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17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鄢鲂矶嗑上改宓男巫矗矶喔鲂⌒巫吹阶詈笈坛闪司汕逅姆Ⅶ佟

    到末了,尹陵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眉,空出一只手来捏住他广袖上的一抹,忽的一用力——“呲啦”一声,一根细长的云罗轻纱落在了他手上。

    他眉心的褶皱终于舒展开来,嘴角重新弯翘起来,手一翻,那轻纱便成了碧城脑袋上的一段束发缎带。

    “好了。”

    镜子里的碧城维持在呆滞状态,不知过了多久,才不可置信地抬起手轻轻碰了碰身后垂落的小发辫,久久回不过神来。

    碧城缓缓回头看了一眼他破碎的袖摆,良久,才木讷开口:“你……究竟是男是女?”

    一个男人的手,究竟可以灵巧成什么样?

    尹陵静静听罢,忽而凑近,眉眼弯翘成了月牙:“你猜?”

    “……不要。”

    尹陵的眼睛亮闪闪:“猜猜看嘛。”

    “……”

    碧城默默站起身来想走,可是还没踏出房门,却只见着眼前一抹颜色闪了闪,尹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门边。那只破碎的广袖横在她面前,在阳光下透出一点光来——

    “那换我来猜猜看,”他低眉俯身,轻言轻语,“昨夜,我捕获回来的小丫头,半夜三更去做了些什么?”

正文 苏瑾

    昨夜,我捕获回来的小丫头,半夜三更去做了什么?

    尹陵的声音轻飘飘如同浮云,每一个字都仿佛是柔软的棉絮,只是夹杂在一起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潮湿阴霾味道。

    碧城生生在门口止住了脚步,却并没有回头。

    倏地,她的脸上贴上了一抹冰凉。

    ——居然是那张面甲。

    碧城犹豫着转过了身,却只见着尹陵单膝屈在地上。这样,他就与她差不多高了,她可以看到他称得上无暇的脸,还有如画的眉眼。

    她皱起眉头一动不动,却并没有等到预料之中的暴风雨:尹陵就那样屈膝在地上,微凉的手绕在她的脑后,替她系上神官府的面甲……

    他的指尖带着一点儿凉意,悠哉悠哉划过她的眉心。

    碧城茫然看着他温驯的模样,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却被他一抹笑又勾了神识——

    “软绵绵的。”尹陵轻笑,“要是再胖一点儿就更好了。”

    “……”

    “越占德可没个女儿叫越哲蓉,不如你告诉我真名,我就替你瞒下欺君之罪,如何?”

    欺君之罪,论罪当诛。原来,他早就知道,却替她瞒下了……碧城愣了愣,最终还是轻轻摇了摇头。

    “我没有名字。”她轻声道。

    尹陵一愣,目光中划过一丝诧异。

    碧城却迟迟退了几步,小小声地告诉他:“这次不骗你。”

    她一步步朝门外走,临到门口,才踮着脚拉开了厚重的门栓。一瞬间,万丈阳光倾泻,把屋里头的无数尘粒照射成了万千的金沙。

    屋子里,尹陵依旧蹲在地上,静静看着那小小的身影走到了光里头,许久才徐徐站起身来。

    好久,他才勾起了一抹笑,回到桌旁,取了一杯茶,一点点抿下喉。

    茶是昨夜夜来香,水是今晨晨露珠,清新,如三月芳菲。

    *

    大神官姜梵终究并没有多做纠缠,他当夜便离开了朝凤乐府。他虽是“师父”,但其实并不授业,当然,尹陵这先生也不过挂了个名儿,日常练习还是映柳教授为主。

    越是如此,碧城的心越安生。朝凤乐府中的日子开始变得顺畅起来,日复一日,白日练舞,晚上休憩,等到她能够完整地跳下来“绿腰”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三月。

    三个月后,是朝凤乐府一年一度的宫选的日子。

    宫选只在一等司舞司乐中展开,每年选取司舞五人,司乐五人,择吉日入宫中乐府。映柳作为一等司舞,这几日也渐渐忙碌了起来,教授时间减了一半。

    这一半时辰,被幼徒们用作了抱膝长谈:

    “映姐姐可是夺魁热门呢,也不知道入宫后能不能被皇帝瞧上?”

    “映柳姐姐那么美,应该会留在宫里吧?”

    “切!哪那么容易呀,我听爹爹说,宫里头的司舞们个个都是倾国倾城,皇帝还不一定喜欢……”

    “那万一当不上娘娘呢?”

    “那就一年后出宫呗,宫中司舞司乐期满出宫,公卿世家哪个不能嫁?我哥哥就娶了个一等司舞,爹爹都快笑出褶子啦。”

    幼徒们谈得眉飞色舞,这一群小丫头最大的不过十一二岁,谈论起嫁娶事宜居然熟练得很……碧城在一旁默默瞠目,趁着休息溜出了舞殿。

    “小越小越!”尾巴苏瑾眼疾手快拽住了她的衣袖,“你又偷跑!”

