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凰》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碧凰- 第11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碧城惊惶未定,好久,才小心挪了挪身体动上一动,却陡然僵住!

    糟了!被看到了!

    她几乎是立刻扭过了头去,刚刚定下几许的心跳又狂乱地跳起来——

    他见过她的,在祭塔上!如果他还记得碧城长什么样,如果他还记得,如果他认了出来,那……

    “你……叫什么?”半晌,大神官缓缓放下了她,低声问。

    碧城心慌意乱,好久,才咬牙答:“我……我叫……小越。”

    大神官沉吟片刻,道:“今日之事,还望小越莫要对外宣扬。”

    他……没有认出来?

    碧城稍稍放下心来,摇摇头低下头去,轻声答:“师父,我真的没有听到什么。我只是……”

    大神官的手落到了她的发上,轻轻磨蹭:“多谢小越,天色已晚,早些歇息吧。”

    “……好。”

    在燕晗,除却皇亲,以大神官为尊。既然他说了不计较,尹陵自然是没有那资格阻挠的。

    碧城稍稍有了些底气悄悄抬头看了那个差点要了她性命的人一眼,却发现尹陵毫无慌张神色,反而悠然自得地在看天上那一轮月亮。察觉她的目光,他低下头来,眯眼笑了笑。

    “……”真亏他笑得出来!

    “我带你回去吧。”他道,“你大概不认识路。”

    “…………”

    “哎呀,不要凶。大神官开了口,我当然不敢再把你丢水里啦。”

    “………………”

    在这世上,恐怕没有人能与尹陵比厚颜无耻。

    可是,在这朝凤乐府,他却是实实在在的主宰。

    碧城深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跟上了他的脚步,没走几步,却听到身后传来了大神官的声音。

    他说:“明日陛下驾临朝凤乐府。”

    尹陵停下了脚步。

    碧城也停了下来,悄悄回头望。却不想,正好对上大神官温和的目光。

    他说:“命所有候选舞者,带上神官府的面甲。”

    碧城的心狠狠跳了跳,一种怪异的感觉闪电一样地席卷她全身——

    带上面甲,遮去容颜?

    他……是不是……根本就发现了什么?

正文 复相见

    朝凤乐府真的非常大,而且弯弯绕绕。

    碧城不紧不慢跟在尹陵身后,小心地与他保持着一段距离,也不知走了多少路程,才终于看到了那熟悉的院落。

    “到了哦,小越。”尹陵低柔的声音。

    碧城只觉得毛骨悚然,顷刻间竖起了所有防备心退了几步,左看右看,被逼无奈挤出一个笑来。

    “去吧。”尹陵轻道。

    这句话倒是真的天籁,是他这整整一个晚上说得最动听的一句话了。

    碧城悄悄观察了片刻,确定他面色如常,才小心地围着他绕了个大圈儿,顺着墙根朝房间走。

    “噗——”尹陵忽然笑出声来,笑得发丝连着衣裳一块儿颤动起来。

    “……”

    碧城摸进房门上了床,投过窗户看屋外静静站立的尹陵,不知道为什么,之前的惶恐稍稍退却了些。

    燕晗第一舞师,传闻他笑爱笑,先帝曾经夸他是三月芳菲四月景,五月花开六月云。

    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屋子里没有点灯,月光下,房间里的事物依稀可见。

    碧城屏息朝对面床上望了一眼,果然发现今夜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苏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了房间。她在床上缩成了小小一团,安静地打着小呼噜,就想之前的一切都是梦境一般。

    碧城只稍稍皱了皱眉,很快便释然。

    朝凤乐府是燕晗重地,能入得了朝凤乐府的恐怕个个都怀着自己的小心思,她又何必去执着追寻?

    更何况,也许在那么多人中,怀着最坏、最阴暗的心思的,应该……是她自己。

    *

    第二天天明时分,几个制作精巧的面甲被送到了每个人的房里。

    苏瑾还没有醒来,碧城一个人接过了面甲,在镜子面前试了试,心跳不自觉地漏了几分——

    这并不是大神官那种青铜色的,却也是个漂亮的面甲。牙白色的娟面上细细绣着精巧的图腾,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握在手上的时候像是握着一团棉花,轻得不可思议,样式又偏小,精美无比。

    简直像是……临时赶制的一样。

    镜子里,遮去了大半张脸的小越再也瞧不出任何碧城的痕迹。

    面甲下的碧城却笑不出来:如果昨晚她没有误打误撞被大神官看到了脸,今天还会不会有这面甲呢?

    如果他认出了她……为什么不直接言明?

    今日,那个人就要到朝凤乐府,他此举究竟是在护她,还是……

    “小越,你在做什么?”房间里,苏瑾迷迷糊糊的声音响了起来。

    碧城一愣,回过神来,在镜子里瞧见了苏瑾小丫头笨拙在床上抱着被子坐起了身子,睡眼惺忪看着她。

    嗯——硕大的黑眼圈。

    她浑然不知,揉揉眼睛瘪下嘴:“好困。”

    当然困。碧城小小叹了口气:“……你晚上去做贼了吗?”

