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传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刀客传奇- 第126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从他们的眼皮下走过,平安无事到达了沙州。

本来小婷他们只有一辆马车去沙州,不会引起马贼注意的。但马贼中有一两个匪徒,却注意到小婷行囊颇沉,以为干掉这异乡女子是轻而易举之事,甚至是财色双收,他们计划向小婷下手了。这两三个匪徒不在西湖下手,是因为有虎威镖局大批人马在。一见小婷雇了一辆马车离开西湖,便迅速展开行动了。

小风子驾着马车,飞奔在戈壁滩上,在离开西湖三十里的地方,蓦然发现有三匹劲马,马上有三条汉子,如风卷残云般飞驰而来。先是一匹烈马追尘而至,从马车边一擦而过,马背上的汉子,睨视了马车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便奔到前面去了。后面的两匹怒马,紧跟而来。

小风子在江湖上混了多年,一下感到情况不对,对车内的小婷说:“不好,我们可能碰上强徒了。”

小婷问:“不会是那个什么王爷,派人来追杀你吧?”

“不是,这三个根本不是王爷的人。”

“那他们是什么人,是马贼?”

“也不大像马贼。马贼抢劫,极少有两三个人的,他们往往是大队而来,起码十人以上。”

小婷说:“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们走我们的路,他们敢有什么异举,我叫他们有好看的。”

小风子说:“我,我有点害怕。”

“你不是这么胆小吧?”

话没说完,前面一个匪徒已勒马停在道中央,挡住了马车的去路,后面两个匪徒,也紧随而至,一下形成了对马车的包围。小风子不得不将马车停下来,惊问匪徒:“你,你,你们想干什么?”

前面的匪徒说:“我们不想干什么,我们兄弟三人,只缺少盘川,想向你们借用。”

“我是一个穷赶车的,哪有什么银两借给你们?”

“你没有,但你车上的小妞却有。”

“不不,你们千万可别惊动了车内的小姐,你们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

后面的一个匪徒说:“就算她是公主,我们也要动了。”

小风子说:“她虽然不是公主,但她是虎威镖局郝总镖师女儿的好朋友,你们动了她,不怕虎威镖局的人找你们算账吗?”

另一个土匪嘿嘿地笑起来:“虎威镖局算什么东西?要不是看在定西猴和贾大侠的情分上,我们昨天已向他们动手了,叫他们一个也回不了中原。”

小风子愕然:“你们连虎威镖局也不怕?”

“什么虎威镖局,就是定西猴、贾大侠,我们也不放在眼里,乖乖地叫车上的小姐将金银全献了出来。”

小婷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小风子惊恐地说:“小姐,怎么办?”

前面的匪徒嘿嘿地狞笑着说:“我们不但要金银,人,我们也要。”

小风子一怔:“什么?你们连人也要?”

“不错,这个好看的小姐,就做我们兄弟三人的女人。至于你,我们只好送你上西天去见佛祖了。”

“你,你,你们要杀我?”

“臭赶车的,你认命吧。”这个一口大门牙的匪徒,举刀便向小风子砍来。吓得小风子从马车驾座上掉了下去,滚到马车下,躲过了这一刀,抱着头说:“别杀我,别杀我。”

另一个大小眼匪徒,从马背上探下身来,伸手想将小婷抓到自己的怀抱中。可是他的脏爪子刚一接触小婷的衣袖,身体就莫名其妙从马背上横飞起来,摔到道路旁丈多远的沙砾上,“喀嚓”一声,一条腿骨也摔断了,痛得他惨叫一声,爬不起来。

两个匪徒顿时看得傻了眼,相互看了一下,问:“这是怎么回事?”

小婷一听,知道这两匪徒的武功好不到哪里去了。

大门牙匪徒来不及去杀小风子,对另一个匪徒说:“草蜢,你去看看大小眼怎样了?”

“是。”叫草蜢的匪徒纵马过去,到了大小眼跟前跃下马问:“大小眼,你这是怎么回事,无端端为何从马背上纵跃到这里?”

“我刚想伸手去抓那小姐时,便感到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将我从马背上抛到这里来了。”

草蜢惊愕:“这不太邪门了?”

“要不,马车上,有一个不可思议的高手,暗中出手了。”

“这不可能,我早已打探清楚,马车上只有那小妞一人,再没有别的人。”

“不会那小妞,是身怀邪术雪山圣女门下的人?”

“一个汉家女子,怎会是雪山圣女的人了?”

“好了,草蜢,你快扶我起来,我的一条腿摔断了。”

草蜢刚想去扶大小眼,突然又是“嘭”的一声,一个人的身躯凌空飞来,摔在他们的身边,冲起一阵尘土。他们一看,更是傻了眼。这凌空飞来的,竟然是他们三人中最为凶狠的大门牙。他怎么也摔到这里了?几乎一齐问:“大门牙,这是怎么回事?”

大门牙虽然没摔断手脚,但胸前肋骨却断了两根,加上这么一摔,不但痛彻入心,眼前更是金星乱飞,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来:“我,我,我们今天是撞了邪,碰上一个可怕的女巫了。”

“女巫?那小妞是一个女巫?”草蜢傻着眼问。

大小眼更惊愕地问:“她是女巫?不是雪山圣女门下的人?”

