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46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几乎是同时,他口中忽而吟诵了一句繁杂的句子。

    剧痛袭来的时候,碧城慌乱地想要收回手,却发现姜梵的手正扣在她的手腕上!

    “师父!”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浸在墨绿色的水里的手像是因为冰冷而冻疼,又像是因为炙热而烧痛,冰火两难中一股难以言喻的滋味仿佛要通过手钻进胸口一样。

    她挣脱不得,反其道而行之想要缩回放在“碧城”胸口的手试一试,可是在看清眼前发生的变化的时候却忘记了动作——“碧城”的胸口下心跳也随之剧烈起来,苍白的脸上忽然皱起了眉头,虽然只有一点点,却足够让原本生死难辨的脸重新有了生机!

    这……这什么回事?!

    没有人在遇到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镇定,碧城更加不能。躺在榻上的“碧城”似乎是在挣扎,像是噩梦中的人就要醒来一样。可是如果她醒了……如果她醒了,那她呢?她是什么?

    “碧城!”

    谢则容忽然有了动作,他几乎是一个箭步迈步到了“碧城”身旁,可是临到她榻旁却迟迟不敢有动作,良久才小心翼翼伸出手握住了“碧城”的手,缓缓地,把相牵的手换成了十指交握的模样。

    交握的手在抖,却不知道是谁牵引的谁。

    碧城身上的疼痛却已经轻了不少,她可以抽出神思来看谢则容脸上的神情,看他小心翼翼地仿佛捧着这世上最易碎的珍宝一样的动作,忽然觉得嘲讽得很。

    杀皇亲在先,夺帝在后,杀人灭口毁国伤民,他还想利用“碧城”做什么?

    碧城的疼痛感渐渐减轻,到最后几乎可以忽略了,与此同时床榻上的“碧城”微皱的眉头也渐渐地平缓下来,重新归为了寂静。

    谢则容却神色怪异,他忽然站起身来朝着姜梵急道:“为什么她没反应了?!”

    姜梵的目光却在碧城身上,良久,他道:“只是甄选。”

    “那就再选一次!”

    “不能。”

    “姜梵!孤命令你!”

    “如此伤神之法,陛下是想要她真的回天无术么?”

    “我……”

    谢则容眼中泛起无数暴戾的光芒,他的额头上已经起了一层细细的汗,僵硬的肢体和急促的呼吸无不体现着他的情绪激越。

    帝王之怒本就滔天,可是站在他面前的是姜梵。是这燕晗举国代代相传的护国大神官,大祭司。是唯一游离在皇权之外的存在。

    就算谢则容是一国之君,也无法对他做些什么。他不能。

    僵持。

    许久,谢则容才僵硬地坐在了榻边。瘦削指尖的划过“碧城”的额头的一瞬间,他眼里的暴戾终于收敛了起来。片刻是后他抬起头望向跪在地上的碧城时眼里已经平静如初。

    他沉道:“你是越歆?”

    碧城一怔,迟疑点头。

    谢则容唇边却露出一抹笑来。他道:“你,很好。”

    很好二字很轻,却诡异地在碧城心上留下了一丝怪异的感觉。她并不知道这一声很好意味着什么,究竟与“碧城”有什么关系,总之肯定不是要她献舞那么简单的……她们这一批司舞着实怪异,从三年前甄选入乐府的时候开始就处处透着不寻常,大神官姜梵收徒,尹陵亲授,越过一二三等司舞考察机制直接参与宫选,被下令除却睡眠外不许摘面甲,谢则容出乎意料的重视,还有许许多多奇怪的事此时此刻连接起来就像无数纷乱的线头,剪不断,理还乱。

    “小越,你先回去吧。”僵持间,姜梵开了口。

    碧城沉默地站起身来缓步朝外走,转身的一刹那听见姜梵的声音。他说:“陛下如何认出她是越歆?”

    谢则容低道:“三年前她便行踪成迷,孤自然不会让她稀里糊涂入了宫。看得仔细,自然认得出。”

    原来如此。

    碧城轻舒了一口气掀开了帘子,却发现帘子外的尹陵也面色怪异,鬓边几缕发丝湿哒哒贴在了脸上。对上她的目光,他似乎吓了一跳匆匆低了头,片刻之后再抬起头时俨然又是平日里的模样了。

    他是在担心么?

    担心的是谁?

    “小歆,回来了。”尹陵似乎有些心虚不宁,可是踟蹰到最后,却只是轻轻念了一句。

    碧城却浑然没有精力去听从他话中有多少意味和真假,她还沉浸在方才那怪异的感觉里,那墨绿色的水,还有“碧城”的症状,种种非比寻常,似乎昭示着什么诡异的事情。而这事情恐怕尹陵知道,谢则容知道,姜梵也知道。只是……她们不知道。

    就在这样的彷徨中,谢则容的寿宴终于到来。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之前已经有妹纸猜对了哦,小越这一帮司舞,是招募来从事非法宗教活动的……目的是唤醒碧城。为猜到的妹纸点个赞!

    -

    谢谢sangshangclover的地雷!

