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29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空里一样。

    下一次。她轻轻告诉自己,还有长长的一年。

    夜色彻底降临的时候,所有的司舞都回到了马车上,跟随着马车渐渐驶入官道。碧城的思绪却还停留在之前的几个时辰异端上,百思不得其解:谢则容与楚氏皇族是什么关系,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他恨不得斩草除根,为什么司舞入宫要先跪皇陵?

    族外之人上祭塔原本就是触禁地,命令司舞上禁地跪了若干个时辰,对此举目的又没有只言片语。

    这举止,与其说是祭祖或是朝拜先陵,不如说是……一种仪式?

    “小越,你是不是被吓着了?”昏黄的烛火下,洛采的声音轻轻传来。

    碧城思绪稍滞,摇了摇头。

    “小越,之前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洛采拍拍胸口,小小声道,“还好,陛下救了你……”

    谢则容?碧城低垂了目光。

    片刻之后,洛采似乎终于发现了碧城并不愿意多搭理她,不着痕迹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碧城也因此总算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眯起眼靠在了马车上。这一眯眼,竟然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忽而一个颠簸,马儿发出了一声长啸,她混混沌沌掀开帘子打量,下一刻,所有的瞌睡都跑得干干净净。

    因为,帝都宫城,终于到了。

    *

    宫中早有人等候,一入宫门,无数宫人迎了上来。一定软轿落到了谢则容面前,带头的宫人细声细气道:“奴婢恭迎陛下回宫——”他话音刚落,所有的宫人便跪在了地上,齐声道了句“恭迎陛下回宫”,谢则容淡淡一声“免礼”话音刚落,便有一列云裳女婢款款而来,她们有人挑灯,有人手杯盏茶水,有人端着各色点心,徐徐在他面前跪成了一排。

    谢则容却连眉梢都没有抬,他只是挥了挥手,那群侍女款款起身退到了后方。又有三个年少宫婢捧着衣衫而来,最年长的那一位轻手轻脚把衣裳披在了谢则容身上后朝身后微微点头,十几步开外候着的宫婢手捧精巧的酒壶和一对白玉杯上前,缓缓跪在了他面前。这一次,谢则容没有挥手,他漫不经心端起了白玉杯,一饮而尽,露出了一丝笑意。

    整个过程几乎没有多余的声音,所有人似乎都习以为常,等到谢则容一杯酒下肚,再看司舞的时候,眼里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冷漠。

    碧城不着痕迹地退后了几步,挑了一个他不太会注意到的角落站着,心中的窘然却依旧遮掩不了——上一世,她也算是锦衣玉食享尽了富贵,却也未曾细致到这地步。四年光景,他到底过得是怎样的日子?

    好在,谢则容没有发现她的异样,他不紧不慢饮罢了酒,还未开口,却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片刻后,一个神色凝重的年长宫婢跪在了他面前。

    “陛下——”

    “说。”

    年长宫婢略略迟疑扫了一眼在场的生面孔们,迟迟道:“陛下,皇后她似乎有些不妥,从早晨到现在一直烧着……”

    谢则容脸色一变,回眸看了一眼安静站着的女姬们,朝领事的宫人道:“带她们去宫中乐府。”

    “遵旨。”

    谢则容言罢就匆匆离开,留下一干女姬面面相觑。

    女姬初次入宫,年纪又毕竟还小,各个都兴奋地脸色泛红呼吸凌乱,跟在宫人身后的时候忍不住出了声:

    “公公,我们是要去乐府吗?”

    “是,各位姑娘是朝凤乐府选出,入了宫自然是宫中乐府的好苗子。”

    “公公,这皇宫……好大呀……”

    “呵,那是,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少说也要个把个时辰。”

    “公公,陛下的功夫好厉害呀!一人与刺客搏斗都没受伤呢!”

    “自然,陛下当年可是常胜将军,文武全才,区区几个刺客,何足畏惧?”

    “公公……”终于,花笺大大咧咧笑起来,“皇后病了陛下如此紧张,当真令人好羡慕呀。”

    却不料,那公公却忽而疾言厉色起来,话锋一转,忽的疾言厉色道:“住口!”

    女姬们被吓了一跳,好久才慌乱地低下头去,不敢再说话了。传闻住在宫里便是提着脑袋行走,要想过安生日子,果然必须要谨言慎行才行。

    再没了喧闹的声音,这一路安静异常,只有极轻的脚步声,还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虫鸣鸟叫声。

    碧城走在带路的宫人身旁打量他的神色,却发现他的神色紧张,竟是出了一身冷汗的模样。这宫人面生,并不是当年的旧人,会与乐府女姬饶有兴趣地对话说明他执事之日也并不久,这样的人并不擅长撒谎。谢则容的皇后,究竟有什么让他害怕的?

