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传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刀客传奇- 第11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那太好了。我就到外面走走,看是什么人在盯踪我,我抓住了他们,不怕问不出幕后的仇家来。”

小风子摇摇头说:“这样没用,你察觉不到盯踪的是谁。”

“我怎会察觉不到?”

“他们打扮成一般人,混在人群之中,恐怕每一条大街都有一个,不是跟在你后面走,你怎么察觉?”

小婷不禁点点头说:“这的确是不易察觉。”

“就是察觉了,将他抓住了,你也没用。他们肯定矢口否认,你不能拷打他们或杀了他们吧?何况他们只是一般的人物,根本不可能知道幕后真正的指使者是谁。”

“那我怎么才可以找到真正的幕后人?”

在这方面,小风子比小婷有经验多了。他轻轻说出了自己的办法后,小婷不由笑道:“好,我就这样办,立刻离开定西城。”

小风子说:“你出城沿着敕勒河一直往西走,如果在路上没有人袭击你,你就在一处叫西湖的小镇住下来,明天晚上,我会去那里找你。”

“你一个人留下来不危 3ǔωω。cōm险?”

“放心,他们没人注意我这个糟老头,而且,我有一套应付他们的办法。”

“那你千万不可去招惹是非了。”

“我整天躲在房间不出去,怎会惹是生非了?”

随后小婷便走出来,见了店小二说:“我给那小老头服了两颗药丸,他没事了,你可以放心。”

“多谢小姐,小姐真是一个好心人。”

“你别多谢我,助人为乐嘛。小二哥,你给我算清房钱,我马上就要离开。”

“是是。”

小婷付了房钱后,带上行囊,骑马出了西城门,便沿着敕勒河往西而去。她从小风子的口中,知道西湖小镇离定西城有一百多里的路程,可在黄昏时到达。

小婷放马,一边暗想:到底是哪一路有钱有势的仇家,竟出一千两黄金,收买了众多匪徒,要自己的一条命?她不由想起夜蝙蝠临死时说出的两个字——“是九”。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不会说是罗九爷吧?可惜夜蝙蝠已死了,不能只凭这两个字去找罗九爷吧?万一不是,自己在西域不是又招惹了一个有权有势的仇家了?再说,鲍太监和余家庄能买得动这位定西猴吗?除非他们之间有深厚的交情。

小婷一离开定西城,定西猴罗九爷就知道了。他感到这位武功莫测的怪病女侠不会怀疑这一切事件与自己有关系,要不,这位怪病女侠还不上门来找自己的麻烦?当然,他并不害怕小婷上门来兴师问罪,他府内不但机关重重,高手众多,必要时还会请当地长官出面,哪怕这怪病女侠有三头六臂,恐怕也讨不了什么好处。但让她打上门,起码是在向自己的权威挑战。万一捉不了或杀不了她,那自己的颜面何存?在这一带号令群雄的威望便会减弱,沙州的飞天刀贾大侠便会乘虚而入。

在吐鲁番江湖上,定西猴、飞天刀、雪山圣女,可以说是三雄鼎立,各有各的势力和地盘,也各有一门威慑对手的本领。表面上他们是互不相犯,也有来往,客客气气。但私底下都在互相猜忌,互不相信,谁都想对手不好过。

定西猴现在有点后悔不该听鲍公公的话,去招惹这个怪病女侠,弄得自己损兵折将。事情的发展已容不得定西猴收手了。他收下了鲍公公的定金五百两黄金,答应的事不能不办,不然就是言而无信。另外,沙家寨死伤了那么多人,尤其是二寨主沙鼠,信誓旦旦要为兄长报仇,要是定西猴不从,必然令部下人心散失。何况怪病女侠一旦知道了,也不会放过自己的。所以在这三种原因下,定西猴只有干掉小婷了。所以小婷一离开定西城,他又迅速密谋干掉怪病女侠的行动了。而且还派出身边三位高手——沙漠怪叟、幻影手和雾里飞参加这次行动。罗九爷这一次是志在必得。

再说小婷离开定西城,经过环城小镇,一出小镇行走没多远,便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平坦沙砾之地,赤地千里,几乎是寸草不生。这一带正是西域有名的戈壁滩。戈壁滩是一片平原之地,骑马可以飞奔疾走。

小婷虽是沿着敕勒河西去,可是这敕勒河流到这里,已变成了一条涓涓的细流,水深淹不过人的脚面。尽管有些地段河床面宽阔,但也分成了几条细流,时分时合。河床中沙砾突起,没有任何水草生长,河的两岸,同样是寸草不生。敕勒河只是戈壁滩上一条溪流,它的一些支流,往往是流入戈壁滩不远,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是为沙砾吸干,还是渗入到地下去了。除了一些耐旱性极强的红柳和骆驼刺,在戈壁滩上一点点、一丛丛生长外,再没有任何绿色的植物。就是这些红柳和骆驼刺,也高不及人的腰间。戈壁滩上几乎就是一个死亡的世界,不但人,就是一些小动物,也难以生存。

