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55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她在她床头坐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她脸上的疤,轻声言语:“你能听见我吗?”

    “碧城”依旧双眸禁闭,没有一丝声息。

    “如果你没有像现在这样,该有多好……”如果她不是这样沉睡着,而是早就登了极乐,恐怕燕晗早就改朝换代。就像姜梵所说的,民不聊生几年,然后历史还是历史,只是不会沦为现在的局面……

    “她会醒来。”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碧城倏地缩回了手,只见着青灰的衣摆闪了闪,一抹身影缓缓进入了她的视野。是谢则容。

    他显然会错了她的意思,居然朝她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道:“孤的皇后已经睡了四年,该醒了。”

    碧城沉默地收回了诧异的目光。

    谢则容却似乎心情好得很,即使她的沉默也没能影响他眼角的笑意。

    他说:“孤已经等了好久,太久了……”

    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碧城请辞,终于出了紫阙宫。谢则容虽然要求她留宿紫阙宫,可是半月假已经到了尽头,她白日里还是得回乐府的。而且……方才这一耽搁,日头已经过去好久,她显然……迟到了。尹陵那一关估计是难过了。

    乐府之中依旧是一派繁华,碧城尽量不引人注意悄悄溜进去,可惜还没走几步就被逮了个正着,方才还熙熙攘攘的乐府舞殿顷刻间安静了下来,许多怪异的目光把她结结实实地包裹了起来。好在她早有准备,而且还有个面甲,区区目光……她镇定地朝里头走,结果,没走进步,差点被一袭红衣闪瞎了眼。

    红衣尹陵笑得揶揄,轻飘飘道:“想溜回房里,装作早就回来么?”

    碧城:“……”

    尹陵道:“我记得我只给了你十五日假期,敢在我眼皮底下迟到的司舞,上一个……步月,上一个是如何处置的?”

    步姨略略沉思,道:“七日无眠。”

    碧城:“……”

    步姨略有感伤:“后来那姑娘在舞殿里睡了两日两夜,怎么唤都唤不醒,老身去搀扶的时候扭伤了腰。”

    碧城陷入沉思,良久,规规矩矩给尹陵行了个舞礼。

    尹陵忽而似笑非笑,问:“皇后如何?”

    碧城道:“比之前好。”

    结果,尹陵却忽的笑出了声来,一根指头戳在了她的脑门上:“吓唬你的。”

    碧城:“……”

    尹陵似乎已经活了过来,碧城回到司舞队列之中的练舞的时候心思还是有些躁动的,她分了些神偷偷打量那个艳红艳红的身影,看着他像是花匠逛御花园一样挨个儿审视着每一个司舞露出不同神色的模样。半月之前那个阴郁的夜晚仿佛是很久远很久远的记忆,被尘封在了不知名的地方。现在的尹陵是她最熟悉的模样。

    可是……

    她不知道心头的那一丝怪异是什么。

    也许是明知道他藏着那样的模样,又或许只是不高兴见到他戴上无形的面甲……她不开心,看着他笑,她却想要看他不笑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想看他轻轻讲话的时候皱眉的样子,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像此时此刻一样做水里的月亮。

    她在失神间与尹陵的目光不小心撞了个正着。

    尹陵也是一愣,狐疑地挑眉。

    碧城却忽然忘了脚下的动作一时不备踩了身后司舞的脚,顷刻间所有的舞序乱成了一团——尹陵摇摇头,做了个“你给本官等着”的神情。碧城眨眨眼,还是有些乱。

    一曲舞罢,有宫人扭着腰入了舞殿,朝着尹陵耳语一阵后扬起声朝司舞丛中喊:“越歆姑娘,瑾妃有请——”

    碧城正心乱,听见声响却是松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跟着宫人出了乐府。乐府外阳光灿烂,苏瑾站在阳光里眯着眼睛守望,见着她到来裂开嘴笑了。

    她道:“小越,我爹想要见你。”

    苏相?

    碧城刹那间镇定下心神,跟着苏瑾朝碌华宫的方向走去。苏相要见她只可能是一件事,他的“大计划”要运作了。

    碌华宫中没有多少多余的宫人,碧城在碌华宫后园见到了一派斯文的苏相。他正提笔画一个扇面,把扇面上一束桃花枝上的桃花一点点勾勒出来,一笔一划皆是细腻无比。碧城站在几步开外看着他,等他画完最后一抹红才上前,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一个对燕晗朝政图谋不轨之人,她本该防备至深。

    可是可笑的是,这个乱臣贼子却是她现在唯一的盟友。

    “越姑娘是在想,老夫是个乱臣贼子,是不是?”

    碧城一惊,笑了:“苏相为何这样想?”

    苏相拿起扇面轻轻吹了一口气,道:“老夫十四入朝,至今已有三十余年了,若是连这点都看不明白恐怕早就身首异处,又岂敢随意与越姑娘结交?”