    约莫一盏茶功夫,乐府却迟迟未到。不过在一处路口处却早有几个年长的嬷嬷等候,见着一行人,她们笑盈盈迎了上来:“你们总算是来了。快入府吧。”

    所有人都悄悄松了一口气,方才的紧张氛围也渐渐被新奇冲淡了,好奇心又占据了大部分。片刻之后,乐府的大门终于出现在众人面前。

    对于这个宫中乐府,碧城也是好奇的。上一世她虽是自小活在宫中,却活得粗糙得很,爬祭台下荷塘,上树逮鸟儿下池摸鱼儿她做得多了,却从来没有真正注意过乐府,也没有耐性看那群司舞与司乐的表演,对于乐府中人,她还停留在“漂亮精巧”“腰肢细软”“成群结队出现”的认知上。如今境遇,只能说是造化弄人。

    乐府中自然是美人如玉,碧城一行有一半带了面甲,让原本在里面三三两两聚首低语的女姬纷纷侧目,片刻之后,其中一个女姬匆匆上前,皱眉轻道:“步姨,你们可回来了,若是再晚些,里面的姐妹可要顶不住了……”

    被叫做步姨的嬷嬷神色微沉:“怎么回事?”

    女姬面色复杂望了一眼内殿,轻缓摇头:“公主素来与我乐府不合,我们平日避着点便是了,只是这一次……步姨,您进去看看就知晓了。”

    步姨的眉头皱得更紧,犹豫片刻,便绕开了女姬朝内殿走。既然她没有开口阻挠,其余人也纷纷跟了上去。

    公主?

    碧城站在原地愣愣看着一行人远去,良久才终于记起来,其实燕晗还是有一位公主的。那人虽然没有皇族血脉,却因为义兄谋朝篡位登了帝王座而飞上了枝头,如今更成了燕晗唯一的公主。洛薇,许久没有她的消息,她都快忘记了她已经当上帝姬了。

    内殿距离正殿有些距离,碧城追赶了几步才追上步姨的脚步。

    内殿门虚掩着,步姨在门口略略踟蹰,终于伸手推开了大门。她一进去,其余人也一个接着一个进了内殿,碧城排在最后,也跟着踏了进去。这一步踏进,即使早有准备,殿内的景象依旧让她瞪大了眼:

    内殿灯火通明,洛薇身穿着明亮的鹅黄色衣裙,美艳的眼里满是冷嘲。就在她面前,跪着一地乐府女姬。她们每一个都缩紧了身子,面色苍白,跪在一起狼狈得很。在这一群人中,有一人额外狼狈,她瘫坐在地上,身上已经湿透了,原本精致的发髻早就凌乱,额头上映了一个血红的印记,像是磕头磕得,一道血痕从那儿蜿蜒留下,几滴已经滑过鼻梁落在了地上……

    所有刚刚入殿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碧城心中一凛,听见了之前通禀的女姬在步姨耳边压得极低的声音。

    她说:“九儿近来身体欠佳,昨夜陛下与苏相秉烛夜谈,九儿奉命伴舞助兴,半道晕在了御花园。陛下兴起,亲自送了她回乐府……”

    看来,这算是爱杀了。

    碧城遥遥看着又开始磕头的九儿,却不想正好对上了洛薇目光。

    双双皆是愣了楞。

    良久,是洛薇春风拂面的笑容,她低柔道:“哎呀,朝凤乐府的新司舞么?三年不见,可还记得本宫这旧友?”

    所有司舞心中都警铃大作!

    她这是要报绿腰之仇么?

    “快去请陛下。”临到末了,是步姨的轻声叮咛。片刻后,通禀的女姬悄悄退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年底忙年会,晚上被拖着加班排练合唱囧(为什么每个公司都有这种奇葩安排)(尼玛歌曲居然是太行山上!唱了一晚上,嗓子已毁),还是晚了点,虽然是凌晨但都已经第二天了,补上更新!

    太晚了留言明天回复,谢谢各位按抓的妹纸!

正文 第32章 皇后(上)

    ……

    三年不见;可曾记得本宫这旧友?

    洛薇缓步到了她们面前;冰冷的目光徐徐划过她们每一个人的脸,却并不说话。

    她的神情说不上是狰狞;却透着一丝别有意味的生涩滋味儿,让所有朝凤乐府女姬的心都忽然悬了空。三年之前;洛薇在朝凤乐府耀武扬威,被尹陵与映柳狠狠给了个下马威,以她公主的身份受那样的嘲讽,可以说是颜面尽失。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在这宫廷深院之内;她身为当朝公主,是名符其实的上位者。她要是有意为难,恐怕……没有人可以躲得过。

    僵持间,步姨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目光。她谦恭行了个礼道:“微臣参见公主,敢问九儿是否惹上了什么罪过,惊动了公主不辞辛苦连夜来我乐府?”

    洛薇看了看缩在地上发抖的九儿:“也没什么,本宫早就听闻九儿善舞,有心想一观,可谁知她去了我宫里却出言顶撞,出言不逊,这让本宫很是苦恼。”

    步姨垂眼,沉道:“九儿,跪下。”

    “步姨年长,本宫早有耳闻步姨通情达理,本没想再得理不饶人的。可是——”洛薇凉凉回头看了一眼,轻道,“可是九儿姑娘居然伸手推搡起本宫来,言语污秽,不堪入耳,还不小心砸了我宫里一对御赐的花瓶。区区司舞,胆大妄为至此,依步姨来看,本宫可算是罚得轻了?”

    洛薇话音未落,一直死气沉沉趴着的九儿忽然挣扎着站起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