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48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果然,那休憩用的院落里空无一人。

    她吃力地迈步进了屋,见着有椅子便重重地栽了上去,趴在桌上重重喘息。

    真是……痛死了……

    如果可以,她想在这官员休憩的地方趴上个把时辰,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彻底喘过气来,就见着院落门口一抹朝服影子闪了闪,一个熟悉的身影急步向她走来!

    ……尹陵?

    “先……”

    碧城没能叫出口,因为尹陵的脸上没有丝毫笑容。

    “你倒是个英雄。”终于,尹陵冷笑出了声。

    碧城有点心虚,迟疑着低了头,却没能换回尹陵半点同情。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瘦削的手捏成的拳头已经泛了白,似乎是压抑着滔天的怒火却无处纾解。

    “先生……”

    “住口!”尹陵忽然咬牙出声。

    碧城茫然抬头,却忽的被尹陵握成拳的手一把拽住了衣襟!她还来不及有所反应,身子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牵引着朝他靠了上去!她慌乱挣扎,却只摸着了尹陵剧烈的心跳,还有他乱得毫无章法的呼吸——

    “越歆,你好得很……”尹陵冷笑,语调却轻柔,他说,“你天资聪颖天纵奇才,敢在百官群宴上临时改舞,不过学了半月剑舞,耍剑耍得可舒爽,恩?”

    “没有人发现,你是不是心满意足?”

    “明知皇后抱恙,你当朝提请见,聪明得很,是不是?”

    “越歆……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先生……

    碧城愣愣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脑海中原本徘徊的许多思绪忽然一下子被抽得一干二净,只剩下震惊: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尹陵。朝凤乐府的第一执事,燕晗的第一舞师,尹陵似乎天生便是柔和的,从发丝到灵魂,从眼神到举止,他脾气古怪行事乖张,可身上却从来没有过这样让人窒息的冰寒,即使是四年之前的湖畔他噙着杀意掐住她的脖颈,他也是……没有露出这种模样过。

    他在慌乱……

    或者说是失措。

    “先生,我……”

    “越歆,你以为你在做什么?!”

    “我……”

    “我亲授三年,悉心养护三年,你以为是为了区区一曲江山锦?”

    碧城沉默。

    “越歆,你当真敢!”

    尹陵柔和的语调忽而转冷,他的眼里忽然闪过一丝暴戾,忽而甩手一推,碧城便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一瞬间剧痛袭来,碧城几乎是立刻蜷缩成了一团,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渗出……

    寂静的院落中只有衣衫擦过地面的声响,碧城苍白了脸色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只是手脚却再也压抑不住颤抖。视野中许多景致都带了些斑驳色彩,无数嘈杂轰然乍响在脑畔,地上的冰凉却如同抽丝剥茧一样一点一点渗入身体。

    她真的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样疼过了。

    “小歆!”尹陵的声音忽而转了音调。

    地上的冷硬只是持续了片刻,因为下一刻她就被一股力道提了起来。没有剩下多少知觉的身体陷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紧接着身上最痛的手脚被温和柔软的力道轻轻按压揉碾,那疼痛却更甚——

    “忍一忍。”尹陵的声音也带了颤。

    碧城的意识已经一片混沌,如果不是身上时时刻刻传来一阵阵的抽痛,她可能会真地晕厥过去。如此循环往复,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等到疼痛稍稍缓解变成了麻木的时候,她终于稍稍恢复了一点神识。

    “小歆……”

    ……尹……陵?

    碧城吃力睁开眼,却只看到尹陵堪称赤红的眼睛。

    对上她的眼,他的眼里是罕见的慌乱与狼狈,还有一点点意味不明的复杂的光。他狠狠闭了闭眼移开视线,良久才轻道:“小歆,是先生……失态了。你……你还疼吗?”

    “……疼。”

    “对不起。”

    碧城微微摇了摇头,只是身体还留有一丝控制不住的颤抖。她的确并不责怪尹陵,重活一世,加一加也有二十几年的生命光景,尹陵眼里的暴戾之中夹带着的关怀她自然是看得见的。真情真意的关心则乱,她不怪。

    她片刻之后,她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先生……”

    尹陵却再也没有开口。

    疼痛渐渐过去,麻木也渐渐消退,碧城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现在的状态似乎有点儿尴尬,不由有些僵硬。只是让她更为僵硬的是不远处的地上碎裂着的白色物件。

    那是她的面甲。应该是之前被尹陵甩出去的时候跌落的,又被她一阵痛楚打滚给碾成了碎片。

    她迟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指尖触及的地方一片光滑,十分陌生。

    “它破了。”尹陵的声音在她耳畔。

    “我房里还有。可是……”这路上怎么办?

