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小店》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诡秘小店- 第26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女人知道她的疑惑,示意她把碗放在池中的液体里过一下。云漓狐疑的照做,单手捏着碗边轻轻的在池子中搅动了一下,收回的那一刹那,原本青葱的瓷碗像是褪色一般渐渐的变成了暗红色。
  云漓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怎么什么麻烦事都能让她遇上。“我记得彼岸里有一只龙洗,你将瓷碗放进去,撒上驱魔香,或许可以逼出里面的东西来。。。”云漓点点头,龙洗是皇帝御用净面的铜盆,加上驱魔香应该是可以驱逐出里面的东西的。云漓转身往外走,身后那个一身红衣的冷漠女人看了她的背影许久,直到云漓走出房间她才渐渐的消失在了池边。
  院子中白浠、云漓和晅音并排站在走廊上,石桌上的龙洗已经碎裂,暗红色的水顺着石桌滴滴答答的往下流着。
  一头散乱长发的女人此刻正用狰狞的表情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三个人。
  “我不需要救赎,放我离开,我一定要杀了那个人!!”女人的声音沙哑的好像砂轮摩擦地面一样。
  “为什么这么执着,真正伤害你的人不是他。”白浠试图劝解女人,可惜她似乎不愿意领情。
  尖锐的叫声让三个人都忍不住往后一退。女人疯了一样冲过来,晅音指尖在身前轻轻一点,一瞬间那无形的墙壁聚起,阻碍住了女人一切疯狂的举动。
  云漓的声音恢复了平日里的慵懒:“你最好想清楚,如果可以,我不想让你就此消失。。。”女人的身体一颤,可她依旧没有放弃攻击,她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化解,那么深的恨,已经侵蚀了她的心成为了她的本能。
  看了看白浠,云漓轻轻的点了点头。双手结印幻化,莹莹的光点散去后显现出那把美轮美奂的古琴来。白浠纤长的手指轻点在琴上,当美妙的琴音潺潺而出时,女人那疯狂的攻击似乎更甚,只是眼角的清泪让云漓的嘴角不自觉的挑了起来,看来还不像她说的那么深。
  无数细如发丝的轻烟自琴声中幻化出来,一点一点的缠绕上女人的身体。“啊!!啊!!”晅音在看到那细细的丝线缠绕上去的时候就放下了手,女人痛苦的叫声让他知道,她已经腾不出任何力气来攻击了。
  云漓摊开手掌,手心的万宝佛珠此刻正有柔柔的微光发出。结起莲花手印,将佛珠放在唇边低低的念出经文来,猛地睁开眼睛看向那女人。一瞬间,痛苦不堪的女人被这一双诡异的血蓝色双眼给震住了,甚至当那颗佛珠罩住她时她都移不开眼。彼岸之境的婆娑女居然是真的,真的存在。
  周身被佛光笼罩,女人的心似乎是被大雨冲刷过一样透亮,渐渐的她不再挣扎,或许万般皆是命,她恨了那么年,可到头来除了不得入轮回的自己,还有谁会记得她。那个男人恐怕早就娇妻在怀好几世了吧。
  女人跌坐在了地上,捂着脸痛哭出来。
  “太深的执念只是苦了你自己,除此之外不会有任何的好处。”慵懒的声音说出的话让她心中一涩,她说的对,除了自己不会有任何人会为她痛苦难过。
  “我叫砾乐,来自柔然,父亲是常年在外经商的汉人,我和母亲都是土生土长的柔然人。那一年我成年,终于可以跟着父亲去汉族的居住地看看了,我很高兴。或许是劫数吧,我在那里遇见了一个让我再也离不开的男人。”
  “大叔,这个糖饼怎么卖?”砾乐操着一口不怎么标准的汉语向街市上一个卖糖饼的大叔询问价格。大叔是个土生土长的汉民,砾乐的话他听了好几遍才知道。
  “不贵,一个一文。”大叔憨厚的笑让砾乐很喜欢,悉悉索索的从衣袋里取出了三文钱,她想,可以带一个给父亲吃。拿好东西,转身往回走的砾乐被突然出现的人给撞了个正着,三个糖饼滚落在了地上,她自己也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你没事吧。。。”一双有力的大手将趴在地上的砾乐扶了起来,抬头那一瞬间,砾乐就决定她的心再也不会为别的男人跳动了。或许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相撞的开始,她的生活从此有个常驻的男人再也没有离开,到她死都没有。
  男人也是个商贾之后,他们俩后来的事情直到她死前的两年都非常的顺利,这让砾乐一度以为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和最幸运的女子。
  “可惜我却错了,父亲帮助他成为了那一带最富有的商人,可他却用背叛来对待我。”女人急促的呼吸显示着她此刻的愤怒。
  “如果不是有一次被我撞见,那个无耻的男人还打算欺骗我一辈子。我一时气愤,失手打了那个贱人一耳光,他,他竟然将我按在地上毒打起来。”说到这儿砾乐嚎啕大哭起来,都是她,要不是她父亲也不会被那个无耻之徒骗的散尽家产,要不是她,母亲也不会因为无钱医病不治身亡。





    正文 青瓷花口碗(八)
    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4…7…6 17:04:59 本章字数:614

