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小店》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诡秘小店- 第27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惊鸿一瞥,那张平凡的脸让宋轻寒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很平凡,既不漂亮也不特别,可总是让人想再看几眼。余光看哥哥的眼神似乎也带着疑惑,看来不止他奇怪了。
  摇了摇头,宋凌寒仔细的在店中寻找能给母亲祝寿的礼物。宋轻寒则是对桌子上那方砚台来了兴趣。“这个是哪出的?外观比一般砚台表面要光滑,从字上看研出的墨也要比一般的墨更浓黑、细腻,堪称上品。”蘸了蘸墨,云漓抬头看了一眼桌前的宋轻寒,低下头写了几个字才说道:“端砚,徽墨,何止上品。”
  “只是姑娘你的字就有些。。。”看云漓停笔抬头看自己,宋轻寒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说下去。“字就有些差强人意,你,是想说这句吧。”没想到人家姑娘没有生气反倒自嘲起来,宋轻寒觉得自己过于卖弄了,看样子人家早就知道,但他还是忍不住说道:“也不全是,你的字行云流水洒脱不羁,但转笔处却显乏力,似乎是腕力不足所致。一番拙见让姑娘见笑了。”
  干脆放下笔,收拾起桌子上凌乱的纸张。乏力?确实乏力。自从来彼岸,她的力气就像被时时刻刻抽出一样。第一天出现在这儿的时候,她以为是她自己身心俱疲所致,并未在意,直到第二天,第三天,天天都撑不过一个时辰就已经乏力的似乎是油尽灯枯一般。相较于最初,她现在还算是好的,起码可以支撑到2个时辰。
  “你说的并无错处,可惜改变不了。。。”云漓的话让宋轻寒一头雾水,可云漓已经转身收起了笔墨纸砚。“我叫宋轻寒,那个是我哥哥,宋凌寒,姑娘是?”重新转过身的云漓手上拿着一方比刚才还精致的砚台,一边伸手递给宋轻寒一边回答道:“云漓。”声音幽幽的,似乎对这个名字无限的生疏。
  “这是?”宋轻寒跳过那个感觉,或许人家是不愿意告知真实姓名,也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何必强人所难。“送给你,我留着也无用。”惊讶的看着云漓,那张平凡的脸上此刻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是真的要送于他。但外观这方砚台比之刚才那个有过之而无不及,拿在手上的触感润滑、细腻、娇嫩,轻敲方觉石质其实很坚硬。宋轻寒也是个文人墨士,这样好的东西自然遇见就难以再割舍下,更何况还是他人所赠。他也就不说那些矫情的推辞话语,道了声谢便收下了。
  宋凌寒仔仔细细的看过店中大大小小的摆件,哪个他都想要,可总不好真的搬空人家的店啊。其实他想多了,彼岸中古董摆件数不胜数,就进门这些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正文 白玉云纹簪(二)
    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4…7…6 17:05:00 本章字数:2230

