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住口!”

    “公主,微臣这就向陛下去说明,公主的身体实在不宜任何……”

    碧城浑身颤抖,豆大的汗珠自颈边滑下,潮湿的亵衣和脊背上的伤口粘连在了一会儿,痛得她脸色都发了青——“不许说!否则……”

    “万万不可,公主千金之躯遭逢此等大伤,微臣不能允许有任何……”

    “住口……”

    “公主!您的身体……”

    “求你……别说……”她努力挤出一丝笑来,轻声道,“御医,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等这大喜之日过去我们再从长商议,好不好?反正……反正这半年来,我都是扛过来了,不差这一两日的……是不是?”

    “可是……”御医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只吐出几声支支吾吾的“公主”来。到最后终于“噗通”一声跪在了床前。

    碧城却再也支撑不住,颤抖着在床榻上摸到了被褥,把自个儿从头到尾盖了起来。

    “公主,您的眼睛……”

    她躺在床上喘息了一会儿,想了想,软软笑了:“御医,本宫快出嫁了呢。”

    房间里久久沉默。良久,御医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叹息,还有一声带着颤抖的“是”。

    御医什么时候离开的,碧城其实并不知晓。她在床上喘过气来,又静静睡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腰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自从入狱,她的身体要比寻常人怕冷许多,谢则容有句话还真说对了,她是个生来就懂得享受的人。她在房间里摸着了一张柔软的小榻,废了好些力气才把它搬到房门口,又摸回床边把被褥抱了过去,小心地避开伤口在上头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躺倒,听着远处宫婢们欢快地笑声眯起了眼。暖阳和煦,这一觉又不知岁月流走多少,直到她陡然惊醒——

    有人!

    她试探问:“沈御医,是你吗?”

    可是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

    碧城不动声色地缩了缩身体,仔细听着周遭动静。牢中黑暗的一年锻炼出了她异常灵敏的听觉,她完全可以确定,就在十几步开外的地方有一个人正在看她……即使那人似乎是有意识地屏息,可是一个活人真想要屏息太久还是不可能的。

    问题是,那是谁?

    时间一分分流走,碧城咬牙问:“你是谢则容派来看守我的?”

    寂静。

    碧城出了汗,脊背上的濡湿黏腻无比,可那人却一直很安静。她笨拙地从睡榻上挣扎起身,朝前迈了几步,直到鼻尖嗅到一丝淡淡的香才仓惶退后,卯足了浑身的勇气硬挤出一抹笑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艰涩开口:

    “有劳……谢大人屈尊探望。”

    居然是……谢则容。

正文 囚婚(下)

    居然是……谢则容。

    “你,当真看不见?”不知过了多久,就在空气中的黏着寂静快要把她逼疯的时候,谢则容带着一些异样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那声音居然还是带着一丝难掩的震惊。

    当真看不见?

    碧城几乎想笑了,可是脊背因为刚才的牵扯而刺痛无比——砰。脊背撞上房门,发出沉重的闷响。

    碧城小小地挪动了一点距离,听着呼吸朝他在的位置缓缓地扬起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牢房里最初的那一月,一轮轮刑责花式各异,她又是作呕又是疼痛,安静下来的时候她也曾经捂着肚子缩在墙角,一面哭一面想着有朝一日脱困而出,要如何把他绳之以法,把他关在最黑的牢房里,把她受过的刑罚统统上一遍,然后质问他……质问他很多事:

    当年初相遇,后相知相许,是不是你早有预谋?

    父皇御驾亲征战死沙场,这中间究竟是不是你从中作梗?

    你我已有婚约,这天下早晚是你的囊中之物,你为什么几月都不能等?

    囚禁,入刑,我与你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谢则容……你究竟还想要什么?究竟还要怎样?

    可是,三百六十五日暗无天日,三百六十五日不得安生,三百六十日五日锥心之痛,这许许多多的问题最终一个个被磨灭了,到最后,她只是捂着腰腹想,要是则容可以打开这牢门,要是老天爷怜悯,那小家伙可以活下来……可最终,老天爷没有降下那可悲的怜悯。

    因为,老天爷把她忘在了暗无天日的天牢里面。

    “怎么,恨我?”谢则容的轻笑声传来。

    碧城笨拙地摸索着身边的木门,却不想才转身,手却摸到一丝冰凉滑腻的触感——那是……她猛地收回手来,却已经来不及了,手腕被一股力道拽了过去,一股迅猛的力道恶狠狠传来,又骤然消失,她的身体已经来不及随之调整,倏地朝地下砸去——

    啪。

    剧烈的疼痛骤然袭来。

    碧城一瞬间闻到了口中忽然增重的血腥味,肚子剧烈地抽痛起来呢。她几乎是痉挛着捂住了肚子,无数冰冷的汗珠从额上脖上身上涌出,濡湿了一身衣裳。她像是一条跌落在了岸上的虾一样,弓身蜷缩成了一个狼狈的角度——

    痛。可是开不了口……

    “居然是真的。”一个柔柔的声音响起,“不过真的不太像呀,前几日还好好的,怎么可能忽然看不见呢?你说对不对,则容哥哥?”