“是那一次他杀了你,让你郁愤难平怨气横生,导致你无法靠近轮回道。。。。”
  “不。。。”打断了云漓的话,“那一次他只是毒打我后就走了,我的死是在两年后,他弄得我家破人亡,还要将我休了娶那个贱人,我自然不肯。他就趁我去铺子里窑厂的时候遣散了伙计,悄悄将我杀了。”砾乐的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
  云漓叹了口气:“你的怨气我已经帮你散去,接下来你是去是留我不会阻拦,只是不可再害人。”
  砾乐强撑着站起身来,行了个柔然人最尊敬的礼。“我要去轮回,我早该忘了这一切重新开始,可惜一直没有人肯像你一样帮我,谢谢。”看着砾乐逐渐透明消失的身体,云漓微微的笑起来,只是那笑里有些许的苦涩,她的执念怨气,谁可以帮她化解。。。
  云漓是第三次进这个院子,坐在屋前洗衣服的女人还是那个样子,屋里的聂弘和她刚见时有些不一样,可能是想开了一些事情吧。
  走到喝茶的聂弘面前,云漓双手缓缓的结起手印,有些东西还是忘记的好,忘记了才好轻松的活下去。
  女人抱着刚刚收回来的干衣服,一进屋就看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老头子,宠溺的笑了笑,伸手推醒了聂弘让他去屋里睡。抹了把额头的汗,女人端起桌子上那个盛水的浅青葱瓷碗喝了口水,才又回身去院子里继续洗衣服。
  青瓷花口碗完





    正文 白玉云纹簪(一)
    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4…7…6 17:04:59 本章字数:2275

云漓伸手将大部分头发用那支白玉簪子挽在了脑后,关于这支白玉云纹簪的事,她不想再提及,但却绝对不会忘记。
  云漓坐在彼岸的院子中,桌子上赫然摆着那个被她说成是破烂的泛黄锦缎盒子。她不知道来者是何人,但是一定会跟那个人有关系,千百年后拿着这样的东西上门,是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还是明知故犯的挑衅。。。云漓双手举起揉着太阳穴,头疼啊,她怎么就不能有一天安稳生活啊。
  角落里白浠和晅音悄悄的站着,楼下云漓的一举一动,一个细微的表情他们都看在眼里。这件事情白浠承认自己做的不对,可不是他也会是晅音或者会是云漓本人,那样的结果不会比现在好多少。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担心。
  晅音双手握的紧紧的,如果如白浠所说,那这个人包括他的后人,又有什么资格来找云漓!白浠淡淡的表情,余光中晅音那双紧握的手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什么时候开始对云漓的关心都超过了他了。白浠回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晅音又看了云漓一眼,也回身消失在了廊下。
  伸手抚摸着泛黄的锦缎盒子,抿着嘴巴,云漓还是打开了。白玉云纹的簪子稳稳当当的放在盒子里,看了一眼云漓啪的盖上了盒子盖子,这一眼而已,汹涌的记忆就差点撕裂了她的脑袋。按着胸口急促的喘息,云漓干脆趴在了石桌上,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愿意再想起。。。。。。
  那是她到彼岸后去的最长时间的地方,长的她以为可以就此过完一生。
  宋凌寒难得能叫出弟弟,母亲的大寿在即,他肯跟自己出来想必也是为了合适的礼物发愁。“哎,你看,这家店挺眼生的,新开的吧。”宋轻寒抬眼望去,色彩鲜艳的彩绘飞檐,朱红色的大门,门下那两盏不知名的灯甚是漂亮。这样的风格,莫不是他族?可就他那么博学多才的脑子里也搜索不出来能有哪个外族能有这样的手艺,做这样特别且精致的东西。
  从门到灯,宋轻寒看了又看,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走吧,进去看看,不是说出来给母亲买寿礼的么?那里或许有合适的。”宋凌寒点点头,这么有意思的店,不去看看太可惜了,跟上已经往那边走的宋轻寒,两人并肩进了小店。
  听到脚步声,云漓头也没抬的说着:“有什么喜欢的请自便。”手上的毛笔依旧唰唰唰的写着,她是真的无聊,一个人的生活在陌生的地方,除了写写字看看书,再也找不出其他可排遣无聊的事情做了。
  宋凌寒拿起一只凤首三彩壶稀奇的看了又看问道:“那都是什么价钱?”这只壶色彩和这店门前的颜色一样鲜艳,如果是瓷器,那这上色的技术简直是出神入化啊。云漓听了话依旧没有停笔没有抬头,看似很随意的回道:“看着给吧。。。”她不缺钱,仓库中各种各样的钱币大堆小堆的很多,所以价格对她而言一般只是看心情。
  宋凌寒和宋轻寒互相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讶。“不给也是可以的?”这次云漓抬了头“随意。。。”宋轻寒看着女子蘸了蘸墨又低下了头,眼中没有丝毫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惊鸿一瞥,那张平凡的脸让宋轻寒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很平凡,既不漂亮也不特别,可总是让人想再看几眼。余光看哥哥的眼神似乎也带着疑惑,看来不止他奇怪了。
  摇了摇头,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