    碧城沉默。

    苏相却微笑道:“老夫并不会追问越姑娘为何与老夫有共同目的,只要越姑娘知晓,老夫是把自己与瑾儿的性命都交托到了越姑娘手上,越姑娘的一举一动皆是我父女生杀予夺之计。”

    这便是官场上混出来的老油条,一番话在情在理恩情并重说得滴水不漏。碧城听在耳中,目光略过听得一副认真模样的苏瑾,最终点了点头。的确,不论于情于理她都没有不与苏相合作的理由。只不过……

    她低道:“皇后尚在人世,苏相打算如何行事才能让当今陛下败北?”

    燕晗素来只认皇血,哪怕谢则容身死,只要“碧城”还在这世上一日,这帝位也落不到苏姓人手上。“

    苏相笑道:“老夫身为燕晗子民自然是会照顾皇后到她驾鹤之年。皇后既然昏迷不醒,自然需要执政之皇。皇后活一年,老夫一年后登帝,皇后活五十年,老夫做五十年执政之皇也并无不可。”

    “那苏相以什么理由让当今陛下败北?”

    苏相略微沉吟,缓缓道:“叛党之后,诱先帝亲征而杀之,囚皇后动私刑,逼得皇后玉石俱焚后诛杀皇裔,隐瞒皇后病情……种种罪行皆有人证物证,他若不死,法理不容,天理能容?”

    他竟然知道!

    碧城心中惊骇如同狂潮,久久吐不出只言片语。

    她一直以为过去的事情谢则容做得滴水不漏,因为这四年来他稳坐帝王宝座……没想到这朝野之中竟然有人知道!

    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好久才干巴巴挤出一句:“苏相想要我做什么?”

    苏相已经吹干了那一卷桃花扇面,轻轻阖上后道:“紫阙宫防守森严,老夫得知越姑娘如今可以自由出入紫阙宫,想要越姑娘配合老夫做一样东西……”

    x

    苏相想要的是紫阙宫守备图,这东西其实耗时很久。每一个宫闱都有其特定的守备时间和形式,而紫阙宫的守备之复杂,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在明的守备与巡逻禁卫就有许多拨,更不用说在暗的,很久之前那一次刺杀据说原本有三十人,个个皆是高手,可是闯到皇后寝卧的却只有寥寥数人而且很快便被斩杀,更不用说带皇后离开了。

    的确,只有能够自由出入紫阙宫的人才有可能给出一副尽量准确的守备卷轴。而能够自由出入紫阙宫的只有三人:谢则容,姜梵,和碧城。

    可是要想真正地摸清紫阙宫的守备谈何容易?

    她虽然可以自由进出紫阙宫,却也不能堂而皇之各处查看……

    接连数日,她故意在紫阙宫后园逗留,把明面上的守备记在心里,等到回乐府的空挡再绘制在图纸之上,等到又半月过后,粗略的图纸终于完整了。可是暗处的守备却不易觉察,还得等待时机。

    不过这一个月下来,谢则容对她的防备倒是越来越松懈,他甚至不再避讳她的存在与姜梵谈论朝政之事。碧城在一旁听着,心里也渐渐有了底。

    一月之后,燕晗三个邻国都将派来重臣与燕晗会晤,名义上是“取经”祈福祭祀之礼乐事项,其实是一场暗斗。除了西昭可能真是因为又是天灾又死太子是真心来求礼乐,其余两国东齐和大盛战乱争斗已久,这次前来恐怕是就来拉拢燕晗举兵而逼。

    姜梵身为护国神官,言语向来不多,此次却不免多说了几句,道:“此次事关重大,陛下真打算置之不理?”

    谢则容却在喝一壶酒,眼里已经有了昏昏然的颜色。他慵懒道:“他们争江山便去争,干孤何事?”

    姜梵微微凝眸,却最终不再言语,只是临走之前目光略过站在一旁的碧城的眉眼,目光中尽是安抚。

    他的安抚,碧城知道的。

    她在他的目光下放松了神思,朝他笑了笑。

    人人都说谢则容是个昏君,自然是空穴来风。她早有准备,并不意外。

    谢则容当然没有喝醉,等姜梵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殿门口,他徐缓站起身来,手拿着一杯酒掀开珠帘入了内寝,坐到了“碧城”床边,轻声呢喃:“碧城,你家江山,正有人虎视眈眈呢。”

    “东齐与大盛,每个都想要瓜分你家江山,你说,孤送哪一个比较好呢?”

    “或者,平分了?”

    灯光下,谢则容的身影几乎要和“碧城”贴在了一起。碧城站在他们身侧听他呢喃一句比一句轻,心中的震惊却一点点蔓延滋长——谢则容,他从来没有想要守过江山,他杀忠臣,纵权党,他甚至想要送疆土给邻国!

    他究竟是为什么……

    谢则容低低笑出声来,手指蘸了一点酒,一点点抹在了“碧城”的唇上。

    “你尝尝。”他轻道,“杜康之乐,是不是比江山在握更醉人?”

    宫灯的光芒中,皇后的唇上沾了一些湿润,亮晶晶的。

    谢则容渐渐收敛了唇边笑意,他抿了一口杯中酒,缓缓伏□去,瘦削的背影在光下拉长成了成了一道弧形。少顷,他的唇齿触上“碧城”的,停顿片刻,温柔地辗转。

    灯光都缱绻起来。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