“轻寒,你说选什么送给母亲祝寿好呢?”他其实对这些是一知半解,只好寻求弟弟的帮助。在家中他虽是老大,但论文才,论知识渊博,他这个弟弟敢称第二就绝无人敢称第一。回头看了看哥哥手上拿着的两样,略一思索选了那只手镯。“母亲平常都是比较喜欢各种首饰的,这只玉镯会比较合适些。”
  云漓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宋轻寒身后,她看了看那只手镯也点了点头。“这只是黄玉所制,用料和打磨上都属珍品,确实更合适些。”
  “黄玉?”兄弟俩异口同声的疑惑,青白的颜色,怎么会是黄玉呢?云漓点点头,她对此也是一知半解,但是这件确实是黄玉。不再理会两人的疑惑,云漓回身准备往里走,许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宋轻寒伸手要拦住云漓,可惜只碰到她脑后的长发。
  清脆的声音响起,原本插在云漓脑后的那只白玉簪子被宋轻寒这一碰掉在了地上,说来也奇怪,明明是玉,掉在地上本应该碎的,可那只簪子却完好无损的躺在地上。“有事?”云漓不着急捡起簪子,先问起了要拦自己的宋轻寒。
  “没,没事,抱歉。”略一弯身,宋轻寒捡起来那只奇怪的玉簪,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看,确定没有一点摔坏的痕迹才还给云漓。“这只簪子很别致。”微微一笑,云漓没有搭话,自然别致,彼岸乃至这世上都仅有两只,一只在她的头上,一只在彼岸的玉器间。
  “时候不早,两位请回吧。”她开始感觉到身体一阵阵的乏力,伸手扶着桌子,云漓很客气的请他们离开。“可这东西。。。”摆摆手,云漓示意宋凌寒拿走。“多谢姑娘相赠,我们先告辞了。”宋轻寒拉着还想说什么的宋凌寒一道出了彼岸的大门。那姑娘似乎很疲惫,宋轻寒再一次回头看了看已经关上大门的小店,心中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开始泛滥。
  关上大门,云漓喘息着跌坐在了椅子上,这一阵阵的无力感让她脾气瞬间火爆起来,挥手扫掉了桌子上摆着的茶杯,瓷器碎裂的声音让她的心情更加阴郁。“云漓。。。”冷漠声音仿佛是个已经没有感情的死人一般。“不要叫我这个名字,我讨厌它!!讨厌它!!!”无助的抱着自己,云漓的眼泪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冷漠的声音没有再说什么,可云漓知道她一定还在这里。
  跌跌撞撞的起身往房间里走,云漓几次挥开想要搀扶她的女人。她也讨厌这个有着冷漠声音的女人,不,或者该说是厌恶。楼下到楼上这么一小段的距离,云漓跌倒了无数次才走进她的房间,女人没有跟着进去,她不喜欢她进去。
  云漓爬到床上,这已经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静静的趴了片刻,艰难的伸手取下头上的白玉簪子,那一刻她真的想就这么划上手腕,她也确实做了无数次,可第二天醒来她依旧活着,白皙的手腕上甚至都没有一丝伤痕。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几滴进了嘴巴里,温热苦涩的味道让云漓更难过。
  在彼岸从来就没有早上,她一般都是到中午才会有体力起身活动,今天也一样。站在院子中发呆了一会儿,深吸口气去开门。偶尔进来这家店的人是唯一能证明她还是正常的,也原来需要别人证明才不觉得自己是怪物是这么可悲的一件事。
  打开朱红色的大门,眼前的人让云漓有一瞬间的怔忪。“你可算开门了。”看清是昨天的宋轻寒后,云漓点点头就走回了店中。宋轻寒没有因为云漓的淡漠而尴尬,抬腿也跟着走进了店中,边走边说:“我是来给你钱的,那只镯子我母亲很喜欢。”
  云漓拿出笔墨纸砚来,能陪伴她的除了字就是这满屋子的冰冷古董。宋轻寒凑上前来:“其实你可以出门去走走的,这条街上还是有很多好玩的呢。”抬头看了一眼宋轻寒,云漓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很清楚的反映着她对此提议的不感兴趣。
  “如果是来给钱,放下就可以离开了。”云漓不喜欢有人打扰她,尤其是在她心中早已作古的人。“我其实,其实。。。”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自己的想法,宋轻寒在原地踌躇了半天。没有理会他的欲言又止,云漓已经开始铺纸研磨了。
  “我其实是想问问你,那只白玉簪子你多钱肯卖。”话一出口宋轻寒就后悔了,因为云漓看着他的双眼充满了鄙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站起身,云漓打断他的话。“不必解释,白玉云纹簪是无价之物,恕不能出售。”云漓的斩钉截铁让宋轻寒有些失望,他以为。。。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离开。”这句驱逐让宋轻寒更失望,她肯定以为他是想以财力压人吧。“抱歉,我只是很想要这样一个簪子,并不是有意冒犯的。”他还想跟她做个朋友呢,现下是没有可能了。宋轻寒歉意的躬了躬身,转身离开了彼岸。
  没有再看一眼离开边的宋轻寒,云漓回到桌子边继续研磨。白玉云纹簪是彼岸的宝贝,两只簪子放在一起会组成完整的祥云纹路。云漓伸手拔下簪子,簪子虽看着很平常,但是这样一只平常的簪子却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不是无价又是什么?抚摸着白玉簪子,当初会挑上这只簪子只是因为它简单朴实的外观,除了半边祥云纹和簪子顶端的镂空花纹就再也没有其他。
  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不好,一挑就挑到了这样绝无仅有的宝贝。将散下来的发重新用手指梳理好,又用白玉簪子挽了个简单的发髻。云漓提起笔继续写起字来。
  自那之后宋轻寒总是时不时的来彼岸转悠,虽说每次云漓都是以冷面示人,但宋轻寒似乎完全不在意。次数多了,云漓也不好再赶人,渐渐的就有了攀谈。





    正文 白玉云纹簪(三)
    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4…7…6 17:05:00 本章字数:2305

“其实当初我想要你那簪子是假的,我就是想找个话题,然后和你做个朋友。”宋轻寒不若最初相识那样稳重成熟,这也是这几日的交谈中,云漓逐渐发现,他似乎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得不到云漓的回答,宋轻寒也不气馁,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他说她听。
  如往常一般,云漓收拾好昨晚留下的杂乱书籍才去打开了彼岸的大门,可今天门外的阵仗让云漓有些不太明白。眼前这十几人领头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看那一身装扮绝不是普通人家的妇人。她身后两列赤手空拳的大汉,看样子是护院或者是家丁之类的。
  “夫人要是有什么需要就请里面说,不过我这店小,恐怕站不下这么多的人。”云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冷漠,她不想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不然这个地方,她恐怕又呆不久了。
  妇人很傲慢的哼了一声,抬脚就往店里走,经过云漓身边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那眼神中净是轻蔑。云漓没在意的让过身请她进去。“不过是一间普通的店,怎么我儿会说这是个神奇之处。”妇人的话让云漓知道了大概,但是不确定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云漓的谦逊没有让对方有丝毫的收敛,反而有些变本加厉。“茶水呢,客人来了你这主人连茶水都不知道奉上么?”语气里哪有一点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