听得懂每一个字,可是却不懂他为什么忽然提起越家旧事。其实对于小越的身世与过往她并不熟悉,甚至可能她还比不过特地去调查的尹陵知道得多,她拥有的是小越九岁之后的记忆,小越的过往她早就当做了前世的前世,为何尹陵突然提了起来?

    “那些过往,你记恨不记恨?”

    碧城摇摇头。

    尹陵轻道:“为什么?”

    碧城迟疑着道:“毕竟过去了,如果不想报复,那就不必记恨。”

    尹陵眸光闪了闪,第三杯酒还是下了肚。他道:“那如果越占德嫌你穿云裳挥舞袖于人前,觉得你是家族耻辱恨不得你从来没有活在这世界上。你身上流着越家血,他却想割破你的血脉好换一换血一雪耻辱,你恨不恨?”

    碧城惊诧抬眼,发现尹陵的眼底竟然有一丝迷蒙。她摸不着他心底究竟在想写什么,只是看着他眼底罕见的神色略略迟疑,抢过了他手里的酒杯藏到了身后。

    她道:“可是……跳舞不是耻辱呀?”

    在燕晗,除却皇族血裔,公卿子弟莫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进入宫中乐府,即使不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也可以培养出一个德才兼备的名门淑女,家中有乐府司舞乃是女眷中最高的荣誉……怎会是耻辱?

    尹陵却低笑一声,并不作答,只是问:“我说如果……”

    他似乎又醉了。

    这么正经,一定是喝醉了……

    碧城发现了这一点,却无可奈何,只能像哄着小孩子一样哄着他:“先生今日我们跳什么舞?”

    “跳舞?”尹陵眯起眼。

    “对啊。”

    “对……跳舞。”尹陵低沉下了声音,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俯身在了碧城耳边轻声道,“你弹琴,我跳舞给你看呀。”

    “……先生?”

    尹陵笑眯眯抬头:“除却年少之时被我那奇形怪状的师父逼迫的时候,我今生跳舞给人看次数可不多。小越想不想看?”

    ……您本身已经够奇形怪状了……碧城不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表情,可是听到他轻软的话语却还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去取了房里的琴放到了桌上。也许是因为脑海中月下荒园之中的记忆太过深刻了吧。

    碧城是司舞,琴艺并不精通,只能勉勉强强弹出个曲儿。不过想来喝醉了的尹陵也并不会计较这些,她三三两两拨弄着琴弦,尹陵也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了个酒杯斟了酒一饮而尽,徐徐拉开了第一个舞式。

    碧城原本权当在哄他,只是当他真正开始起舞的时候,她却屏住了呼吸——人人都说天下第一舞师舞技出神入化举世无双,却很少有人真正见过什么真正的尹陵跳舞是什么模样。那只会让人想到四个字:三生有幸。

    那是没有任何言语可以表达出来的美。

    碧城不善记曲谱,谈的曲儿有些错乱,尹陵却能自然而然地踩在每一个音调上,等她勉勉强强把一曲连名字都不太记得的曲子弹下来的时候,尹陵已经又斟了好几杯酒灌入喉中,等最后一个音调袅袅静止,他却低着头低笑出了声,笑声居然有几分怆然。

    “先生……”碧城终于慌了,丢了琴去搀扶他。尹陵,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尹陵的个子要比她高太多,她抓住他的肩膀想要看他的神色,却被他颓然倒下的身体压得踉跄后退了好几步,好不容易才站住了身子。

    尹陵的脑袋垂落在她的肩膀上,发丝落在她的脖颈上,有些痒。

    她一动也不敢动,好久,才轻手轻脚地挪动了一点点地方。一步一步,把他扶到九儿的床上。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了。

    她坐在床边愣愣看着他的脸,倏地没憋住笑,笑出了声来。果然,这个世界上有谢则容那种千杯不醉的人,就有尹陵这种三杯一定倒的人。

    趁着他醉得一塌糊涂的功夫,她轻手轻脚把之前的地图取了出来,送到了碌华宫。

    等她回到乐府的房中的时候,尹陵刚刚醒来,他的眼里还有些迷蒙光芒,听见开门的声响迟疑着望向门口,脸上的神情一瞬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