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54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那是什么人?

    碧城迟疑着靠近了,却在看清那人的脸的一瞬间愣了。

    那竟然是尹陵。

    她缓步靠近了他,最终停在了他面前。尹陵似乎也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原本通常似笑非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讶异。良久,他低眉笑了笑,说:“被你逮着了。”

    碧城迟疑问:“先生来这里做什么?”

    尹陵道:“赏月。”

    “可你方向错了。”碧城冷冷戳穿,“月亮在你身后。”

    “……”

    僵持。

    少顷,尹陵懒洋洋打了个哈欠,转了身摇摇晃晃朝乐府方向走,显然是不打算再多做纠缠了。

    月色下,碧城看着尹陵飘飘洒洒的模样透着一点说不出的感觉,眼看着他快要走远,她加快了脚步跟上了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先生,我的伤好多了。”

    “嗯。”

    “先生,步姨说再有个三五日,我就可以回乐府练舞了。”

    “嗯。”

    “先生……”

    “小歆,怎么今天你如此话多?”尹陵忽然停下了脚步回了身。

    碧城一时不备重重撞到了他的胸口,半晌狼狈地揉揉撞疼了的鼻子:“我……是今天先生话少吧。”

    尹陵微微一怔,却没有否认。过了好久他才淡淡道:“我平日话很多么?”

    碧城干笑:“不多吗?”

    “……”

    “小歆,我们去做些坏事,如何?”倏地,尹陵眨眨眼。

    碧城脊背发凉,本能地想跑,脚步还没迈开却被尹陵扯住了手腕。他低笑:“看来你最近日子太过清闲,脑袋里除了司舞本分还多了些质疑先生的胆量,不如把它宣泄掉。”

    宣泄……

    碧城终于发现自己错了,错在因为最近尹陵表现太过正常,她都快忘了他原本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他是尹陵,朝凤乐府第一舞师,是不知道什么东西组装起来的奇形怪状的第一乐官……

    他这眼神和举止赫然是在朝凤乐府的时候夜半三更摇铃铛的时候的姿态,她如果还留着那才是真的傻了!

    “不,我并不需要,有劳先生挂念了……”

    碧城干笑几声,果断告辞朝反方向跑,等到尹陵的身影模模糊糊消失在了夜里,她才停下来轻轻舒了一口气。

    很远的地方,尹陵孤零零的身影静立在月下,说不出的寂寥。

    她看了好久,才缓缓地朝乐府走去。其实,很多事情他不愿意说,她也不是那么想逼的。

    “你是越姑娘吗?”忽然,一个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禾?

    碧城疑惑地看着满头大汗的小禾,却听见小禾气喘吁吁的声音:“越姑娘,你快跟我回紫阙宫!”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

    编辑终于看不下去我短小君更新了……丢我上了个需要特勤快更新的榜单噗。

    为了剧情完整度今天先这样,明天加量!

正文 第49章 谋乱(上)

    碧城赶到紫阙宫的时候;三个御医已经跪在殿上瑟瑟发抖;他们的头已经快要埋到地底下了。而谢则容坐在正殿之上面色如霜;眼底的阴寒投射出的目光几乎要把御医的身上戳出一个洞来。

    小禾怯怯地站在一旁不再言语,偌大一个殿上只有碧城一个人站在当下,神情迷茫——殿上跪着的三个御医她只认识跪在中间那个;那是当年她醒来的时候遇见的那个沈御医,四年不见,他与当年的模样已经有些不一样了,原本是个风姿绰约的佳公子,如今却瘦得像是只有一个骨架子。

    他是三个御医中唯一一个还算镇定的,对上谢则容的目光咬牙开口,“陛下;皇后的身体四年之前因为……已经被掏空了,后又受重击,虽得神官妙手回春,可毕竟日日以汤药续命……四年千余天,一日比一日亏空。臣……臣只能加大药剂,可实在没把握……”

    谢则容冷笑:“沈御医的意思,是碧城已经药石无用?”

    沈御医重重磕了个头道:“陛下,虽说自古医蛊不分家,只是臣才疏学浅,虽保皇后四年却也只能……”

    谢则容冷道:“你不行,那便寻天下良医,孤要她活着醒来,你不行,不如换人执掌御医院。”

    沈御医叹息:“陛下,臣并非惧死,只是四年五谷未进,本就……”他想了想,忽然低道,“医术已经无能为力,陛下何不试试别的法子,四年前神官所行之救治,能不能再请神官来一次?”

    谢则容沉默。

    良久,他道:“滚。”

    御医们得了赦令狼狈地逃窜出了紫阙宫,碧城遥遥目送他们离去的身影,再回头时却发现谢则容几乎整个身体要陷进高座之中了。他身形颀长,双肩颓然地垂下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阴涩无比的。明明殿中宫灯如昼,他却仿佛置身于黑暗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抬起了头,晦涩的眼中没有丝毫光泽。

    他沙哑道:“越姑娘,劳请……与碧城同眠。”

    同眠?

