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5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自然。”

    碧城点点头,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就见着苏瑾忽的矮了一截,噗通一声坐会了轮椅上——

    “苏瑾!”“瑾儿!”

    “没事……”苏瑾擦了擦汗笑嘻嘻抬头,“刚才站起来急了些,扭到了……”

    “你的腿……”没事?

    苏瑾微微笑起来,轻声道:“我现在可以走十数丈,每天都比之前多一点点。”

    碧城愣愣看着她还在发抖的腿,好久才跟着笑了。

    x

    碧城在半个时辰之后便出了碌华宫,彼时天色已晚,宫灯照亮了半边天际。也许是她还未真正取信于苏相,或者是他还没有到用她的时候,在碌华宫的一个时辰中苏相其实什么也没有说。不过,她不急,燕晗素来宗教与皇权并行掌天下之权,只要“碧城”仍活在这世上一日,苏相纵然有谋反之心恐怕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乐府中来了贵客。

    碧城跟在步姨身后远远瞧了一眼,只见到尹陵与两个衣着特别之人坐在殿上谈笑风生。约莫半个时辰之后,那两个人离席朝尹陵行了个特别的礼,而后其中一人欲言又止,却被尹陵微笑着的“请”的姿势逼得告了辞。那时碧城正站在殿外等候,一不小心就瞥见了那两人满脸愁容眉心郁结的脸,赫然就是前几日晚上对尹陵下跪的人。

    她问步姨:“这两个人是谁?”

    步姨笑道:“他们是东边的西昭国的礼乐使臣,你跳江山锦的时候应该见过的。”

    碧城迟疑:“他们来做什么?”

    步姨道:“礼乐使臣自然是商谈礼乐之事吧,近年来西昭祸乱不断,先是大旱,后来太子又不幸遭遇横祸,听说这一次是特地为了求一支祈福之舞。”

    西昭使臣?

    碧城看着那两人越走越远,心中疑云却越来越大。她在这宫中活了将近二十年,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国家使臣会朝出使国的礼乐大臣行跪拜之礼的。

    使臣的身影已经远地看不见,尹陵才缓缓地从殿中踱步而出,见着殿外的步姨与碧城微微一愣,罕见地没有开口便朝外走。

    步姨行了礼告辞,碧城站在原地看着他罕有的沉默。她愣了片刻,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一路宫灯照亮乐府中青石铺砌的过道。

    她不紧不慢跟着尹陵,却最终没有追寻到底,只是静静看着他的衣摆抚过青石砖缝隙里钻出的草儿,看着他渐渐走到了宫灯交汇成河流的尽头深处去,不知道为什么回想起了趴在朝凤乐府舞殿后院荒草堆里看他起舞的那个夜晚,还有不久之前他那一句比风还要轻的话:慢点长大好不好?

    那一晚,碧城睁着眼睛在床上辗转了无数次,却始终不得其法入不了眠,到最后她干脆爬了起来,趴在窗棂上看那外头那一轮月亮。苏相是烦恼,谢则容是烦恼,许多事情都露出了一点点让人想抓却抓不着,偏偏尹陵他……让人有些说不清的暴躁。

    风筝一样。

    x

    托了尹陵“休舞半月”的承诺的福分,碧城成了这朝凤乐府中唯一的闲人。有伤在身自然连练舞都不用,她又碍于身份有别不能时常去找苏瑾,在那之后数日她在乐府中兜兜转转无所事事,倒是把乐府上下每一处都逛了个遍。等到第三日,她没能等到苏相的新消息却等来了谢则容的旨意。

    一道圣旨把她单独召进了紫阙宫。

    紫阙宫中依旧是安静而又冷清,碧城一个人地入了内殿,没有见着谢则容,倒是在“碧城”房中见到了那个一直冒充皇后的宫婢。那宫婢道:“陛下请姑娘先在此处留歇片刻,他随后就到。”

    “好。”

    那宫婢低眉行了个礼便告辞,留下碧城与“碧城”单独在寂静的房间里无言相对。碧城久久等不到谢则容,沉吟了片刻终于掀开了与“碧城”隔着的那一道珠帘——珠帘后,果然静静躺着面色苍白的“碧城”。

    她站在原地呆愣着盯着她的脸,过了一会儿,小心地伸手触碰了一下。

    上一次的接触感觉实在是太过奇妙,虽然很痛,可是那种无与伦比的感觉仿佛让人会上瘾。只是……这一次的简单接触却并没有带来什么身体上的反应。于是她胆子更大了一点,抓起了“碧城”的手,俯身靠近她的胸膛听她的心跳——在她的胸膛下面,激越的心跳好像是从陌生人的胸口中跃起的。

    其实事到如今,她已经不难猜测姜梵想要做的是什么,大约是通过什么仪式唤回“碧城”的意识,可是这可能吗?

    她就活生生地在这世上,而“碧城”也还有心跳,她们就像是两个单独的个体一样,怎么可能……

    碧城越想眉头锁得越紧,索性放开了“碧城”的手把它重新塞回薄被之下盖严实了不去多想,却不想一抬头就见着了珠帘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伫立在那儿的谢则容。

    他身穿朝服,面无表情,不知道已经站在那儿看了多久。

    他不开口,碧城也不开口。她站在“碧城”身旁遥遥看着他,既不行礼也不掀帘。事到如今许多无谓的遮罩已经没有意义,他既然从未信任过她,她又何必去做一副恭顺模样让他徒增疑窦?

