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传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刀客传奇- 第128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小风子在地上说:“我也不知道,这匹马好好的,怎么突然耍起性子不跑了?哎哟,跌得我好痛。”

小婷一下警惕起来:“不会是马匹中了暗器,受了惊吓,才有如此反常现象?”

小风子说:“要是中了暗器,它还有不倒下的吗?”

“那一定是受了惊吓了。”小婷往前面一看,朦胧中有两棵高大的白杨树横在路中,拦住了道路。幸而马匹能及时收蹄,身子直立,才没有造成车翻人横飞的结果。小婷说:“是两棵树木倒下来横在路上,将马惊吓了。”

小风子说:“这两棵树,怎么无端端地倒下,将路拦住了?这不要命吗?”

小婷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摔痛了一点而已。”

“那你别动,我先将这两棵树弄开。”

“你一个人能搬开两棵大树吗?”

突然,在暮色中,又有两道飞爪从道旁棉田中飞了起来,“笃笃”两声,抓住了马车,“哗啦”一声,将马车撕开了,车顶也飞了出去。小婷一怔,感到这不是什么意外了,是有人在这一带埋伏暗袭自己。小婷身形一闪,悄然无声落在小风子身边,轻声说:“不好,有人向我们袭击了。”

小风子愕然说:“不会吧?这里离沙州不到十里地,会有强人向我们袭击吗?”

“快,你快爬到路边躲起来,我来对付这一伙匪徒。”

小婷的话音刚落,便有十多支利箭朝他们射来,箭停人影现,大约有六七个匪徒,从棉田和草丛跳了出来,提刀向马车飞扑去,也不叫喊,一心要取小婷和小风子的性命。

小婷对这伙匪徒再也不留情了,她身形似疾燕般冲起,如闪电似的跃入匪徒中,掌拍脚踢,身形骤转,顿时有四个匪徒身形横飞了出去。她夺过一个匪徒手中之刀,顺势将这个匪徒一双腿砍伤。两个匪徒见势不妙,拔腿便向棉田里逃命。他们满以为在蒙蒙暮色下,小婷不会找到自己,也不敢追来。可是小婷悄然无声,一下像幻影般出现在他们面前,横刀而问:“你们还想逃吗?乖乖给我跪下来叩头求饶,或许我可以饶你们不死。”

这两个匪徒相视一眼,骤然一齐举刀向小婷劈来,咬着牙说:“你去死吧。”

这又是两个亡命之徒,西北道上的民风,一向是桀骜不驯,一旦走上了邪路,就变得非常刁悍和凶残了。小婷身形一闪,闪过两把骤然飞来的刀,人起刀落,小婷一招半式,就将这两个匪徒放倒在棉田里。而道路上,小风子又喊叫起来……

正文 第二十九回 塞外江南

第二十九回塞外江南

上回说到小婷在棉田里干掉了两个匪徒时,小风子在那边又叫喊起来。小婷不由一怔:又发生什么事了?立刻飞身赶去,只见那个给自己伤了双腿不能跑动的凶残匪徒,竟然和小风子滚打在一起,凶狠地骑在小风子身上,双手紧紧掐住小风子的脖子。小风子这时叫喊不出了,双手在空中乱抓。

小婷一见,要是再不杀死这凶狠的匪徒,小风子一定会死在他的手上,便一刀捅去,随后一脚,将他踢飞了。

小婷踢飞了凶顽的匪徒后,见小风子仍趴在地上没起来,心有点慌了,俯身问:“小风哥,你没事吧?”

小风子透了一口气说:“我,我,我没事。”

“那你干吗不坐起来?想装死吓我吗?”

“我,我,我一时坐不起来呵。这个匪徒,刚才几乎将我掐死了。”说着,小风子坐了起来,一边揉着自己的脖子。

小婷见他没事,放心了,一边说:“你怎么这般的没用,叫一个双腿受伤的匪徒骑到你的身上,还几乎将你杀死。”

“我以为他不能动,便走近他,问他是什么人,干吗要抢劫我们?谁知道他这般凶狠,骤然跃起,扑在我身上了。”

“你呀,今后要小心才是。你以往那么机灵,怎么这次竟这般的糊涂?”

“我怎么知道煮熟了的鸭子,还会飞起来啄人?”小风子说着,一下跳起来,气愤地说,“我去看看这个凶狠的匪徒,杀了他解恨。”

“别去了,他现在已是一具尸体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到镇子上去。”

小风子望望天色,夜幕早已降落,一弯新月,冷不丁在天边升起。再看看马车,马没事,可是车辆已给匪徒毁得不能用了,还有两棵大树横在路上。他叹了口气说:“看来我们今夜赶不到镇上了,除非骑马飞奔,或许还能赶上镇子没关上城门。但这匹马累了,不能骑上我们两个人的。”

小婷说:“那你一个人骑马赶去。”

小风子一怔说:“我一个人赶去,那你怎么办?”

