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传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刀客传奇- 第71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师父,这门掌法又是什么掌法了?”

“大漠飞沙掌。”

“大漠飞沙掌?”

“不错,大漠飞沙掌不但是一门凌厉上乘的掌法,更含一门极为上乘的轻功。练成了这门掌法,再练旋风舞剑法,便可事半功倍。但你一定要早晚勤练你的那门玄功,内力增厚了,这门掌法就威力倍增,身段更特别的轻灵,从而也能早日练成你的轻功。”

“师父,我一定勤练玄功的。”

“好,你几时练成了这门掌法,就几时可练那门旋风舞剑法了。”

从此以后,小婷在怪老人的精心指导和传授下,经过一年多的勤奋苦练,不但真气增厚,内力大进,更是身轻如燕,几乎不费气力便可在空中来往飞翔,其快如电。就这样练成了超绝的轻功,更练成了那一门惊世骇俗的掌法。要是在大漠上施展这一门掌法,足可以令黄沙飞扬一里之外,更别说会掀起漫天的尘土了。黄沙倘若在她的掌劲之下,疾飞便如一粒粒细小的暗器,可杀伤一群马贼。小婷单凭这门掌法,便可在边塞大漠上纵横无阻了。在这一年多的苦练玄功中,她又震开了体内的两处玄关,一身真气不但增厚,更可运用自如,不像以往,要事先凝神运气才可出手。现在她几乎是气随心发,真正达到了举手投足之间皆成凌厉招式,摘叶飞花伤人,更是不在话下。

小婷练成了这门掌法后,暗想:凭我现在的真气和轻功,可以飞出那个朝天洞口了吧?可是师父在这一年里似乎没想过要出去的事,也没再提起过。难道师父不想走出这岩洞?还是因为自己要学那一门剑法,师父才绝口不提?既然师父都不想出去,自己就得要安心在岩洞里学武才是,以免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说句实在的话,这个岩洞,的确是练武学艺的清静地方。除了为师父和自己弄一些饮食之外,再没任何事务来打扰自己练武了。

小婷在短短的一年多便练成这一门绝世掌法,令怪老人十分惊讶。他起初真是不敢相信,哪怕是悟性高、武功基础再好的高手,要学会这一门掌法,也得要三年多的时间,怎么这丫头在一年多就学会练成了?

怪老人先是叫小婷将掌法一招一式慢慢抖出来,招式全对,全无一点破绽。后来又叫小婷快速抖出。这么一来,只见一团幻影在大厅上疾如电闪飞来飞去,怪老人就没法看清小婷的身形了,怪老人事先在大厅上做的许许多多应拍到的标记,小婷在瞬间无一余漏全部拍到了。而且大厅上洞顶和四周坚硬如铁的石壁,也给小婷的掌风、掌力震得石粉飞扬,洒落了一地。一个人能在瞬间拍中大厅四处分散的大大小小共三百多处的标记,可以说是快得太不可思议了。就是怪老人自认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而小婷经过一年多的苦练,都做到了。

怪老人看得惊喜不已。怪老人设下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标记,要是小婷能在瞬间拍中一半以上,已算是成功了。现在,小婷竟能全部拍中,大出怪老人意料之外,又怎不惊喜?暗想:这小丫头真是一个天生的学武奇人,有悟性更有勤学苦练的决心,实在难得。自己临老收得了这么一位弟子,不但遂了心愿,也死而无憾了。

怪老人捋着长长过腹的白胡须笑了:“婷女,你已练成这门掌法了。从明天开始,就专心练那门旋风舞剑法吧。希望也能像你练这门掌法一样的神速。”

“师父,我一定尽力的。”

小婷又在怪老人的精心传授下,开始练这门旋风舞剑法。当然,她一早一晚练的玄功,也从来没有放松过。而且她练了这门奥妙无穷的玄功后,更恢复了白天练剑所耗去的真气与疲劳。就像怪老人所说的那样,在掌握了掌法的基础上再练这门剑法,真是事半功倍。在短短的两年之间,小婷便练成了这一门惊世骇俗、失传两百多年的一流上乘剑法。

令小婷感到惊讶的是,老叫化在祁连山中所传的那三招临危救急剑法,竟然也在旋风舞剑法的一招三式之中。所不同的是老叫化将一招三式化成了三招,融化在其他剑法中抖出来,有如奇峰突起,令对手防不胜防,而且还往往一击必中。她有些不明白,师父说这门剑法,已在人间失传了两百多年,老叫化怎么也会这门剑法的?是偶然相同,还是同一来源?

小婷因为要专心练这门剑法,也不去多想。而且师父一个人已在这岩洞里住了二十多年,对外面江湖上的事,恐怕也不知道。

小婷练成了剑法后,怪老人问:“婷女,你在这岩洞里呆了多少年了?”

“师父,弟子要是没有记错,已经在洞里呆了三年多近四年了。”

“你现在想不想出去?”

“师父,我不再练其他的武功了吗?”