    寂静不知蔓延了多久,谢则容清淡的声音终于响起:

    他道:“你的反应,孤很满意。”

    “臣女不知陛下的意思。”

    谢则容笑了,他掀开珠帘入了内寝,目光却是落在沉睡的“碧城”脸上。

    他缓缓道:“如果你方才有一丝伤害她的举动,早已死无全尸。不过你的反应很好,甚得孤心。”

    原来,这还是一场试探。果然是他谢则容的作风。

    可惜显然这一次谢则容是打错了算盘。普天之下恐怕没有谁比她更关心这个“皇后”安危,没有人比她更希望她能够安全地醒来了。任凭谢则容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恐怕也猜不出来这其中的关系。

    碧城冷眼看着谢则容,道:“陛下究竟想要臣女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今明两天公司加班,只能短小君先了,后天补上!

    平安夜明显已经过去了……(泪)大家圣诞快乐!

正文 第47章 帝王情谊(下)

    碧城冷眼看着谢则容;道:“陛下究竟想要臣女做什么?”

    如果只是一场仪式;谢则容大可不必如此弯弯绕绕;他可以像之前对待“碧城”一样,关押入牢,严刑拷打;等到时辰到的时候再放出来押着上祭塔就足够了,这一次大费周章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谢则容置若罔闻,他所有的目光和心神都是集中在“碧城”的身上,许久之后他才徐徐抬了头;目光中竟然是一片柔软。

    碧城一愣;恍恍然记起了很久很久以前与他初识的时候他的目光。

    他说:“孤听尹陵讲你那日跳江山锦受了伤;需要半月调养?”

    “是。”

    谢则容露出了一抹笑道:“那正好,皇后独身孤单,这半月你就留在紫阙宫随身侍奉皇后,你可愿意?”

    侍奉……皇后?

    碧城迟迟移了目光,在谢则容堪称温和的目光下点了点头,道:“是。”

    那一日,碧城就在紫阙宫住了下来。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就连碧城自己都有些迷糊,她明明是朝凤乐府的司舞,衣食住行皆在乐府中,她本来是没有留在紫阙宫的身份的……宫里流言如野草般滋长的时候,她正伴在“碧城”的身旁,盯着她脸上的疤痕发呆,盯她盯倦了她也会换一个人看,例如小禾。

    “碧城”的随侍宫婢叫做小禾,也许是谢则容为了遮人耳目,偌大一个紫阙宫只有小禾一人操持着宫内事物,若是有人来访,她还得坐在珠帘内装作是“碧城”的模样,小禾不在忙碌的时候,紫阙宫里便寂静如同深夜的山岗,谢则容是这寂静的紫阙宫里面最常见的客人。

    他来紫阙宫并没有固定的时辰,偶尔清晨带着一身薄汗而来,偶尔午后闲暇地在紫阙宫的寝殿小榻上微眯一会儿,偶尔黄昏捧着一卷奏折提灯到来,却不批只言片语,只在“碧城”一本一本地看,看罢趴在她床榻边边笑边说些有趣的事儿:朝中新晋的御史刚正不阿,拼死不肯娶闻将军的胖闺女,闻将军趁着小宴灌醉了御史想套话儿,结果不料原来御史早早断了袖儿,闻老将军吓得扭伤了腰……

    大漠上那匹只肯让涂香粉的人骑的汗血马近来两年前产了一窝小马仔,现下小马仔长大却与母亲如出一辙,害得守城的将士都地随身抹点儿脂粉……

    东陵城闻名天下的桃花酿今日开坛,宫中贡酒失了颜色……

    午后的阳光投射进紫阙宫寝殿的窗户的时候,谢则容差人送了一张轮椅来,把沉睡的皇后抱上了轮椅。

    碧城不明所以,犹豫良久终于开了口:“陛下,您是想……”

    谢则容正替皇后盖上最后一袭薄被,等把她的身子遮地严严实实后才回头道:“带她去见见阳光。”

    “可是……”

    碧城语结,愣愣看着谢则容推着轮椅越走越远,好久,她才犹豫着加快脚步跟了上去,却在真正见着谢则容的时候一句话也吐不出来——这是一副诡异的画面,皇后静静蜷缩在轮椅之中,温暖的阳光投射在她的脸上几乎要把她苍白的脸照成了透明,而谢则容正坐在她身旁,温和的目光落在她禁闭的眼睫上,安静得像是枯叶挂在树枝。

    她在原地踟蹰,很久之后才终于克制住了心头的异样,轻手轻脚到了皇后身后。

    “她素来怕冷。”谢则容轻和在寂静的院中响起,他说,“从前漠上下雪,她暖炉不离身,抱了整整两个月,等到春天来的时候手臂上都有了紫色的纹路,饶是这样,第二年她依旧记不住……”

    “后来,孤找人从极北之地带了特制的羊绒袄,却被她嫌丑。”

    “如此春光与暖阳,她如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