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传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刀客传奇- 第108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主客都有了几分酒意。(霸*气*书*库^。^整*理*提*供)主人说:“大人放心,很快就有喜讯传到了。沙狼、沙鼠这两位寨主,一个凶猛,一个机灵,不会误了大人的事。”

来客说:“不错,有九爷调度,精心策划了这一次行动,就算怪病女侠有飞天的本事,也逃不过这一次的伏击。要是活捉了怪病女侠,我家大人将会重重酬谢九爷。”

“怪病女侠真的有那么一种怪病,男人碰不得?”

“江湖上是这么传说,不知是也不是。”

瘦猴九爷一笑说:“就算她真的厉害,两位沙寨主带了成百位兄弟前去,就是活捉不了,也可以乱箭将她射死。”

“愿九爷这次行动成功。”

“快子时了,我想报信的人该来了。”

瘦猴九爷的话音刚落,一个浑身是血的汉子冲了进来,九爷不由怔了怔:“夜蝙蝠,你怎么伤成这样?怪病女侠活捉了没有?”

夜蝙蝠气喘吁吁地说:“九爷,别说了,沙家寨的人几乎全完了,连沙狼大寨主也命丧黄泉。二寨主带了十多位兄弟,已逃得无影无踪。”

“怪病女侠没捉到?也没杀死?”

“九爷,怪病女侠的武功实在太可怕了,她简直不是人,是魔鬼化身,在陷马坑附近的地方,全是沙家寨人的尸体。”

九爷和来客听得完全呆住了。尤其是雄霸一方的定西猴罗九爷,更想不到自己精心策划的行动,遭到惨败。失去了沙家寨这百多人,几乎是断了他的一只臂膀。怪病女侠的武功竟然是这等的奇高,今后自己真的要格外认真对付了。来客担心地问:“怪病女侠知不知道是谁伏击她了?”

“大人放心,沙家寨知道这次行动的人极少,惟一知道的那个小辫子笨猪,也给小人干掉灭了口,怪病女侠想问,也找不出一个活口。”

来客放心了,说:“这样就好了,不然,不但你家九爷,就是我家大人,处境就十分的危 3ǔωω。cōm险。这个怪病女侠,恐怕比以往的神秘刀客更可怕。”

九爷问夜蝙蝠:“你是怎么摆脱怪病女侠逃回来的?”

“小人是装死伏在那些弓箭手的埋伏坑里,趁怪病女侠去救那个混混时,悄然干掉了那个笨猪,又再钻入坑里装死。等怪病女侠和那小混混走了后,才爬出来,连夜赶回来报信。”

九爷挥手说:“你辛苦了一天,去休息吧。明天,你到沙家寨看看。”

“是,九爷。”

夜蝙蝠退出后,来客说:“在下明天恐怕也要转回去向大人报告这一情况。”

“不。你最好在这里多住一天,以免在路上碰到那个怪病女侠。你告诉你家大人,我罗九今后一定想办法干掉这个怪病女侠。”

“那九爷今后多加小心了。”

第二天,小镇一早派人去了那打斗的地方察看,除了满地尸体,再无匪徒的踪影。镇上有些慈善人家,配合官府,出钱叫人将这些尸体埋葬,死马却装了回来,将马肉卖给了镇上的人家。但商人、旅客仍不敢单人行走,他们相约成群结队上路。小婷和小风子却在客栈里住下来。小风子借口盘资短缺,将三匹马贱卖了,添置了一些衣服和日用品。直到第二天一早,他们才离开小镇,往定西城方向而去。出了小镇没有多远,在暗中盯踪他们的罗九爷的耳目,一下不见了小风子,只看见怪病女侠一身江湖女子打扮,缓缓跟随去定西城的人们前行。

盯踪者心中奇怪:这个混混跑去哪里了?怎么不跟怪病女侠在一起?

这就是小风子和小婷商议好的行动,他们是分而不离。小婷有意在明处,引起敌人的注意,从而向自己下手;小风子在暗处,注意小婷身边一切可疑人物的行动,成为小婷的暗中保护者。以小风子的狡黠、机灵,丰富的江湖经验,完全可以在暗中提醒和相助小婷。

盯踪者哪里想到,小风子一离开客栈,就示意小婷先走,自己装着去买东西,一下闪进了一间事先已找好的大院里。当他再出来时,不但马匹换了,自己也变成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小老汉,远远跟在小婷的身后。这样的小老汉是西北道上常见的人物,既可以将马雇给客人当马夫,也可以是来往两地的小贩。

他们各自小心,注意身边出现的人物,也暗暗前后照应。从小镇去定西城不远,只有半天的路程。一路上他们没发生意外,平安顺利到达了定西城。

定西城,可以说是丝绸路上最西端的一座繁华之城,是明朝沙州卫的所在地。可是到了明朝中期,由于宦官弄权、佞臣当道,国库空虚,兵力不足,就为吐鲁番人占领了。今吐鲁番兵力已直逼嘉峪关。但吐鲁番北有瓦剌、鞑靼两国雄视,南有鞑靼土默特部落骚扰,西有叶尔羌人的侵犯。论国土,吐鲁番只是西域各国中的一个小国而已,所以它不得不与明朝议和,互不相犯,形成了一段相对和平的岁月。而明朝这时更是内乱不已,外患不休,不但与吐鲁番,也与鞑靼、瓦剌等国和平相处。因为这时后金崛起,后金占据沈阳建国,由皇太极登位,改国号为大清,不但成为明朝的大敌,也成为西域各国的大敌。这就是小婷和小风子所处的时代。