大门牙一听大小眼问小婷是不是雪山圣女门下的人,怔了怔说:“不可能,雪山圣女门下的人,不但佩剑,也不会一个人在江湖上单独行走,往往是两个人以上,同时她们还有挑逗、勾引男人的媚气。这小妞一脸的天真无邪,会是雪山一派的人吗?”

草蜢说:“这么说,她更不像一个女巫了。”

这时,小婷已飘然来到他们跟前。这三个匪徒,两个受伤已无力作恶,只剩下草蜢一个,仍完整无缺。小婷问:“你们还想不想抢人又抢钱的?”

草蜢将弯刀一摆:“你,你,你干什么?”

小婷说:“我问你们呀,还想不想抢我和我身上的财物?说,你们是哪一处的强人,干吗向我动手?”

大门牙仍是那么凶恶:“我们拦路打劫是家常便饭,爱抢就抢,没有什么理由。”

“凭你们三个小毛贼,竟敢向我动手,还不将虎威镖局看在眼里?看来你们是想早一点投胎做人了。”

大小眼说:“你要杀就杀,何必多问。”

草蜢骤然一刀朝小婷劈来。小婷身形一闪,出手极快,不但将他手中的弯刀夺了过来,更将他狠狠摔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胸口,用刀尖贴在他的脖子上,问:“你想怎么死法www。③ü ww。сōm?本姑娘会成全你。”

小婷略展身手,令三个匪徒看呆了。他们哪里见过这等极快的身手?

草蜢闭目而说:“你杀吧,最好给我痛痛快快一刀了结。”

小婷想不到这三个真是一伙不怕死的亡命之徒,便说:“你以为我会让你们这么痛痛快快死去吗?”

“你想怎样?”

“我想将你们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让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怎么这样的歹毒,残忍?”

“我残忍?你们连一个无辜的赶车人也挥刀砍杀,不更残忍?要是我是一个一般的女子,不受尽了你们的凌辱?”

三个匪徒一下变得哑口无言了。

小婷又说:“你们也不向人打听,本姑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草蜢问:“你是什么人?”

“你们难道没听闻江湖上最近出现了一个怪病女侠么?”

“你是怪病女侠?”

“不错,这下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

三个匪徒这一下完全惊震了,再也没有刚才那种凶残的神色了。大门牙叹了一声说:“我等三人有眼不识泰山,瞎了眼冒犯了你,该有此报。”

小婷说:“雾里飞的三十六骑冒犯了本姑娘,我不但干掉了他大半的人马,也令雾里飞本人负重伤而逃。你们三个算什么东西?本姑娘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十倍奉还。”

大小眼绝望地说:“女侠,我们兄弟三人不敢奢望能活命,但求痛痛快快赐我们一死。”

“你们想死还不容易?不过,你们要是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话,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但今后不准再为害百姓。”

“女侠想问我们什么话?”

“说,你们是哪一处的匪徒,为什么来冒犯我?”

大门牙说:“我们是这一带拦路打劫的小贼,因发觉女侠行囊中有不少金银,起了贪念,才干出今天的行动。”

“唔,你们是这一带的小贼,在这一带不时出没的马贼,总该知道吧?”

“马贼?”三个匪徒相视愕然。

小婷又问:“你们连洗劫商队、掠夺村寨的马贼也不知道?”

“知道,知道,我们怎么不知道?但我们不敢去招惹他们。”

“这一带马贼的首领人物是谁?”

“旱天雷。”

“旱天雷?”

“是是,旱天雷。他骤然而来,好像晴天响起一声炸雷一样,掠劫后又骤然而去,洒下了一片血雨,可怕极了。”

“他左腮上是不是长有一颗朱砂痣?”

“我等连看也不敢看,一听闻有大批马贼来了,不是远远逃走,就是躲了起来,不知道他左腮上有没有朱砂痣。”

小婷一想也是,见到马贼的人,十有九死,怎能看清楚旱天雷的面貌?心想:看来再问下去也是白问,除非捉到了马贼的人,才能问清楚。

小婷收了弯刀,松开了踩在草蜢身上的脚说:“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草蜢几乎不敢相信地问:“女侠这么就放我们走?”

小婷问:“你想我怎么放你们走?是不是想我散发一些金银给你们?”

三个匪徒连说不敢。小婷暗运真气,将手中夺来的弯刀一抖,这一把弯刀,立即像朽木枯枝一样,一下断成了七八截散落下来。小婷随后将刀柄往地上一掷,刀柄深入沙砾中没了顶。小婷亮出了这样的功力,更令三个匪徒面色大变,呆若木鸡。小婷说:“我奉劝你们,今后最好改邪归正,别再在这一带行凶打劫,伤害无辜。要是仍为害百姓,让我撞上了,那就是你们魂归地府之时。”

小婷说完,不屑一顾,上了马车,叫小风子扬鞭赶马而去。三个匪徒在原地呆了半晌,他们哪里见过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