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传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刀客传奇- 第16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小子,你拿这皮囊酒让我老叫化闻闻,就知有没有毒。”

小风子将皮囊递给了老叫化,老叫化闻了闻说:“好酒,没毒。”便大口大口喝起来,说,“小子,看来你将马贼散失在四周的马匹全赶了过来,对不对?”

“是。”

“好小子,这也是一笔小小的横财呵,你可以成立一个马帮了。”

“老前辈,我总感到让这群马丢在这一带太可惜了。”

“不错,不错,这样既发了财,又没生命危 3ǔωω。cōm险,怪不得你这小子能在江湖上混得这么长久。”

老叫化吃饱喝足后,躺下闭目而睡。小风子看得愕然,问:“老前辈,你不是说吃了烤马肉,便会想出扑灭马贼的极好办法来吗?怎么躺下睡了?”

“最好办法,就是好好睡一会。”

“这是什么好办法?”

小婷笑着说:“小风子,你担惊受怕了一夜,一早又忙到现在,你也好好睡吧。”

小风子困惑了:“你们不想去消灭这股残匪,也不打算去楼兰了?”

“我们已经想好了。”

“哦?什么好办法?”

“八个字。”

“八个字?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完美的好办法呀。”

小风子呆着望了小婷半晌:“你将我弄得全糊涂了,这几个是什么字?”

“白天休息,夜里行动。”

“这就是一个完美的办法?”

“还不完美吗?白天休息,养足精神,夜里行动,没人发现。事发突然,会杀得马贼措手不及,人心大乱,不知我们来了多少人马。”

小风子感到上了老叫化的当,嘟哝着说:“这算是什么完美的好办法了?这是小偷们惯用的办法。我曾做过小偷,就是这样白天睡觉,半夜爬进人家偷东西。这个老前辈,骗得我那么用心给他烤马肉吃。”

“哎,你气愤干吗?又不是你去。”

他简直是在故意戏弄我,还害得我给他找酒喝。”

老叫化“卟嗤”一下笑起来:“你这混小子,你说我老叫化这个办法不好,不完美,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好办法比我老叫化想的更好更完美了?”

“我——”

“哈,混小子,你想不出来吧?”

“我又不会武功,更不敢去杀马贼,也没胆量跑到贼窝里去,我能想出什么办法来?但我感到你们夜里跑来跑去,太危 3ǔωω。cōm险了。”

“有什么危 3ǔωω。cōm险了?”

“还不危 3ǔωω。cōm险吗?你不是说那里地形复杂,处处有恐怖神秘之感,说不定还有机关,陷阱。就是一个小偷,想去一户人家里偷东西,事先也要踩点,观察地形,然后才敢行动。不然,十有八九,准给人家捉住,打得半死。”

小婷笑着说:“这你放心,老叫化已经探清楚了。”

“哦?已经探清楚了?”

“是呀,要不,我们会在夜里行动,向马贼突然袭击吗?”

“真的?”小风子感到有点意外了。

老叫化说:“今夜的行动,你这个小子也得随我们一块去贼窝。”

“老前辈,你这不是想要我的命吗?”

“你这么机灵古怪,牙尖嘴利,恐怕马贼要不了你的命,你会要了马贼的命。”

“老前辈,你放过我吧,我小风子不会说话,得罪了你,我现在给你叩头认罪。”

老叫化不理睬小风子,附耳跟小婷说了几句话,小婷不禁看着小风子笑了笑。

小风子看得不由心里发起毛来,问小婷:“他跟你说什么了?”

小婷说:“你还是跟随我们一块去吧。”

小风子一下愣了:“你,你,你真的要我去?”

正文 第三十七回 夜袭楼兰

第三十七回夜袭楼兰

上回讲到小婷对小风子说:

“你不是说过,我叫你向东,你不敢往西,你不会不听我的话吧?”

“我,我,我,好,我跟你们去。”小风子嘴唇又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老叫化看在眼里,眨眨眼皮说:“小子,你有什么话?*隼矗鹈圃谛睦铩!?


小婷也望着小风子:“你是不是有话要说?说呀。”

小风子说:“婷女侠,我是个孤儿,在世上没有什么亲人,这一次要是死在马贼刀下,只求你好好埋葬我,每年给我烧些纸钱,我就心满意足了。”

老叫化问:“你不会变成厉鬼,追着我老叫化索命吧?”

“你老前辈武功深奥莫测,连鬼神也怕了你,我小风子敢追你索命吗?只怕你老前辈再来一个借刀杀人,那我连鬼也做不成了。”

小婷说:“哎,小风子,你怎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以为是叫你去送死吗?”

“我跑进贼窝,不是送死又是什么了?十有八九,我准会死在马贼刀下。”

小婷说:“好了,小风子,我向你保证,你不会死,也不会让你去死,因为我还要带你去见我爷爷。”

“我,我,我,我真的不会死?”

“你呀,别胡思乱想了,好好抓紧时间睡觉,养足精神,准备今夜的行动。”

老叫化说:“说不定今夜你这小子不但不死,还会意外发一笔横财呢!”

小风子一下又睁大了眼:“我,我,我还会发横财?”

“难道你不想吗?”

