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小店》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诡秘小店- 第2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发将她整个侧脸都盖的严实。





    正文 洛神赋图卷(五)
    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4…7…6 17:04:57 本章字数:852

云渺深吸一口气“我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不过要从那卷洛神赋手卷开始,当年我刚刚修成人形,一时贪玩跑去洛水找那边的河神要织云衣,河神不肯,我就偷偷给拿了出来。”感情这姑娘是惯偷啊,云渺看懂了云漓眼中的意思有些窘迫。
  “我只是借来穿穿,刚到了水面上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追出来的河神逮到了,我是好说歹说才肯放我离开,临走时我还一步三回头的很不舍得。”
  咳咳,云漓懂了。“当时曹植在场看见了这一幕,然后以为你是对他不舍?洛神赋写的其实不是洛神是你。。。。”云渺点点头“洛水的河神是个男的,虽说帅气,但那也是个帅气的中年男人了。”
  云漓又咳上了,抬手拍了怕胸口顺顺气。“能告诉我后来你又为什么为他做这么危险的事么?”似乎很惊讶“你怎么知道我是为了他?”
  “言情小说不是都这么写的,阴差阳错的相遇,之后美女暗许芳心,或者帅哥以身相许。”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云渺抽了抽嘴角。“我之后没有再见过他,是后来他又派人去了洛水,河神看他执着才帮他找到我希望我去看一看他。我起初不愿意,但是河神说只要我去,他可以把织云衣借给我几日。”
  云渺其实是很希望自己没有去,否则,她此刻也不会有这么深的羁绊了。“我很后悔自己因为那件织云衣去见了他。那种眼睁睁看着他死而无能为力的心情很难熬,我想弥补点什么,所以才尽我所能去完成他唯一的心愿。”
  云漓从这几句简略的话里听出了她的心声。“你初化人形本就不通世事,又遇见那样的人,会动心不足为奇。”安抚完送走云渺,叮嘱让她好好休息。
  云漓对着那个瘦弱的背影叹了声气,她可以看开别人的事,但是她自己的事她怎么就只知道搓麻花啊。摸了摸已经饿过劲儿而停止打鼓的肚子,云漓耷拉着脑袋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去继续补眠,明天或许会好些也说不定,千年百年她也等了,何必纠结这一时。
  洛神赋图卷完





    正文 青瓷花口碗(一)
    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4…7…6 17:04:57 本章字数:2361

