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27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片刻之后,他忽的收了刀,连带一身的阴冷煞气也被一柄收了起来。

    “都免礼吧。”半晌,他道。

    碧城跪在原地,好久才回过神来,扶着花笺的手吃力站起身,却只看到了一个背影。

    这是……赌赢了吗?

    接下来,所有的女姬又上了车,这一场算不上闹剧的事件没有人再提起。只是刚刚成为人上之人的快活氛围已经在不经意间消散,马车上的司舞们各自缩在一角,连最简单的交谈都因为战战兢兢而放弃。

    又过了半个时辰,洛采发颤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好像越走越偏远了……”

    没有人回应。

    片刻后,洛采的声音带了哭腔:“我们、会不会死啊……”

    回答她的却只有马车飞快行驶的轱辘声。还有一片死寂。

    碧城一直坐在窗边看着外头的景色,脸色越来越阴沉。她并不担心会死,也并不迷茫要去哪里,因为她已经认出了道路——马车行走的地方虽然是荒郊野外,可是地面却平整洁净,道路两旁古木参天,道旁甚至还有些许路段有圆润的鹅卵石铺砌而成……

    帝都附近,有这样的景致的地方只有一个。

    皇陵。

    夕阳西下时分,皇陵巍峨的石匾终于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碧城心里的阴霾终于上升到极限,或者可以说是强烈的不安。这里是楚家的陵墓,和谢则容没有一点关系。他到底想做什么?他能做什么?

    铁骑队下了马,跟在谢则容身后缓缓入了皇陵。所有的女姬走在中间,后头跟着的是禁卫。碧城走在人群中,只觉得压抑得喘不过气来——皇陵中埋藏着楚氏皇族历代先祖,而她……却是个怪物。

    日暮。

    谢则容终于在皇陵的最深处停下了脚步。楚氏皇陵构造精巧,在皇陵最深处是与宫中祭塔同样构造的高塔。燕晗习俗,宫中祭天,皇陵祭祖,两塔虽位置不同却构造相仿,寓意燕晗昌盛万载,楚家天下永固。而现在,谢则容却在塔下停滞了脚步。

    碧城远远站着,仰起头看高耸的祭塔,忽然有些恍惚,直到谢则容出声——

    他道:“司乐留守,司舞随孤上去。”

    碧城猛然抬头,却只见着谢则容飘然登塔的身影。在他身后是犹豫着跟随的其余几个司舞,而其他人则留守在了原地。她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咬咬牙,踏上了塔周的阶梯。

    祭塔重地,闲人莫入。谢则容到底是想做什么?

    祭塔高耸入云,只有在每年的祭祀良辰吉日,才有能工巧匠安上可以供人步行的木梯。碧城跟在所有人身后,自然也没有人可以看得见她扶着塔身的指尖在微微颤抖。

    良久,漫长的攀爬终于到了尽头。她的脊背上已经冷汗密布。许多过往的记忆与现世交织在一起,喧闹地在脑海里争着抢着掠夺着,到最后都化作了一丝丝胀痛。最可笑的是,今日朝凤乐府给的居然真的是一袭红衣,就像是……新嫁衣一样。

    谢则容临风站着,宽大的衣摆被吹得猎猎作响。

    碧城站在他身后,眯着眼看他出神的模样,心上有一点点罪恶的种子忽然发了芽,迅速地滋长开来。

    ……这儿,没有守卫。

    而他在走神。

    如果……如果……

    她悄悄捏紧了拳头,强压下心头的慌张,一点一点把呼吸调整到最缓。只要轻轻一下,虽然他会武,但是任何轻功都需要有借力的点才能身轻如燕。只要轻轻一下,让他触碰不到可以借力的塔身坠下……是不是,就是一了百了?

    是不是,就可以结束这一场噩梦?

    杀念常常像种子,一旦萌芽,就一发不可收拾。

    碧城小心地挪动着脚步,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声音来,半步,一步,一步半……到最后只剩下还有三步距离的时候,她深深吸了一口气!

    谢则容……

    这一推,她不一定能够悬崖勒马,可是也许那也是最好的结果——

    铮——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来。

    碧城还来不及有所动作,只见几抹黑影忽然自祭踏顶端的一处拐角忽然闪现,直直地像谢则容袭去!

    刀光雪亮!

    碧城急急止住了动作,闪身退到角落。刺客?

    “啊——”洛采第一个反应过来,尖叫着蹲下了身。

    几乎是一瞬间,谢则容身形一闪,躲开了那致命的一剑,顺手牵住了第一个手腕用力一拽夺下刀刃,骤然转身划破了第二个刺客的喉咙!第三个刺客电石火光指尖从他身后出现,他稍稍侧身,横刀曲腰,活生生把那人的脸割裂成了两半!

    碧城冷眼看着,一时间心思复杂。她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了,他自边疆回帝都后,收起了战甲与刀剑,穿上儒衫拿上折扇,笑起来春风拂面,早就没有了杀人饮血的模样。她都已经快忘了,他当年在沙场之上有鬼戾之称。她想象不出,如果刚才刺客没有出现,她真迈出去那一步……那么,她会在哪里?