小婷和小风子先后进入瓜州定西城,投店住宿。要是说肃州是汉人占大多数的府卫城,城内房屋建筑与中原一样,那么定西城却是胡汉杂居的一个城市了。城内居民的房屋建筑,就与中原显著不同。平顶房,圆门口,大院子,就连生活习惯、家具也不同。小婷来到这里,真是来到了异国他乡。要不是城内仍有不少汉人,她连说话也不方便。

这里的客栈与内地客栈大不相同,不但没有楼上楼下,就是各个房间也不相连,几乎是独自一间土屋,没有人打扰。小婷和小风子虽然同住在一间客栈里,他们却装作不相识。小风子打扮成市井上的小老头,更没有理由与江湖女子打交道。

小婷在客栈住下后,见天色还早,便独自在城内大街走动,观看异域风光。小风子也早已出去了。

小婷在热闹的大街上转了转,买了一些小玩意儿。蓦然听到街上那一头,有人喝喊起来,似乎在追打一个人。

小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天生的侠义心肠,令她不能不走过去看看。小婷一看,只见四五个本地汉子,凶狠地拳打脚踢缩在地上抱成一团的小老头。这个小老头连连求饶说:“各位大爷,放过了小老吧,小老再也不敢了。”

小婷一听,这个挨打的小老头,不正是小风子吗?便问周围的人是怎么回事。有人轻轻地说:“这个外乡老头,犯了这几个人的大忌了。”

“哦?他犯什么大忌了?”

“坏了他们的事。”

“坏了他们的什么事了?”

小婷一问,原来在闹市中,一个扒手在窃取一位妇女身上的钱包,被小风子揭穿了。这帮人恼羞成怒,将小风子痛打一顿。这真是天下杨梅一样花,到处乌鸦一般黑,不论关内关外,都有扒手,还都是气焰嚣张。

小婷走过去说:“你们几个年轻力壮的人,这样毒打一位老人不感到羞耻吗?还不给我停手?”

这伙扒手见是一位头戴露髻遮阳斗笠、垂挂纱布盖面的女子,竟敢跑出来干涉自己的行动,不禁喝问:“你是什么人,敢来管我们的事?是不是也想讨打了?”

小婷说:“我什么人也不是,只是看不惯你们欺负一位老者。你们最好将他扶起来,向他赔礼道歉,要是他受伤了,还要负责他的医药费用。”

众扒手愕然:“小娘子,你说什么?”

小婷重复一遍:“我叫你们扶他起来,赔礼道歉,赔偿他的医药费,这够清楚了吧?”

扒手们见小婷的口气这么大,一时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惊愕地上下打量着小婷。有个扒手对同伴说:“这个小娘子,不会是个疯女人吧?”

为首的汉子说:“管她疯不疯,先打她一顿,然后将她绑回去,看看今后还有谁敢来管我们的事。”

又一个汉子说:“对对,这小娘子说话的声音十分好听,说不定人也长得漂亮,我们将她绑回去太好了。”

第一个说话的汉子说:“好,我来揭下她的斗笠,看她是不是真的长得美。”说着,这条汉子便伸手来揭小婷的斗笠。他刚一伸手,就给小婷一把抓住了手腕,一下把他像摔鱼般的摔在地上,“叭”的一声,他全身骨架像散了似的,半晌爬不起来。

小婷这一行动,令四个流氓顿时傻了眼,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为首的汉子半晌后问:“你敢打我的人?”

“你们再不听我的话行事,敢向我动手动脚,一个个都得像他一样躺在地上,找人抬回去。”

为首的汉子不相信小婷有这样的能耐,而且这样被一个女子吓唬了,今后怎能在定西城呆下去?挥挥手对其他三人说:“上!我不信我们就制服不了你。”

三个不知死活的流氓一哄而上,小婷不费吹灰之力,将他们全摔在地上,其中有两个还摔断了手脚,痛得呀呀直叫。为首的汉子见势不妙,转身就想逃跑。小婷说:“你不向这老人赔礼道歉,还想跑,你跑得了吗?”小婷身形一闪,不但拦住了他的去路,更一手将他抓住。这个汉子还想反抗,一脚向小婷踢来。小婷并指只在他飞起的脚骨上一敲,尽管没有敲断他的腿骨,也已经痛得他入心入肺,站立不稳,跪在地上了。

小婷问他:“说,你今后还敢不敢任意欺负老人,毒打他人?”

“我,我,我……”

“好,你不说,我就将你双手双脚都打断了,看你今后怎么去打人。”小婷说时,真的一下将他的右手骨敲断了,痛得他用另一只手捂住断处,说:“我,我,我不敢了,你放过我吧。”

“去,给我将那个给你们毒打的老人扶起来,向他赔礼道歉,赔偿医药费。”

远远观看的人们,感到小婷这么惩罚定西城这五条害虫,简直是大快人心,人人赞好,一致说小婷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这时,小风子爬了起来,走过来说:“不用赔礼道歉了,小老没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