    是洛薇。

    “你还想如何实验?”

    洛薇略略沉思,忽而嬉笑道,“不玩了,破了相,明日婚宴可是要被人发现的。比起试她真假,薇儿更希望则容哥哥帝业顺达。”

    “帝业么?”谢则容的低笑声缓缓地响起来。

    碧城已经疼得快要忘记呼吸。不知过了多久,一双冰凉的手环到了她的脖颈和腰侧,像环抱着一个巨大的布偶一样把她抱离了冷硬的地面。她想作呕,想推开他,可是手脚早已没有半点力气。一阵颠簸后,她落到了柔软的被褥之中——可那双手却并没有撤离。

    陌生的呼吸近在咫尺。淡淡的墨香充斥着她的鼻息。

    下一刻,温暖而又濡湿的触感落到了她的眉心,像一朵花开在了湖心,蜿蜒下鼻尖,最后停顿在她唇畔。

    “碧城……”谢则容的低喃如同春日里最嫩的柳芽,他道,“明日便是婚期,我们成婚。你猜,先帝在天之灵,会不会道一声东床良婿?”

    “为……什……”

    一张口,便是唇与齿的交融,柔滑得连灵魂都黏腻起来……

    良久,谢则容轻笑出声,他说:“你猜?”

    唇边的触感滑腻细致无比,碧城只觉得一生的颤栗都要交代在了此处,可偏偏腹中的痛已经让她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无尽的恐惧悄然沉淀到了心湖底下成了绝望。

    她吃力伸出手,摸索着揪住了他一抹衣襟,糯糯道:“我……怕疼。”

    环抱着她的手却忽然一僵。

    她浑然不知,把自己的身体缩得更紧,小声道:“则容……等完婚后,你能不能……用厉害点儿的药?牢里的刑罚……实在太疼了……”

    “休想。”

    久久,空气中才响起谢则容带着寒意的声音,像是从地底下传来的。

    *

    又是一夜噩梦。

    日出的时候,碧城躺在柔软的床榻之上小心地伸出了手指,把心底小小的卑微的欣喜小心地藏匿起来。不管是什么原因,光晕下,她居然可以隐隐约约瞧见手指的轮廓,虽然不是非常清晰,可是这却是老天爷好不容易才降下的恩赐。

    天亮了。

    房间外头遥遥响彻着丝竹喜乐。房间里也有很多细碎的窸窸窣窣声音在她周遭纷乱地响着。她眯着眼睛小心探望,果然隐约可以看到一群宫婢正忙忙碌碌地进进出出。

    不知过了时辰,一个怯怯的女音在她耳畔响起:“公主,今日乃是公主大婚,公主快起来梳妆吧,可别耽误了良辰吉日!”

    碧城微微一滞,最终却柔顺点了点头,轻道:“好。”

    接下来是一套非常繁琐的过程。复杂的发髻,玲珑的发饰,薄薄的肌粉遮盖了苍白,一点胭脂让脸颊带了一丝桃花韵。

    镜子中的碧城原本是个刚刚从地底上来的惨白鬼魅,一番妆容之下却俨然成了昔日的公主碧城……

    妆容毕,便是嫁衣。碧城在那之前就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可是温热的手触真正碰到冰冷的锦丝之时,她还是忍不住轻轻颤了颤,眼眶也跟着干涩起来。

    普天之下,没有比朝凤更加轻柔的衣裳。它冰凉如同湖水,轻薄像是浮云,是先帝网罗普天之下最美妙的云锦,召集了天下最巧手的绣娘绣制而成的。它轻如云蝉,虽然叫做朝凤,可上头绣的并不是百鸟之王凤凰,而是这西昭的万里河山。于是全天下人都知晓,先帝无子,谁娶了先帝如珠似宝的公主碧城,便是得了这西昭的天下。

    “公主好美,驸马见了必定丢了魂儿。”良久,宫婢柔柔的声音传来。

    “……好看?”

    “嗯!公主美极了,往后的日子一定和和美美!”

    “……嗯。”

    和和美美么?碧城不知道如何作答,原本早已死寂的心因为这简单的四字又起了一丝温暖和煦的感觉。

    她轻轻摸了摸朝凤衣,小心地吸入每一口气息:一定要保存体力,至少……至少在最后关头之前,一定不能倒下。

    *

    吉时终于到来,碧城被引到了花轿之中,一路缓缓行到了西昭宫中的仪事主殿。这婚典的排场可谓空前,朝中文物百官,各路邻邦使节,见过的和没有见过的汇聚成一堂来赴这西昭许多年来才有的盛世。她坐在轿中隔着珠帘探望,终于在花团锦簇中见到了那个让她连呼吸也要停上几分的人——

    就在不远处,那身着红锦的身影却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抬起了头,隔着无数繁花和衣影朝她露了个一丝笑,剔透如同最最隆冬腊月的碧空。

    谢则容。

    碧城微微阖上了眼睛掩去眼里的光芒,把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