    碧城心中疑惑,看着谢则容面如死灰的神情也有了些担忧,朝他点了点头。

    毕竟,那是她自己。

    夜色深沉,紫阙宫的内寝中皇后碧城身上已经不知道盖了多少被子,方才还汗涔涔的脸上却已经有些青灰,远远看去有些怵目惊心。

    碧城到了床前,只犹豫了一小会儿便开始褪去身上的衣衫,一件又一件,等她彻底褪去了衣衫上到床上把自己与“碧城”都裹起来后,谢则容缓步进了内寝,坐在了床边。

    这是非常诡异的场景。

    碧城尴尬地别开了视线,却听见谢则容低沉的声音,他道:“不管你想做什么,请慢一些。”

    他说:“孤还需要你,因为她需要。”

    非常典型的谢则容式的思维。

    好在,在那之后他也并没有多余的举止,他只在房中待了片刻便匆匆告别,临走之前他又回了头,不经意道:“你睡觉还带着面甲?”

    碧城摸了摸脸上的冰凉,没有作答。这面甲她哪里敢摘?

    一夜在碧城的无眠之中过去,“碧城”的身上的确非常寒冷,可是说来也神奇,她躺在她身侧挨着她只不过几个时辰,她青灰的面容便回到了苍白的模样,等到第二天天明时分,她苍白的脸上居然有了几分血色。

    小禾送来洗漱用水的时候,碧城已经彻底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下清醒,正愣愣看着身旁的“碧城”惊诧。小禾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良久,她才挤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你就不担心我在睡觉的时候揭了你的面甲吗?”

    碧城一愣,低头笑出声来:“你不敢。”

    小禾灰溜溜咧嘴:“是啊,陛下交代,决不许,真奇怪。”

    其实并不奇怪。碧城低眉摸了摸面甲,无声地笑了。燕晗没有一人能够与姜梵匹敌地位,神官府大祭司一言,谁敢违抗?就算是谢则容也不行,他要久坐这皇位还得靠“碧城”活着,而她恰巧是最关键的一环,他唯一不敢做之事便是坏姜梵的预言吧。

    “碧城”洗漱过后,谢则容到了紫阙宫。他见着她的脸色先是一愣,良久后猛然抬头盯着站在床头的碧城,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光晕。

    “越歆。”他道,“从今日起你在紫阙宫住下。”

    碧城沉默。

    谢则容却忽然笑了,那笑容居然……堪称明媚。

    日子还得继续。

    碧城身上的酸痛之感在紫阙宫中一日比一日轻,只是心头的郁结却一日比一日增重。小禾常常是不在的,寝殿之中常常只剩下碧城一人侍奉。即使在四年前甚至更早之前,她都没有过这样长时间的与谢则容朝夕相对的时光。她往往是站在“碧城”的身旁,看着那个有些陌生的谢则容像呵护一滴水珠一样细致入微地与她说着话儿。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坐在房里看一本又一本的奏折,看一会儿抬一会儿头,朝着床榻上沉睡的身影微微露个笑容,然后再低头提笔。

    碧城看着这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前几日的嘲讽渐渐蜕变成了麻木,到最后她几乎可以像观察两个陌生人一样看着谢则容所做的一切。看他温存的眼神和细致的照顾,看他从雷厉风行的帝王变成温柔的男人。

    他向来是一个温和的人,即使是生杀予夺的时候也是。

    他这幅模样,倒让碧城想起了许多年前沙场之上,她瞒过了父皇悄悄去看他射箭。那时候他也不过十七八,正是少年意气的时候,有一箭没有射中靶心,他皱着眉头站在风中不言不语,忽闻敌情来报,燕晗损兵两千。他忽的朝校场外跑去,她急急忙忙去追,等追到的时候见到的是他呆呆望着运送回来的一地的将士尸身沉默不语。她还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尸体,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哆哆嗦嗦上前安慰,还没有开口,自己却哭了——这是燕晗的将士啊。那时候,谢则容回过神来,第一次朝她露出了很复杂的神色。她还太小,不懂那神色意味着什么,只是后来他牵了她的手,让她惊讶地涨红了脸。

    其实,如今看来,那时候他其实……并没有如她所料的那样惶恐。

    谢则容心里想什么,她从来没有弄明白过的。

    半月时间悄悄过去。

    最后一日,碧城收拾了皇后洗漱的用具,原本想走,却鬼使神差地又掀开帘子进了偏殿,站在她的床头静静她。没有人比她更亲近那个昏睡不醒的人,可是她与她却隔着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这是以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方式联系着的关系。如果有朝一日皇后苏醒,恐怕越歆的身体便会代替她躺下,她不知道自己是在期待这那一天,还是恐惧着。

    她在她床头坐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她脸上的疤,轻声言语:“你能听见我吗?”

    “碧城”依旧双眸禁闭,没有一丝声息。

    “如果你没有像现在这样,该有多好……”如果她不是这样沉睡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