“想,想呵。”小风子随后又想了想,摇摇头说:“我一生命运多舛,就算发了横财,随后也会带来横祸。不不,我还是老实安分的好,平平安安,无灾无难,有一口饭吃就行了。”

“你这混小子,既想发财,又胆小怕事,看来你的确没有发横财的命。”

小婷说:“老叫化,你就别逗他了,不然,他真的不去了。”

“好好,那我们各自找地方睡吧,好好养足精神噢。”

晨曦中,断了一臂的马贼旱天雷,在十多个匪徒的簇拥下,狼狈逃进了楼兰遗址,顿时消失在颓垣败瓦、断壁残墙的废墟中,仿佛一下被吞噬掉,踪迹全无,令远远跟踪的老叫化看得十分愕异。

以往楼兰古国是一处水源丰盛、牛羊成群的繁华热闹之地,一条蓝色的孔雀河流经楼兰,注入罗布泊,曾经是西域各国进入玉门关的繁荣城市,而且是产血汗宝马的地方。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水流中断了,孔雀河不见了,偌大的罗布泊也干涸了,美丽的楼兰国消失了。丝绸之路一段中断,改走别路,楼兰从而成为了神秘而又恐怖的地方,再也没人敢来。罗布泊四周也成为了无人区,不是变成沙漠,就是变成沼泽地。

不知过了多少年代,一些探险家和冒险商人出现在这一带路上,跟着也出现了拦路抢劫的匪徒。有人在废墟中意外地发现的地下洞穴,最后竟成为了匪徒的巢穴。但他们不时要与野狼搏斗,所以也不敢久居。旱天雷这一股凶悍的马贼,不知几时占据了这个地方,将原来的匪徒收服了,用火与刀扑杀了狼群,同时也发现以往堙没了的地下宫殿。

这一处深入地下的宫殿,建筑十分坚固。虽经一千多年的沧桑,地面上的一切景物已成废墟,而它却保持原有的面貌,可容纳一百多人居住。入口处十分隐蔽,也有机关陷阱。王宫倒塌后,湮没在一片乱石之中,就更没人知道了。这地下宫殿现在成了旱天雷的一个贼巢,蓄存了米粮和劫来的财富。

留守贼巢的是旱天雷的压寨夫人雪地燕。她原是天山派的一个弃徒,生性淫荡也十分残忍。在马背上的交锋,她不及旱天雷;但在陆地上的交锋,旱天雷却是她的手下败将。当然,马贼们中也没一个是她对手,所以她力能服众,旱天雷爱她也怕她。

旱天雷夫妇并不常住在这里,在葡萄城、艾丁湖畔和羌镇上,都有他们的住所。穿着打扮,一如常人。只有在洗劫商队时,他们才来这地下宫殿。平常这里只有三四个匪徒看守。

旱天雷也知道虎威镖局押这一趟镖,不能轻敌。所以他不但联络了其他的马贼,更倾尽了全力,集中了两百多人,志在必得。

雪地燕满以为旱天雷会全胜而归,一见旱天雷断了一臂,异常狼狈地回来,不禁吃了一惊:“你们失手了?贼汉子,你这条臂是给谁断了?老娘找他报仇去!”

“别说了,是一个女子。”

“一个女子?难道是郝天雨的那个丫头,竟砍下了你这右臂?”

“不是,是一个更为可怕的女子。本来我可以斩了一个镖师的,这个女子蓦然凌空而下,不但救了那个镖师,更震断了我手中的刀,削下了我这条臂。要不是弟兄们死命掩护我逃走,我恐怕也成了她剑下的游魂了。”

“这个女子是什么人?”

“不知道,似乎虎威镖局中没有一个武功惊人的女子,是突然杀出来的。”

“不会是哈里札在沙州的那个臭婆娘吧?”

“不,我们早已查清楚了,那个臭婆娘仍在沙州,没有跟随商队。而且那个臭婆娘是用弯刀,不是用剑。”

“那就怪了,这个女子是谁呢?”

“不管她是谁,我以后非查出她不可。只要我们今后捉到了虎威镖局的人,就不难知道她是什么人了。”

“我们大多数的弟兄呢?都战死了?”

“我怎么也想不到虎威镖局不但有一批弓箭手,更有一批炸药。看来他们不是死在利箭之下,就是死在炸药之中。都怪那三路人马没有赶来,要不,我也不会败得这么惨。”

“贼汉子,现在你打算怎样?”

“我不甘心,我要报复。夫人,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弟兄?”

“留守的有十多个,你带回来的十多个,加起来只有三十二位弟兄,可是你已负了重伤……”

“断了一臂算什么?我还有一只手,照样可以挥刀杀人,难道你不知道我左右双手都能挥刀么?”

小婷断了旱天雷的一条右臂,只令旱天雷的威力减去了一半,却不能废去他的全部武功。断臂之恨,更令他凶性大发,报仇心更切。他说:“雾里飞有三十六骑,可以纵横戈壁滩。我现在仍有三十二骑,加上你我,同样也可以纵横罗布泊。”

雪地燕问:“你打算怎样报仇?”

“今天商队必定经过这一带,我要突出奇兵,打虎威镖局一个措手不及。过去,我是志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