正文 第41章 寿宴(上)

    距离寿宴还有半月的时间;这半月尹陵已经不再亲授,自从那一日紫阙宫分别他就不知道去了哪儿;碧城有了更多的时间独自一个人在偏房里练习江山锦;也有了更多时间去思考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一切。半月时间如白驹过隙;寿宴终于就要到来。

    最后一日;她收了最后一式舞喘息了片刻才缓慢地收拾行装;待到她走出置衣房的时候,却发现原本不分昼夜热闹鼎盛的乐府正殿居然空无一人,只剩下昏黄的宫灯散发着光芒。

    在宫灯的尽头静静站着个不速之客;他眉眼低沉;如墨的衣衫上湘绣着繁杂的图案,衣摆随着每一步迈动都流淌成不同的波纹。

    谢则容。

    碧城站在偏房门口愣了会儿,片刻后才迟迟低眉朝他行了个舞礼;低着头朝门口走。

    “越歆。”

    谢则容的声音却在她与他擦肩的一瞬间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压抑感觉。碧城停下了脚步,她想要再退后一些远离这窒息感,可是这偌大的舞殿其实并没有她可以退缩的地方,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谢则容的身影越来越近,到后来有些惶恐的心已经麻木成了类似平静的感觉:其实,很早以前她就没有可以退缩的地方了,不是么?

    “陛下有何吩咐?”

    “你似乎非常怕孤。”

    “陛下天威,臣女自然是怕的。”

    “是么?”

    谢则容低声笑了起来,原本覆盖着一层薄冰的脸上忽然如春雪被阳光所融化。他的身上总有一种非常极端的落差,残忍中夹带毒药芬芳。碧城在这一抹刺眼的笑容下想起了许多血淋淋的东西,阴暗的天牢,带血的刑具,牢里那一个小小的偶尔会透出阳光的小窗口,还有血一样的朝凤嫁衣。

    那不仅仅是噩梦,它们真实存在过的。

    “越歆,你不问问孤深夜来访是为的什么?”

    “……为什么?”

    谢则容眸色微深:“孤并不想再去计较三年前你见到孤为何是那样的反应,也可以不计较越家有姓无名的小女如何成了越‘哲蓉’,现在又成了越歆。孤只是想告诉你,从此安安分分,他日你若想留在后宫孤便允你妃位,你若无心,不必等一年,再等三月便可出宫去。”

    他轻笑:“你是大祭司所选出的人,身系我燕晗国运,孤自会倾力相待,过往种种便由它过去,如何?”

    寂静的舞殿,谢则容低沉而缓慢的声音悠悠地飘散着,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蛊惑。

    碧城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裙摆,听到合适处便点点头做出配合的模样。等到谢则容轻声叙述完毕转身离去,她才抬起头来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一抹冷笑:一句封妃,一派温和,倒是他惯有的作风。这样的声音碧城曾经侧耳倾听过无数次,在他还是少将的时候听过,在他被封驸马的时候也听过,那时觉得这声音温柔得整个心都要揉碎了浸在水里洗上一遍,竟原来这么傻。

    谢则容走后,乐府中回避的司舞又陆陆续续回到了舞殿之中继续排练新舞,只是望向碧城的目光又多了几分复杂的意味。这样的目光太过焦灼,难免让人不适。碧城加快速度收拾了行装离开舞殿匆匆回到了房里,面对空荡荡的房间却轻轻舒了一口气,踟蹰倒了一杯凉茶闭眼抿了一口。

    九儿已经不在了。

    终于,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三天前,九儿就和上一代司舞一起出了宫,等待她们的将是朝中名门踏破门槛的求亲与为j□j为人母的生活,而留在宫中的人却将继续她们的生活,有人欣喜,有人愁苦,一代复一代,流水的女姬捍成铁铸的朝凤乐府,往往复复成就燕晗闻名天下之礼乐。

    x

    帝王寿宴终于到来。

    日出时分,碧城站在镜前仔细地把面甲的系带细细绑定牢固,心中竟然是少有的平静。镜子里的碧城身穿清晨宫婢送来的白裙墨底罗裙,算不上成人的身体因着宽大的衣衫遮掩反而隐隐约约透出几分窈窕来。发髻是步姨亲授所挽,简简单单地一截缎带绑起三千青丝。她试着举起青玉剑挽了几个剑势,宽大的衣摆便在空中划过几个飘扬的弧度,连同青丝飞扬,的确好看得很。

    可是整整一个早晨,江山锦真正的主人却始终没有露过身影。

    步姨在房中打典忙碌,碧城坐在镜前微微敛了眉,久久,才问:“步姨,先生呢?”

    步姨却笑了,她道:“尹大人早有交代,姑娘要是心里慌张,就多念即便‘先生惊才绝艳无人能敌’。”

    “……”

    步姨却笑着出了门。碧城却笑不出来,距离寿宴上台的时辰越来越近,她距离“碧城”也越来越近。

    半个时辰后,碧城跟随着接引的宫人一起去了议事正殿。帝王寿宴自然是百官朝贺,八方拜见。偌大的议事正殿内放着无数席座位,座上群臣人人身穿朝服面色恭顺,最靠近谢则容的是几个衣着与众人不同的人,大约是前来朝贺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