    一夕之间,所有的刺客都已经被制服,杀的杀,丢下祭塔的丢下祭塔,唯一一个活口被谢则容在胸口划了一刀,躺在他的脚下气息奄奄。

    谢则容执剑而立,面上带着淡淡的嘲讽。

    他道:“说,为何弑君?何人指使?余党何如?”

    那刺客狠狠抬眼,目光却看着剑尖闪了闪,才张嘴却吐出一口血来。

    “不用急。”谢则容道,“你还有很长,很长的刑讯时间可以慢慢想。”那声音如同鬼魅,说不出的温和夹带狰狞。

    司舞们早就已经抱成了一团缩在最远处,碧城原本躲在一个死角,与其他司舞在不同的方向。这似乎并不是非常合适。她想了想,慢慢地朝其他司舞靠近,却不想身后的衣裳忽然被一股力道狠狠扯了过去!

    谁?!

    碧城猛然回头,却只见到了一片漆黑——居然还有漏网的刺客!

    转瞬之间,那刺客已经挟持着她走到了祭塔边缘,盯着谢则容冷道:“昏君,你信谗言,诛忠臣,不理朝政不问政事,朝野上下奸佞横行,民不聊生,人人得而诛之,弑君还需要理由么?”

    “哦?”谢则容眯起眼,“是么,无为而治,孤觉得甚好。”

    刺客气急:“昏君!你可还有半点羞耻之心?!”

    谢则容掸了掸身上的血迹,淡道:“挟持女流便是荣么?”

    “你……”刺客哑口,良久才狠道,“我不与你啰嗦,你若放了我和他,我便留下她性命,否则!”

    否则后面刺客没有说出口,却用行动告诉了谢则容。

    碧城只觉得脖颈上掐着的手箍紧了几分,连带着身体也别用力拽向祭塔边缘——

    僵持。

    好久,谢则容忽然手上用了些力气,一剑割破了躺在地上的刺客的喉咙。他缓缓抬起头,眯起眼看着只身一人的刺客笑了。

    他一字一句道:“一介司舞,悉听尊便。”

    刺客的手抖了抖,放声狂笑起来。倏地,他拖着碧城一步步倒退,最后狠狠闭了眼睛,忽的向后倾倒!

    有风过。

    碧城倒下的时候看到自己的一抹衣袖划过了狼狈的弧度,红艳艳的,像是血。

    谢则容原本一直满脸冷意,却在她倾倒的一瞬间陡然迷茫了脸色。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晚上连夜赶出来的tot(果然只是人没逼到极限吧……)

    今天还有一章,稍晚点,我摸鱼写ing……

正文 第31章 昏君(下)

    ……

    身体向后倾倒的时候;碧城忘记了思考,前生与今世,幼年与成年,许多无声的画面在脑海里迅速划过;到最后;只剩下一种感觉充斥着浑身上下。

    荒谬。

    千钧一发之际,手腕上传来剧痛!

    巨大的牵扯力几乎要把她整个人撕碎一样;她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拽住了手腕;风筝摇摇晃晃悬挂在祭塔边缘。

    那是……谢则容。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扔开了手里的剑;躬身跪在祭塔比边沿,冷淡的脸上浮着一丝异样的苍白。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虽然他藏得很好;可是泛白才唇却还是不经意间出卖了主人。他似乎是在出神,片刻之后才用力一拽,把悬挂在祭塔边缘的碧城又扯回了安全地带。

    碧城惊魂未定,匆匆低下头掩去眼里的异色。

    两两僵持。

    良久,谢则容终究出了声。他道:“此地是燕晗皇家埋骨之地,所有司舞,跪下。”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丝哑,还有些气喘。碧城不敢轻举妄动,迅速退回了司舞队列之中,咬咬牙,朝楚氏皇陵祭碑所在的方向跪了下去。这一次,倒是心甘情愿的。

    这一跪,是漫长的等待。

    地上的刺客实体被谢则容草草丢下塔去,只留一个活口躺在原地苟延残喘。碧城与其他司舞跪在当下,眼睁睁看着夕阳渐渐落下,万千的光芒投射在祭塔之上,把谢则容的影子拉得极长,又渐渐消凝固成了晚风。到末了,夜j□j临,漫天星斗披上了天际。谢则容才缓缓道了一句“下去吧。”

    说罢,他自己倒没有动作。

    碧城双腿发麻,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扶着塔身慢慢朝下蜿蜒着行走,好久好久之后才终于来到塔下。谢则容没有跟下来,她抬起头望了一眼高耸的祭塔,却发现谢则容站在塔上,就像站在星空里一样。

    下一次。她轻轻告诉自己,还有长长的一年。

    夜色彻底降临的时候,所有的司舞都回到了马车上,跟随着马车渐渐驶入官道。碧城的思绪却还停留在之前的几个时辰异端上,百思不得其解:谢则容与楚氏皇族是什么关系,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他恨不得斩草除根,为什么司舞入宫要先跪皇陵?

    族外之人上祭塔原本就是触禁地,命令司舞上禁地跪了若干个时辰,对此举目的又没有只言片语。

    这举止,与其说是祭祖或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