    苏瑾抱着被子打了个滚,咧嘴笑了:“不告诉你。”

    清晨时分,所有的司舞幼徒被召集到了正殿,举行正式的拜师仪式。

    也许是因为谢则容要大驾光临,朝凤乐府中各处都有了小小的变化。道路更加素净,守备更加森严,路上来来往往的司舞司乐每一个脸上的神态也有了几分郑重。朝凤乐府的正殿富丽堂皇,各色的司舞司乐按照位阶齐齐整整站在殿中,安静而又肃穆。

    就连尹陵也换上了一身规规矩矩的乐官朝服,梳起了官员最常见的发髻。

    他原本就面目精致,穿上朝服梳起发髻,收敛了几分魅惑,倒是平添许多分英气。

    碧城藏在幼徒队列的最角落里凉飕飕看着衣冠楚楚的尹陵,一时间还真无法把这个……一派文雅的青年才俊与那只幺蛾子联系起来。

    尹陵褪去一身轻纱居然是这副模样,倒当真让人……意外啊……

    不过,这假象并未维持多久。

    良久,青年才俊尹陵终于开了口。

    六个字。

    “好热。”

    “舒和。”

    “扇子。”

    碧城:“……”

    果然,对尹陵抱有幻想,是这世上最愚蠢的行为。

    朝凤乐府拜师仪式简单而传统,司乐奏起昂长的音曲,幼徒们跪在殿上,被授予入府的标志。

    有趣的是,每个人拿到手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苏瑾拿到的是一支箫,木雅拿到的是一幅画卷,那个瘦弱的洛采拿到的是一串项链,而碧城……

    碧城静静看着手里的剑,心上划过一丝疑惑:每个人都带着面罩,分发贺礼的司舞并分不清谁是谁,看模样,这礼是巧合?

    她正疑惑,高座之上的尹陵却出了声,他说:“今日贵客临门,所有幼徒见贵客一律必须摘下面甲。”

    碧城心中一凛,良久,才小心地喘上了一口气,腰腹间的痛似乎又隐隐发作起来——

    贵客临门……

    除了那人,还能是谁?

    “小越,小越……你怎么了?”她身旁的苏瑾偷偷拽她的袖子。

    碧城恍然不觉。

    “小越,你不舒服吗?”

    碧城却只觉得越来越喘不过起来,这周遭的一切都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棉花一般……

    “小越!小越——”

    一片,沉寂。

    *

    碧城终究还是坠下了湖泊。

    那一夜,尹陵提着她的腰没能把她真正丢下去,可是在朝凤正殿上那一记黑暗却结结实实地让她坠入了冰冷的湖泊,从身体到思绪都冻结成了冰渣子——

    再醒来,已是晌午。

    她的思绪还在水里挣扎,入眼的一切都是模糊的,好久,才终于见到了一丝丝事物:

    这是……哪里?

    床边,一位面色苍老的男子正把着她的手腕,沉吟良久道:“这位小姐怕是前几天就受了冻,一直压着,在殿上一口气没提上来罢了,没有大碍。”

    ……大夫?

    “可好些了?”柔腻的声音,来着尹陵。

    好……些……什么?

    碧城用力晃了晃脑袋,却怎么都甩不开里头的一团浆糊,到最后越晃越疼,像要炸开来一般……

    “大夫,这孩子不会是……”尹陵忧心重重,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拍了拍还戴在她眼上的面甲,“——呆傻了吧?”

    碧城:“……”

    那手,被碧城狠狠扭头躲闪开去。

    尹陵低笑一声,忽然整个儿身子往下一压,活生生把她钳制在了臂膀间。

    掰过脸。

    狠狠掐了一把。

    碧城一愣,震惊得忘记了挣扎,眼睁睁看着他近在咫尺的鼻尖和眼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身上说不出的香味:“你……”

    站在床边的舒和干咳几声扭过了脸,满脸的……同情和憋笑。

    尹陵心满意足,笑眯眯道:“哎呀,没忍住呀。”

    碧城:“……”

    碧城尚在震惊中,尹陵却已经飞快地闪身退了开去,整了整道貌岸然的官服,目光也渐渐低沉下来。

    房间里顷刻间静了下来。

    舒和原本随意拨弄着琴弦,这会儿也停下了指尖,目光凝重地望向了门口。

    沉静。

    半晌,是尹陵低慵懒的声音:“陛下站在门口,是让微臣拜见好,还是不拜见好呢?”

    舒和的手抖了抖,最终无奈垂了头:在这世上,敢以这样的口吻与天子对话的,恐怕只有尹陵一人。

    门外沉寂片刻,倏地响起一阵低笑:“孤见尹爱卿嬉闹正酣,不忍打搅罢了。”

    那是一个低沉柔和,只轻轻一句,似乎压着好些笑意,低低带了一些气息,像是春日里的刚刚融化的冰水汇流成的溪流。

    这世上,就有那么一种人,只是出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