砾乐在挣扎着想抓住男人,可那双纤弱的手却被男人一脚踢开。她只抓住了那只还没有完全烧成的瓷碗,往前爬了爬,脑后的血已经顺着耳朵和下巴滴落在了碗里,她死死的抓着那只碗,眼中的恨意惊得男人直直往后退去。
  这是聂弘参加的第几次战斗,他自己都数不过来,每次那种铺天盖地的血腥味混杂着火药味冲进他鼻腔的时候,他的大脑就莫名的亢奋,所以他成了这个团最勇猛的士兵,成了大家夸赞的对象。
  “喝点水吧,看你累的。”女人心疼的端过温热的茶水,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聂弘不耐烦的打断那没完没了的唠叨,一个女人家知道什么,他在外面那么辛苦,回到家还要听她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成不变的唠叨,他烦透了。
  自从退役后,他们的生活就平静了下来,这样的平静用聂弘的话讲就是这日子已经提前让他尝试了驾鹤西游的感觉,他开始怀念以前那种被荣耀包围被夸奖包围的日子了。女人很失落的又给聂弘续了杯茶,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
  聂弘今天心情很不好,他其实也不愿意给女人气受,毕竟当年他还是个穷小子的时候,女人就放弃了她家富贵的生活跟着他走南闯北的到处打仗,他心里很感激她的,只是这些年的平静生活和今天那件叫人烦躁的事情让他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搓着手背,聂弘一直在思考,或许那人说的对,再怎么轰轰烈烈那也只是以前,现在的他还不如一个站岗放哨的小兵娃子来的受人尊敬。再抱着那些所谓的原则也不能当饭吃呀。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的踱着步,聂弘心中那杆称已经明显的偏向了一个方向。
  洛阳是一个很有古典韵味的城市,缓慢的生活节奏和相对管理松弛的工作要求,都让很多去过大城市的北漂南下族忍不住驻足。
  云漓也很喜欢这里,每天可以在这条铺着青石砖的街道上摆个椅子晒晒太阳,当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就起身准备准备去人山人海的广场上看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们打太极或是唱戏。不过大部分时间她都会一个人坐在花坛边上发呆,想着她自己的点点滴滴。
  伸了个懒腰,朝隔壁那个开棺材铺的老大娘打了个招呼,云漓就转身进了彼岸。这条街上唯一不怎么好的地方就是一整条街几乎都是丧葬用品店,连住户都只有寥寥无几的那么几家。
  门外一个探头探脑的人引起了云漓的注意。“你好,有什么能帮到你的么?”来人抬眼一看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思索了下就粗声粗气的说着“小孩子家一边玩去,叫你家管事的来,我有东西卖。”云漓这回很好脾气,人家夸她年轻,她怎么能生气呢,尽管实际上她可能比这个起码50来岁的大叔大了不止十来轮儿的岁数。
  “我就是这家店管事的,你要卖什么东西?”站在门口的云漓笑的很灿烂,门外的中年大叔就笑不出来了,看起来20出头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会是一家古董店的老板。不过他很快想明白了,不懂才好,不懂他才能借机炒作要个高价钱。
  聂弘进到这家小店后,他不那么想了,他忽然觉得他那只千辛万苦得来的碗在这里什么都不是。高大的架子上摆的密密麻麻的都是各种他见过的和没见过的古董,他自认为也算是一个文化人,报纸杂志什么的平时也都不少看,但这里的古董字画,十之**他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有些羞于拿出自己提包里那只不怎么起眼的碗,但是这东西放在家中就是个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被有眼的人看见了,那他可就说不清了。“老先生,你是要卖什么东西?”云漓一边问一边朝后院看了看,今天白浠不在,连口茶水也没得。
  聂弘小心翼翼的坐下,他犹豫着要不要把包里的东西拿出来。云漓也不催他,伸手时不时的挑一挑香炉里的香料。“其实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你给看看值多少钱吧。”聂弘说着伸手在包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个东西来。
  云漓看着桌子上用报纸包的严严实实的东西,先是一愣,接着伸手准备给剥开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哎,哎,你别。。。。”抬头看看一脸紧张的大叔,云漓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聂弘哆哆嗦嗦的按着那团报纸“我来,还是我来吧。。。”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汗,聂弘小心的一层一层剥着报纸,云漓也专注的看着他一层层的剥,到云漓打第六个哈欠的时候,躲在层层报纸后的东西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聂弘把那只青瓷碗小心的往云漓那边推了推。趴在桌子上看了又看,云漓实在不能理解聂弘的小心翼翼是为了什么。
  很随意的拿起那只青瓷碗,左右看了一眼“这个是五代时期很常见的青瓷花口碗,看大小花色和品相只是一般人家的东西,这个东西确实不怎么值钱。”
  聂弘自看到这店中的东西就知道自己手中的东西不是什么好货“哦,哦,那到底值多少钱?”云漓又细细的看了看,有一个地方她有些奇怪,这样平常的青瓷碗怎么会给她一种怪异的感觉,入手的冰凉并不是青瓷器具该有的凉意,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森冷凉意。
  “这样的青瓷花口碗一般市价是一至十万之间,你这个估计最多也就两三万的价格。”要是放到几十年后说不定可以买到二十万左右,云漓推回那只青瓷碗,很务实的给了个大概价。
  聂弘一听这话多了个心眼儿,一到十万之间这小姑娘才给了两三万,不会是坑他不懂行吧。“啊,那,那谢谢了,小姑娘我叫聂弘,我要是卖的话还来找你啊。。。”起身把散落的报纸又一层层的包上去,小心的放进提包里,抱着包聂弘弓着腰连声道着谢走出了店门。
  云漓没有理会走出去的聂弘,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刚才那只青瓷碗入手的感觉上,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撑着下巴又呆坐了大半天,云漓决定还是去问问其他人。





    正文 青瓷花口碗(二)
    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4…7…6 17:04:58 本章字数:2327

聂弘进了自己的家才放松下来,进屋就直奔桌子上的水壶跑去,倒了水咕咚咚的喝下了肚,聂弘才松了口气抱着包坐了下来。
  “老头子,你回来了呀,晚上想吃点什么啊?”女人突然的说话声让坐着出神的聂弘吓了一跳。“啊,啊,刚回来,晚上你看着做点吃的吧。”一边打发着女人,一边起身抱着包回了房间。没有注意到聂弘的异常,女人很高兴的转身去了厨房,她想今晚一定要做她的拿手菜给老头子吃。
  聂弘拿着包的严严实实的青瓷碗,在房间里转来转去也找不到好藏的地儿。“老头子,出来吃饭了!”聂弘慌慌张张的把东西藏在了床底,“好,好,马上就出来了!”饭桌上聂弘再三叮嘱自家的媳妇儿不要随便收拾卧房,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女人还是保证似的答应了。
  “怎么能丢下我?你怎么能丢下我!”细细低低的女人声音,一遍一遍的回荡在聂弘的耳边,让他浑身犹如坠入冰窖一般。“为什么丢下我,为什么!!”一声急过一声,聂弘的心脏在那么一瞬间几乎要被这声音的尖锐给惊得停止跳动。“不是我,啊!!不是我。。。。”女人被猛的坐起的聂弘吓了一跳。
  顾不上擦满脸的汗,聂弘惊恐的看着四周,直到女人推了推他才回过神来。还是自己熟悉的房间,此刻已经打开了灯,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