    “……你也可以和她们试试聊天……”不用时时刻刻黏着吧……

    苏瑾扬起下巴“哼”了一声,熟练无比地拽住了她的手:“一帮讨厌鬼。”

    “……”

    碧城认输,默默折回了舞殿,找了个最清净的角落休息,却忽然发现其实不止她一个人兴趣缺缺:在舞殿的最角落里,还坐着个眼熟的人——她静静坐在那儿看着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眉心皱成了山川,厌恶之情显而易见。

    那个叫……木雅的丫头?

    这倒有点意思。

    碧城缓步到她身旁,在她身旁坐了下来,笑道:“你不想做娘娘吗?”

    木雅恍然回过神来,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露出个温和的笑。她说:“不想。”

    “为什么?”

    “因为……”木雅略略思索,抱着膝盖低声道,“因为皇帝有皇后了啊,为什么,还要娶另外的人呢?”

    这答案……

    碧城一时不知道如何接下文,只能陪着她坐在冰凉的角落里,陷入沉思。

    “你呢?”

    “我……”碧城的指尖颤了颤,片刻之后缓缓摇头。

    “小越,我也不想哦。”苏瑾暖融融贴了上来,在碧城耳畔小小声笑,“听说,那个皇帝登基后都不曾近女色,爹爹说好男儿不好女色就是好男儿,长耳朵的兔子,红眼睛,挑男人要挑像他一样的文武双全上得厅堂下得东床的,霸气!”

    “…………”

    碧城花了好大力气去分辨她两个“好男儿”,艰涩地看着一脸贼笑的苏瑾欲言又止:苏瑾的丞相爹……到底是怎样的角色??

    苏瑾眉飞色舞:“小越呀,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扬起的手顿了顿,脸色一瞬间狰狞起来……好久,她才小心喘了口气。

    碧城微微一怔,在她收回手之前拽住了她的手腕,皱眉。

    “你身上……有伤?”

    苏瑾瞪圆了眼,慌忙摇头。她神色紧张地四处张望,最后目光落到离得最近的木雅身上,略略思索,果断扯了碧城的手拖拽离开。

    “你……”

    “嘘——”

    “你晚上究竟是去……”

    “嘘!!!”

    “……”

    苏瑾的手心出了汗,黏糊糊的。碧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苏瑾捂住了嘴巴——

    她说:“你别说出去,下月月圆之夜就带你去哦。”

    “……”

    月圆之夜,还有三日。

    在月圆之前那一夜,就是朝凤乐府女姬们最重要的日子。那一日天未明,所有的一切都还在沉睡,忽而有一声尖锐的嗓音划破晨曦的雾霾——

    所有人顷刻间惊醒!

    整个朝凤乐府片刻之间灯火通明,数不清的人来来回回急促地奔跑,府中所有的守备被聚集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司舞幼徒的院落也被一队守备前后包抄堵得水泄不通,几个幼徒想要出门,却雪亮的刀刃阻拦——

    屋外,月亮还没有下山,晨曦的微光只露出一点点。碧城趴在窗口看着外头的变故,心乱如麻。

    苏瑾,她还没有回来。

    天色终于转亮,所有的幼徒被聚集到了前院中,被执事老婢挨个儿确认。

    碧城站在最后,稍稍拖延了些时辰,可是却也不能改变什么。终于,老婢还是来到了她身前,她浑浊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问:“苏瑾呢?”

    “她……”碧城心里慌乱,沉思片刻道,“苏瑾昨夜去练舞未归,也许在舞殿睡着了。”

    “舞殿?”老婢冷笑,“今日舞殿发生什么,你可知道?”

    “我……不知道。”

    “小丫头,姐妹情深不是用在这种歪处的,你如果老实讲苏瑾去了哪里,恒姨还可以绕你责罚。”

    恒姨脸上的神色是全然的认真,没有一丝言笑的意思。

    碧城敛眉低头,沉静道:“恒姨,苏瑾确实是去练舞了。是否舞殿倒是我猜的。请明断。”

    “好……不老实讲就不讲,你!跟我去舞殿!”

    她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守卫一左一右拽住了碧城的手。碧城狠狠挣扎却无济于事,最后只得屈从。

    *

    舞殿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各式各样的装束显示着他们的身份,从守卫到一二三等司舞司乐,还有打杂的司花,他们熙熙攘攘把整个舞殿围得水泄不通,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整个舞殿安静得让人惊心。

    碧城被两个守卫押解入了舞殿,穿过层层人群,终于抵达了舞殿的正中央。

    她脚步小,被两个守卫推得走得踉踉跄跄,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司舞身上,正要抬头道歉,却发现那个司舞的眼里空洞,没有一丝情绪,竟像是木头一样看着前方。

    碧城狐疑地顺着她的目光朝舞殿中心望去,却在一瞬间陡然僵直了身子!

    舞殿中央,是一群……色惨斑斓的……尸身。

    她们身着这颜色各异的衣裳,每一个都佩戴着精致的配饰,细致到指甲上的蔻丹精巧美丽。可是即使装扮巧夺天工,也丝毫遮挡不了她们青灰色的脸。

    碧城惊骇地想要退后,却被守卫死死拽住了双臂,只得瞪大眼睛茫然看着殿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