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小店》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诡秘小店- 第23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顾不上擦满脸的汗,聂弘惊恐的看着四周,直到女人推了推他才回过神来。还是自己熟悉的房间,此刻已经打开了灯,聂弘接过女人递过来的毛巾胡乱的擦了一把,心有余悸的又看了看四周才疲惫的躺下。
  接连几天的噩梦让聂弘精神很是萎靡,他现在不止是晚上的梦里可以听到那个声音,就连白天也会冷不丁的听见几次。女人还是很细心的照顾着聂弘,只是看到聂弘整日疑神疑鬼的样子总是很担心。“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咱们就去找医生看看。”没有理会女人的话,聂弘摆摆手一屁股坐在了院子里的石台阶上,他或许真的是有病了,也或者是碰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八几年的时候人们还是很相信封建迷信一说的,遇到奇怪的事情总会以撞邪或者失魂来解释。而那时的洛阳更是被传地邪,聂弘心里害怕,但是又不敢和自家媳妇说这些话。这几日的担惊受怕他大概是猜到了些什么,不管是真是假,聂弘决定那只碗他要赶紧出手。
  云漓一直记得洛阳的繁华,只是在这个时代,往昔的繁华似乎没再那么明显,另一种繁华倒是与日俱增。
  “好,您慢走。”云漓有点乏力了,这都不知道是今天送走的第几个,她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年代来钱最快的职业,文物贩子。洛阳是九州腹地,历朝历代在此建都的不在少数,就算哪朝哪代不在此立都,它也绝对是占着繁华一词的地方,从洛阳纸贵这话就可以窥出一二来。那在此地下葬的皇室贵族或者富豪商贾又岂会在少数?
  从中午开门到现在,都有好几拨人在这门前转悠,有进来问她东西卖不卖的,也有问她买不买的。听见脚步声进来,云漓头也懒得抬:“打烊了,有事您明天请早。。。。”
  心里觉得有点尴尬,但还是开了口:“小姑娘?我来过你这儿的,还记得我不?”进门就遇见人家关门的聂弘不死心的想要套近乎,这事今天要是不解决,他又要不安生一日了。
  云漓不记得这声音,努力抬起了自己此刻异常沉重的脑袋,50来岁的中年大叔,这个样貌云漓记不太清楚,那个被他抱在怀里的提包她倒是有些印象。思索了片刻,哦,她想起来了,青瓷碗就是这位大叔拿过来的,困扰了她很久的那只。
  “哦,是你啊,你瞧这都不早了,现在也不营业了,你要是有事明天再来吧。”还没有熟到让云漓的懒骨头妥协的地步,自然能推就推,更何况那只碗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头绪呢。
  说来也奇怪,晅音这几天不在也就算了,就连基本不怎么出门的白浠也不在,这让云漓很纳闷,她还一度认为这俩人是不是背着她私奔了。
  “哎,哎,小姑娘别啊,我是真有急事啊,你可要帮我呀!”聂弘这是豁出去老脸了,再不给他个安稳觉,他就真的提早驾鹤西游了。“你如果是来出售那只青瓷碗的话,我现在不能收,老实说吧,你那只碗有古怪的。”好吧,原谅她说谎,只要能打发走这人好让自己清闲下来,什么话都可以一试。
  “你,你怎么知道的!?”聂弘的话让云漓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是吧,洛阳真的地邪?说什么来什么?抿着嘴,云漓的眉头皱起来,那样子似乎是她早知道了一切,但实际是她想从这中年大叔的嘴里掏点她不知道的东西出来。
  聂弘冷汗连连,眼睛小心的朝四周看了看,那吞口水的声音让站那么远的云漓都听得见。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吓成这样,云漓非常好奇。
  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不颤抖,聂弘才磕磕绊绊的开了口:“那只,那只青瓷碗,有,有鬼啊,每天夜里,我,我都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问我,问我为什么丢下她,最近几日甚至白天也会有那个声音。。。。。”说完又四周看了看,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云漓都觉得她的彼岸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虽然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能告诉我那只青瓷花口碗是从哪得来的么?”云漓猜想那一定是刚出土不久,她依稀还能从那只碗上嗅到一种奇特的泥土味道,而这种味道只有在墓地里有。
  聂弘的眼神开始在彼岸的古董间飘来飘去,可他又不是在看任何一件。云漓明白了这只青瓷碗的来路恐怕不太好说,但是不知道出自哪,她也不好说这问题究竟严不严重。目前为止,她只是觉得碗上不同于一般的森冷凉意,但是并未发现别的问题,可聂弘的话又不止是如此。
  “你要是没想好也没关系,这个你拿着,今晚保你安然度过,但是明天我就保证不了,你好好想想吧。”递上那支安魂香,云漓毫不客气的送走了聂弘。





    正文 青瓷花口碗(三)