“婷女,以你目前一身极为浑厚的真气和这两门武功,你足可以傲视天下群雄了,其他武功学不学都可以了。学了,只是多一门防身和对敌的功夫而已。”

“师父,那我可以背你从朝天洞口飞出去了。”

“那个朝天洞口,根本不是岩洞的进出口,它只是这岩洞的一处通风口而已。以你目前超绝的轻功,我再助你一把力,你是可以从朝天洞口跃出去,背上我就不行。”

“师父,你是说,这个岩洞另有其他出入的洞口了?”

“当然有,要是没有,这个岩洞里的行宫又怎么建成?这么多的金银珠宝和其他物资,又怎能运进来?”

“哎,师父,你怎么不早说的?早说了,我不是早背你出去了?”

“我早说了没有用。”

“早说了没有用?”

“是,要是能轻易出去,我还能在这岩洞里一呆二十多年吗?为师不早出去了?”

“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

“婷女,岩洞的一口箱中,藏着一份这岩洞的图形。从图形中看,有两处出入口,一处为一道千斤闸封死,另一个秘密的出入口,也因一次地震,山形变动,给下滑的巨大山石完全封死了,更不能出去了。”

“师父,那么说,我们还得从朝天洞口出去。”

“不,以你目前的内功修为,你可以运用你一身的内力,将千斤闸推开,哪怕推开一条线,我们就可以轻松出去了。”

小婷惊喜了:“师父,那道千斤闸门在哪里?我去推开它,和师父一块出去。”

“婷女,你现在就想出去吗?”

“师父,难道你不想出去?”

“为师想了一下,你还是多学几门武功的好,尤其是那一门近身搏斗的摔跤法,以防你一时剑不在手,又给人一下从背后抱住,你就可以用这门武功将他摔开、摔飞、摔死。而且学这门功夫,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了。”

“师父这样说,那我就多学几门武功防身。既然我们能出去,也不在乎这几个月的时间了。”

小婷又安心在岩洞里呆了三四个月的时间,不但学会近身搏斗的摔跤法,更学会了一门飞沙袖功。这一门飞沙袖功,小婷与无畏居士交锋时曾领教过。无畏居士用一双衣袖的功力,就可以将自己的兵器震飞震偏。有了这门飞沙袖功,自己今后在江湖上行走、与人交锋更方便了,根本就不用出动兵器。的确,小婷四年来在岩洞所修炼的玄功,令自己一身的真气达到了浑厚无比的境界,要学任何一门上乘武功,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了。

怪老人说:“婷女,现在我们可以出岩洞了。”

“是,师父,我去将那千斤闸推开。”

“婷女,你虽然有一身奇厚的真气,但单凭你一个人的功力,恐怕还不能将千斤闸推开。”

“师父,那怎么办?”

“只有合我们两个人的功力,才可以推开。”

“师父,可是你……”

“你是担心我这一双腿?放心,我虽然没有了一双腿,功力仍在。加上为师在岩洞里静修了二十多年,就是那无畏怪物,也未必能胜得了为师。”

“师父,你先让我一个人推推,真的推不开,我们再合力推好不好?”

“那也好。婷女,这岩洞里的金银珠宝,你打算怎样处理?”

“师父不是说用它来救济天下穷苦百姓吗?我们出去后,就叫人来取。”

“婷女,你的用心虽然好,但这样一来,你就会在江湖上掀起血腥大屠杀,会造成无数人惨死在这孤岭四周,你就成了这场血腥屠杀的罪魁祸首了。”

小婷惊愕了:“师父,怎会这样的?”

“婷女,你现在虽然武功奇高,但对世间的事几乎完全不懂。这宝藏一旦传了出去,各处的马贼、山匪就会蜂拥而来,再加上武林中贪心的高手、各处的豪强,甚至连官兵也会蜂拥而来。婷女,你想一下,这将会是什么后果?这一笔巨大的财富,会落到贫苦百姓的手中吗?一百多年前,因为这里的宝藏曾传了出去,就不知有多少人惨死在四周一带的大漠上,最后找不到岩洞,也找不到宝藏,剩下的一些武功绝顶高手,认为这是一个误传,才失望散去。婷女,你不想再掀起一场血腥大屠杀吧?”

“师父,那我们怎么办?”

“这岩洞里的宝藏,你一个字也不要说出去,就是这岩洞,也别让人知道。以后世间发生了巨大的天灾人祸时,我们再一点点拿出去,救济灾区的百姓好了。”

“是,弟子听师父的话。”

“婷女,在运用这笔财富时,你要记住一句话。”

“师父,什么话?”

“君子救急不救贫。”

小婷愕然:“师父,我们不是要救济天下的贫苦百姓吗?怎么救急不救贫了?”

“因为一个人的贫穷,是多种多样的原因造成。有的人是不事劳动生产,好吃懒做而贫,哪怕你给他万贯家财,他也会败光吃尽;有的不善经营而破产,又不想办法发奋图强而贫困。正所谓长贫难顾,救得了他一时,也救不了他一世;有的人自甘堕落,宁愿在街头向人讨吃,也不想去工作,这样的人,去救他有什么用?要救,就救那些因天灾失收、无力交租还债、陷于贫困之人,或者因亲人惨遭不幸、举目无亲的孤儿寡妇,令他们能生存下去,抚养孤儿成人;或者一些在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