小婷要不是为了寻找杀害自己父母的马贼,她才不会来到这连鸟也不到的地方,穿过这一片几乎没有生命的戈壁滩。可是,戈壁滩却是丝绸之路必须经过的地方。尽管是浩瀚无边,仍有不少商人马队驼帮冒险穿过。戈壁滩上,每隔两三天的路程,都有一小块绿洲出现,这些绿洲,就是一些市镇村寨。小婷要去的西湖小镇,就是戈壁滩上的一块绿洲,也是敕勒河的终点,沙漠人居住的一块乐土。

小婷骑马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行走。初时,她还十分警惕地注意四周有没有人埋伏。可是在这几乎没有任何遮拦的地方,哪怕有人在十多里外的地方出现,就会为小婷发现。慢慢地小婷便放心下来,心想:有人胆敢在这空旷平坦的地方来袭击自己,那是自寻死路。不会是小风子太多心了?在这赤地千里的道上,会有人来袭击自己吗?这不可能。

戈壁滩上温差较大,早上仍有寒意,可是太阳一出,寒气顿消,一到午时,就热得非常的难受。怪不得有人说,早穿狐裘午披纱,晚围火炉吃西瓜了。当然,这样的气温差对小婷没有影响|炫|书|网|。她有深厚的真气护体,身处严寒如冰的天气,也不感到寒冷;酷热如火的日子,也不感到炽热。何况西北干旱的天气,与内陆地方有明显的不同,哪怕天气再热,汗水一出,马上就蒸发掉了,没有大汗淋漓、汗流浃背的现象。一到树阴下和有遮挡阳光的地方,就觉得非常的凉爽。

小婷在四野无人、空旷辽阔、毫无遮拦的戈壁滩上行走,既见不到草木,远近也没有人烟,就是戈壁滩上生长的极为耐旱的骆驼刺和红柳这些低矮的植物,星星点点的根本遮不了阴。幸好她是沿着敕勒河走,不致迷失方向,也不愁人马没有食水。只是戈壁滩上不时刮起阵阵狂沙,吹得人马难行。

快到中午时分,远远看见前面有点点绿洲。小婷从小风子口中知道,这是从定西城去西湖小镇途中惟一一处有人住的地方,名叫望杆子村落。小婷不由大喜,策马飞奔向望杆子而去。这时道路两旁可见树木了,更可见绿色的田野。小婷快接近望杆子村落时,只见一位身穿当地民族服饰的老人家,骑在一匹驴子上,的的笃笃地从村口出来。他有点像这一带民间传说中的一位智慧人物——阿凡提一样,却饮得醉醺醺,在驴背上东倒西歪的,走到小婷马前不远的地方,就从驴背上摔了下来,将小婷吓了一跳。他似乎摔断了腿,爬不起来。

小婷慌忙跳下马来,上前扶起老人,问:“老人家,你怎样了?”

“我,我,我好像断了一条腿了。”老人一口浓重的酒气喷了出来,熏得小婷很不好受。

小婷说:“老人家,你酒喝得太多了,根本不应该骑驴子上路。”

“不不,我才喝一葫芦酒,怎么说喝多了?以往我喝三葫芦酒也不醉。你不用扶我,我会自己爬起来。”

“你不是说腿摔断了吗?怎么爬起来?来,我扶你到那树下坐下,让我看看你的腿是不是真的断了,还是扭伤了。”

小婷正要扶老人,蓦然,老人骤然出手,一连点了小婷身上两处要穴,而且劲力十足,手法奇特,哪怕小婷有一身奇厚的真气护体,一时间也动弹不了。小婷怎么也想不到这位西域老人,竟有这样特殊的点穴手法,劲力能直透穴底,点的又是自己体内的经外奇穴,更想不到自己好心救人,反而得不到好报。江湖人心,真是太险恶了。小婷一时之间惊震不已。但她仍不动声色,暗暗运气,冲开被封的穴位。

西域老人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得意地笑着说:“小女娃,想不到你会着了老夫的道了。”

小婷装出一副天真无知的样子,惊讶地问:“老人家,原来你没有摔断腿呀,故意逗我玩的,刚才你几乎将我吓坏了。”

西域老人有点愕然:“小女娃,你在说什么?老夫在故意逗你玩的?”他见小婷这一副天真无知的模样,几乎怀疑自己找错人了。他要对付的是武功极高的怪病女侠,而不是天真无知的少女。

小婷说:“你明明没事,而说摔断了腿,这不是逗我玩吗,老人家?你真会逗人的。”

“老夫可不是逗你玩。”

“你不是逗我玩?难道你酒喝多了,说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事也不知道?老人家,我可不跟你玩了,我要走啦。”

小婷一边说话一边暗中活动,感到自己不但能说话,手脚也能动,就是浑身无力,有劲使不出,有气运不上,心中暗暗惊异:这老鬼用的什么点穴手法,怎么与武林中人用的点穴手法不同?即使自己暗暗凝神运气,也不易冲开。

当小婷想转身走开时,西域老人说:“小女娃,你不能走,也没气力走,最好乖乖地坐下来,或站着不动。”

小婷仍然天真地问:“老人家,你不是吧?我怎会没气力走的?你又在说酒话了。”小婷刚移动两步,“呵呀”一声,不由自主坐了下来,双脚似有千斤重一般,几乎提不起来。她故意装作惊恐地问,“老人家,我真的不能走啦,我怎会这样的?”

西域老人嘿嘿地笑起来:“因为老夫点了你的穴。”

“点穴?什么叫点穴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