“你别管我了。你进了镇,我自然也会进镇,甚至还会赶在你前面。快,骑马赶路。”

小婷说完,用掌力将两棵大树震到一边。小风子又是惊愕:“你,你,你好大的神力,怪不得那个凶恶的匪徒,给你一脚踢上了西天。”

“你有个完的没有,还不骑上马赶路?”小婷又用轻柔的掌力,将小风子送上了马背,说,“抓紧马缰,我给你赶马了。”说完,一掌向马拍去,这匹马顿时狂奔起来,朝沙州镇而去,差一点又将小风子掀下马来。

马匹狂奔飞驰,令小风子及时赶到了沙州镇。他刚进镇,后面的城门便关上了。

小风子庆幸自己进了镇,往后望望,不见小婷,见城门关上,不禁为小婷担起心来,心想:这一下,小婷怎么进城呵?

可是刚一转身,小婷却悄然无声地出现在他面前。小风子惊喜了:“你,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小婷一笑说:“我早已进镇了,还在这里等了你半炷香的时间哩。”

“真的?”

“好了,我们快找客栈住宿。看来沙州镇比定西城还热闹。”

“沙州镇是戈壁滩上最大的一个镇,以前可是沙州卫的所在地,人口多,当然比定西城更繁华热闹了。”小风子一边说,一边跳下马来。

小婷问:“你跳下马干吗?”

“我骑马,让你一个女子跟着,这像话吗?别人见了也感到奇怪。在这一带,往往只有女子骑在马上,男人不是在前面拉着马,就是在马后跟着。女侠,你快骑上马,我带你去找间客栈住下。”

“你怎么还女侠女侠地叫?记住叫我小婷,懂吗?”小婷一边跃上了马背。

“是是。”

小风子牵着马,穿过了两条街,在一间客栈门口停下来。小婷一看,这客栈叫月泉客栈,颇为热闹。小婷不禁皱了下眉,轻轻对小风子说:“这客栈来往的人太多了,我们不能找一间小客栈住下么?”

“小婷,小客栈住的人更杂,也不是你住的地方。这间是沙州镇最好的客栈了,住的都是有钱体面的人物。”

“我担心虎威镖局的人也住在这里,才想避开他们。”

“放心,虎威镖局的人不住在这里!”

“哦?他们住在哪里了?”

“他们住在波斯商人哈里札的庄院中,在镇子南面两里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了?”

小风子眨眨眼皮说:“因为我曾在这镇上呆过一个时期。”

说着,店小二已迎了出来,一脸含笑地说:“两位客官,想进店用饭还是住店?”

小风子说:“我们饭也用,店也住。”

小婷问:“有没有上好而又清静的房间?”

店小二连忙说:“有有。小店后院有几间上好的房间,专门招待带家眷的客官居住,不过价钱贵了一点。”

“贵一点可以,你给我们开两间上好的客房吧。”

“是是。”店小二上去给他们牵马,一边说,“请两位客官随小人来。”

小婷、小风子随店小二进入客栈。店小二将马给了一位下人,吩咐说:“将马带到马厩里去,要用上好的饲料喂养,皮毛也要洗刷干净。”然后店小二便带着小婷、小风子转入后院,来到一座一厅两房的平房里。

小婷看见户外绿树成荫,房间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四周环境十分清雅,心里就有了几分喜欢,说:“好,我们就要这处房间。”

小风子问:“这里一天的房钱是多少?”

“三两银子一天。”

“什么?这么贵?”

的确,对小风子来说,三两银子已够他几个月的吃用了。他以往四处飘泊,根本不用投店,破庙、烂屋、山崖、土堆,甚至人家的屋檐下,都是他过夜的地方。自从跟了小婷,才投店住宿,但从来没住过这么贵的客栈。

店小二说:“客官,不贵了。这房间不但有专人伺候,也包一日三餐。”

小婷说:“不贵,不贵。这房间我们住下了。小二哥,请你将我们的晚饭送来。”

“是,小姐,等会我会叫人将晚饭送来。”店小二说完,便告辞而去。

小婷对小风子说:“你也真是,我本来想去一间小客栈住,你偏偏带我来住里;既然住下了,你又嫌贵。”

“我,我,我怎么也想不到它这么贵,我只想你住好一点,舒适一点。”

“不错,这地方贵是贵了一点,但干净、清雅,我很满意。想不到沙州有这么好的客栈,比我以往住的客栈都好。”

“当然啦,沙州是丝绸之路的终点,也是西域各国使者和商人进入神州的起点,是一切来往的人们必经的地方,它当然热闹繁华了。这里,凡是关内各大城镇所有的,它都尽有,赌馆、茶楼、妓院、饭店,可以说是店铺林立。它是戈壁滩上最好的一处地方,有山有水,绿树成荫,棉田处处,真是得天独厚了。”

的确,沙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军事、政治有名的重镇,地处在党河下游的一片绿洲之中。秦时,它是大月氏地,汉武帝时,大军西征匈奴,在这里设置了敦煌郡,到了宋以后,这里称为沙州。明朝年间,把这里设为沙州卫,派有重兵驻扎,是陕西最西端的一个卫府之地,归陕西行都指挥使司管辖。虽然这样,但它仍是关外边地。明朝国力衰落以后,这里已不复为明所有,已为吐鲁番人占领。明朝的兵力;至嘉峪关为止。

沙州的统治权落到了吐鲁番人的手中后,当地的土豪纷纷而起,各有各的地盘和势力范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