    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4…7…6 17:04:58 本章字数:2242

徐徐的轻烟升起,聂弘像拜佛那样对着那支安魂香拜了三拜,其实他心中不相信一只普通的香就可以解决他的困扰,可能是那姑娘为了打发他走随意搪塞他的吧,可他没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女人有些奇怪今晚早早安睡的老头子,温柔的给他掖好被角,自己也早早的躺下睡了。
  夜半时分,一缕轻烟忽然间缠绕住从床下探出来的不明物体,那东西使劲的挣扎,似乎想撕碎了这看起来毫无分量的轻烟,可是挣扎了许久,除了感觉上越来越紧的疼痛,它发现根本无法挣脱出来,往回试着缩了缩,轻烟居然松了些,那东西来回试了试,放弃似的钻进了床底。
  早上聂弘是睡到太阳老高的时候才醒的,这是这几日唯一睡安稳的时候,心情大好的多吃了几碗粥。
  吃罢饭,聂弘早早的就抱着那个提包去了老街上,可是他还是没能见到人,紧闭的大门将他阻隔在了外面,随口问了问周边的店铺才知道,这家向来是过了中午才开门的,聂弘搔了搔后脑勺,借了个板凳在门口坐了下来。
  白浠打开大门的时候,门口背对着他的中年男人几乎是跳起来的。白浠一闪身躲过直直向他扑来的聂弘,又伸手扶住了冲劲儿太猛几乎跌倒的他。那一瞬间,白浠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看了眼被聂弘抱在怀里很小心翼翼的呵护的提包,白浠知道了这人是谁了,不动声色的让开了路请聂弘进去说话。
  “啊~”云漓还是一样的状态,长长的哈欠让刚坐下的聂弘直皱眉,这怎么看起来比他还睡的不安稳。默默的递上一杯浓茶,又默默的收走被云漓一口喝干的茶杯,白浠自然的好像吃饭睡觉一样。边上的聂弘心里也在嘀咕,这么默契的伙计,估计干了很多年了吧。他不知道的是,白浠从进彼岸的第三天开始,几乎每天都要做这样一件事情。
  “怎么,你是想通要告诉我了?”云漓慵懒的声音一下子拉回了聂弘乱七八糟的思绪。往摇椅上一躺,云漓安静的等着聂弘组织好语言给她讲故事。
  “其实,这事真不是我想干的,那天我也就是去看看。”搓了搓手,聂弘支吾着继续说:“咱洛阳现在什么职业最有钱,盗墓的啊,其次才是文物贩子,没有这些盗墓的,他们文物贩子拿什么去挣钱?那天我是一时好奇才大半夜跑去郊外看看,那啥,看看能不能遇到一两个,说来也瞧,真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看到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悉悉索索的声音在空旷的郊外野地里响起,聂弘起初是有些害怕的,他都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大半夜不睡觉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做发财梦,他肯定是疯了。但是来都来了,他状着胆子一步一抖的靠近发出声音的地方。
  隐隐约约听到了人的声音,那话里的意思大概是这么好的地方都不来掏怪可惜的。聂弘听着这话顿时把刚才自己心里的后悔给忘的干干净净,看来他没有来错,这还真是块宝地啊。
  “后来我就走出去跟他们交涉,说不给我点好处,我就去告发他们,之后下到地底下后其实没有多少东西,我是看着这个青瓷碗有点年头,就给,就给拿回来了,事情就是这样。”云漓忽略聂弘闪闪躲躲的眼神,如果真是这么简单,那这样东西怎么会有那么怪异的感觉,又怎么会夜夜有凄厉的女人声音让他不得安眠?不过既然人家不想说,那她也不愿意多问,是福是祸全看他自己造化吧。
  “既然这样,那我们帮不了你了,这东西看来历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这几日的异常可能是因为你整日的紧张所致,行了,您就请回吧。”云漓的态度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这让聂弘着急上火起来。
  “我,我还有别的要说。。。”看看了云漓没有什么波澜的脸,聂弘咬牙想死就死吧,痛快死总比日日折磨死要好的多。
  “那天晚上下到底下,起初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进到墓室以后就有一股森冷的凉意,那两个盗墓贼也奇怪这种不寻常的冷意是怎么回事,可后来被墓室里众多的摆件给吸引的什么都不顾了。我当时就打了退堂鼓了,趁着他们不注意顺手拿了这只碗就悄悄溜出来了,其他的事我是真的不知道了。你们可一定要帮我啊!我可以很肯定我夜夜听到的声音它不是幻觉呐!”
  云漓一把提过在桌子上乱跳的百灏,重又悠悠的躺回到摇椅里。聂弘已经急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了,可他又不敢催云漓,怕人家一动怒直接不管了,虽然可能人家压根都不打算管,但他不敢赌这万一啊。
  “行了,你也别晃了,晚上你再来。”云漓没有再理会聂弘,打着哈欠抱着百灏就往后院走。白浠客气的请聂弘离开,那一步三回头比送别亲爹亲妈还不舍的样子,让白浠忍不住说道:“说了晚上再来,那就是说她感兴趣了,这闲事她愿意管,放心走吧。”
  听了这话的聂弘高兴的几乎找不着北,回家这一路上就差没蹦蹦跳跳了,看着门口和平时一样的女人还欢喜的夸了几句。
  起初的欢喜并没有持续多久,聂弘就开始忐忑不安,晚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