    尹陵迟疑片刻,道:“你留下,我去取。”

    “好。”

    又是片刻地僵持。

    终于,尹陵微微尴尬地站起身来,搀扶着碧城回到厅中木椅上坐下,低头匆匆朝门口走去。临到门口他迟疑回头,对上碧城的目光却好像见了鬼似的,逃了。

    这……

    碧城坐在厅上想要笑,可身上的疼痛却活生生地拦截了所有笑意。看着尹陵堪称狼狈离去的身影,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忽而一愣,再也笑不出来了。

    如果尹陵对皇后“碧城”的事情知晓明晰,他如何会认不出这张脸与“碧城”几乎一样?

    如果他不清楚,他怎会在谢则容的“知情人”之内?

    他究竟……有没有见过皇后碧城?

    这是一局乱棋,下棋人是谢则容,对棋之人却明显不是她。她如今不过是一介小小司舞,还不足以撼动已经登帝的谢则容。可是她显然却是谢则容计划中的一部分。

    碧城正思绪翩翩,忽然门口响起了隐隐的对话声。她一愣,咬咬牙站了起来闪身躲到了厅中屏风后头。片刻之后,两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想不到苏相竟然有此一招,如今一来,他便是皇亲国戚了,这朝廷怕是要有半个落入他手了……”

    “这朝廷,他苏占抢得还不够多么?”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

正文 第43章 瑾妃(上)

    “想不到苏相竟然有此一招,如今一来;他便是皇亲国戚了;这朝廷怕是要有半个落入他手了……”

    “这朝廷;他苏占抢得还不够多么?”

    “朝中势力再大终究不过是为人臣子,怎有陛下枕边有人来得踏实呢?”

    “莫兄所言甚是啊。”

    枕边人?

    碧城躲在屏风后面稀里糊涂听着却怎么都听不明白,可那两个人却再也不愿意说下去了,他们坐在屋子里长吁短叹了一阵子,良久之后;其中一人忽而轻笑出了声。

    他道:“不过陛下也可怜;苏相家女儿容貌虽美;却是个不能行走的;这往后的日子呀……”

    “嘘——可别再说了!小心隔墙有耳!”

    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歇息了一会儿又急匆匆离开了小院。碧城却在屏风后面发了许久的呆才恍然回过神来,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久久忘了呼吸。苏相家的女儿自然是说苏瑾,可是枕边人……难不成,苏瑾她……

    日头渐渐高涨,又慢慢落下。碧城的身上还是是酸痛的,虽然静止不动的时候觉察不出什么,可是稍稍动上一动就有刺骨的痛钻进每一寸皮肉。她在小院中静静地坐着等待,可是等了又等却终究见不到尹陵的身影。他好像……一去不复返了。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太阳终于下了山,无数宫灯渐渐亮了起来,照亮了漆黑的夜色。

    碧城身上的刺痛已经成了钝痛,尹陵依旧没有出现,眼看着月亮已经慢慢升上了半空,她终于咬咬牙站起了身,尽量放慢了速度一步一步朝门外走——因为百官住处远近各有不同,所以宫中的宴席一般不会持续到深夜,现在不走,一会儿可能就要与许多朝中官员撞上了……

    夜色下,宫闱的夜晚空旷而宁静,偶有几队巡逻的禁卫路过。

    碧城走得很慢,凉风吹在脸上带来一阵阵的战栗,她尽量低着头一步一步沿着墙壁走。她身上穿着的是白天献舞的时候那白衣墨底的云罗裙,脸上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好在天色够黑,如果不仔细看是不太会注意到的。只是……与巡逻的禁卫擦肩而过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心虚,这毕竟是她三年来第一次不带面甲在外面行走。

    从官员休憩的小院到宫中乐府距离算不得长,她忍着身上不断传来的痛楚慢慢踱着步。忽然,远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碧城一愣,本能地挪到了墙角暗影里。

    不一会儿,那凌乱的脚步声渐渐靠近,宫灯的光晕也渐渐把近处的地面照射得亮了起来。

    一个稚嫩而又的声音道:“公主,您慢些走,陛下他……他……”

    “他怎么了?”

    “陛下他正与苏相喝酒,您这要是这样过去,万一陛下发了怒……”

    “是么?”

    “公主,奴婢知道陛下封了新妃伤了公主的心,可是来日方长啊……”

    “来日方长……”

    “是啊,来日方长,陛下还是在乎您的,不然他也不会封您做公主……”

    夜风吹来,宫灯的光芒忽然闪了闪,下一瞬归为了黑暗。少顷,是洛薇有些淡淡的声音。她道:“他自然是在乎我的。”

    “那公主您还要去……”

    洛薇却低头笑了,笑声有些苍凉。她说:“傻孩子,他是希望我去的,他想要一个胡作非为、狐假虎威的洛薇公主的。”

    “可、可是……”那稚嫩的声音焦急地快要冒烟,良久,她道,“那公主等一等,奴婢去换一盏灯。”

    “去吧。”

    宁静的夜晚,没有人注意到燕晗的公主一个人站在夜风里,神色有些凄凉,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